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十八章 顺天鏖战

    第十八章顺天鏖战

    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值得也先牵挂,那么那个人就是韩刊王。韩刊王是也先的弟弟,没有人能伤害也先的弟弟,可是韩刊王还是死了,头颅被人割了去,这让这些海东青无法忍耐。

    也先想到了王振,不是情报失误韩刊王也不会身首异处、天人相隔。

    也先坐在帐篷里面,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地图。半响才道:“是时候了。”

    同日同时,顺天府。

    王振正惶恐不安,因为他知道了韩刊王死了,他的人还未赶到宣府,韩刊王就死了,他知道也先是不会放过他的,幸好的是自己手里牢牢抓住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平安符,没错,这个人就是英宗。

    当日,一封书信自不远万里的瓦剌传来,内容简单,却没有人认为简单。

    书上只有两个字挑战。

    英宗没有表情,他的眼睛望着自己的翁父王振,他总是习惯听这个人的话,不管是什么事。

    王振:“敢问特使,为何你家大王下次挑战。”

    瓦剌使者露出讥诮之色道:“这要问你自己吧”

    王振脸色顿变,饶是英宗相信王振,还是问道:“翁父,看来你知道政应该知道却还不知道的事啊”

    王振冷汗直冒道:“陛下,切莫听信谗言,中了离间之计啊。”

    英宗:“罢了罢了”

    下面的文武大臣面面相觑,没有人忽视也先的力量,他是一个雄狮,他会毫不客气的消灭自己的敌人。

    大家都想到了一个人,穆林王。

    穆林王府。穆林王正在喝茶,一个黑衣人附耳说了几句话,穆林王笑笑道:“这时候倒是想起我了,不过我可没功夫。”

    早朝还没有散去,因为穆林王没有来,只有穆林王能够力挽狂澜。

    王振道:“难道天下就只有一个穆林王?陛下文治武功,若能亲征,必当扫平鞑虏,立不世之功。”

    英宗的骨子里向往建功立业,在王振的撺掇下,欣然应允,他不知道的是,他将会为自己的决定后悔。

    也先的草原骑兵到了土木堡,英宗也带着人开拔,土木堡这个名字将会载入史册,也许会代表光荣,也许代表耻辱。

    锦衣卫、东、西厂的人并没有来,因为他们要保存实力,这将是王振的筹码。

    顺天府是天下最繁华的地方,每一天进出的人不计其数,五个黑衣人出城也不会引人注意,他们前行的方向是雁门关。雁门关的夜晚总是那么宁静,五个黑衣人来了,带着一封书信来的。

    徐天澜看见书信怔住了,露出了奇怪的表情,这种表情在经历过无数生与死的人脸上出现就代表着会发生一件惊天动地的事。

    如果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善于工于心计,毫无疑问这个人就是穆林王,缪林王蛰伏这么多年只为等待一个机会,机会终于来了,王振外出,可以攻破王振的堡垒,瓦解掉王振的力量,有些事不能自己一个人做,所以徐天澜收到了书信。

    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楚飞云不会让他流失徐天澜更不会。

    三日之后,英宗班师御驾亲征,烈日当头,王振正憧憬在胜利中,他不会认为这样浩浩荡荡的大军打不赢这场战斗,这一次出征也会为自己添上华丽的一笔。

    一批批江湖人潜入了顺天府,顺天府的人们都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就连平时做生意的小贩也不愿意出来,钱财始终没有性命来的重要。

    顺天府的夜晚比雁门关更黑,楚飞云带着两百个人杀向了东厂,徐天澜则带着三百人杀向了西厂,而穆林王则将最为艰难的锦衣卫交给了自己。

    楚飞云的人大部分是忠义阁的人,忠义阁这是破而后立,今天就是凤凰涅槃,今天的徐刚很开心。

    东厂里,李小二还是和以前一样,喝着酒赌着钱,一股尿意从识海传来,他对同伴道“哥们儿先玩着,我去上个茅房”

    “哈哈,你小子是怕输了钱,回去没法给女人交代吧。”

    “我李小二会是怕女人的人吗?你等着,老子很快回来。”

