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九十九章 唐心被擒

    第九十九章唐心被擒

    连绵不断的雨停了下来,太阳升起薄雾弥漫在天地间。

    徐玉龙醒了,看见的是一张冷峻如铁的脸,脸上似蒙着寒冰没有人能够亲近,只能敬而远之。

    “你醒了?”莫琴问道。

    “是”

    两人再一次冷漠起来,冷寂包裹住了整个小阁楼,这一阁楼依山而建有着浓郁气息让人自然而然的投身于其中。

    徐玉龙实在想不到面如寒冰的莫琴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雅好,这样的她与自然之间本应没有情感,可此刻却居住在这山林间将自己与环境死死的联系在一起。

    “你救的我?”徐玉龙让自己的头脑更清晰后道。

    “是”

    “名棋和他们呢?”

    “不知道”

    “不知道?”徐玉龙的眼睛里有着诧异和不悦,很显然徐玉龙并不喜欢这个回答。

    莫琴依旧在抚摸着断琴的裂痕,这把琴几乎是她的全部,她看看向琴就好像看见的是自己,几分凄凉几分娇艳更有几分无奈。

    徐玉龙的眼睛看着莫琴,莫琴此刻是如此的专注如此的单一如此的明亮,此刻就好像莫琴此刻也清晰起来,如同被打光过的铜镜一样明光可鉴。

    莫琴抬起头来,此刻她已经变回了原来的冷峻,谁也不清楚哪个究竟是她自己,他缓缓道:“是,我不知道。我接到的命令是救走你,其他人我并不关心”

    “名棋你也不关心?”

    “是”

    徐玉龙的手已经紧握住了无情刀大步向外踏去。

    “你的身体好了?”莫琴问道。

    “是”

    徐玉龙一刻也不愿意停留,他的刀也已经跳动起来,他的人几个呼吸间已经跃出去很远消失在了浓雾里。

    慌乱和恐惧占据了徐玉龙的心,正如公子所说的那样,他永远爱自己的朋友胜过爱自己,他的心已经为唐心、名棋和药姬悬挂起来,幸好的是他并不知道唐心的遭遇。

    唐心的心里已经被苦水掩盖,她不愿意杀人可是此刻她却宁愿杀人,杀掉眼前这个留个涎水的人。

    她整个人已经被吊了起来,原本白皙柔嫩的手因为绳子已经有了勒痕。李太己猪一样的脸正带着可耻的笑意看着她,眼睛里冒出的绿光和传入耳朵的口水吞咽声让唐心忍不住呕吐。

    “唐门中居然有你这么漂亮的女人,小美人儿以后你就归我了”李太己的手已经攀上了唐心的脸颊。

    唐心挣扎道:“你不怕唐门报复?乖乖的放了我,要不然我定要你手挖心断肠之痛”

    因为怒意唐心的脸上泛起了红晕可是却诱惑了这个以名门正派自居的江湖小人。

    他道:“你看看现在,你就在我的房间里,我不过是告诉那些人你逃走罢了他们已经信以为真,莫说是将你归为己有就算是杀了你也没有人知道”

    唐心此刻感觉跌落万丈深渊,她宁愿死去也不愿意让自己被这畜生侮辱,可是她却不能,她已经没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死。

    一只手已经攀上了她的坚挺,撕去了光鲜亮丽的衣服露出了晶莹如玉的肌肤,李太己也褪去了自己的衣服将唐心压在了身下。

    唐心的泪水如同断线的珍珠一样落下,异物进入了她的身体,撕心裂肺的声音穿透云端。

    唐心的遭遇徐玉龙并不知道不过徐玉龙此刻的心却乱了起来,狼一样的眼睛也灰蒙蒙的一片失去了原本的光泽,他还在继续寻找可是却没有消息。

    徐玉龙已经筋疲力尽,产生了倦怠,一个容易厌倦的人通常是因为得不到满足,他坐在桥上的台阶下,无数的人向他头投来陌生的眼光可是徐玉龙却毫不在意。

    他用手抚摸着手里的刀,这把刀是他的朋友,他的生命和他的精神寄托。

    他的眼睛里有几分无奈有几分惊惶也有几分荒凉,就好像他种着的果实被人掠夺一空就连树也被人连根拔起一般,所以他也空虚和冷就起来。

    从腰上取下了酒壶,清亮的酒倒在无情刀上,徐玉龙将火点着血红色的液体顺着刀尖留下,徐玉龙不禁痛苦起来,每一次杀人后他的胃都会抽搐,刻骨的寒意传遍身体每一寸肌肤。

    看着自无情刀上留下的血污就好像留的是自己的鲜血一样,就在刚才的那一刻无情刀刺进了一个大汉的胸膛。

    “你在找人?”

    “是”徐玉龙没有抬头看眼前的大汉,一个魁梧的大汉挡在了他的面前。

    “你找一个女人?”

    “是”

    “那个女人对你很重要?”他带着嘲讽和轻蔑的语气看着徐玉龙也看着徐玉龙的刀。

    “是”

    “她叫什么名字?”大汉继续问道。

    徐玉龙抬起了头看了看这个长着一身肥肉的胖子,灰暗的眼睛突然发出了奇异的光。

    大汉已经被这眼光震慑,可是他不知道从哪里鼓起了勇气再一次道:“她叫什么名字”

    “唐心”

    大汉见徐玉龙并没有什么动作,他的信心也更加坚定起来,道:“他是你的梦中情人不过却是我的娼妓”

    说完的他脸上带着洋洋自得的表情可是他却没有意识到某些东西,无情刀深入他的身体之时他想后悔可是却来不及,徐玉龙抽出了刀已经走了出去,他已经停留了很久他也不愿意继续停留。

    而刚刚被洗净的血正是那大汉的。

    “这时候的你应该喝酒,而这一壶是明显不够的”徐玉龙抬起头看见一张稚气却不失美丽的脸。

    药姬手中拿着两壶酒看着徐玉龙,徐玉龙并没有问药姬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其它人去了哪里,因为有些事不必问她也会说,现在不说自然有着她的道理,所以徐玉龙觉得喝酒也觉得等。

    暮色已至,夜已临。

    不知名的地方两个相熟的人。

    “你知道我们被带去了什么地方?”药姬苦涩的问道。

    徐玉龙也意识到了沉重,他摇了摇头。

    药姬道:“我们被江湖人抓住了,唐心姐姐···”

    药姬没有继续说下去她没有勇气说下去,她也害怕,害怕徐玉龙知道也害怕徐玉龙不知道。

    他呢?静静的坐在篝火旁,当做毫不在意可是他的心已经狂躁起来。他勉强的压制住了激动和好奇。

    挣扎了半响的药姬做了人生中的一个重大决定,道:“唐心姐姐被李太己带走了”

    “带去了哪里?”徐玉龙的心特别的平静,刚刚狂躁的心此刻似乎已经停止了跳动。

    “李太己府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