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六章 疾风速影

    第六章疾风速影

    忠义阁的主人姬无命正在忠义阁饮酒,他的眼神迷离,完全陶醉于酒中,似乎外界的事与他全无关系,这时候门外进来一人。

    姬无命还是没有睁开眼睛,发问道:“他们都死了吗?”

    那人道:“死了,一个不留”

    姬无命笑了笑,笑得很阴险,笑得让人不寒而栗道:“很好,他们都是徐刚的人,处处与本阁主作对,我不允许有人分割我的势力。”

    徐刚当看见自己人的尸体时才知道,自己的兄弟被这个庸才派去刺杀王振,他明明知道这本就是有去无回的。徐刚的手紧紧握拳,手指已经泛青,当徐刚愤怒时总是喜欢握拳。

    徐刚对周围的人道:“去敲响崔吕堂的大钟吧,叫自己的弟兄带上家伙。”

    周围的人都笑了,因为他们的长老要做一件大家都想做的事。

    突然崔吕堂的钟声敲响了,崔吕堂的钟只响过三次,第一次是忠义阁的建立,第二次则是铲除了江湖上的邪帮飞云堡,这一次又是哪样的事呢?大家都赶到了崔吕堂,长老、客卿都来了,他们嗅到了一丝味道,也许是时候变天了。

    忠义阁的人来到了崔吕堂之后,看见崔吕阁外全是徐刚的人,大家都知道了会发生什么事,不过这也是大家喜闻乐见的,没有谁喜欢一个好大喜功的人,很显然姬无命就是这样一个人。

    姬无命像往常一样,等众人到了才到,他始终觉得让别人等待自己是一件特别舒服的事,这样才会有高高在上的感觉,可是他想不到的是这是他的最后一次。

    徐刚道:“姬阁主,有一件事想请你给个交代,为什么让我的人去刺杀王振。”

    姬无命:“我是阁主,我要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应该去做什么,莫敢不从。你们也一样”

    徐刚:“以前是这样,但现在不行,我是忠义阁长老,我不会让我的兄弟被一个碌碌之辈迫害。所以你今天必须死。”

    姬无命的身边总是一些溜须拍马之人,他以为自己真如那些手下人说的一样,江湖上罕见敌手,他要出手收拾奔雷手徐刚,让忠义阁的人知道自己的权利不容挑战,姬无命错了,但是没有认错的机会。

    奔雷手不愧为奔雷手,每一次出招都铿锵有力,每一次都带着劲风。姬无命也是修炼的内家拳法,这是刚与刚的碰撞,崔吕堂上的人只听得砰砰作响,两个人硕大的拳头如雨点般打在对方的身上,崔吕堂上的人迅速让开,因为胜负在这些人的心中都已有了答案。

    眨眼间三十多招已过去,崔吕堂一片狼藉,内家拳、奔雷手的威力可想而知,这时候徐刚看出一个破绽,一掌击中了姬无命的胸膛,大家都听到了胸骨碎裂的声音,徐刚扛起了崔吕堂上的大钟罩住了姬无命,拳拳轰击在大钟上,他为死去的每一个人都打了一拳,而姬无命也被震得七窍流血而亡。

    崔吕堂的人没有人怜悯姬无命,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让徐刚当上阁主,姬无命的人全部投降,没一个人反抗,这是姬无命的可悲。

    大家不知道的是徐刚会是一个好的阁主,他在楚飞云与王振的决战中起了不可忽略的作用,这是后话。

    楚飞云离开了应天,他知道自己暂时报血海生仇。虽然他的心里还牵挂着她,但他知道自己必须离开,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自己。

    几日之后楚飞云来到了雁门关,见到了一群想见的人,那些人始终关心着他。徐天澜没有问软猬甲的事,只要自己的师弟平安回来,比得到软猬甲好的多。

    雷啸已经不是以前的雷啸了,浑身散发出一种温暖的力量,这是降龙掌的威力。别人或许感受不到雷啸的变化,但楚飞云可以,因为楚飞云能用落雨。能挥动落雨的人都是纯阳之体,而降龙掌正是纯阳之力。

