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一百零三章 挑战之前

    第一百零三章挑战之前

    星已疏,夜又深。

    徐玉龙醉躺在草地上,泥土的清香灌入鼻尖让他的心也荡漾起来,凄清的星光照在他的身上让他的脸更家惨白。

    他觉得很疲倦也感觉很冷,疲倦得只要一闭眼就会睡着,冷得只要一睡觉就会和死神轻吻。

    火辣辣的酒依旧不能带给他温暖,他本已经温暖的心因为那个人无缘由的消失在一次冰冷起来。

    一个人就这样慢慢的来到了他的跟前,这时候他才发现这个人。

    “你已经变了”徐玉龙没有说话也没有反驳。

    那个人说的是对的,倦怠让他变得迟钝和麻木,以前的他没有人能够这样走到他的面前,只要他动一动鼻子就能嗅到危险。现在他已经失去了猎人般的嗅觉,对于一个行走江湖的人来说是极其可怕的。

    “你应该知道如果我是来杀你的后果”那人平静的道。

    “那么你就已经死了”这是徐玉龙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幸好你还有着自信,这也还勉强的证明你还有着锐气”那人继续道。

    夜晚的冷风吹过那人不禁打了个寒颤,他已经老了,已经没有年轻人的尽头,他也感觉到了年老的危机和不便。

    “明天你将接受挑战?”那人关怀的问道。

    “是”

    “你知道结果?”

    “是”他回答就好像他身上穿的衣服一样简洁明了,让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他的性子。

    “你知道这一开始就是一个圈套对吗?”那个老人锲而不舍的味道。

    他想要得到回答却没有得到回答,他已经知道徐玉龙告诉了他的答案。

    徐玉龙并不愚蠢,他是一个聪明人,他慢慢的已经清楚这不过是敌人用来打击他的手段,让他的朋友和挚爱受到折磨莫名其妙的消失然后让他慌乱起来。

    可是一个聪明的人往往更不容易挣脱迷局,他们知道却不愿意。

    “是,我知道”声音依旧很平静,似乎他从来就如此平和不管什么事都不能让他改变特殊的音调。

    “那么,你还要去?”那人继续问道。

    “当然”他的回答依旧如此,不过他的眼睛却很空洞,他的眼睛里也没有本来该有的骄傲和锐利。

    老人摇了摇头并没有离开而是和徐玉龙一起躺在草地上感受草地的潮湿和钻入鼻尖的杂草混着泥土的清香,这种香味是自然的味道,泥土的滋养让草成长起来,草叶用它的绿回报土地。

    月光也同样照在了老人的脸上,如同核桃一样的脸,正是一起乘船的少林俗家弟子,他的名字叫做李长弓。

    他们用他们的脊背压向土地,将自己与土地融在一起,“你想过死亡没有?你害怕过没有?”

    这是徐玉龙对李长弓的第一次问话,这句话也如同锋利的钢刃一样切中了要害。

    死亡,一个不可怕却可恶的词语,出现在任何一个地方,不管你是什么人,不管你做过什么你都会死亡,每一个人无论你的身份如何,贵贱高低都逃脱不了死亡。

    它的出现总是让人熟悉而又陌生,当来临的那一刻感到恐慌和敬畏,当你不愿意活下去是却又心存期盼。

    一股热血茂腾腾的冲进了李长弓的喉咙,他也沉寂下来没有说话。

    “你应该不畏惧死亡对吗?”

    徐玉龙没有听到回答却听见了泪水滑动的声音。

    每一个人都会有着故事,李长弓也不例外,狠狠的吸了一口气慢慢的说出了自己的秘密。

    他年轻时候是一个少林弟子,而他的师傅亦是非常有名气的禅师,他也是一个努力的弟子,他的师傅叫他六绝。

    一颗佛心足以让他断绝一切贪嗔痴,六根清净不入世俗。

    他做到了,他也完全做到了,没有谁比他做得更好。

    他相信这一点他的师傅更相信这一点。

    平淡的心迎接生活,晨钟暮鼓中得到精神很灵魂的双修,他也用自己的慧根和天性征服了所有的人,少林寺上也仅仅有一个人在一年内练成十八般武艺。

    如果不是那件事或许他已经成了少林主持亦或是执法堂堂主。

    可是那一件事却将他引入了另外的一个殿堂,他发现过另外一种日子比清淡的少林美好的多。

    如果有人问他人生中为自己活过吗?他一定会肯定的回答,因为他确实为自己活过,时间虽短光滑易远去并没有关系,只要有就已经足够。

    那一年一个年轻的女子上香祈福,就在那一刻就已经动了尘念,他依旧记得他跟着那女子走了几里的路。

    “你为什么跟着我?”那女子问道。

    “因为我看上了你”他并没有表现出羞怯,这或许是男人的天性。

    “可是我并不漂亮”那女子怯生生的回答道。

    “我喜欢就已经足够”

    他们两个人仅仅就因为这一次就将自己托付给了对方,他们不了解对方甚至也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可是他们却感觉那么的相似。

    “你喜欢我?”女子问道。

    “是”

    “你怎么证明?”女子笑吟吟的逼问道。

    他愣在原处变得局促和无措起来,他始终没有找到方法证明自己,这是一个麻烦很大的麻烦,很多人都会有这种麻烦,在女人面前紧张慌乱这是很多男人通有的毛病。

    “我有办法”那女子从她随身携带的挎篮里取出了一壶酒,她的意思不言而喻。

    没有犹豫,一丝也没有,滴酒未沾的他喝下了满满的一壶酒也喝下了满满的爱情。

    “你喝酒了?”

