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六十六章 威逼

    第六十六章威逼

    浓浓稠稠的雾在草原上弥漫,天地间都已成为了乳白色。

    所有的人就好像锁在浓雾的囚笼里,看不见别人的脸。

    这种天气在草原是少有的,满都海赛音提着一盏油灯走进了楚飞云的帐篷,可是帐篷里却空无一人,睡觉的毛毡都是冰冷的,楚飞云已经离开了很久。

    满都海赛音的脸上全是失望之色,她没有想到楚飞云就这么走了,她也习惯了身边有这样一个人。

    聪明、睿智、强势却又不缺乏温柔,他没有草原男人的粗犷却又男人的柔情。

    她突然笑了起来,她的笑依旧美丽。她突然又皱着眉,皱着眉依旧妩媚。

    她笑是因为她知道楚飞云绝对不会是不辞而别的人,她皱眉是因为她为楚飞云担忧。

    一个懂别人的人总是会知道他要做什么,恰好满都海赛音懂楚飞云。

    鞑靼大营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今天的天气实在太过诡异,牧民们也不会出去游牧,凯奇正在喝着酒。

    他看着手里的金杯露出了狡黠的神色,这是他劫掠来的。

    劫掠别人本是一件可耻的事,但是对凯奇来说却引以为豪,自以为荣。

    楚飞云就这样来了,他的身形隐藏在薄雾中,谁也看不见他。

    他的脚步也压得很低,谁也无法听见。

    凯奇的帐篷外站着的是守卫兵,能做守卫兵的人无一不是好手,这种人在疆场上往往能以一敌十,他们的眼睛比别人更明亮,他们的耳朵也比别人更敏锐。

    可是现在却是例外,楚飞云就这样走了进来。

    凯奇酒杯中的酒已经被喝光,他的手放在了案几上,可是他却没有摸到酒壶。

    他听到了咕噜咕噜的声音,这种声音他当然熟悉,这是喝酒的声音。

    他不会允许有人喝他的酒,如果有他就会割下别人的舌头。

    “奶奶的,不想活了?偷老子的酒”凯奇想问却不敢。

    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他的规矩,居然还敢来,更何况没有引人警觉。

    这只有一个原因,那这个人就是敌人。

    一个敌人有机会杀人,却没有杀,那么只有一个解释。

    有求于人。

    凯奇想的不错,他也有了胆量道:“大爷,来我鞑靼一定有什么事吧?要不然我们先喝两杯?”

    楚飞云笑了笑,笑容里是自信,凯奇似乎也看见了楚飞云笑也只得扯出一丝微笑,不过笑得却很勉强。

    楚飞云道:“你笑的可真难看。”

    一个养尊处优享受顶礼膜拜的人听见别人的嘲讽心里一定不好受。

    虽然不好受却任然要忍受,凯奇自己很明白。

    凯奇道:“爷是有什么事要交代吗?”

    楚飞云:“是”

    凯奇道:“什么事?如果能帮,我们鞑靼一定竭尽全力帮助爷。”

    楚飞云:“你们能帮,也只有你们能可以。”

    凯奇道:“爷,究竟是何事啊?”

    他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似乎已经预料到了究竟是什么事。

    楚飞云就好像没有观察道凯奇的变化一样,继续道:“从此不对瓦剌用兵,不伤害瓦剌的每一个人。”

    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凯奇都不愿意别人左右他的想法和部署,他努力使自己平静,道:“这样恐怕很不合时宜吧。’

    楚飞云没有说什么,凯奇只感觉身上的压力已经衰减,他大吼道:“来人。”

    门外的人也听见了凯奇的嘶吼,他们奋不顾身的冲了过来,手中的长矛刺向楚飞云。

    楚飞云依旧正襟危坐,他的手抬起落下就已经结束了战斗。

    这一切都太快,快的不可思议,快的不可相信。

    有时候用行动往往比说话更有威慑力。

    凯奇看见楚飞云抬手间都能将人杀死,他只看见了一束红光。

    楚飞云也笑了起来,他终于可以收发自如了。

    现在他的气剑威势已经不输于碧天。

    楚飞云道:“现在还和适宜吗?”

    凯奇道:“适宜”

    楚飞云道:“那就好,你虽然有千军万马但是却始终防不住我”

    凯奇没有说话,因为楚飞云说的是实话,也无法反驳。

    一滴滴汗液滴在地上,想起滴答滴答的响声。

    凯奇道:“好,我愿意撤兵,永不犯瓦剌。”

    楚飞云道:“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走了。希望你会守信诺。”

    房间里只剩下凯奇,楚飞云的影子已经消失不见。

    他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之后如释重负。

    眼中闪现出一抹厉色道:“来人”

    门外的巡逻兵走了进来,凯奇道:“他奶奶的,立刻下令叫军师攻打瓦剌。不必留情杀无赦。”

    凯奇突然听见闷哼声,他的巡逻兵已经如泥一般瘫软在地。

    那种摄人心魂的感觉再次传来,他很后悔刚才的决定,这决定也已经被人听了去。

    楚飞云道:“看来你很不信守承诺”

    他拿起了金酒杯道:“你说过什么?”

    凯奇道:“我愿意撤兵,永不犯瓦剌。”

    周围很静,凯奇想要回头看看那人还在不在,可是他却不敢回头。

    楚飞云道:“我一生中最看不起两种人,第一种是不守信诺的人。第二种也是不守信诺的人。”

    凯奇尽管心中有疑惑,他不知道这第一种和第二种有什么分别,当然他也没有问。

    楚飞云道:“我知道你并不知道这两种有什么不同,我可以解释给你听,不过···”

    这个世界上最让人不舒服的就是不过和但是。

    因为这两个词包含很多意思。

    两个普通的词也有很多未知。

    “不过什么?”凯奇问道

    楚飞云:“不过我会取走一件东西”

    不待凯奇说话楚飞云就从凯奇的脖子上取下了一件东西。

    楚飞云道:“现在很公平,你给我我想要的东西我给你说你想知道的东西。”

    虽然凯奇知道楚飞云就像是无赖,但是他却不敢说出来。

    楚飞云道:“第一种是不守信诺直接被我杀的人,第二种是不守信诺却知道悔过的人。”

    凯奇道:“我是第二种人。”

    “我很欣赏你,至少你知道做什么。”楚飞云道。

    这时候凯奇还能做什么呢?只得笑,不过笑得比哭更难看。

    他没有听到什么了,什么也没有。

    周围也恢复了平静,凯奇慢慢的回头再一次打量帐篷里的情况,他不希望楚飞云还没有离开。

    周围确实已经没有人,楚飞云已经走了,就好像根本不曾出现。

    凯奇大帐里除了他就只剩下几个士兵,他们身上只有一个细小的伤口,这伤口已经致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