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七十一章 妥协

    第七十一章妥协

    天空飘起雨来,整个天空尽是灰蒙蒙的一片,分不清时辰。

    这种天气是最容易熟睡的,人的心情也会被天气感染,心里也是一片灰蒙蒙。

    只有睡觉才能不去想、不去看、不去做。这样的雨天这样的方式度过确实是一件并不可耻的事。

    没有虫鸣没有鸟叫,除了淅淅沥沥的雨这个世界就好像是完全静止的。

    雨夹杂着风声飘落在大地,不少雨滴沿着树叶的脉络滴下来,落在树下人的身上。

    树下,黑影幢幢,他们的衣服已经被雨水湿透,雨水顺着额头流过脸颊也流进眼睛里。

    他们任然如雕塑般蹲在地上,尽管非常不舒适却没有动一下,他们在忍耐,他们也习惯了忍耐。

    其中一个黑衣人道:“头,什么时候动手?”

    领头的人赫然是樊忠,他壮硕的身体蹲在地上就好像是一头熊一样,道:“再等等,等风之队回来再做打算。”

    话刚说完,几个背负大弓的黑衣人蜷缩着身子,急行过来,正是风之队队员无疑。

    最前面的一个人道:“头,凤凰城防守松懈,守卫寥寥无几。”

    这也难怪,这种时候谁也不愿意打起精神,更何况他们已经很疲倦。

    樊忠道:“风之队火速拿下城楼上的人,云之队攀登城墙,其余的人等待进城。”

    “我们需要屠城吗?”其中一个人问道。

    回答他的不是樊忠而是樊忠的巴掌,道:“我们只需要做我们应该做的事。”

    这正是樊忠的计划,捉拿住凤凰城内所有的人,胁迫凤凰城城主、公子回到穆林王府。

    欧阳靖是一个有责任的人,他不想回去,但是此时此景却不得不回去。

    想到这里樊忠笑了起来。

    手中大锤一挥,全军开拔。

    风之队、云之队已经前进。

    其它的人,人衔枚已经跃上了马,等待着冲锋。

    城楼上的人此刻正在城楼边上转悠,不停的打着呵欠,抱怨着鬼天气。

    城楼下的黑衣人以刁钻的角度射出了箭矢,楼上的人没有来得及闷哼一声,箭矢狠狠的射中他们的胸膛和脖子,风之队的人依旧强悍如斯。

    云之队的人已经贴近墙角,无数的绳索、倒钩挂在了城墙的墙墩上。

    他们的身体在蠕动,口含匕首的他们飞快的攀上城墙。

    城门口的守卫正在酣睡,他们听到了动静,睁开了眼睛,入眼处看见的是一把把冒着寒光的匕首。

    他们的眼睛里尽是惊惶之色,他们也看见了自己的鲜血与雨水混合在一起,组成不同的颜色。

    这种颜色就像是一种点缀,浓浓的血腥味瞬间就被雨水冲刷干净。

    城门开了。

    外面的人如潮水一般鱼贯而入,马蹄在雨中卷起污泥飘飞在空中。

    他们进入城门悄无声息的来到我一个角落,他们将那些平民带到了雨中,他们的嘴上也已经被堵上。

    其实她们本不必这么做,他们,他们的心悸动,他们不敢甚至是不能发出声来。

    数千人都已经暴露在大雨中,任雨水流过身体的每一个部分,淋湿每一寸肌肤。

    深入骨髓的寒冷,分不出时辰的天气,无边无际的恐惧充斥着每一个人的心。

    这些边陲上的人,每一天都是自由自在的活,对于他们来说,危险是那么的遥远可是现在却是那么的真实。

    樊忠看着面前的老百姓脸上的神色,他的心里一阵酸楚就好像触碰到伤口一样。

    他感觉到莫名的悲戚,这种情感他曾经有过。

    本不应该用百姓作为要挟,可是对他来说却没有选择。

    他是一个军人,军人就是不择手段完成任务,他也有着自己的信仰,他已经分不清楚自己是对还是错,他有些吃惊这猝发的情感。

    有些事情总是让人盲目,他不愿意再想。幸好的是有人打断了他的思绪。一个人道:“头,已经做好整备了”

