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二十六章 天人相隔

    第二十六章天人相隔

    影子走进了魔鬼狱,所到之处黑衣人全都低下头来行礼,如果黑衣人对穆林王是崇敬那么对影子就是畏惧,当然没有人不畏惧影子。

    影子经过了一间间囚室,最后在一个双臂残废的老人面前停了下来,那个人已经面目前非,血迹斑斑。影子道:“金背刀王果然不错,你的儿子一口气灭了我亲自训练的风之队、云之队。”

    金背刀王哈哈大笑,道:“我金背刀王的儿子没有孬种。”

    影子还是冷峻的表情,“你说的不错,他确实算是有血性,可是他还是要死,不过我不会让他这么痛快的死,我要他无穷无尽的逃亡,最后心灰意冷,让他在痛苦中挣扎。”

    金背刀王已经从影子的嗓音中听出了杀意,金背刀王动了动嘴唇,没有说什么,他已经没有办法再说什么,心情激动之下,气血上涌,晕了过去。

    穆林王代表的是正义,如果说他是太阳,那么就会有黑暗,太阳总会有照不到的地方,穆林王只需要接受人们的顶礼膜拜,其它的事自由别人帮着做,影子就是黑暗,他会为穆林王扫除障碍。

    影子再次从王府消失了,没有引起人们的警觉,就好像他从来没有来过一样,如果不是他房间里的被子还有一丝温度,又有谁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呢?

    影子是被穆林王急招过去的,因为穆林王觉得楚飞云是一个坏事的人,只有楚飞云的心死才会离开江湖。

    “当一个人碰见另一个人他的心就会被那一个人所扰,就像酒于水一样,它们会溶在一起,如果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他的心里也将容下一个人,可是那个人一旦消失了,他的心里就会失落,楚飞云就是这样一个人,金粟兰出现在他的世界里就是一个偶然,金粟兰离开也会是一个偶然。”这是影子离开时穆林王告诉他的话。

    影子已经知道穆林王想做的事,虽然穆林王讲的这段话拗口,但是影子了解穆林王。楚飞云杀不得,因为杀了楚飞云就是与徐天澜等为敌,这种时候与江湖人为敌是不明智的。可是金粟兰死了,楚飞云也无心游荡于江湖。

    穆林王的确工于心计,他的脑子里装的不是脑浆而是智慧。

    风光迤逦总是让人难以转目,楚飞云、金粟兰此时正躺在江南河边,微风习习,他们的头发轻轻飘扬飞舞。江南是无数才子佳人向往的地方,此时的楚飞云正斜躺在金粟兰身上,享受着太阳光照的温暖,陪着心爱的人慢慢老去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情。

    可是神仙眷侣不一定会得到上天的眷顾,海平面忽然动了起来,一粒粒水滴正在水平面跳动,碧天被楚飞云紧紧握在右手中,而他是的左手拉住了金粟兰的手,手心已经湿润,不知道汗液是金粟兰还是楚飞云的。

    一团黑影出现在楚飞云面前,影子果然快,他的身手似乎没有人能捕捉到。

    这世界上没有地方躲过影子的眼睛,也没有影子找不到的人。

    楚飞云:“你要杀我?”

    影子面无表情,说道:“是的,我可以给你个机会,让你三招。”

    楚飞云没有继续说话,因为没有什么能改变影子的注意,影子也不是当别人求饶就饶过别人的人,当然楚飞云也绝不会是求饶的人。碧天已经横在了楚飞云的胸前他已经蓄势待发,他正在等待影子的破绽,影子随意的站着,全身上下透露出的气息就如同海洋深不可测,楚飞云动手了,虽然这本就是没有悬念的战斗,可是他必须打下去,为了身后的这个女人,他必须这么做。

    楚飞云的剑幻化成数十道火影,处处攻击影子要害,影子好像并没有动,但是碧天没有碰到他,就好像影子根本没有躯壳仅仅是一道影子,楚飞云的剑愈刺愈急,影子脚尖点地,恍然间已经到了几丈之外,站立在水面,楚飞云也提起追逐,两人都停在水面交起手来。

    剑气纵横,在两人内力的迸发下,河水被气浪逼得跳跃起来。与影子交手楚飞云不敢有半分闪失,十二分真力全部用在剑尖,碧天在水中划出一道水波,水波扩散到影子脚底,这一招威势十足,就是影子也不敢大意,向上高高跃起,在空中几个旋转已经落在了水面,水面仅仅产生了几个波浪圈,这等轻功确实无人能敌。

    影子道:“三招已过,我出手了。”双手合十,挥掌,水在他的手中翻腾,幻化成一柄水剑射向楚飞云,碧天的剑尖与水剑相对,可是意外发生了,水剑破裂,水珠打在碧天的剑脊上,其它的水滴直接打在楚飞云的身上,正是影子的蓄势一击,没有人能接得住,楚飞云也不能,一口鲜血自口中喷出,影子的身影已经消失了,等到他出现时已经到了楚飞云背后,他的手掌高高扬起,这一掌足以要了楚飞云的小命。

    楚飞云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不过不是自己的,原来金粟兰见情况不妙替楚飞云挨了一掌,这一掌无怨无悔。

    影子已经消失了,他就好像没有来过这里一样,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他杀了金粟兰,他本来可以直接杀了金粟兰,可是他没有,因为他要楚飞云生活在悔恨中,金粟兰是为楚飞云死的,这种痛苦楚飞云要承受,只有这样才能打击楚飞云。楚飞云成长的太快,这是威胁,影子不允许有这种威胁。

    楚飞云紧紧抱住了金粟兰,金粟兰的眼睛已经开始涣散,她的素衣已经被鲜血染红楚飞云已经止不住的哭泣,他悔恨,他宁愿死的是自己。

    金粟兰口吐鲜血,她的手抚摸楚飞云的脸,她最后说的字是“我···爱···你”楚飞云听见这几个字就好像是针扎一样,金粟兰的身体已经渐渐冰冷,楚飞云却不愿松开,金粟兰的离开让这个坚强、骄傲的男人留下了悲伤的泪水,他的情感世界已经失去了寄托。

    他将金粟兰埋葬起来,埋葬的不只是金粟兰,还有爱。墓牌上写的是亡妻之墓,虽然他们没有同过床,但是金粟兰是他的妻子,永远都是。

    楚飞云走了,也许他并不适合这个江湖,也许他本就属于天山,他以为他永远不会再下天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