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四十七章 心有所悟

    第四十七章心有所悟

    元颍大师没有对楚飞云说什么,迈开脚步往前走,楚飞云也没有说什么拉着柔若紧随其后,尽管柔若不明所以。

    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三人的脚步紧凑在一起就像鼓点敲击一样,柔若想停下来,但是双脚却不由他,就像一种神秘的力量吸引柔若向前,而这股力量正是来自于元颍大师。

    元颍大师没有回头,柔若的感觉是元颍大师的眼睛紧紧跟着柔若,让柔若生不出反抗之力。

    楚飞云没有说什么,因为他不会再这种高手面前抗拒,他相信元颍大师必定有事情要说。

    “檀越,你觉得少林如何?”元颍大师突然回头问道

    楚飞云看着元颍大师道:“少林武林泰斗,能人辈出,笑傲江湖,可惜兄弟不能阋于墙。”

    柔若的眼里充满了疑惑,不过她却强忍住了疑惑。

    元颍终于停下了脚步,因为目的地已经到了,这是一间厢房,门外几个少林武僧守在门外,这就是安置元益的地方。

    元颍、楚飞云冲了进去,而柔若则施展轻功飞跃而起,因为闻到了一丝血腥气。元益的脖子上有一条刀口,身体还有温度,血液没有凝固那条刀口很浅很浅,元益的脸上没有痛苦,有的只是安详。房子里的窗户是开着的、

    柔若回来了,她一无所获。

    楚飞云道:“想要在这里杀人有两种情况,第一种就是自己人,因为江湖上轻功比柔若高的实在不多,自己人很容易杀掉元益大师后躲到任何一个角落,他可以轻松躲过柔若,毕竟那个人非常容易躲过柔若。”

    “第二种那就是那人武功太高太高,已经不可想象,或许能与大师你一战。”楚飞云不待元颍大师开口说道:“这一切大师已经有了答案对吗?”

    元颍大师的脸上出现了痛苦之色,元颍又怎么会没有看明白呢?元持这几天实在太过反常了,元持自己输给南宫玉怎么能瞒过元颍大师的眼睛。

    元颍大师眼中精芒大放,手拍在了元益的额上,一根银针自元益的脑后跳跃出来。元颍没有想到元持这么狠,竟然对师兄弟下手。

    元颍已经来到了元持的禅房,武僧推了推元持的禅房,推了推却没有推动。这些和尚用真气才将门打开。

    可是元颍却愣住了,因为元持也死了,死的同样安详,颈上同样有一条小口子,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脑后没有银针。

    一个神秘的高手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少林,谁也不知道是谁,却搅得少林天翻地覆。

    元颍大师没有继续追究下去,因为这样反而会给敌人可乘之机。

    元益、元持已经被安葬,他们的一切都已经烟消云散,所有的痛苦快乐也随之入土而安。

    元颍大师已经知道来人是谁,可是他没有说,这是他自己的事他本不必说,只不过他的眼里有担忧之色。

    因为有一个人要崛起了,英雄出于乱世,所以他要将江湖扰的天翻地覆。

    楚飞云已经准备下山,可是他却没有走,因为元颍大师已经叫住了他。

    “檀越上山来不想喝一杯茶再走吗?”随着元颍大师的话语一个小沙弥端来了一杯茶,不过那是一杯冷茶。

    楚飞云接了过来,元颍大师道:“你能从茶杯中看见自己的影子吗?”

    楚飞云向茶杯中望去,看见了自己的影子,杯中的那个人充满了沧桑,元颍大师从楚飞云的手中拿走了杯子。杯子就静静的躺在元颍大师的手心了,一股热气自茶杯中升腾起来,原来元颍大师用自己的内力将茶杯中的冷茶变热了。

    茶杯交还到了楚飞云的手里,元颍大师道:“你现在看看还能看见你自己吗?”

    楚飞云再次向茶杯看去,热气腾腾,根本无法看见自己的倒像。楚飞云明白了。

    热气腾腾的汽水让楚飞云无法看清自己。剑法也是一样,一味的追求快只会迷失自己,这样的自己是没有办法感悟剑道。

    元颍大师看见沉思中的楚飞云,露出了笑容。笑得是那么的真,那么的美。元颍大师将楚飞云裹挟在肋下奔驰而去。

    柔若没有追去,因为他知道楚飞云会有收获,因此柔若更加开心。

    楚飞云只感觉耳边风声飒飒,草木往后倒去。一个内力雄浑的人轻功往往不会太差,仅仅数个呼吸,楚飞云就被带到了一个小阁楼。

    楚飞云仔细打量这个小阁楼,谁也找不到这个小阁楼,因为这里隐秘,因为这里幽寂,因为这里藏的深,就在瀑布的里面的峭壁中,外面水声如雷,震耳发聩。

    在这里就算是说话也没有人听得见,楚飞云没有说话,一方面是因为没有人能听得见另一方面元颍大师已经离开了。

    这个小楼里别无他物,有的仅仅是蜡烛,蜡烛将这个黑洞照耀得犹如白昼,楚飞云拔出了剑。

    剑尖快速扫过火焰,剑未至火以熄灭,楚飞云摇了摇头,他的剑果然快,剑风已经将蜡烛熄灭。楚飞云继续走到第二根蜡烛,同样的情况再次发生,他的剑一出手根本停不下来。

    楚飞云一次次的继续,一次次的失望,这本就不是易事,楚飞云的汗一粒粒的滴下,淋湿了他的衣服,这种考验太过艰巨也太过紧张。

    楚飞云到了第两百根蜡烛的时候,他的手已经不在抖动,但是在快要切入的那一刹那隆隆的水声扰乱了他的思绪,剑未至,火以熄灭。

    楚飞云没有放弃,继续朝着另外的蜡烛前进,可是依然一无所获,楚飞云停了下来,因为他已经挥动几百次剑,他的身体已经疲惫,疲惫的人不适合练剑,这种状态练剑只会打击到自己。

    楚飞云停了下来,看见了一个竹篮,竹篮里尽是食物,这一定是有人送来的,水声实在太大,以至于楚飞云不知道有人进来过。楚飞云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蜡烛依然明亮,楚飞云知道有人来换过蜡烛,睡过一觉的楚飞云肌肉已经放松下来,他的状态已经达到了极点,他的信心也已经达到巅峰。

    楚飞云继续了尝试,每一天依然如此,每一天有小竹篮,也有永不熄灭的烛光。

    楚飞云不知道过了多少天,他的剑已经砍到了第一千根蜡烛,他的剑依然快,可是却在贴近蜡烛时停了下来,变招毫无扭捏之感,然后一往无前的切向了烛光,烛光依然没有灭,因为楚飞云贴着蜡烛芯而过,楚飞云已经做到了快中有慢,相辅相成。

    楚飞云笑了,笑得格外开心,楚飞云不知道的是有人比他更高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