    “是”他回答道,他的心里有甜蜜也有愧疚。

    他为伤害了师傅感到痛心为那一刻的激动而感到满足。

    “你还有没有什么话说?”慈祥敦厚的师傅道。

    “没有”

    一百廷杖打在他的身上他并没有哼一声,他并不后悔,如果可以选择他依旧会这样做,他已经感受到了美妙,当人一旦浅尝之后将永远不会拔出来。

    有些事情本就极其自然,不需要任何人的引导一切都顺理成章,前人们用他们的各种经历告诉人们这些事实,爱情就是这样。

    他从一百廷杖增加到五百廷杖的时候他的女人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他也引起了师傅的憎恨,他也已经不能留在少林,无论什么原因都不行。

    他拖着全身因为被打得溃烂的身体闯过了十八铜人阵下了山。

    徐玉龙偏过头来看见了阴沉着脸的李长弓,他自然知道李长弓的师傅是谁。

    元颍大师曾经对他们说过他有一个因为动了凡心离开少林的弟子,这是他最中意的弟子也是他最好的弟子。

    沉默了半响后他继续道:“后来我跟那女子在一起了”

    “这是一个很好的结局”

    “这并不好”

    他的声音凝重起来,这因为意味着接下来的事全是痛苦。

    那个女人因为未婚先孕遭受到别人的唾弃,不堪忍辱带着孩子走向了死亡。

    他似乎已经不能承受,他也遭受到了难以想象的打击无论是谁都忍受不住,徐玉龙又不由得想起了他的女人。

    女人伤心时会想到她最心爱的男人,而伤心的男人则会想到所有的女人,他也有着一样的不幸,李长弓的倾诉也让他想起了小芳和他的儿子,他也仿佛看到了他们的笑脸。

    自然也看见了唐心,伤痕累累的唐心,他的心也剧烈的痛了起来。李长弓就好像根本没有看见徐玉龙的痛苦一样,继续述说着。

    后来李长弓离开了这里,去了另外一个地方,他改头换面开始了新的生活。

    “你为什么说自己是俗家弟子?”

    “因为我不想让师傅蒙羞,他是一个被光辉笼罩的人,谁也不能给他留下污点”

    “谁也不行?”

    “谁也不行”李长弓刚说完他泛着兴奋的脸在一次灰暗下来,无论什么样的人都不可规避死亡,而他的师傅却已经死了。

    徐玉龙不由的拔起了地上的草咀嚼起来,苦涩而又耐人寻味。

    李长弓已经站了起来,挺拔的身子在月光的照耀下已经略显佝偻,恍惚这短短的时间内更加衰老起来,已经是一个迟迟暮年的老人,虽然他早已不再年轻可是以前的他眼睛里还有着年轻人一样的眼神。

    月色朦胧,黎明的曙光似乎已经快要到来,他们的心也随着月光紧迫下来。

    “你还是要去大雁塔?”

    “非去不可”

    大雁塔正是公子方白向他挑战的地方。

    “你知道你不能赢?”这是李长弓的第二次问话。

    “不能”肯定而又坚决的回答,这也正是徐玉龙。

    李长弓没有继续劝阻,因为他明白徐玉龙,像他这样的人一旦作出决定永远不会改变,就算是死也会大步向前。

    “可是你不能去”

    “为什么?”徐玉龙的声音依旧不急不躁。

    “因为你的心已乱你根本不能拔刀”

    “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四个字就已经说明了没有余地,李长弓也发出了感叹声。

    “你是一个错的朋友”

    “我自己也这么认为”徐玉龙并不客气的道。

    又是寂静,无声的寂静。

    “这一次让我替你去”

    恳切而又不缺乏真情,至于为什么会有这个决定李长弓不知道。

    “为什么?你觉得你能赢?”

    徐玉龙以朋友的眼光看着李长弓问道,就好像他跟李长弓认识了很多年,可是这仅仅是他们见过的第三回。

    “没有为什么,我一定会输”

    “你知道输的代价是什么?”徐玉龙道。

    “死”

    简明扼要的词语说明了一切问题,徐玉龙想要阻止可是却没有力气爬起来。

    他突然明白了什么,硬生生的闭上了眼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