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九十四章 三放飞满天

    第九十四章三放飞满天

    “你就是徐玉龙?”

    “我就是徐玉龙”徐玉龙无视妙画冷冷的回答道。

    “很好,你比我想象中厉害得多”妙画看着徐玉龙道。

    “他当然比你想象中厉害的多,要不然他已经死过无数次了”名棋的脸上依旧挂着笑意。

    妙画也笑了,身着青衫头戴玉簪的他略带文雅更有几分难以磨灭的美感。

    妙画看起来温润如玉,谈吐之间书卷之气自然流露。

    他道:“你说的不错,我画了他一幅画像你觉得好吗?”

    这句话是对名棋说的,名棋笑道:“师弟的画本就无人能比,可是你的心机更是深不可测”

    “那小弟就谢谢师兄夸奖了”妙画谦卑的道。

    妙画沉浸在书丹气息中数十年,他每一个动作都带着浓厚的书卷气息,每一次都让人为之侧目,谁也不可能想到他的心计。

    一幅画、一个人、恰当的时机就已经够了。

    徐玉龙几乎已经沦为武林公敌,当他出现总会有人出手的。一幅画已经给这些人来了个冲击,当徐玉龙出现时想到唐门之时这些人必定会沉不住气。

    妙画算无遗策,从来都是这样。

    “我以为会有很多人对他出手,可是我却错了,这些懦弱的江湖人是烂泥糊不上墙,倒是有一条空手门的狗出手了,可惜却连人家的衣服都碰不到”

    空闲脸色已经涨红,他咆哮一声,向着妙画奔了过去,妙画没有动,就在他空闲到的那一刻妙画出手了,空闲的攻击全部落在了空处。

    妙画的手已经捏碎了空闲的喉咙,杀人对妙画来说只不过是为他的画增添了一道颜色。

    不过在众人眼里却足够惊心动魄了,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本应握着笔可是却沾满了鲜血。

    “你果然不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人”徐玉龙道。

    妙画兴致勃勃的看着地下的尸体,他一样对自己的杀人法子很满意。

    “你是在赞美我杀人的美妙吗?”妙画面带笑意的道。

    徐玉龙道:“你这样的人本就不应该做人,我的刀会愿意杀你这样一个人”

    妙画笑了,笑得尽兴也笑得肆无忌惮,他道:“很好,我也想看看传说中的天下第一刀”

    妙画的眼神中充满着戾气,他的骨骼发出咔嚓的响声。

    “你要杀他?我劝你不要这么做”洪亮的声音至远方传来,声音很远却感觉很近。

    徐玉龙自然知道来人是谁,像这样的一个人无论谁都不会忘记。

    “没想到飞云堡少堡主居然来了”妙画道。

    “没有想到你居然认识我,不过并没有关系,我不认识你。”飞满天道。

    “你不想知道我的名字?”妙画饶有兴致的看着飞满天。

    “不想,因为我从来不想知道死人的名字”

    就算是修养再高的人也不愿意忍受这种侮辱,妙画的眼中浮现出杀意,他道:“你要杀我?”

    “是的,谁要杀徐玉龙谁就是我的敌人,因为我要徐玉龙死在我的手上。”飞满天平静的道。

    妙画道:“这是一个很好的理由”

    说完人依旧动了,充满着力量的双手抓向飞满天肩头。

    飞满天左肩旋转躲过这一击,拳变为掌打向妙画的要害,两人见招猜招已经斗过几十回合。

    拳与拳的力量对抗发出爆鸣声,两人再一次一触即分。

    妙画道:“你果然够厉害”

    “我不否认”

    两柄飞刀一前一后射向妙画的咽喉。

    飞满天笑了,他对自己的飞刀很自信,这样的时间差也足够了,就在妙画挡开第一把飞刀之时第二把飞刀以至好无阻碍的插进妙画的咽喉。

    妙画没有看见飞刀不过却听见了血液从咽喉中流出来的声音,他倒下了仅仅发出了闷哼声。

    突然一柄飞刀像徐玉龙飞来,飞刀带起的劲风撩起了徐玉龙的头发。

    徐玉龙的刀依然紧握在手,他的左手却接住了飞刀。

    “这次我不杀你”徐玉龙道。

    “为什么”

    “因为你帮我杀了要杀我的人”徐玉龙轻轻的回答道。

    他总有自己的行为方式,谁也不会明白他为什么三次放过飞满天。

    “你不去给妙画收尸?”徐玉龙道。

    名棋笑了笑道:“不需要,他没有家,他的尸体化为泥土滋养鲜花这就是他的归宿吧”

    名棋笑了笑,不过却笑的很悲伤也笑得很苦涩。

    江湖人死了就像是一根飘飞的草没有谁为你悲伤也没有谁为你留下伤心的泪水。

    “莫琴、名棋、其书、妙画,如今都已经见过了”徐玉龙道。

    “是的,不过已损其二,他们死了这是最好的解脱。”

    徐玉龙道:“没错,活着比死更痛苦,活着也是残酷”

    没有人能比徐玉龙更能够理解这句话的意义,他的人生本就充满着不幸,家破人亡,徐玉龙的脸上出现了悲怆哀伤的神情。

    “你知道我们的名字的意义吗?”

    “不知道”

    “莫名其妙的琴棋书画这就是最好的解释,这也是公子的解释”名棋缓缓的道,说的很慢也说的很有力量。

    莫名其妙的存在本就是悲哀,这种悲哀也只有自己才能够承受。

    这话题太过沉重和伤感,名棋转移话题道:“那你呢?你为什么放了飞满天”

    徐玉龙停顿一下,没有说什么继续前行,他不愿意讲出这个秘密。并不是不信任名棋,名棋此刻已经是他的朋友,他本不愿意隐瞒朋友可是却不得不这么做,因为这一秘密只会为他带来麻烦。

    他的左手握着飞满天的飞刀,当然他也感觉到了那把刀的不同寻常。

    那飞刀把刀是用蜡做的,里面自然也有着相当重要的东西。徐玉龙抬头看了看城墙,这里有着他不可磨灭的记忆,片刻间即达到了顺天府。

    徐玉龙没有迟疑继续走了进去。

    不知名的客栈,徐玉龙他们就住在这里,无论是谁都需要休息,徐玉龙和名棋也不例外。

    飞满天此刻也踏入了顺天府。

    “你为什么去找徐玉龙?”黑沙质问道。

    “这是我的事”飞满天冷冷道。

    “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招,否则我一定会让你很难看”黑沙的声音里透露出杀气。

    飞满天不为所动,冷哼一声转身而去,黑沙看着飞满天的背影眼睛里闪现出厉色。

    如果不是飞满天还有利用价值此刻飞满天已经是冰冷的尸体,飞满天自然也知道这一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