    樊忠笑了笑道:“你做得很好,是时候了。”

    一个黑衣人敲开了朗轩的大门,这里这是欧阳靖的住所。

    这里除了公子之外不会有其它人,可是开门的却不是欧阳靖。

    而是一个可怕的人,敲门的黑衣人脸上已经没有了表情,除了惊愕之外似乎已经没有其它词可以形容他了。

    开门的呢?也是如此,不过他瞬间反应了过来,一掌直推将错愕的黑衣人打出门外。

    本来徐玉龙不应该在这里,可是昨晚两人酩酊大醉就睡在了这里,这是有缘还是无缘,谁也说不清楚。

    有缘也好,无缘也罢。在这里终究还是见到了黑衣人,他们埋下了深深的仇恨。

    门外的人也看见了徐玉龙,不待樊忠发令,就已经冲了过去。

    汉刀所过之处全是一片狼藉,徐玉龙利用灵活的身形与玄黄卫队战斗子啊一起,每一次出手都会有黑衣人倒下,原本锋利的汉刀此时此刻在徐玉龙面前犹如无物。

    外面的黑衣人前赴后继,徐玉龙且战且退。

    徐玉龙一个俯身躲过迎面而来的汉刀,双手反抄握住黑衣人的手腕,甩飞出去,砸在后面来人的黑衣人身上。

    后面也用来无数的黑衣人,一柄汉刀直刺徐玉龙的胸膛,徐玉龙一个侧身躲过这一击,紧紧抓住黑衣人的手腕,一掌切向黑衣人胸膛,黑衣人吃痛之下,松开了手。

    如今徐玉龙有刀在手,如狼入羊群一般,旋风般的刀法带走了无数人的生命。

    敌人的刀还在前进的时候,徐玉龙就已经将武器插入别人的身体。

    徐玉龙再一次握紧了刀,可是却没有继续冲锋。

    因为欧阳靖出来了,他的手里提着那一把寒枪,这时候樊忠也来了。

    樊忠看着面前的这个人,道:“公子,是时候回家了,王爷很少想念你。”

    徐玉龙的脸上有惊讶也有感慨,不过他没有说什么,他在乎等待,他尊重欧阳靖。

    欧阳靖的眼睛里喷出怒火,道:“我早已经说过,我不姓朱,我姓欧阳。我不是穆林王的儿子,我是凤凰城的城主。”

    樊忠道:“我劝你最好跟着我们走。”

    欧阳靖道:“你能让我跟你走?”

    樊忠那张如饼一般的脸上浮现出笑意道:“公子的寒枪无人能敌,更可况现在还有一个徐玉龙,不过我相信你会跟我离开的。”

    不待欧阳靖说话,樊忠已经骑马离开。

    欧阳靖也消失在这里,徐玉龙也紧随其后,他们知道事情一定不同寻常。

    两人在雨中狂奔,竟然丝毫不落后于樊忠,这等轻功已经足够惊世骇俗了。

    果然,就在凤凰城下,几千百姓跪于雨中。

    樊忠的意思不言而喻,只要欧阳靖拒绝,他们就一定会死在这里,天地将会是他们的棺材。

    樊忠猜对了,欧阳靖是一个能承担责任的人,他会保护每一个人,欧阳靖道:“好,我可以跟你走,不过你得放了他们,不过我却还有一个条件。”

    樊忠道:“什么条件?”

    欧阳靖的目光看向了徐玉龙,道:“放过他”

    徐玉龙在吗,穆林王必杀的名单里,虽然樊忠不愿意放过他但权衡之后还是同意了条件。

    欧阳靖走了,徐玉龙手中握着欧阳靖的寒枪。

    他走了,不仅留下了寒枪还留下了一个难以懂得的眼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