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九十三章 妙画

    第九十三章妙画

    流水潺潺,一叶扁舟在水面漂行。

    水面平静,心呢?也一样平静。

    “你要去哪里?”

    “顺天”坚毅的回答,一旦做出决定将没有人能够改变。

    一个刀客此刻就沉醉在这环境中,他的刀紧紧贴着手臂,身后的一个俊俏少年正在吹奏着玉笛,笛声悠扬穿透云端。

    药姬呢?唐心呢?他们并没有前往,因为只不过是路人,徐玉龙从来不将自己的事强加在别人身上。

    以前是这样,以后依旧是这样。

    “他们走了?”一个美丽女子问道。

    她的眼神里略带忧伤,一个人的不辞而别足以让人难过,她感觉此刻已经冷寂起来。

    “是的,他们走了。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我知道”

    “你知道?”药姬问道。

    “他们一定是去了顺天”语气中带着迫切与肯定。

    “你也要去?”

    “我要去”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你至少应该等等我”

    身后传来女子清脆的声音。

    “你喜欢徐玉龙?”药姬好奇的问道。

    “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他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有着悲伤的往事却有着炽热的情感,有时候冷若寒冰有时候却热情似火”

    “一个有着丰富经历的男人他一定饱含痛苦也有着鲜为人知的创伤,当然也会有着不一般的魅力,你喜欢她实在正常不过”药姬淡淡的道。

    唐心此刻也笑了,缓缓的道:“难怪,名棋身上也充满着神秘,所以你也会喜欢他。”

    药姬的脸上出现了红晕两人打闹起来。

    顺天府内。

    “黑沙,你知错了吗?”

    黑沙跪在地上,汗水不停的留了下来,每当他听见这充满威严的声音他就会发颤。

    “知错了”黑沙道。

    “为什么会错?”

    “徐玉龙比想象中还要强大”黑沙压低声音道。

    “当然,当年的他就已经是一位顶尖的高手”

    黑沙继续道:“不过我找到了一位帮手”

    “哦”冷淡的回答浇灭了热情似火的黑沙。

    黑沙道:“飞满天有着我们共同的仇恨,他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事情是我们做的”

    那人大笑起来,道:“你做的很好,继续稳住他吧”

    他似乎并不希望得到黑沙的回答骂他继续道:“不过你做错了事就要得到惩罚”

    皮鞭入肉的声音和痛苦的呻吟响在整个房间,久久不去,他的身体已经不再完整。

    血肉模糊,那个如梦魇一般存在黑沙脑子里的人离开了,只留下一句话。

    “如果他们来了,就不要让他们活着”

    黑沙是痛苦的,他的命是那个人给予的,当然黑沙也为他奉献了全部,

    杀人是一种痛苦,可是却不得不承受这种痛苦,在魔鬼的改变下黑沙此刻也已经变成了魔鬼。

    人生中的魔鬼,他始终不会忘记她第一次杀人。

    “你应该学会杀人”

    黑沙手中拿着一把剑可是却下不去手,那人道:“如果你杀不了面前的这个人那么我就会让你死”

    那个如同魔鬼一样的声音响在他的耳畔,求生的渴望让他把刀刺进了别人的身体,他听见了刀子入肉的声音。

    “杀人的感觉怎么样?”那个人问道。

    “不太好”

    “这是你第一次杀人,你以后会习惯的”

    从此以后黑沙成了他的杀人机器,他也越来越熟练起来。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杀人不过是一件简单不过的事就像切菜一样简单。

    黑沙如今也成了黑啤帮地位最高的长老了。

    “你知道顺天内最大的势力是谁的吗?”

    徐玉龙冷冷的道:“不知道”

    名棋笑了笑道:“你当然不会知道”

    “最大的势力就是黑啤帮,在短短的数十天内就收复了顺天府内几十家大帮派”

    “这样起家的人不是有着雄厚的底蕴就是背后有人在支持”徐玉龙道。

    “你说的当然不错,而黑啤帮有着自己的底蕴,雄厚的财力和物力支撑想要不成为龙头老大都难”

    “这是一个帮派的秘密你怎么会知道?”徐玉龙问道。

    “因为这是公子告诉我的”名棋道。

    “方白,果然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人”

    徐玉龙虽然不愿意承认可是却不得不承认方白是一个厉害的人。

    “你迟早有机会见到他的”

    徐玉龙:“我希望他不要逼我用刀”

    名棋:“你错了,他一定会让你动刀,因为你们本就是敌人,你是天下无双的刀客,而公子就是为了挑战天下第一刀客。”

    两个人此刻已经下了扁舟,他们不用走水路了。

    就在他们上岸的那一刻看见了人世间一副绝妙的画。

    这幅画就悬挂在路间,走过路过的人都会停下来驻足观赏,如果是江湖客他们就会握紧手中的刀,如果不是那么就会享受这幅画的意境。

    画中的人物很简单就只有一个人一把刀,那个人的眼睛里透露出傲气,他的身体坚硬而挺拔。

    徐玉龙自然也看到了那幅画,那幅画就像是对着他画的一样,毫无瑕疵,无论是线条还是细节跟徐玉龙没有什么差别。

    当徐玉龙来到的那一刻人群中都已经出现了喧闹声,声音嘈杂但是说的内容只有一个那就是徐玉龙。

    徐玉龙依旧在行走,他的手呢?握着刀,他的刀呢?紧贴着他的手臂。

    他就好像没有看见这幅画也没有看见这些人一样。

    名棋紧随其后,他似乎已经成了最忠实的朋友,当然他的脸上依旧挂着那亘古不变的笑容。

    就在这时一个人自人群中一跃而出,手中掌朝着徐玉龙的肩而来,那人在空中就已经发出了破空声,这足以说明那是一个高手。

    这样的一个人自然是为人们熟知的,他们也敬佩起这空手门的首席弟子,对一个嗜杀的魔头出手是会赢得人们的喝彩声。

    空闲满怀希望可就在空中之时一根玉笛带着无穷的力量迎上了他的身体,他已经被击飞出去,口吐鲜血。

    出手的是名棋无疑。

    名棋面带微笑的道:“空手门果然是江湖上不入眼的门派,就这两下子也出来走江湖?也太不把江湖中人看在眼里了吧。”

    只见一青衫少年自空而下,拊掌大笑道:“实在没有想到名棋师兄还有这么好的身手”

    名棋道:“呵呵,师弟说笑了,比起你的画来我不过是山野村夫罢了,这两下自然是拿不出手的”

    众人都在揣测这两人究竟是何人,不过徐玉龙却不为所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