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四十九章 生死劫

    第四十九章生死劫

    屋子里的灯透过门缝照在路面上反射出光亮,因为路面是湿润的,显然下过雨。

    雷啸推开了虚掩着的门,一个老先生正襟危坐。他没有开口说话,他仅仅站了起来,走向药柜,一个江湖老郎中当然知道半夜找上门来的人一定是来看伤的。

    先生的年纪已经很大了,走路时总是力不从心,雷啸也没有注意,因为一个老人步履蹒跚实在是一件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事。

    老先生慢慢的走到柜台慢慢的拉开抽屉慢慢拿出了药,再一次慢慢的面向雷啸、西门思走来,老先生的眼睛是浑浊的,可是在这一刻居然显现出精光,就算在漆黑的晚上也掩盖不了它的光亮。

    雷啸意识到了什么,但是就跟什么都没有意识到一样,浑身无力的他已经沉睡过去。

    无论是什么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被别人绑起来用蘸水的皮鞭狠狠抽一顿都不会好过,雷啸就是这样。他的全身已经痉挛,他已经记不得他被抽晕了几次,现在他又醒了。

    雷啸的对面坐着一个人,年纪已经不小,他的脸色是紫黑色的,头发高高的捆了一个发髻,他的脸似乎已经完全模糊,看上去更是诡异,这一张脸可以让小儿止住啼哭。

    “多年未见,你还好吗?”

    雷啸露出勉强的笑容道:“很好”

    “你要说的只有这么多?”那人道:“你知道我杀人的方法有成千上万中,我可以随时让你死去,你好像并不担心你自己。”

    雷啸大笑了几声,他的眉毛已经皱了起来,因为刚才的大笑扯到了他的伤口,道:“死也许是一种解脱,活着是一种痛苦,活下去的人会更有勇气,我要好好活下去,我要看看你的惨剧。”

    “一个不想死的人是值得敬佩的,可是我会让你活下去,我也会让你死,我只不过想让你多活一会儿,跟楚飞云一起下地狱。”

    那人走了,越走越远,脚步的声音在囚房里游荡,声音越来越远直到悄无声息。

    楚飞云、柔若在官道上慢慢行走,他并不着急,因为他没有顾虑,他相信雷啸一定能将西门思送回邀月山庄,可是这个世界上还有意外,也有未知。

    或许正是因为未知的存在这个世界才会更有趣。

    两匹快马慢慢行走,楚飞云躺在马背上休息,任由马慢慢行走,柔若实在无聊极了,看见楚飞云躺在马上,突然有了主意。

    她一鞭子狠狠抽在楚飞云的马上,楚飞云的马负痛,扬蹄飞奔。楚飞云心下大骇,柔若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可是这笑容却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他害怕了,楚飞云就这样在他面前突然不见。

    女人总是这样,对拥有的东西往往认为廉价,得不到的东西觉得弥足珍贵,等到明白过来时,拥有的东西已经不属于自己。正是因为女人的这种心思才会得到男人的关爱,男人总是喜欢性情多变的东西,太温润往往没有情调。

    其实不只是女人,男人也是如此。

    柔若剑楚飞云不见,害怕楚飞云出现什么事,因为狂奔的马比人的力量不会太弱,从马背上摔下来并不是痛快的事,柔若施展轻功飞奔起来,她的轻功比快马还快。

    很快她就见到了楚飞云的马,可是他还没有见到楚飞云的人,柔若提着一颗心在马的周围寻找,可是楚飞云却从马腹下探出头来。

    柔若吓得大声尖叫,嘤咛一声,扑倒在楚飞云的怀里,楚飞云没有拒绝,一方面出于男人的本能,另一方面是怜爱。

    楚飞云抵住了香艳诱惑,他的目光已经被旁边的马车痕迹吸引,痕迹实在太深,这正是前几天下雨土地湿润车轮深陷的痕迹。

    柔若道:“这只不过是马车车印罢了。”

    “是的,这样的车印并不能说明什么,只不过和雷啸的行程相同。”

    柔若安慰道:“雷啸的武功你还不相信?很少有人是他的对手。”

    楚飞云也希望这是假象,可是事实就是事实,雷啸一定经历过激烈的大战,因为周围的树干已经折断,这并不是兵器所削,只有降龙掌有这样的威力。

    地上脚印从稀疏上看可以知道是以一敌五,从脚印的大小上看有五双女人的脚,楚飞云知道了与雷啸打斗的人是谁。

    紫衣仙子的确有理由出手,因为她们是那一个人的徒弟。十年前的恩怨还是不得不解决,仇恨会永远传递下去,永远得不到解脱,

    往前走车轮印还在,楚飞云高高悬起的心终于落了下来,车的痕迹到了一个小镇就已经没有了,这其中必定有蹊跷。

    楚飞云一个人来到了邀月山庄,只有到邀月山庄才会知道雷啸、司马思回去没有。至于柔若则在小镇上打听情况。

    “什么,你说我儿子不见了?”

    楚飞云平静的看着眼前暴跳如雷的西门雪,楚飞云并不生气,因为一位父亲担心自己的儿子所做的事并没有错。

    楚飞云道:“是的,西门思在少室山受伤是雷啸送他回来的。”

    西门雪的眼睛里已经喷出了怒火,他不会允许有人冒犯邀月山庄,更不会允许有人伤害到西门思,西门雪道:“或许是雷啸绑架了西门思。”

    每一个人都有底线,每个人也不会允许别人越过自己的底线,很显然楚飞云的底线已经被西门雪触碰,楚飞云不会容忍有人污蔑自己的朋友。

    楚飞云的手紧紧握住了碧天,楚飞云任然没有动,但是却释放出来了杀气,西门雪感觉到了不适,西门雪没有把握打得过楚飞云,楚飞云的剑法已经得到无数人是验证。

    杀意已散,西门雪感觉到背后泛起了凉意,楚飞云已经迈步向外走去,西门雪想叫住楚飞云却没有勇气。

    楚飞云已经走了出去,渐行渐远。不过一条紫色面巾却突然从外面飘了进来落在了西门雪的桌上。

    西门世家能够成为武林世家至少说明西门家不是庸才,西门雪看着这一条面巾已经明白了所有事情,他的眼睛里已经冒出了寒气,或许西门世家这几天将会忙碌起来。

    那条面巾正是雷啸与紫衣仙子的紫衣女卫搏斗是撕扯下来的,一块面巾也不会引起紫衣仙子的注意,也正是这样为楚飞云解决了很多麻烦,麻烦少一点总是好事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