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十一章 无影现世

    第十一章无影现世

    世上最美丽的地方是苏杭,而在杭州最让人关注的就是彼乐堂。彼乐堂是杭州最富裕的地方,如果你认为彼乐堂只是制造烟火的地方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彼乐堂的堂主司马空是一个不知道来历的人,短短三年便收复了杭州的大小帮派,对王振来说,彼月堂就是一块咽喉之骨,吐不出来、咽不下去。

    据说司马空有一件暗器叫无影,能瞬发万箭,无人能敌,也许暗器王都不能敌。

    司马空是一个重义气的人,他的骄傲不会允许自己出卖别人,也不允许自己被别人出卖,所以有很多愿意为他生为他死的人,而季子、凌冽就是这样的人。

    司马空不好女色,他身边只有一个人,她叫梦璃。

    梦璃却失踪了,司马空翻遍了整个杭州,但是梦璃如同遁地一般,毫无消息。

    这一天,一个头罩黑帽的人来到了杭州景行客栈,如果你经常在顺天,那么你就会知道他是圣手书生徐杰。景行客栈里面没有其它人,只有一个手拿黑鞘刀、略有胡须的人,这人纹丝不动,他的右手紧紧握住自己的刀,目光盯住远处,从没有转移过。

    徐杰来到了他的面前:“你在等人?”

    那人道:“是的,我在等人,等一个来自顺天的人。”

    徐杰:“我是来找一个人,他是彼乐堂的人。”

    那人目光终于动了,他看着徐杰的脸道:“你看见外面那个磨刀的人了吗?”

    徐杰:“这个客栈很久没有人来了,可能是杀牛宰羊款待我们吧。”

    那人道:“这不可能,没有人愿意将食物白拿给别人吃。他应该看得出来我是个没有钱的人”

    徐杰饮了一杯水,说:“没有什么不可能,彼乐堂最信任的凌冽正在跟最大的敌人一起喝茶,还能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凌冽道:“我可以答应你,你可以拿到无影,但是你必须放过司马爷。”

    徐杰:“这根本不可能,因为司马空如果还活着,彼乐堂就是她的彼乐堂。”

    凌冽:“司马爷就是这样一个人。”

    那个磨刀的人动手了,可是他还没有靠近就已经倒下了,凌冽的刀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凌冽道:“我说过没有人愿意让别人吃白食。”

    这时候却从后堂进来了一个人;“请徐先生、凌爷饶过天鹰的人。”

    徐杰没有望那人,好似自言自语的说:“天鹰好像已经沉默很久了,以前有一个故事,有一对夫妻随着船队去打鱼,却被扶桑人挟持到了一个小岛上,扶桑人抢走了所有的女人,当然他的女人也不例外。而他自己则和其他的男人当了苦力。

    他的女人被扶桑人凌辱致死,但是他没有流眼泪,几个月后劫持他们的扶桑人全部死了,别人看见他的时候他站在死人堆中,就压一个人活着。”

    这个人的名字就叫天鹰。

    天鹰道:“徐先生好眼力。”

    这些人出现在杭州又是所为何事呢?

    司马空最近一直失眠,现在他已经离不开她,到底梦璃在哪里呢?

    一个女子身着黑色外衣,衣服上的帽子遮住了她,以至于看不清她的容貌,他快步走向了一条黑色的小巷,小巷里面有一间小黑屋,谁也想不到的是这个小屋里居然有一个婴儿。

    那女子解下了外衣,露出了面容,这女子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是一个不可多见的女子。

    突然门口又进来了一个人,悄无声息。以至于让那个女人毫无察觉,那人道:“你为什么离开了司马空?徐先生的计划可不是这样,没想到你却有了司马空的孩子,你还是跟我回去见徐先生吧!”

    那女子就是司马空要找的梦璃。梦璃头也不回的说:“以前我会毫不犹豫的执行徐先生的任务,但现在不行,我有力孩子,我要过正常女人的生活。”

    那人道:“你有了孩子回到司马空身边不是更好吗?”

