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七十章 危机之前

    第七十章危机之前

    凤凰城。多么沧桑、古老的名字。

    它的存在就如同石雕和树木,任多大的风雨都无法改变它的模样。

    漆黑的牌匾上龙飞凤舞的金色大字在岁月的流离下已经褪去了颜色,凤凰城这三个字也已经模糊,可它依旧是凤凰城。

    不少人在这里死去不少人在这里出生,它承载的是生命的延续,这就是亘古不变的凤凰城。

    徐玉龙此刻就在这里,他抬着头看着天空的白云,白云缓缓飘飞,带走了他的思绪。

    他已经有了变化,至少他已经不再冷漠。

    元颍大师的洗髓经让他的思想更加清楚,他的人此刻就像是一把刀,而他也收住了寒芒,不会刺伤到别人。

    杨柳依依,随风起舞。

    “你在想什么呢?”

    徐玉龙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这个人,时间是多么可怕。

    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背着寒枪的少年。青春,就在不知不觉中流逝,谁也留不住。

    欧阳靖清晰、漂亮的轮廓上有着沧桑和岁月雕琢的痕迹。蓄着浅浅的胡须增添了几分干练之色。

    不过这并不值得惋惜,因为至少有回忆,那些纯真的回忆是一笔隐形的财富。

    徐玉龙答道:“想到了浴血奋战的朋友,他们不知道在何方,下次重逢又会是何时呢?”

    ?只要有理想和信念,你就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下次重逢你们一定能完成你们的事。

    徐玉龙的眼睛里生出悲怆的神色,因为报仇并不容易。

    对抗穆林王就如同螳臂当车、蝼蚁撼树。

    如今的穆林王大权在握,江湖上的地位更是无人能及。

    南宫世家一跃之间已经成了霸主,无人与之抗衡。

    而南宫世家是穆林王的人,这无疑让穆林王在庙堂、江湖更加根深蒂固。

    ?“你想知道楚飞云雷啸在哪里??”

    ?“当然”?

    欧阳靖道:“楚飞云此刻已经重新振作起来,他在草原上。或许他已经变得更加厉害。”?

    他继续道:“雷啸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徐玉龙放松下来,朋友们安全确实是一件让人高兴的时。

    徐玉龙吸了一口气甩开了满怀不安,道:“你究竟是何人?”

    欧阳靖勉强的笑了一笑答道:“欧阳靖,凤凰城城主。”

    徐玉龙也笑着道:“我始终不会相信会如此简单。”

    他并没有问下去,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每一个人都有不可逾越的鸿沟。

    沉默、无法代替的沉默。徐玉龙道:“或许我们该喝一点酒。”

    “是的,该喝一点?”队长回答道。

    酒是代替沉默最好的东西,也是让人麻木最好的东西。

    穆林王府。

    暗室的门打开了,穆林王缓缓的走了出来。

    原本苍白、瘦削的脸如今已经多了些红光,他的体格也跟以前一样健硕。

    在《无量真经》的洗髓下已经迟迟暮年的穆林王枯树逢春,焕发出荣光。

    影子跟着穆林王的脚步也走了出来。

    他的黑袍已经被汗水湿透,蜡黄色的脸上尽是汗珠。

    影子道:“王爷,你现在已经越来越厉害了。”

    穆林王的脸上闪现出了笑容,道:‘没想到第八重比第七重威力大了如此之多。”

    如今的穆林王已经成长起来,最开始练到第一重的时候根本抵不过影子三招。

    第二重已经能接到十招。

    第六重就已经能够与影子势均力敌,第七重影子就已经落入了下风。

    而第八重就已经进入化境的境界,影子抵不过三十招。

    在强大的威势下影子不得不低下高贵的头颅,而这仅仅是第八重,至于第九重恐怕穆林王就会是江湖上的霸主了。

    穆林王没有回头,大手一招就已经抓住了一片落下的树叶,穆林王道:“这么多年过去了,辛苦你了。如今还让你帮我喂招,实在是过意不去。”

    他没有得到回答,影子并不是一个不懂感情的人,他只不过不愿意伤感罢了。

    他已经默默为穆林王付出几十年,如今他还愿意继续付出几十年。

    人之所以悲哀是因为我们留不住岁月,更无法不承认,韶华,有一日就会这么的自然而然的消失离去。

    穆林王老了,他虽然依旧意气风华可是却还是不得不正视自己。

    影子当然也明白穆林王,穆林王握住落下的枯叶也代表着想起了他。

    落叶归根,他不管承不承认都是穆林王的儿子。

    这是不争的事实这也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影子道:“王爷,要不要接少爷回来?”

    穆林王的脸上出现一种不常有的神色,道:“他还过得好吗?”

    这已经包含了很多情感,爱恨交织、惭愧和无奈。

    这一刻他不是枭雄,只是一个简单而寻常的父亲。

    这一刻也是如此的可遇不可求,沉思过后的穆林王依旧会是那个枭雄,依旧是睥睨天下的穆林王。

    果然,穆林王浑身一个激灵,道:“是的,他确实该回来了。”

    做父亲的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想起自己的孩子,无论做什么事他们都可以原谅。

    周围很静,影子没有说话,穆林王继续道:“只要他回来我可以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依旧做他的欧阳靖。”

    影子已经走了出去,他总是在恰当的时候为穆林王做一些和时宜的事。

    是的,这件事确实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没有多少人能制住欧阳靖,他的寒枪已经达到十足火候,谁也不敢火中取栗,况且不能伤到公子分毫。

    一个死的欧阳靖只会深深的伤害穆林王。

    而影子绝不会让他忍受这种伤痛。

    这种事也只有一个人能去做。

    他的智慧和谋略足以担此重任,他就是樊忠。

    樊忠是一个忠实的人,他就像他用的兵器一样。

    大铁锤直来直去,这是穆林王给他的评价,他也如穆林王说的那样,从来没有失败过。

    就算是潜伏在二皇子身边的时候也是这样,他从来没有忘记他是穆林王的心腹。

    这件事就已经交给了樊忠。

    突然来的这一切徐玉龙、欧阳靖并不知道,他们现在已经酩酊大醉,他们并不知道等待他们的是什么。

    地面浓烟滚滚,数百匹马在翻卷着马蹄,带起无数的尘沙。

    领头的是一个拿着铁锤的人物,他的脸上带着让人敬畏的表情和让人亲近的笑容。

    这种人本就是不同寻常的人。

    他们前进的方向是凤凰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