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死犹如归

    第七十四章死犹如归

    今天是晴天可是却没有太阳。

    穆林王并没有去汉中,经历丧子之痛的他此刻没有精力去追逐浮华。

    楚飞云到了。

    他感觉有人在呼唤,随意的漫步却跨越了人的内心,转瞬间就来到雷家山庄。

    这些阔别的朋友们没有说话,这种情感人世间没有任何词语能够表达出情感来。

    缄默,无声的缄默却蕴含了无穷的力量和情感。

    他们已经哽咽,沉默也是最好的方式。

    慢慢的他们醒了过来,他们开始畅谈起自己的际遇,高兴时一起分享,悲哀时一起哭泣。

    这就是友情,因为友情他们不会寂寞。

    他们用自己的请搭建了一个天空,为自己所爱的人遮风挡雨,心在哪里天空就在哪里。

    美好时光总是来得太慢却走得太快。

    一辆马车风尘仆仆的在官道上疾驰,马蹄卷起狂沙。

    车上的人正是南宫玉和元觉。

    元觉已经褪去了包裹着自己的衣服,再一次穿上了沉压箱底的僧袍。

    也修剪了蓄着的胡须,他从新做回了自己,他此刻就像一个慈祥的长者,面光红润、温润如玉这些少年的词语用在他身上再合适不过。

    他希望有人能敲开马车的门然后告诉他不必再去汉中,这样他就可以安然的离去。

    因为他还想活着,这一去必死无疑。活着的诱惑比一切诱惑都厉害、强大的多。

    元觉这一生都在报恩,他也没有离开南宫世家,他的人不自由,可是他的灵魂自由。

    他杀了很多人,也做了很多恶事。

    元觉也感觉到了倦怠,他现在更愿意听听晨钟暮鼓,得到时间并没有的安宁祥和。在浮华中升沉的他想静下来,清心寡欲间活下剩余的几十年。

    这是他最后一次出手,所以他以真面目出手。

    马车里犹豫不决的他想到这里生出决绝之色。

    南宫玉当然没有与元觉的感受,他的心更加激动跌宕起来,成功也就一步之遥。

    他之所以只带着元觉来是因为他很清楚高手的对决并不是可以倚靠人数来取得胜利。当然他更希望能够凭着自己的力量打败楚飞云。

    马车的窗子开着,风沿着缝隙吹了进来,撩拨着南宫玉的头发。他很自信,当然他也有自信的理由。

    如今的他已经坐上了武林盟主的宝座,整个江湖的武功宝典几乎学了个全,融百家之长。

    终于近了,他们也放下心来,雷家山庄近在眼前他们也可以不用心急。

    天阴沉下来,乌云席卷着整个天地,似乎以自然为烘炉融化、吸纳天地间的一切。

    雨在狂风的吹拂下飘飞了起来,发出沙哑声。

    此刻任谁也想不到楚飞云三人正端坐在雨中,把酒对酌。

    这是一张八仙桌,八仙桌不只能坐三个人,所以他们在等人。

    桌子上有两副多余的碗筷很显然他们等的是两个人。

    南宫玉、元觉就这样乘雨而来,衣服已经被雨水湿透却浑然不觉。

    当然在殊死搏斗之前没有人会在意这种绵绵细雨,就算是天上下起刀子来也会全然不顾。

    楚飞云看着来人道:“你们至少应该喝几杯酒,这种时候无论怎么样都应该喝一杯的。”

    南宫玉的脸沉了下来,比乌云更沉比乌云更黑暗。

    如今他已经成为了武林盟主,可是他却没有这一份气度,他做不到与敌人同于席间,所以他很愤怒也很讨厌楚飞云。

    楚飞云依旧笑了笑,他并不在意,因为看不惯他的人很多。

    南宫玉道:“我不跟要死的人一起喝酒,因为这样很晦气。”

    南宫玉的声音低沉而沙哑跟风声雨声掺杂在一起,他似乎想要让自己悲壮一点可是他的声音却透露出了恐惧。

    他以为只有他一个人在成长可是他已经看出了这三个人的可怕,这种可怕由心而发,也让人生畏。

    静,静的可怕,静的只听得见风雨声。

    南宫玉出手了,一出手就直指楚飞云。

    酒杯飞了出去,发出嗡鸣声,楚飞云也在这一瞬出手了。

    人后发先至,酒杯未到人已经到了。

    两人交战在一起,天空中出现一抹红,这一抹红正是楚飞云指尖发出的,两人一触即分。这时候酒杯也到了,不过却被南宫玉阻挡在气罡之外,发出爆鸣声。

    这一种声音在广阔的天地间想起却犹如晨钟暮鼓催发出战斗的意志。

    元觉也出手了,雷啸徐玉龙交换一个眼神后,一左一右对着元觉。

    元觉没有武器,他的全身就是他的武器。

    周围气浪横飞,雷啸双掌翻滚,风雷掌、降龙掌不断交错轰出,可惜的是却全部被元觉错身抵挡掉。

    徐玉龙的刀发出一声孤啸也加入战团。没有人能轻视徐玉龙的刀,他的人他的刀就屹立于天地间永远不会崩塌。

    三人交战在一起,越战越勇。

    徐玉龙的刀每一次都好像砍在了空处,万般的力气化为乌有。他再一次举起刀,元觉一个错身躲过这一击,一掌打在徐玉龙的胸膛。

    徐玉龙的身子飘飞了出去,却又在一瞬间飘了飞来。

    刀光闪动,雨水在刀的挥舞下变得凌厉起来。

    似急箭似流星一样射向元觉,饶是元觉武功高强也躲不过这强悍的一击。

    现在的场中维持着一种平衡。

    两处战场都微乎其微的保持这平衡。

    楚飞云的眼睛也看着这一切,不过他却没有一丝担心,手指翻转之间剑气飘飞。

    南宫玉的情况惨不忍睹,他的衣服已经破碎,他的头发已经凌乱,他也不是那个不可一世的南宫公子。

    当他明白这一切已经太晚。

    风更大了,狂风吹动周围的树叶发出沙沙声,楚飞云也动了。

    化作急箭直冲向南宫玉,南宫玉见情况危急迅速向后退去。

    此时的他旧力未去新力未生怎么能抗的过这蓄势一击。

    他的周围升起红色的血雾,他的身体已经被红色的气剑洞穿。

    他的一生都在追求权势。

    追求权势的人进无止境却永远得不到快乐。

    楚飞云没有感叹,一个跳跃再一次加入战团,此刻的天平已经倒向了楚飞云等。

    层出不穷的降龙掌、诡异莫测的刀,不可捉摸的剑气无一不会对元觉造成压力。

    他们三人同时修炼少林心法,此刻心有灵犀,此时的他们不是三个人。

    他们是一个人,一个强大的人。

    他们三个人将元觉包围起来,他们的内力铸就了一个虬龙他们的招式打造拼凑成了一个牢网将元觉禁锢。

    元觉提起内力反抗却被死死打压。

    徐玉龙的刀脱手而出,刀已经穿透元觉的胸膛,鲜血似急箭一样自元觉口中喷涌而出。

    元觉死了,他的脸上却带着笑容。

    他活着只是为了报恩,他这一生没有自由,不过他却向往灵魂自由、无拘无束、无挂无碍。

    他也像尘封千年的琉璃,这一刻刚刚拭去千年的封尘却又在一瞬间断裂。

    这并不可惜,至少他心有所值,他再也不用隐藏在黑暗里他挣脱了心灵的禁锢。

    这并不可惜,这是得偿所愿。

    楚飞云看着地上的元觉道:“祝你一切安好”

    这也是最好的祝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