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七十五章 上位

    第七十五章上位

    爱情,婷婷袅袅的飘浮在空中的两个字给人造成了多少的伤害,带来了多少的痛苦。

    身在爱情中的人没有谁能让他们暮然回首、霍然驻足。他们的人他们的心都已经依附于他人身上,他们没有一个地方是属于自己。

    柔若就是这样,不论何时无论何地她的脑子里依旧只有一个人的影子。

    他的影子永远挥之不去已经与她的思想结为一体。

    柔若心痛了,她再也无法忍受在寒秋的暮色里思念楚飞云也无法忍受抱肩哭泣的凄楚。

    她要逃离这里,去寻找慕思的男人。

    等待是痛苦的,她也不愿意承受这种痛苦。

    她将要远行,去寻找自己的梦。

    影子并没有阻拦,因为他也无可奈何,柔若日益消瘦,她的整个人也似乎倦怠了。

    做父亲的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受委屈,尽管影子是一个双手沾满血腥的人,可是他已依旧是血肉之躯百灵所长,他也有情。

    有情的人并不是无敌的,有情就会有牵挂就会有羁绊。

    暮暮秋色,飒飒寒风。

    谁又能绝情呢?

    离别是伤痛也是无可奈何。

    柔若的影子消失在深深的夜色里,影子看着星空喃喃呓语道:“只要你快乐就好。”

    这也是影子给自己的安慰。

    任谁也没有想到柔若的离开与楚飞云擦肩而过,也因为这样她才不会看见影子的死亡。

    亲眼看着自己的亲人死是一种折磨对柔若来说也实在太残忍了一些。

    三月初五、顺天。

    “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无数的黑衣人聚集在皇宫城门下,所有的人都激动起来,今天他们将会做一件大事。

    而这一件事是他们预谋已久的,他们已经忍耐了很多年,幸好他们已经有了机会。

    不仅仅是黑衣人,顺天府外已有数万大军集结,一匹马打了一个响鼻脚不停的刨着地也不安的躁动起来。

    当头一个盔甲鲜明的人道:“樊忠将军,什么时候动手?”

    手持铁锤的玄甲将军道:“李将军再等等,穆林王一定会满足你的要求。”

    那人笑了起来,那位李将军是大明朝有数的名将,不过他已经投靠了穆林王。

    在权利面前很少有人能够选择忠诚。

    因为忠诚虚无缥缈只有实的东西才能吸引人,也只有实的东西才有价值有意义。

    顺天的人们也感觉到了危险的味道,周围一片肃杀之气。那些老百姓只是感觉自己喘不过气来。

    皇宫禁卫军也已经做好了准备,剑拔弩张硝烟味弥漫在这世界上最繁华的地方。

    他们都在忍耐,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

    这一天,李二正在继续巡逻,检查城防,以前几天一次,现在却是一天几次。

    他刚到的那一刻守门军士就已经迎了上来。

    这并不奇怪因为李二手中有实权,所有人都明白有实权的人都不能得罪。

    李二也笑着走了过去。

    就在接触的那一刻,他的佩剑穿透了城防士兵的胸膛,跟在李二身后的人也旋风般席卷周围的守卫,他们褪下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了穿在里面的玄甲。

    他们都是穆林王的人,为了这一刻等待了很多年。

    他们打开了皇宫必经之路的所有通道,等待在门外的玄黄铁卫瞬间即达,里应外合片刻间就拿下了城门。

    一阵黄烟自空中飘散开来,樊忠也看到了黄烟,大笑了起来。

    这正是他们的暗号,大手一挥,数万铁骑狂奔起来。

    玄黄卫队不愧是天地间的雄师,他们的凌厉的汉刀,势不可挡的攻势不是皇宫禁卫军所能比拟的。

    无数的箭矢横飞,信手之箭毫无悬念的射入敌人的身体,就好像是射入箭垛一样简单。

    皇宫禁卫军也是军人,也有血性。如潮水般的碰撞如闪电雷鸣般的声势。

    一名玄黄铁卫的刀刚将禁卫军劈成两半,一把长矛却洞穿了他的身体,鲜血自身体涓涓流出,他用着自身自力回转头来,汉刀毫无阻碍的砍断敌人的头颅。

    拔出了长矛狠狠的扎入敌人的身体,两人相拥倒地。

    这样的一幕幕在不断上演,鲜血染红了一片天。

    禁卫军借助优势稳住了阵脚,他们也露出兴奋之色。

    可是这笑容却没有持续多久,大地震动起来,震耳发聩。

    这是骑兵,骑兵也只有穆林王有,他们的心都已经沉下,马蹄已经将他们的心踏碎。

    近了,越来越近了。

    禁卫军的脸很苍白,是死亡的颜色。

    面对如此强大的骑兵不就是死亡吗?

    他们没有逃亡,他们已经呆滞。

    骑兵如惊涛骇浪般冲入人群,鲜血飞扬。

    禁卫军看见溅在脸上的鲜血才开始恐惧,才开始惊惶。

    他们开始奔跑,可是他们的身后就是汉刀和箭矢,也是死亡。

    死亡已经包围他们,哀嚎声响成一片。

    樊忠手持长锤来到了这里大吼道:“放下武器投降,可以饶尔等不死。”

    声音洪亮悠远穿过了几条街,可是有的人却没有听见,他们已经走到了几条街之外。

    他们什么也没有听见,只看见了一个魁梧的将军,他们以为只要击杀敌人了就可以活着。

    求生的渴望让他们射出了飞箭,利箭发出呼啸声射向樊忠,这箭实在太快也来得不可思议。

    樊忠倒下了,射中了樊忠的眼睛。

    樊忠倒下了,很少有人能不死的。

    樊忠也不幸运。

    玄黄铁卫发出呼啸,樊忠的死激发了他们的怒意。

    不在有任何顾忌,他们只是机械的挥刀。

    没有人活着,也没有人能够活着。

    周围全是尸体,鲜血似河流,在太阳的照射下发出光芒。

    只不过这光芒却太过悲哀太过不幸也太过凄凉。

    毫不费力的占领了皇宫,也从美人床榻之上拉下了景泰帝。

    醉在金樽侧,睡在美人怀。

    酒醉人,美色更醉人。

    这样一醉胜却人间无数。

    一波冷水倒在景泰帝脸上,他终究醒了。

    他看见了狰狞的人,明晃晃的刀。

    也看见了穆林王。

    穆林王没有杀他,仅仅将刀递给了他的美人。

    景泰帝不相信这个昨晚共赴云雨说要同甘共苦的女人会狠心杀了他。

    可是刀却进了景泰帝的胸膛。

    景泰帝的眼睛凸了出来,他至死也不愿意相信。

    一只美丽的手放在穆林王的肩上,这是一只毫无瑕疵的手,这个世界上很少有男人拒绝这一双手。

    “啪”的一声响在大殿中,穆林王喜欢女人,却不喜欢杀人还会笑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活着只会让无数男人受折磨。所以她非死不可。

    是的,他不愿意当皇帝,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欧阳靖,他希望自己的儿子成为天子,可是欧阳靖却死了,所以他自己缔造了属于自己的天下。

    他的手抚摸着龙椅上的流苏,光滑而不失细腻,柔和而不失霸气。

    穆林王永远也不愿再下来。

    这一刻已经成了他永恒的记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