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九十五章 再入顺天

    第九十五章再入顺天

    日斜,不知名的客栈。

    “今天你要去哪里?”名棋问道。

    徐玉龙:“黑啤帮”

    “你想独闯黑啤帮?”名棋诧异的道。

    徐玉龙却道:“不是”

    暮色已至大地也昏暗起来。

    房顶上猫着的两个人交换后离开,影子在月光下更显得妖异。

    两个灵活的如同猫一样的江湖好手紧随其后,夜寒冷,刀更冷。

    徐玉龙此刻却激动起来,或许今晚就能知道谁就是幕后黑手,苍白的手紧紧的握住刀,刀也跟人一样锋芒毕露。

    几个呼吸、几个起跳就已经来到了一件简陋的屋子外,寒风入骨如凌冽的刀刮着脸。

    徐玉龙没有犹豫,整个人已经冲了进去,可就在那一刻徐玉龙已经陷在了早已布好的陷阱,夜色朦胧看不见徐玉龙的脸,只瞧得见他的眼睛,透着寒光的眼睛。

    他的心依旧平静,就算是中计他的心依旧如同一泓秋水。

    “传说中的徐玉龙也不过如此”傲慢恶毒的神色一展无遗。

    徐玉龙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黑沙,他的眼睛里已经冒出火来可以将黑沙吞没,名棋并没有进入这间屋子,因为被徐玉龙制止了。

    虽然他不知道原因但是他却相信徐玉龙,他相信徐玉龙就像相信自己一样。

    飞满天跟在黑沙身后,他清明的脸上带着笑意就显得很满足一样。

    黑沙带着笑意对飞满天道:“我把他交给你了,现在随便你处置”

    “很好,”飞满天毫不迟疑的走向了被绑的结结实实的徐玉龙。

    拳头如潮水一般席卷了徐玉龙的身体不过却没有听到徐玉龙的身影,拳拳到肉的痛苦被不会让一个骄傲的江湖客低下头来只会让他更加倔强。

    一拳打在了他的额头,额骨断裂的清脆声在寒风之夜犹如幽灵一样飘进名棋的耳朵。

    他看见了徐玉龙的痛苦,他也看见了徐玉龙因为痛苦而弓着的背,他想要冲出去,但是他不能。

    徐玉龙此刻浑身浴血,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刀客,不过很显然飞满天并没有解恨,他将徐玉龙的摔在了院子内的一块石头上,徐玉龙没有呻吟却发出了闷哼声。

    让一个能承受痛苦的人发出呻吟声就已经足够说明他遇见的是多么大的伤害。

    飞满天还想要继续打下去,可是黑沙道:“接下来我来”

    黑沙的眼睛里面带凶光,他的手中提着一把明晃晃的刀,虽然不及无情刀锋利但是却能够杀人,能杀人的刀就是好刀。

    如果要想折磨一个人就是让他在痛苦中活着黑沙也很清楚这一点。

    刀锋入肉旋转带出来已经被搅乱的肉,徐玉龙的头上已经冒出了汗珠,汗滴落下与鲜血混在一起。

    黑沙的脸上带着恶毒和残酷的笑意,刀背狠狠的砍在徐玉龙的腰道:“你的背太硬太直”

    他已经没有力气,无论是谁被人这样伤残都会没有力气,黑沙很满意自己的杰作当然还有一丝不满,他的手被徐玉龙砍断所以他也愿意砍掉徐玉龙的手。

    他错了,做错一件事就足以要了人的性命,他忘了徐玉龙是一个刀客,刀呢?在徐玉龙的手上。

    这就已经足够,如同粽子一般的徐玉龙突然挣脱开来,无情刀已经进入了黑沙的身体,黑沙的眼睛里尽是惊惶和无助。

    名棋终于冲了出来,名棋等的也是这个机会,徐玉龙只能发出一刀,可是这里的人并不是徐玉龙一个。

    玉笛飘舞每一次出招都会取走人的性命,他此刻不是那个风度翩翩的公子他已经变成了梦魇中的魔鬼。

    徐玉龙的惨状激发了他的愤怒,五个人向他冲了过来,名棋不怒反笑玉笛翻转。

    无数寒针自笛中射出,五人瞬间倒地他们没有发出哀嚎他们在痛苦中死亡。

    名棋凝视着飞满天,飞满天立在月光下不为所动,他的手上握着一把飞刀。

    徐玉龙挣扎着爬了起来,道:“最后一次由我杀你,你应该知道我不会第四次放过你”

    “我当然知道,你出手吧”

    一柄飞刀自飞满天手中射出,刀在空中旋转就在快接近徐玉龙时突然变成两把一左一右射向徐玉龙。

    刀光涌动,刀与刀的对抗擦出一阵火花,就在这时候徐玉龙动了,刀呢?斜斜的砍在了飞满天的身体,飞满天的手里握着第三把飞刀。

    飞满天倒下了并没有悲伤和痛苦徐玉龙站立着他的眼睛里没有愉快和欢悦。

    杀人本就不欢悦可是徐玉龙的眼睛是却充满悔恨和无奈。

    “飞满天想要杀你,你杀掉他是公平不过的事”名棋道。

    “如果他想杀我,我早已经死了”徐玉龙道,他的眼睛里是冷寂和悲怆。

    名棋突然愣住了,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如果飞满天认为徐玉龙杀了他的父亲那么此刻徐玉龙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他没有理由让他活着。

    “那你最后为什么杀他?”

    “因为他非死不可,如果我不杀他将会有别人杀他”徐玉龙道。

    死在徐玉龙手里比死在别人的手里好,飞满天自然清楚这一点。

    就在徐玉龙、名棋离开的那一刻一个人也从那个屋子里离去,他的脸上带着笑容,月色凄凉笑容更凄凉。

    熹微的阳光照在晶莹如玉的水珠之上,名棋就这样站在阳光下,他总是在无形之中学习徐玉龙,他们也越来越相似,他们的背一样挺他们的腰一样直。谁也不知道他站了多久,他拿出了自己的玉笛悠悠的吹奏起来,乐音和谐而又欢快。

    此刻他们正在顺天内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庄里,江湖中人已经知道了徐玉龙受伤的消息。

    他们奈何不了如刀一样的徐玉龙可是却奈何得了受伤的徐玉龙,他们自然也愿意将他们成名的兵器插入徐玉龙那宽厚结实的胸膛。

    昆仑剑宗汉、齐英以及无极刀掌门此刻都已经踏入了顺天,当然还有闻风而来的八卦门李太己。

    仅仅一天时间徐玉龙受伤的消息就已经传遍整个江湖,一个黑衣人看见这些江湖人鱼贯而入顺天不由的露出了笑意。

    黑沙死了,所以他自己亲自代替了黑沙的位置。

    他想要徐玉龙死也想要无情刀,可是他不知道的是他的计划已久会落空,因为唐心、药姬此刻也来到了顺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