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八十四章 神秘公子

    第八十四章神秘公子

    周围死气弥漫,这里就如同炼狱,没有修罗没有小鬼。

    但是却有着地狱一般的死气,让人无法呼吸。

    现在他们的手中的东西并不多,仅仅有一个火折子,还有着细碎银两。

    当然还有一把刀,一把可以杀人的刀,也有一串珠花,珠花正袋在药姬的头上。

    珠花上的珠子圆润细腻,就算是在这茫茫的黑中也有着一丝亮色。

    女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自己的美,珍珠的诱惑对一个女人的诱惑是巨大的。

    尽管是在危险面前,她也会握着珠花。

    徐玉龙并没有看着珠花,他的眼睛在注视着药姬的脸。

    他曾经无数次在黑夜中挥刀也曾经在无数次黑夜中杀人。

    没有人会怀疑他的眼睛,他可以再无边的黑夜中看清飞舞的蚊子。

    此刻他也看清楚了药姬的脸,惊惶和无助。

    徐玉龙也下定决心要带着她出去。

    他不害怕死亡但是却不愿意有人陪着他死亡。

    他将手中的唯一一个用油布包裹的大饼给了药姬。

    这一块饼子已经很多天了,甚至有着一丝别样的味道。

    但是这也是唯一可以充饥的东西,只有他它才能恢复体力。

    药姬的白皙细腻的手接过了饼子,她的手也在颤抖。

    往往一个人激动的时候他的手才会抖。

    药姬不想落泪,但是就在打开油饼的那一刻徐玉龙却听见了水滴打在油纸上的声音。

    命运、坎坷已经将他们联系在了一起。

    这就是莫名的感动,这也是特殊的情感。

    徐玉龙回头的那一刻嘴唇碰到了油饼“你比我更需要体力”

    是的,尽管没有希望依旧不能放弃希望。

    他大口的咀嚼起来,补充着自己的体力。

    他的心里也升起了一种责任感。

    就在这时突然看见了一只老鼠的影子,这已经足够。

    徐玉龙的脸上有了兴奋之色。

    “你找到了脱身的办法?”

    “是”

    这一个字就是希望。

    老鼠能够在这里,那么就说明还有缝隙,顺着老鼠的方向徐玉龙还看见了湿润的泥土。

    “嘭嘭”声不断传出来,徐玉龙用自己的力量一点点的打开通道。

    他的手摩擦在岩石上,指甲发出沙哑声。终于他们看见了亮光。

    缝隙越来越大,已经够一个人匍匐穿出去,就在他们两人出去的那一刻,他们赖以续命的那片方石霍然倒塌。

    谁也想不到他们居然还活着,就连徐玉龙自己都没有想到,因为他并不觉得自己的命很珍贵。

    “你现在想去哪里?”药姬的脸上全是兴奋之色。

    “杀人”

    徐玉龙的声音很平静,但是每一个字都充满力量。

    他已经被逼迫到不得不动刀的地步,或许他将用他的刀为自己辩解。

    他的胃开始抽搐,杀人并不快乐只有无穷的痛苦和折磨。

    等药姬回过神来的时候徐玉龙就已经窜出去很远。

    一辆马车在官道上缓缓的前行,车上的人喝着的是高贵的波斯葡萄酒。

    车上也是铺满了貂裘,当然也燃上了香炉。

    一个年轻人正短视着摇晃的葡萄酒,他的眼睛里有着诡异的笑。

    他的人不算英俊但是却很清秀,可是那一双眼睛却破坏了美感。

    周围几十个彪形大汉护住了马车。

    可是他们却停了下来,因为有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一个孤单而又寂寞的身影,一把冒着寒光的刀。

    他站在那里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就已经足够。

    这些彪形大汉交换一个神色之后冲向了徐玉龙。

    从他们走路的行为方式就知道这些人都是好手,百里挑一的好手。

    他们手里拿着各种兵器,有雁翎刀、鬼头刀、大马刀当然也有宣花斧,落日枪和双锏各种兵器在温柔的日光下露出残忍的笑。

    他们不会相信徐玉龙在五十多人的围攻下还能全身而退。

    他们呼啸着向徐玉龙而来。徐玉龙动了,不,动的是他的手,动的是他的刀。

    他就如同一个杀神屠戮着人,没有一个人能在他手上走过一招,他们甚至没有发出一声哀嚎。

    因为徐玉龙不会让人感到痛苦,他知道痛苦的滋味,所以也并不想让其他人也尝到痛苦。

    人已经倒下,刀未入鞘。

    他的刀本就无鞘。

    鲜血顺着刀尖一滴滴的留了下来,在地上开出一朵朵花来。

    花儿很美,但是血花却残忍。

    一柄飞刀裹挟着劲风而来,刀凌冽,飞刀亦是全力以赴在空中直指徐玉龙咽喉。

    举刀,放刀。

    飞刀已经磕飞,只看见一串火花。

    飞满天看见自己的这一蓄势一击徐玉龙居然不费吹飞之力就已经破解掉,不怒反笑起来。

    他们都说江湖中有三个人值得尊敬,楚飞云的多情、雷啸的变化、徐玉龙的冷静,今天我见识到了。

    “让你失望了?”徐玉龙问道。

    “没有,你比想象中更厉害,你是一个疯子”

    飞满天并不担心自己能不能活着,他至少做了该做的。

    “你想杀我?”

    “是”声音很冷。

    他继续道:“可是我却没有想到你居然还能活着”

    徐玉龙:“我也没有想到”

    “你出手吧,我既然没有杀的了你自然也只有被你杀了”

    “你走”徐玉龙淡然的道。

    “你不后悔?”飞满天的脸上尽是怀疑之色。

    “就在你发射飞刀的那一刻说过看刀两个字”

    飞满天此刻却笑了,他没有想到是因为这两个字救了自己。

    当然他也明白如果不是这两个字他此刻已经死了。

    徐玉龙有无数次机会杀掉自己,他突然意识到徐玉龙没有杀他父亲飞白凤的理由。

    “你放了他可是他却依旧会杀你”声音自远方传来却感觉很近。

    就这样一个人突兀的站在他的面前,这是一个翩翩佳公子,他的长相居然丝毫不逊色与雷啸。

    他没有等徐玉龙说话从怀里摸出来一根玉箫,悠扬的乐声飘荡在山谷间时而热烈时而雄壮,时而飘忽时而真实。

    徐玉龙的心也跟着乐声起伏,他的心也已经被乐声牵引。

    “有很多人想杀你,但是我家公子却想救你”

    徐玉龙呆住了书童尚且如此那么主人该当如何呢?

    “他为何救我?”徐玉龙掩饰惊惧问道。

    “因为你的刀天下第一”那人的声音很和缓。

    “你应该知道整个天下卧虎藏龙,不乏好手···”

    那人打断道:“可是你的刀依旧是天下无双”

    徐玉龙闭口不言。

    因为那人说的是真话,真话找不到话来反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