    李小二正在抖动着身体,他感觉自己还是很幸福的,不用跟着别人去打仗,还能在这里痛痛快快的撒泡尿,一条黑影到了他面前,正待开口说话却说不出来,他捂住了自己的脖子,脖子上有一条刀口,他永远不会开口说话了。

    “李小二怎么还没有回来?不会掉进茅房吧。”

    “那小子掉进去了活该,咱们继续玩。”

    “他再也不会回来了”一个红衣少年倚着门框说道,谁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进来的,东厂里何曾有这等人敢来叫嚣,当下拔出兵器道:“砍了那个小杂毛”

    红衣人拔出了一柄乌黑的剑,外面冲进了无数的人,随着楚飞云剑指的方向发起了冲锋,楚飞云在敌人阵中厮杀,没有人是一合之将,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西厂也一样。

    锦衣卫则是十足的硬骨头,因为锦衣卫里面高手太多,更因为郎品在,郎品是一个厉害的人,锦衣卫的二把手,他有着自己独特的行为方式,更应该说的是郎品跟穆林王是老相识。

    王振府上到处是锦衣卫的人,锦衣卫已经将这里作为了守卫点,这里是最好防守的地方。穆林王来了,带来了五百黑衣人,这些人大部分的腰牌是地,只有几个人是天,意味着这并不是穆林王的实力,不过没有人知道。

    一阵箭雨攒射下来,前面的黑衣人倒了下来,但是这却没有影响后面黑衣人的步伐,他们还是一样前进,这就是军人,铁血铸就的军人,同伴的倒下只会更加激发他们的血性。黑衣人的弓箭手也开始了反击,双方的人都会有人倒地。

    近了,近了,两方人马短兵相接,开始了厮杀,黑衣人的汉刀刀背敦厚而刀锋却薄如蝉翼,这种武器是穆林王专门为黑衣人设计的,这种武器代表的就是杀戮。

    黑衣人的动作整齐划一,每一次挥刀就会有人倒下,就算只剩最后一滴血也要将汉刀插进敌人的胸膛。在付出了几十人的代价下,穆林王的人进入了王振府内,穆林王没有进去,他在等待最后的胜利。

    锦衣卫也算是精锐之师,借助人数的优势稳住了阵型,锦衣卫一名千户的大刀砍在了黑衣人的肩上,刀嵌入了肩胛骨,正在用力拔时,黑衣人的汉刀也插进了千户的胸膛。两个人都跪在了地上,丢失了性命。

    这样的事各处都在上演,砍掉了一条胳膊,另外一条胳膊也会拿着汉刀与锦衣卫拼命。

    郎平任然在指挥着战斗,他没想到自己会跟自己最尊敬的上司兵戎相见,可是这一切不可避免,虽然自己一定会败,而且会败得惨淡,但是就是死,也要战死在战场上,好男儿就应该马革裹尸,这也是穆林王交给他的。

    黑衣人越来越少,他们的已经没有多少力气,有的人没有了双臂,用他的嘴咬下了敌人的耳朵,现在黑衣人仅剩五十多人,这种代价未免太大了,锦衣卫还有几百人,这本就是一边倒的局势,锦衣卫已经胜利在握,可是锦衣卫却骚乱了起来,一群人如同疯了一般在锦衣卫阵营中无情乱砍,而这些人穿的是锦衣卫服。

    刚才已经经历过血战的他们,此时感觉内心疲惫,可是又分不清楚哪些是自己人,哪些是敌人。索性放手大杀,这也许是一场闹剧,却没有人笑得出来。到处是死人的尸体,有的没有了头颅,有的被拦腰砍断,还有一些手臂、腿脚散乱的摆在地上,血腥弥漫了整个天空。

    郎平死了,砍杀几个黑衣人后,无数兵器插入了他的胸膛。

    穆林王:“郎平果然有血性,汉子的尸体不应该丢在乱葬岗,将他风光大葬吧。”

    战斗结束了,剩下的锦衣卫脱掉了不属于自己的衣服,穆林王对一个领头的道:“张态,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张态:“在下潜伏在王贼府上就是为了这一天。”

    原来神机军师张态是穆林王的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