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九十章 围攻

    第九十章围攻

    众人纷纷转过头来看向门外,之间一个女子缓缓走了进来,皮肤雪白似冰雕玉琢一般,声音如黄莺啼谷自然有说不出的美。

    她走的很轻快就好像她的人一样,珠花随着他的脚步也在太阳光下发出光芒。

    徐玉龙已经知道她是谁了,除了药姬之外不会有第二个人。

    “你以为你自己是谁?你说他不是他就不是?”空手门首席弟子空闲怒喝道。

    药姬不怒反笑道:“没想到空手门首席大弟子居然这么大的火气难道你想学你师傅一样重蹈覆辙?”

    所有的人眼睛都已经盯紧了空闲,他们突然想到空手门掌门至少有十年前没有出过江湖了,就算是有江湖中人上门拜访负责接待的也是空闲。

    空闲此刻已经臊红了脸,他的师傅因为小妾与门中弟子有私情一怒之下伤及肺腑武功尽失到现在为止居然还没有恢复过来。

    尽管江湖中人心中有所猜忌他们也不会讲这件事摆在桌面上来说,经药姬提起他们心中自然各自有揣测。

    平静的有一些木然的脸掩饰着内心完全崩溃的骄傲,空闲只感觉到惶恐难耐。

    他大喝道:“我空手门的事轮不到你插嘴”

    “当然轮不到我插嘴,因为每一个帮派都会有不足为外人道或者难以企及的事,岳掌门我说的对吗?”

    药姬带着挑战性的眼神盯着无极刀掌门岳航。

    岳航冷哼一声,向着药姬走一两步气势汹汹道:“你说的对不对又关我何事”

    “呵呵,岳掌门你又何必恼羞成怒,难道我你害怕我戳中你的痛处,还是想要用你的无极刀把我钉在墙上?”药姬不以为意的道。

    两只乌珠在眼眶里上下转悠。

    “如果没错的你还配过鹿头汤对吗?”药姬语不惊人死不休。

    周围的人发出哄笑声,就连不苟言笑的徐玉龙都不由的笑出声来。

    因为鹿头汤是滋阴补阳的功效,这无疑是说岳航不行。

    岳航没有辩解,此刻他的脸也已经臊红,他的刀挽出几个刀花忽然向药姬发难。

    徐玉龙的刀并没有出手,因为有人出手了。

    白色的衣袖自唐心手上飞出,击打在刀身上改变了刀的方向,大轻叱道:“住手”

    无极刀掌门岳航抹不开面只得停下手来,当然也无颜面对这里的人,抱拳一声告辞已经离开。

    空闲随之也抱拳离开。

    “这里的人都是武林俊秀,我唐门亦不是不讲理之处,只要你说清楚我们自然不会难为你们”唐心面带笑容的说道。

    “因为那天晚上我和他在一起,所以我知道他并没有杀什么劳什子唐要”

    唐心听到这里心不由的一松随之也一紧。

    喜的是杀唐要的是另有其人,悲的是这女子跟徐玉龙在一起相必自然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她不由的升起一股醋意,至于为什么她并不知道。

    昆仑剑宗汉道:“你说的我们就信?”

    唐心报之一笑道:“我信,药老的孙女儿说的话自然可信”

    周围传来一片嘘唏声,当下也释然起来。她知道这么多的江湖秘闻也不奇怪了。

    “还是姐姐有见识”药姬含笑对唐心道。

    所有的人都在静静的看着这两个活泼灵动的少女。

    徐玉龙如同椽子一样站的又正又直,唐兆的眼睛死死的瞪着徐玉龙。

    唐兆并不担心,因为他相信唐心的能力和手段。

    唐心道:“那么你知道是谁杀的唐要?”

    “南宫杰”药姬的脸上出现一抹凝重,就好像南宫杰陷害的是自己一样。

    所有的人似乎都已经明白过来,他们自然知道南宫世家与楚飞云、雷啸、徐玉龙之间的仇恨。

    这种仇恨会随着时间的延续永远不会消逝。

    飞满天的脸色不断变化,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因为唐要之死与飞白凤之死的时间差距只有一天,而凤凰城和飞云堡相隔千里无论是谁都不可能做到在凤凰城杀人之后一夜之间赶到飞云堡。

    可是他们却永远不能理解谁的刀又能于徐玉龙的无情刀所比拟。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把无情刀有这样的威势,那么就说明有人揣摩了无情刀的手法。

    这样的一个人存在在这个江湖已经足以让人惊颤了。

    就在大家疑云重重的时候一个家丁打扮的人对唐兆附耳窃窃私语。

    唐兆黑色的脸此刻已经更黑了,他豁然一掌打向徐玉龙,徐玉龙脚尖轻点跃上墙头。

    唐兆仰着头对徐玉龙道:“徐玉龙你果然高明,居然杀了南宫杰这下死无对证自然由你信口雌黄。”

    徐玉龙道:“是的,就是我杀了他。既然要打你就来吧”

    他的声音寂寥雄壮,他也已经厌倦不愿意解释。

    他也已经跳将下来,巨大的冲力将地面的青石板踏成齑粉。

    所有的人不由的惊骇起来,他们当然也放弃了刚刚在心中泛起的智慧。

    呼之欲出的真相仅仅在江上冒出气泡之后再次沉入海底。

    唐心的脸上也出现焦急之色,她也猜出了事情的背后,当然也不得不令人怀疑。

    事情来得太过巧合,是谁将南宫杰的尸体送到唐门外,没有人知道。

    唐心也来不及细想,因为他们已经动起手来。

    他们此刻蜂拥而至徐玉龙手中的无情刀发出孤啸,带起了血花。

    一杆长枪势不可挡的直刺徐玉龙胸腹,徐玉龙以左脚为轴转过弧度,趁着枪势没有收回之际一刀收割了敌人的性命。

    这一刻各式的兵器从各个方向冲了过来,无情刀此刻幻化成无数把,挡住了所有人的大招,周围发出爆鸣声,所有的人都被徐玉龙的刀罡震退。

    这时候唐兆已至徐玉龙的身后蕴含毒掌的手悄然打出,这时候占圈外的药姬突然冲了过去,蕴含真气的一掌轰在了柔若的胸膛。

    胸骨脆裂的声音在徐玉龙耳边响起,他看见了药姬发黑的脸,唐兆身上的毒气已经渗透进药姬的身体顺着血液的流动而蔓延。

    徐玉龙的眼睛凶光毕露,一刀劈出却劈了个空,这是他第一次失手这也是他最后一次。

    徐玉龙还没有出刀的那一刻唐心的衣袖就已经将唐兆带飞出来,如果不是趁早出手此刻唐兆已经是一具尸体。

    唐兆兀自惊魂未定,徐玉龙此刻已经抱着药姬的尸体远飞而去。

    留下了一个让人费解的眼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