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六十章 元颍圆寂

    第六十章元颍圆寂

    众人长途奔波方才回到少室山,不禁凄然垂首,少林弟子已经寥寥无几,元颍大师留下了悲伤的泪水。这是落寞也是无奈还有的就是伤感。

    元颍大师的呼吸渐弱,影子的那一击本就势不可挡,这一击也足以要了人的性命,元颍大师强行接这一招已经耗尽了自己的真气。

    来了,还是追来了。

    玄黄铁骑如潮水般的涌往少室山,穆林王拿到无量真经的那一刻就已经动了杀机,所以玄黄铁骑来了。

    “师傅,穆林王的大军到了。”

    “咳咳,你们下山逃命去吧,下山还能活着。”元颍大师的眼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宁静,他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僧人跪在一片道:“师傅,我们也不走,誓与少林共存亡。”

    同样的慷慨激昂同样的振奋人心。

    “你们三个下山去吧,你们本就不属于少林,只有活着才会有希望,只有活着才能报仇。”

    楚飞云的心中除了感动就是愧疚,是他连累了少林。元颍大师的脸红润起来,楚飞云知道这是回光普照。

    元颍大师道:“檀越无须自责,一切皆有因果,下山去吧。”

    说着元颍大师给了三人每人一个包裹,三人已经拭着泪缓缓退去,他们不想离去却不得离去,他们已经欠少林够多。

    留下来只会让少林白白牺牲。

    玄黄铁骑也已经冲了上来,少林仅剩的弟子摆起了罗汉阵。只要少林寺的人活着就绝对不会让这些人踏入少林,就算是一根头发也不行。

    少林僧人、玄黄铁卫都是训练有素的人,他们如同潮水碰撞在一起。

    血与火的交汇,生与死的较量。少林僧人就如同一个人一样,罗汉阵攻无不破。锋利的汉刀砍不断武僧的木棍,玄黄铁卫也突破不了防线。

    双方僵持在一起。杀声震天,数十个黑衣人走进了罗汉阵,少林僧人手中的招式整齐划一,相辅相成,木棍卷起一阵阵旋风,就玄黄铁卫包在里面。

    玄黄铁卫毕竟训练有素,临危不乱。用手中的汉刀砍向内圈的少林僧人的下盘,内层的僧人没有动作。

    外围的少林僧人呐喊一声,高高跃起落在内层僧人的肩膀之上,手中长棍如鼓点般落在玄黄铁卫的身上,玄黄铁卫只有招架之力没有反抗之功。

    汉刀本就沉重,此时拿在手里不但没有帮助反而不利于身形运动,成了累赘。

    木棍透过缝隙打在玄黄铁卫的身上,闷哼声,呼啸声响成一片。

    不多时玄黄铁卫就已经倒下。

    这并没有对玄黄铁卫造成打击,来的一千大军怎么会畏惧区区几十名少林僧人,这时候又有几十个人冲了过来,他们的人就像是手中的汉刀,浓浓的杀意涌现在玄黄铁卫的眼睛里,他们的眼里只有愤怒。

    一群没有思想的人见到鲜血就会变得更加狂躁,这本就是不幸,但是却是穆林王的幸运。

    少林僧人也变换阵型,就像是一个口袋一样,待这些人全部进来之后,收紧了口袋。

    汉刀带着凌冽的刀锋向这僧人们的脖子砍去,可是却没有触碰到僧人的脖子,他们的木棍已经阻挡住了攻击,他们的同伴已经将木棍扫向了玄黄铁卫的腿。

    清脆的骨裂声伴着哀嚎声传过大家的耳朵里,可是却置若罔闻,木棍也已经到了玄黄铁卫的头颅,脑浆四溢。

    队长的眼睛里闪现出厉色,他的手高高扬起。

    风之队也已经出现在场中,冒着寒光的箭簇瞄准了阵地。

    随着队长的手放下箭雨飞射而出,战场中出现一朵朵血花,有的是自己人的,也有的是僧人的。

    战况惨不忍睹,鲜血一片,不少人已经被万箭穿心,活着的却生不如死。

    有的脚板被钉在地上,有的射中了眼睛。玄黄卫队也已经发出了总攻。

    少林寺内也已经燃起了烈火,千年古刹决不能被玄黄铁卫侮辱,元颍宁愿自己焚毁。

    元颍呢?他用他最后的力气走进了熊熊烈火,他已经跟烈火融为了一体,伴着滚滚的烟尘离开了浑浊的人世。

    这一刻已经成为了永恒,这个世界上只有死才是永恒。

    外面的僧人呢?他们的心已经千疮百孔,他们生活的家园也已经不再,他们会用自己的血捍卫少林的尊严。

    僧人此刻也已经不是僧人,他们已经开了杀戒。

    僧人拔出了脚上的箭,在汉刀进入身体的那一刻,他手中的箭也已经插进了铁卫的身体,在死的那一刻他也露出了笑容。

    玄黄铁卫没有留情,他们的刀已经让少林僧人的大好头颅搬了家。

    看着喷溅的鲜血,他们并没有动容,他们已经见过了太多的血腥,他们的神经也已经麻木。

    少林寺已经没有活着的人了,而玄黄铁卫也丢下了数百具尸体。

    他们并没有停留,因为穆林王的命令是杀掉所有人,可是楚飞云、雷啸、徐玉龙却还活着。

    此刻他们正在山脚,看着少室山顶浓浓的黑烟心里就如同针扎一般,他们抹下了伤心泪,分道而驰。

    他们必须分开走,只要有一个人活着,他们就会有希望。

    尽管心中万千不舍却不得不这么做,他们没有回头,他们是兄弟。

    他们不忍心让自己的兄弟看到伤心的泪水,此刻能做的就是逃,他们还能再见面,可是那是什么时候呢?

    这本就没有答案。

    楚飞云的心已经空了,柔若不知在何方,朋友们也一样在流浪,他还能去哪里呢?

    对,瓦剌。自从也先去世,瓦剌就日益衰退。

    穆林王不会远征瓦剌,楚飞云也能在那里休养生息。

    雷啸已经没有家,他还有家人,雷严寒还活着,他必须找到雷严寒。雷严寒是他的父亲也是他活下去的理由。

    徐玉龙呢?

    他已经历经沧桑,天下之大也许只有一个地方能容得下他了。

    一个背着寒枪的少年正在振臂高呼,他的笑容很真也很纯。

    凤凰城,欧阳靖。

    一个睿智的人总是预料先机,元颍大师正是这样一个人,少室山下有三匹骏马,而这匹骏马就是为楚飞云等准备的,据山下小童说,这三匹骏马放在这里有几个月了。

    什么时候?

    就是楚飞云初到少林寺的那一天。

    正是因为这三匹快马楚飞云等才得以脱险。玄黄铁卫赶至山下时,楚飞云等已经不见了踪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