    楚飞云到现在都不知道落雨是神器。

    当年的落雨剑不叫落雨,叫碧天。

    若是楚飞云到了他师傅的境界才会知道这是神器,只有最纯净的纯阳之力才会让黑色的落雨焕发出力量,变成红色的碧天,如同淬过火一样,势不可挡。

    楚飞云每当练完功后,都会觉得身体燥热,当他拿起落雨就会觉得内心平静,现在他的心里有了目标,练功更勤,他越来越觉得落雨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楚飞云不知道的是纯阳之体的人可以以意御剑,剑人合一。徐天澜将这一切均看在眼里,他知道师傅没有选错人,他是练武奇才,也许师傅的碧天在他手中能绽放光芒,能重拾师傅的荣耀。

    徐天澜静静想着,似乎回忆起了以前的往事。

    江湖上的四方名动为外人知道的似乎只有赛鲁班秦赴、圣手书生徐杰。似乎从来没有人知道其他的那两个人,这两个人究竟又会是谁呢?

    答案没人知道,因为知道的人永远都不能开口说话了。

    无双城的城主知道,所以他的无双阴剑被那两人送到了王振手中。

    江湖第一楼的楼主知道,所以他的紫珊瑚被那两人送到了王振手中。

    那两人一直是焦不离孟,所以想以一人之力战胜他们是不容易的。

    徐天澜走了,因为那两人到了瓦剌。

    徐天澜接到密报,那两个人带走了雁门关的城防图,所以必须留下他们,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都必须做。楚飞云没有跟他一起走,因为徐天澜不忍心让自己的唯一师弟冒这风险,他觉得只有楚飞云能撼动王振。

    徐天澜到了瓦剌,见到的只是一望无际的草原,这个江湖汉子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他想要的不过是在这种宁静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下,可是他不能,他必须追回城防图。

    徐天澜到了瓦剌的商贸城,他相信四方名动的那两个人会在这里,至于是什么原因他自己也不知道,也许这就是直觉吧。

    徐天澜猜对了,他们就在商贸城,因为他们是化装成马队来的,还没来的急去找瓦剌大王。

    商贸城是这些蒙古名族交换物品之地,鱼龙混杂,要找人谈何容易,更何况找两个不认识的人、两个不知道名字的人。

    徐天澜必须做一件铤而走险的事,他杀了一个瓦剌贵族,瞬间他的名字传遍商贸城,他的名字在中原武林中人没人不知道,可是在这里却没有人听过。不过有两个人听过,那就是疾风、速影。

    徐天澜知道自己杀掉瓦剌贵族,必定会遭受到无数瓦剌、草原人的追杀,但这是引出四方名动中那两人的唯一办法,因为徐天澜是王振必杀名单中的人,徐天澜相信他们会来杀掉自己,自己要做到的就是等待,静静的等待。

    徐天澜离开了商贸城,静静的躺在草原上,徐天澜一辈子都在江湖上厮杀,他想要自己的内心宁静,可是别人不答应,因为来了两个人。

    如果你俯下身来你还会听见滚滚雷声,那是瓦剌的铁骑,是为了杀了徐天澜。

    徐天澜道:“你们是四方名动的人吧?”

    那个瘦子道:“不错,徐大侠果然好眼力。”

    这个瘦子虽然矮小,但却衣袂翩翩,是一个修养极高的人,另外一个人则与瘦矮子成鲜明对比。一个高胖子,脸上总是挂着善意的笑容,任谁也想不到他们会是四方名动的人。

    徐天澜道:“我想知道你们究竟是何人,江湖上没人知道你们是谁,能让我死个明白?

    瘦子道:“我叫疾风,他叫速影。我没从来没有失手过,这次依旧不会。”

    疾风道:“我会将城防图送到瓦剌,还会取下你的人头,怪只怪你是王公公必杀榜上的人。”

    徐天澜:“你确信你能杀了我?我承认你们四方名动很厉害,但是你说你能杀了我,我却不信。”

    速影脸上还是挂着“善意”的笑容说:“以前的无双城主、天下第一楼的楼主都不信,你会和他们一样,在地下的时候就知道我说的没错。”

    这本就是一场不可避免的战斗,不知道谁会活下来,徐天澜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因为他有自己的使命,虽然没有人要他这么做,但是他已经决定了做,这也就是他能被江湖人尊敬的原因,侠就是侠。

    疾风、速影也没得选择,杀手要做到就是杀死敌人,他们已经在战斗中丧失了人性,只有取下敌人头的那一刻才会得到快乐。跟着王振作恶数十年,也许今天他们的故事会有结局。

    他们都没有动,但是他们的威压相互交错,这就是气场。徐天澜周身被自己的剑气包围,疾风、速影的杀气也已经汇聚一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