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八十一章 英雄再起

    第八十一章英雄再起

    楚飞云走了,徐玉龙却不能走,这里有他的记忆也仅仅是这里有他的记忆。

    “凤凰城”三个金色大字已经逝去了颜色,徐玉龙呢?

    他没有了曾经的光芒。

    月如钩,照在他的背影上。

    孤单而又落寞。

    他的手抚摸着手中无情刀的流苏,这把刀承载的江湖使命足以沉重。

    有人想要他的刀,也有人能想要他的命。

    杀他?不容易。

    当然不容易,没有多少人自诩是他的对手,因为他是刀客,天下间绝无仅有的刀客。

    沉着、冷静足以击垮每一位敌人的意志。

    不管来多少人什么时候来都不行。

    “你想抢刀?”

    “是的”

    “你能抢到刀?”语气中尽是讥讽。

    因为徐玉龙是一个传奇,自从楚飞云、雷啸远去怎个江湖已经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以前不能,现在一定能”那人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和兴奋。

    另外一个人问道:“因为落寞,一个落寞的人总喜欢喝酒”

    酒能刺激一个人的神经也能麻痹一个人。

    徐玉龙喝了很多酒,也足够多。

    醉态梦妮,这时候抢刀当然是最好的机会,而这样的机会并不多。

    “他为什么会悲伤落寞?”那人问道。

    “因为他足够伤心,他的挚爱已经死在别人的刀下”

    那人显然很不理解,因为他认为一个男人为死去的人伤心是多么不明智的一件事。

    那一个人看着他的表情露出哂笑的味道,道:“也许别人不会,但是徐玉龙会”

    “为什么?”

    “因为他叫徐玉龙”

    这并不是答案,可是那人却相当满意。

    因为这比答案给更真实的多,徐玉龙就是这样一个人,无论事随境迁他都不会变。

    两人从小楼外高高跃起,月亮照在他们的身影上,犹如凌空于天。

    他们并不是天使而是恶魔。

    他们来也只是为了将徐玉龙带进地狱。

    “你说果然不错,这时候的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在月光的照耀下看清楚了他的脸,一张苍白的脸,这样的脸本不应该是人的颜色。

    他的身体很瘦小但是却穿着宽大长袍。

    另外一个人没有说话,他在审视着醉倒在桌上的徐玉龙。

    徐玉龙的相貌不英俊却能让人难以忘记。

    他呢?漆黑的眼睛,透出狡黠的光,在月色的照耀下更加亮。

    亮的鲜艳亮得动人心魄。

    他穿着修剪匀称的衣服,将他的身材完全体现出来,身后一块赤色披风衬托得更加伟岸高大。

    可是他的心却恶毒。让人不寒而栗。

    “你怎么不动手?”苍白脸问道。

    穿着赤色披风的那人道:“我为什么要动手?”

    他似乎并不准备让那人搭话,继续道:“我带路,你动手”

    他已经摆好了请的姿势。

    “我至少学会了一点,不要和南宫世家合伙做生意”

    话这样说,他人已经动了。

    他的手还没有出手,如果想要拿刀客的刀你就必须要有勇气。

    那人也很明白这一一点,他没有勇气,所以他从一只口袋里拿出了一条蝎子。

    蝎子的尾部向上直竖,在月光的照耀下发出寒芒,摄人心魄。

    蝎子已经爬在了徐玉龙的手上,徐玉龙依旧没有动。

    那人笑了起来,只要徐玉龙动一动那蝎子就会好不客气的撕咬徐玉龙。

    “没想到你唐要却不笨”

    唐要大摇大摆的靠近徐玉龙,他的心里已经没有了任何害怕,一丝也没有。

    一个有自信的人往往会死的很快。

    可惜的是他还年轻,没有人给过他这样深刻的教训。

    就在他的手接近无情刀的那一刻,徐玉龙动了。

    这一刀根本不需要任何的修饰,这一刀也是最直接的一刀。

    刀起刀落,手臂已断。

    谁的?唐要的。蝎子呢?也死了。

    那一人静静的站在那里就好像对这结果并不意外,如果这样轻易的拿走了徐玉龙的刀那么他也就不必叫徐玉龙了。

    徐玉龙站了起来,整个人瞬间变得壮阔宏伟起来。

    他的眼睛瞪着疼的直咧咧的唐要,他没有动,但是却已经足以要人性命。

    这一刻,唐要感觉自己已经死了。

    他已经跌落在了黑暗的深渊里。

    徐玉龙道:“没想到蜀中唐门居然跟南宫世家扯上关系了”

    不怒自威,听在唐要的耳朵里犹如掉入万丈深渊,只感觉冷。

    “没想到你认识我”南宫世家那人道。

    他并不惊恐,只是疑惑。

    徐玉龙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缓缓道:”你们南宫世家像你这样的人并不多了“

    ”你跟你的哥哥南宫玉很相似,不过有一点你比你哥哥强上不少。“

    ”哪一点“

    ”你比他更聪明“

    徐玉龙说的是实话,南宫杰并没有反驳。

    ”我是不是要感激你?“南宫杰问道。

    ”虽然我从不夸奖别人,但是我也并不觉得夸奖别人有什么好处“

    其实都明白这只是客套罢了。

    ”现在你该动手了吧“徐玉龙问道,就像一个长者问一年轻后辈一样。

    南宫杰道:”我打不过你“

    ”哦“

    ”但是我却有更好的法子“

    ”让我生不如死?“

    ”当然,你不喜欢流浪,但是你却不得不流浪“

    徐玉龙道:”看来我还是错了“

    南宫杰的眼中尽是狡黠的目光道:”哪错了?“

    徐玉龙依旧很淡然,道:“你比南宫玉更恶毒更凶狠”

    “我只不过用我的方式报仇罢了,你不用感激我”

    南宫杰笑了,笑得很大声,似乎想告诉徐玉龙他很快乐。

    “这时候南宫杰突然动了,他手中的刀毫无悬念的割开了唐要的咽喉。

    唐要的眼睛突出,至死都不愿意相信自己死在南宫杰的手里。

    ”你的刀法很不错,没有谁不会认为这不是我无情刀的手笔“

    ”当然,为了这一招我已经练了很多年“

    ”我走了,我们还有机会见面的“

    他的人已经消失在了浓浓的暮色中。

    徐玉龙看着倒在地下的唐要摇了摇头,发出了苦笑。

    有无奈也有无助。

    这就是江湖,他想要宁静的生活可是却被人打破了宁静。

    也好像有人想要活下去却被人扼住了喉管。

    徐玉龙并不害怕,他在等。

    他也不会解释,他要让这些人尝到厉害。

    寒风呼啸,刮着徐玉龙的脸。

    他没有躲避,让这些如刀般的寒风在自己的脸上留下痕迹。

    他也想起了朋友,楚飞云、雷啸又在何方?

    此刻他又变得孤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