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九十八章 黑啤老大是熟人

    第九十八章黑啤老大是熟人

    公子方白转过头来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名棋,名棋此刻已经昏迷,公子的眼睛里却射出了寒芒。

    黑衣人此刻也已经看到了那一双眼睛,高高凸起的眼睛,刀锋一样的眼神,无论谁拥有这么一双眼睛都不会在人群中淹没。跟人的容貌和性格无关,只要有那一双眼睛就已经足够。

    青铜面具将他的脸严严实实的遮盖了起来,但是却从锋利的眼睛出看出来笑意。

    “你做得很好,我很满意”公子道。

    “我愿意为公子做下去”黑衣人道。

    “看来你还是记得是我救的你”方白道。

    黑衣人的嘴角流露出苦涩的笑,淡然的道:“是的,能救活影子杀死的人也只有公子一个”

    他摘下了黑色的斗笠露出了他的脸,历经沧桑的脸古铜色的皮肤在烛火的闪动下发出异样的光芒。

    白发出卖了他的年龄,颧骨深陷,这样的他曾经也是叱咤武林的人物,曾经的他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是一切都已经改变。

    他永远也不会忘记影子在他身后毛骨悚然的感觉,他本来以为他要死了,可是却没有,他的颈上有一道致命的伤口可是却被公子用药物救活了他。

    他的手抚摸颈上的刀疤,痛苦的折磨就好像是在昨天一样,他忍不住颤抖恐惧起来。

    不错,他就是金善通,整个江湖也只有一个金善通。

    利用金钱帮的财力物力瞬息间就再一次建立起了黑啤帮,而黑啤帮却比金钱帮更加强大。

    “谢谢你了,是你用你的努力给我创造了机会”

    “公子救回了我无论我怎么做都是应该”金善通依旧平静的道。

    公子方白想要成为江湖第一的刀客可是他却知道自己不是徐玉龙的对手,徐玉龙一样的人本就没有对手。

    可是他却有他的法子。

    金善通道:“公子的智慧无人可比肩”

    “你说笑了,我只不过让合适的人在合适的时候消失罢了”

    公子继续道:“在我们的陷害下,江湖人一定会追杀徐玉龙,徐玉龙的性格一定会去唐门,唐家小姐是一位美丽动人的姑娘,他们的相逢都一切顺理成章了”

    金善通插嘴道:“等他意识到陷入感情的漩涡之时已经来不及”

    公子的眼睛里带着愉悦和笑意道:“是的,当唐心消失之时他的心已乱,心若乱他的刀还能依旧势不可挡吗?”

    他没有等金善通说话继续道:“不,那时候的他连拔刀的勇气都没有”

    金善通此刻的脸上也涌现出了笑意,“要不要现在就动手安排?”

    “不用,你很累了下去休息吧”

    他还想要说什么但是却没有说什么,转身已经走出了屋外。

    一口饮下夜光杯中的葡萄酒,嘴角的残液中显得腥红,在这朦胧的灯光下更显得妖异,幸好他的面具只看得见他的眼睛和嘴唇,在那张面具的背后不知道还隐藏着什么。

    “你已经醒了对吗?”

    他依旧没有回头,可是地上的名棋却颤抖起来,他用发颤的声音道:“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对吗?”

    “你应该知道我不回答为什么,在我这里没有理由”公子的声音冷峻起来。

    “回答我”此刻的名棋像一只愤怒的公牛他的眼睛也泛起了血丝。

    “你跟了我很多年,既然如此我告诉你我的答案”他继续道:“这一切都是我的安排”

    “保护徐玉龙并不是为了他的安全还有另外的目的?”名棋问道。

    “不错,你应该知道徐玉龙不会轻易跟人交朋友,可是一旦交上就是性命之交,他与雷啸、楚飞云正是这样”

    “所以你就让我去对吗?”名棋歇斯底里的问道。

    “你说的不错,因为你们的性格你们的经历实在太相似,莫琴、其书、妙画都不可以只有你一个人可以”

    “当你们所有的人都在一刻间悄然消失他的神经将会紧绷起来”看不见他的脸可是却听得出他的兴奋和满足。

    “然后你就可以不费力气的杀了他?”

    “当然,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也是一个不错的机会,你同样也应该知道我不会错过机会”

    名棋道:“我从来没有想到我崇拜的公子只不过是一个阴鸷小人,利用别人的情感取得凌驾于别人心灵的胜利,你就是一个恶魔。”

    声音里夹杂着愤怒与不干,心里的怒火已经无法压制和掩盖,当一个人尊重另一个人很多年后当他得知那只不过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时他一定会觉得追悔莫及和痛恨。

    “你对我很失望?”公子问道。

    “是”

    “失望总是好的,人活在世上总会有失望”

    “是的,失望总是好的,没有比这更好”眼泪顺着名棋的眼睛流了出来,他并不是为自己痛哭。

    而是为莫琴、其书、妙画而悲哀,他们至死不渝的完成公子的任务,可是在公子眼中他们只不过是利用的工具也是可是随意丢弃的棋子,他们活着也没有了任何价值,悲哀的活着如同一条刍狗。

    “记住这是你第一次问我问什么我希望这也是最后一次”他的声音里也同样充满了愤怒。

    第一次有人重撞了他的极限,他离开了,因为他忍不住要杀人,当他愤怒的时候他总是会杀人,至于杀谁并没有关系。

    名棋想要挣扎着爬起来可是却没有力气,不过他却听见了铿锵声和哀嚎声。

    短暂而尖锐的铿锵声他永远也不会忘记那是公子方白拔刀的声音可是他却永远也不愿意记得。

    他公子方白的刀竟然杀了几个侍女,这侍女同样也是他花钱买来的,对公子来说她们的性命都属于他,所以他可以随意剥夺她们活着的权利。

    他用一块白色的方巾擦拭着刀锋上的血渍,然后当的一声刀已回鞘。

    在这山洞周围有着无数的洞穴所以并不用掩埋尸体而担心,这也为他杀人而提供了机会。

    他也享受这种机会,杀人带给了他的乐趣,他原本浮躁愤怒的心此刻也安然平静下来。

    他的嘴角挂起了残忍的笑意,居然夹杂这着满足。

    对于徐玉龙来说杀人是痛苦得让胃痉挛忍不住呕吐的事,可是对公子方白来说这只不过是跟从自己的兜里取出银子一样简单。

    方白或许并不应该活着,这样的人活着除了给人施加痛苦之外其它的什么都不能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