    梦璃道:“司马空并不爱我,我不要做他的玩物,我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这孩子只不过是一个偶然,但是我是他母亲,我要他好好正常的生活。”

    那人道:“看来你心意已决。”

    梦璃;“是的,决不食言。”

    梦璃话没有说完,那人就出手了,目标竟然是指向婴儿,梦璃也拔出了自己的弯刀。

    就在这个小黑屋里两人交手了,在这个小空间里,两人斗得难舍难分,但是梦璃心中害怕孩子受伤,因此不敢大意,受到掣肘。

    几招过后,那人突然使出一招白鹤亮翅,猝不提防之下,梦璃已经中招,她已经被那人所致。

    那人抢过了梦璃的孩子,走了,只留下一句话,要想要这孩子,就回去执行徐先生的计划。

    司马空嗅出了一丝危险的味道,这种感觉就像是被人当猎物盯住一样,他来到了自己的书房,进入了暗道,他解开了无数箱子才拿出了一个黑匣子。

    这个黑匣子让他产生了安全感。他将那只黑匣子对准了一堵墙,开动了按钮,一阵箭雨如飞蝗般急射而出,突然听见一声爆响,墙壁倒塌了。没想到小小的黑匣子有这么大的威力,似天神降临,无人能挡。

    司马空丝毫不意外它的威力,因为他是排梦璃还是回到了彼乐堂,为了自己的孩子她愿意回到司马空的身边,即使是继续让司马空蹂躏自己的肉体,虽然她不知道司马空还愿不愿意留下他。

    司马空没有说什么,因为只要梦璃回来,他就不会追究梦璃的过往,他要她。

    那个带走梦璃孩子的人找到了徐杰,徐杰道:“弱胜,你做的很好,梦璃已经不配做杀手,她已经有了感情,感情会让她变得更笨,所以她会死的很早。”

    徐杰还是背负着双手继续道:“是时候叫贵司、揖别来了。”

    弱胜、梦璃、贵司、揖别本就是徐杰的人,四个为徐杰生存的人,他们的冷漠、身手是他们刺杀成功的凭借,可是这一次还会让他们攻无不克吗?

    除了司马空没有人知道无影藏在哪里,梦璃也不知道。

    司马空拿出一个黑匣子,对梦璃道:“无影是你的了,你拿着他去换回孩子吧,以后不要再回来。”

    司马空没有问什么,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杭州是他的主场。

    梦璃留下了泪水,这是感激的泪水,但是梦璃没有拒绝,因为这个男人的分量对于梦璃来说并不重要。

    梦璃不知道的是贵司、揖别已经在路上了,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在路上杀掉梦璃,因为徐杰已经不需要这个人。

    梦璃的马被两个人拦下,贵司依然拿着他的长鞭,揖别的无鞘剑还是放在腰上。

    梦璃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圣手书生不喜欢有感情的杀手,虽然自己拿到了无影,但是始终逃脱不了宿命。

    但是接下来的事另梦璃始料未及,揖别的无鞘剑毫无征兆的插入贵司的胸膛。

    揖别对还有一丝生气的贵司道:“你的天真、愚蠢、自作聪明害了你,我很不喜欢你,因为你是徐杰最信任的人,你没有感情,但是我们有,我受够了,我是有血有肉的,我不愿意屈服。”

    揖别还是带着梦璃见了徐杰。

    徐杰正在用他的判官笔在写字,弱胜在旁边研墨。

    徐杰没有说话,揖别和梦璃一起来了就意味着贵司死了,而揖别背叛了他。

    梦璃:“还我儿子,我给你无影。”

    徐杰:“我不受人威胁,更何况我喜欢斩草除根,杀了你我一样能拿到无影。”

    愤怒的梦璃已经冲向了徐杰,徐杰没有动,因为弱胜已经出手,弱胜的那一双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因为上面有毒,这毒是毒公子给他的。

    揖别的无鞘剑也杀向了徐杰,揖别的剑不是装饰,所以无鞘。剑法自然不俗,他想摆脱徐杰,做一个自由的人。

    揖别的剑贴近了徐杰,但是徐杰的判官笔挡了下来,揖别的剑法矫若游龙,说不出的畅快自如,但是他的对手是四方名动中的圣手书生,同样他的剑法也是徐杰所授,判官笔轻点已经封住了揖别的退路。

    另外一边则呈现的是一边倒的局面,梦璃始终不是弱胜的对手,弱胜一掌击中了梦璃,毒性已经侵入了奇经八脉,失去了抵抗能力,弱胜从梦璃的身上搜出来了无影。

    揖别的剑洞穿了自己的身体,当他靠近徐杰的时候,他使出了惊涛骇浪,但是徐杰的判官笔却绕过了揖别的手,换了一个角度,刺中了自己的身体。

    这时候的揖别才知道徐杰从没有信任过自己,不过知道的已经晚了。

    弱胜将无影交给了徐杰,徐杰打开了按钮,却没有万箭齐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