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六十二章 英雄救美

    第六十二章英雄救美

    顺天发生的事楚飞云自然是不知道。

    几日几夜的奔跑已经让人疲倦,疲倦的不只是人而是心。

    草原,明日。青草的气息让人沉睡,天空亮的可怕。蓝天,白云、在天空盘旋飞翔的雄鹰都显示出草原的高贵。

    远处几个黑点在天际边摇晃,楚飞云知道那是草原上的马匹和猎人。

    他甩开了疲惫,策马奔腾就像是草原的儿郎与草原融为一体。耳边烈烈风声,楚飞云的心就像蹦出来一样。

    近了,近了。楚飞云看见了驱赶着绵羊的牧羊人,也看见了打着帐篷的草原海东青。

    楚飞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他的眼睛里突然变得很空,他的手不知不觉松开了马缰,就这样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他的目光依旧没有移动。

    他的身体,他的手,他的眼睛这一刻已经完全不属于自己。

    在他深邃的眼睛里有一个女子,带上带着花环的女子。

    世界上没有任何词汇能表达这个美,一袭白衣的她如同出尘无染的仙子,遥遥不可及,可是他的笑容却那么真实。

    时间就这样静止了,她也看见了楚飞云,楚飞云就这样躺在地上,他的鼻子里闻到的是泥土的清香。

    当然他也看见了那女子的笑容,楚飞云脸红了起来,楚飞云从来没有脸红,他也从来没有恐惧和害怕,可是现在他却脸红了,他也害怕了。

    那女子哼着听不懂的歌向楚飞云跑了过来,那声音就如同天籁,这本就不属于人类的声音美得陶醉,美得无法呼吸。

    她慢慢的俯身,慢慢的抓住楚飞云的手臂,慢慢的拉了起来,每一下都很慢,可是楚飞云就觉得很久远。

    周围的草原人也静静的看着那女子,眼睛里全是笑意,不过是善意的笑。

    那女子做的每一个动作都很优美,每一个动作都带着神奇的力量。她再次哼着歌迈着细小的步子走了,就像一个精灵。

    她拿着鞭子驱赶着羊群,她的鞭子没有挥动,羊群就自己走着,就好像根本不需要她一样。

    就在这时候,天空上的大雁发出哀啸,振翅高飞。

    这群人已经颤抖起来,那女子的脸也已经变了颜色,黑影越来越多,地面剧烈颤抖起来,他们已经将这些牧羊的人紧紧围了起来。

    楚飞云见过这些人的装束,马上的人显然是鞑靼人,只见一个坦胸胡人道:“我鞑靼再也不会忍受你们瓦剌了,也先已经死了,草原是我们的天下。如果不想死就离开草原。”

    那女子虽然受到惊吓,但是他依然在佯装镇定道:“我族人依然是骄傲的名族,不要妄想欺负我们瓦剌。”

    他是那么的柔若,可是她的内心却如此坚强。

    “我尊敬的满都海赛音,如果你愿意做我可汗的王妃可以保你族人千秋万代永享福禄。”

    满都海赛音已经说不出话来,她在颤抖,他的牙齿咬住了嘴唇,已经流出了鲜血。

    她可以忍受一切,但是除了侮辱,草原人有着自己的骄傲。她?做为瓦剌公主更有自己的骄傲。

    她没有说话,往往一个人沉默就是回答,马背上的男人已经笑出声来。

    她已经有了杀人的理由,他要威逼满都海赛音妥协,所以他部下的弯刀已经对准了瓦剌人。

    “我劝你最好别这么做,因为一个人会为自己的鲁莽付出代价。”

    鞑靼的头就是眼前这个坦胸黑大汉,他叫特仑苏。

    特仑苏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他不禁笑出声来,当然他也有理由笑出声来。

    在这些汉子面前楚飞云的身形实在矮小,他在叹息,不知道为别人还是为自己。

    就在这一瞬间他出手了,手中的大刀直接砍向了楚飞云。

    满都海赛音遮掩住了嘴唇为楚飞云担忧起来,她的心也高高提起,在颤抖,她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楚飞云竟然硬生生的接住了弯刀,特仑苏的脸也已经涨红,无论他怎么用力都不能拔出来,楚飞云道:“既然你想取出来我就帮你好了。”

    他的手松开了,特仑苏猝不提防之下已经跌下了马背,他的嘴触碰到了草地,大家都笑了起来。鞑靼人想笑,但是却不敢笑。

    特仑苏的脸更红了,好像能够滴出血来。他爬了起来,他肥胖的脸上还黏着泥土。

    往往一个愤怒的人做事不会考虑后果,他大吼道:“上”

    三十八骑向着楚飞云跑了过来,楚飞云一把夺过满都海赛音手中的皮鞭,皮鞭发出一声轻啸,已经飞了出去。

    就在这一瞬间三十八骑已经跌在了地上,楚飞云实在太快,也太过诡异,倒在地下的人他们的脖子上都有一条鞭痕。

    楚飞云并不嗜杀,所以他们还活着。

    在场的所有人只看见一条虚影一晃而过。

    他们当然也不知道楚飞云在这一瞬间已经用了三招,楚飞云高高飞起,皮鞭似剑错马而过,三人已经倒下,乘着这一瞬间楚飞云的鞭子已经抽在了敌人的马腿上。

    前面的人摔倒了,后面的人也相继摔倒,不过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居然在这一瞬间还能留下痛苦。

    楚飞云就这样傲然站在这里,他的眼睛里全是冷漠,只要他愿意他就可是杀了鞑靼人,他主宰这里,他是王道。

    特仑苏的腿抖动起来,就像是被人狠狠抽了一鞭子一样。

    他的手也抖了起来,这样一双抖动的人不仅不能握住刀,就算是酒杯也不能。

    楚飞云没有说话,但是却比说话还有用。

    楚飞云一步步的逼近特仑苏,特仑苏除了恐惧之外没有其它感情,楚飞云道:“你说我的鞭子能杀人吗?”

    特仑苏道:“能”

    楚飞云道:“你说我能杀你吗?”

    特仑苏道:“能”

    楚飞云道:“你说我愿意杀你吗?”

    特仑苏已经掩饰不了心中的恐惧,道:“愿···意,不···不愿意。’

    楚飞云道:“我非常想杀你,但是我却不想杀你。回去告诉鞑靼可汗,我会去拜访他的。”

    特仑苏点头称是,带着三十八骑疾驰而去,他只恨马还不够快,他不想见到楚飞云的面孔,永远不想。可是他却忘了他的马本就万中挑一,已经没有多少马能更快了。

    满都海赛音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虽然他穿着胡服。但是却掩盖不了他英俊发相貌。

    深邃的眼神里透露出的是寂寞和沧桑,坚毅的面孔就好像他的性格,不屈不饶。他的脸瘦削坚毅,没有草原人的雄壮却多了书卷气息。

    满都海赛音心道:“他究竟是什么人呢?”

    楚飞云的武功确实已经足够惊世骇俗了,他出现在这里已经引起了警觉,但是他却不害怕。

    他也根本不用害怕,满都海赛音的心里除了感激之外没有其它感情,楚飞云是英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