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三十一章 兄弟相聚

    第三十一章兄弟相聚

    他们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楚飞云醉了,醉的一塌糊涂,楚飞云是被柔若架上楼的,柔若也醉了,以至于架上楚飞云不能挪动一步,就胡乱的躺下了,开诚布公的他们似乎很开心。

    一丝和煕的阳光透过小窗进入了室内,照在了楚飞云的脸上,被太阳刺激的楚飞云醒来了,他侧着翻一个身突然睁大了眼睛,因为床上不只他一个人,柔若也躺在他的床上,这时候他的脑袋才开始清醒,入手处一片柔软,他的手居然还在柔若的胸上。楚飞云知道柔若的脾气,想要拿开手,却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柔若已经醒来,楚飞云把手拿开也不是,不拿也不是,索性干脆不拿,柔若狠狠一脚将楚飞云踹在了地上。

    楚飞云真想抡柔若一巴掌,柔若道:“你跑到我房间想干嘛?昨天晚上你对我做了什么没有?”

    楚飞云道:“这是我的房间好不?至于做没做过什么反正我不知道。”

    柔若哪能听这不是回答的回答,剑已经出鞘,楚飞云一个纵身顺势一滚跳下了窗户。

    楚飞云跟柔若正在嬉戏打闹,当然不知道傲剑山庄发生的事。

    一个汉子手拿着一柄用布包着的刀缓缓走向傲剑山庄,每一步都很稳,每一步的距离都一样,他推开了傲剑山庄的大门。无数人都想阻挡他,但是每一个人都没有让他停下一步。

    他的刀没有出鞘,每一个想要阻挡他的人都被他的刀鞘打翻在地呻吟,不管来多少人结局都是一样。

    他的刀在手上翻转,步伐没有一丝凌乱他的眼睛就像猫头鹰一样,亮的可怕,傲剑山庄的人没有人敢上前了,纷纷让道,一条小道出现在他的面前,他还是一样一步步向前推进。

    傲剑山庄等立足于江湖就是因为有威严,可是今天傲剑山庄的威严就被这个刀客踩在了脚下,傲剑山庄的其它人都不知道这个刀客为什么会对傲剑山庄出手,但是傲剑山庄庄主却知道。

    苏长河来了,黑色的披风随着他的脚步轻轻飞扬。

    苏长河道:“你来了,只希望你不要伤害其它人,”

    刀客本就不是一个多话的人,他开口道:“如果我要杀人,他们已经死了。”

    他说的是对的,如果他要出手,凭这些人是没有反抗之力的。

    刀客道:“避害趋利人之常情,可惜你的主人是穆林王。”

    苏长河愣住了,因为他没有想到这个人知道了这一切。

    刀客继续道:“念在你没有做很多的伤天害理之事,可以让你三拳。”

    苏长河没有拒绝,因为每一个人都想活下去,这并没有谁对谁错。

    傲剑山庄之所以能够立足,除了背后的人大力支持之外还有苏长河的英明,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拥有一个偌大的山庄,至少庸才不可以,至少无能的人不可以。

    苏长河出手了,拳拳到肉,刀客已经身受两拳,整个人就像脱线的风筝一样,整个人趴在了地上,没有人会轻视苏长河,确切的说没有人忽视他的拳,因为他曾经一拳打死过东北虎。

    没有人相信刀客能爬起来,可是事实却不得不信,他挣扎着爬了起来。

    他还没有站稳之时,苏长河的拳头已经打在了太阳穴上,苏长河已经顾不得江湖道义了,只要将这个可怕的敌人打得爬不起来就可以,可是傲剑山庄的人却露出了鄙夷之色。

    可是刀客还是爬了起来,就像泰山一样,他的意志没有人能摧垮。

    三拳已过,我出手了,苏长河没等刀客拔刀就冲了过去,如铁锤般的手一拳拳打在刀客身上,没有谁能承受这么多拳,刀客也不例外,鲜血似急箭般喷射而出,也许刀客就会被活活打死,可是事情总会有例外,苏长河慢慢倒下了,他的脖颈上仅仅冒出一丝血珠,他的最后一个眼神是怀疑。

    而这一幕恰巧被楚飞云、柔若看到,柔若杀过人,却没有看到这种杀人,她的手抓着了楚飞云的衣袖,楚飞云看到的确实那个倒在地上的刀客,十年过去,他的刀还是一如既往的锋利,他的傲气依然如以前般盛。

    楚飞云冲了过去,抱起了徐玉龙的身体。不管怎么说,苏长河还是死了,傲剑山庄的人必须得到一个交代,少庄主回来后必须有说话,他们没有开口,因为楚飞云道:“三天后给你答复。”

    傲剑山庄的人没有反对,因为楚飞云的语气不容拒绝。

    徐玉龙醒了,什么都没有问,因为不愿意说的楚飞云永远不会问,不过徐玉龙却说了。徐玉龙道:“傲剑山庄是穆林王的据点,我跟穆林王是血仇,十年来我拔了无数个穆林王的据点。”

    徐玉龙说得轻松,但是楚飞云知道十年来徐玉龙的不易,处处都会有追杀,可是他却坚强的活下来,不断遍地开花。

    柔若也当然不知道这些事,在顺天没有人告诉她江湖事,所以他来了,碰见这么多人这么多事。

    可是苏长河死了,再也没有人能解开前面佛的秘密,这件东西更东瀛又会有什么样的联系呢?楚飞云压制住心中是疑惑,因为他要喝酒,遇见朋友是一件开心的事,怎么能够不喝酒呢?

    柔若也想喝酒,但是楚飞云却狠心的拒绝了,楚飞云说柔若喝酒完全是浪费,所以不给喝,柔若嘟着一张小嘴坐在旁边,楚飞云笑了笑,这小妮子生气还真是没办法,只得哄她,一起喝酒。

    酒过半旬,楚飞云还是忍不住道:“前面佛会不会跟穆林王有关系?”

    “有,当然有关系”声音远远的传了来,楚飞云的酒从酒杯里洒了出来,一个爱酒的人洒了酒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出现了一件让他震惊的事或出现了一个让他激动的人。

    “十年了,你终于再次下山了。”

    “十年了,我终于再次下山了。”

    雷啸还是穿着一身白,还是那么放荡不羁,浅浅的胡须胡乱扎在他的脸上更多了几分成熟的气息。两个人都同时跑了起来,两个人的手紧紧得握在了一起。

    这一握代表的是十年的关怀,十年的时间没有淡化他们的感情,他们的感情就像酒一样越沉淀越香醇。

    当下四人开怀牛饮,好不痛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