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一章 初出江湖

    第一章初出江湖

    这时是已是春季,正是万物复苏的季节,中原到处是草长莺飞的美丽景象。

    天山上却还是寒冬,白雪皑皑,天山上银装素裹,这雪就像是雪帘一样,将天山装扮的异常美丽。

    此时的楚天云正潜伏在雪地里,大雪覆盖了整个身子,本来就只穿了一件单衣,更是冷冷的瑟瑟发抖,若不是师傅教了他御寒的铁布衫,冻了几个时辰的他早己经离开这个世界了。

    今天是师傅的生日,楚天云想打一只雪豹,用它的皮给师傅做一件褥子,师傅照顾了自己十多年,自己却还没为师傅做什么。师傅看见我给他做的褥子一定会很高兴吧。

    这时候雪豹出来觅食了,等雪豹快靠近楚天云时,楚天云快速跃起,将雪豹扑到在地,抡起斗大的拳头向雪豹砸去,此时的雪豹凶性大发,它要将这个人类撕碎,但是楚飞云却毫不畏惧,继续与雪豹斗在一起,一盏茶过去了,楚飞云带着雪豹的尸体回到了山洞。

    以前每天进去,楚飞云都会带着恐惧,因为师傅总是拿着武器等着他,楚飞云总是躲不过师傅的考验。

    楚飞云小心翼翼进入了山洞,师傅没有像以前那样,反而静坐在山洞里面,楚飞云感到非常奇怪。

    师傅问道:“云儿,今年你多少岁了?”

    楚飞云:“今年业已十八”

    师傅道:“时间过得真快,你都加冠了,在我这里习武都十四年了。”

    楚飞云;“谢谢师傅的教诲,弟子永远铭记在心。”

    师傅道:“我的麒麟剑法你已经学会,我没什么可以教你的了,下山去吧。”

    楚飞云不愿意离开师傅,赶紧道:“我愿意永远跟着师傅,照顾师傅一辈子。”

    师傅的眼睛里尽是慈爱之色,道:“傻孩子,你不想见你父母吗?,你事办完了还可以回来啊,如今你的身手在江湖上已经超越同年龄段的人了,但是江湖险恶,你一定要小心。”

    其实师傅知道,江湖阅历只有自己才能体会到,楚飞云以后的路只能靠他自己了。

    楚飞云:“师傅,徒儿回去,见了父母,一定回来。”

    师傅:“下山后,到雁门关那里找你大师兄徐天澜,他知道你的父母在哪里。”

    师傅突然递给楚飞云一把乌黑的宝剑,道:“这是我的剑,你可以叫它落雨,现在是你的了。”

    楚飞云眼里含着泪,向师傅磕三个头后拿着剑下山去了。

    转身离开的楚飞云看不到他师傅落下的泪。

    跟自己生活了十多年的人突然离开总是让人伤心,别离扰乱了这个江湖前辈的心。

    楚飞云来到了天山脚下的一个小镇,这也真难为他了,从没下过山的他对一切事物都很好奇,看见匠人捏泥人他都会看上半天,到处闲逛,不觉已是正午,这时的他已经饥肠辘辘。

    楚飞云乍一回头就看见了一家客栈,不由得冲了进去,以至于连客栈下的招牌都没来得及看。如果楚飞云留意的话就会看见写的是“俗人不入此门,技疏改头他路。”

    刚进入客栈,就出现四个蒙面大汉,二话不说,直接向楚飞云攻去。看这四人身法飘逸俊朗,想必四人相互心意相通,心生默契。此时的楚飞云四面受敌,周身却被无数拳脚包围,楚飞云却临危不惧。在天山上经常被师傅偷袭,早已练就一身硬本事。此时的他应用飘逸的步伐,穿梭于四人之间,借力卸力。倒是那四个人早已累的气喘吁吁,若不是楚飞云无意伤人,只怕十招之内,四人都会败下阵来。

    这时候门外进来一长须中年人,拊掌大笑道:“江湖代有人才出,小兄弟小小年纪,却有这般武功,甚妙甚妙。”

    楚飞云道:“你这店家,我是你的客人,你怎能让你的庄丁暗害于我。”

    中年人:“公子说的哪里话,想必公子是第一次来这里吧,今天正是两年一次的夺宝之期,进来的人必须经过考验,武功不济的人是万万不能进去的。”

    楚云飞本就是个爱热闹的人,在山上时无数次想下得山来,但因害怕师傅,还是不得前来。今天有这个机会当然是不愿错过瞧热闹的。

    中年人又道:“公子你已通过考验,可以进内室了。”

    楚飞云跟着小厮走着,走的却是地下暗道,等初见青天时,入眼处是阁宇交错,布局隐含机杼,经过十廊九环才到了中年人所说的内室,竟然是一个演武场。

    演武场中有不少武林中人,个个虎背熊腰,高颧骨,一看就知道都是武林高手,最让楚飞云注意的就是一个虬髯大汉,身着青布衣,这大汉八尺有余,面无表情,从不会看任何人一眼,只是拿着一把刀雕刻木头。

    这时候远远传来了声音,滚滚如雷,震耳发聩。等人至时,才听见回声,可见这人的千里传音功可见一般。

    只见这人眉目清秀,身着青袍,仪态从容,屡有清风道骨,与人交谈文质彬彬,可见这是一个风度极佳,做事务求圆润的人。

    一盏茶后,一个须发尽白的老年人来到演武场中道:“今天各位前来,可以见到的宝物就只有两件,无双剑和霸王鼎。”

    老者话还未说完,武林豪客全都沸腾起来,因为江湖上谁人不知道这两样武器。

    霸王鼎排行第七,相传为霸王项羽所举之鼎,据说更是在鼎的内层有无上宝典,而无双剑本是阴阳两剑排名第九,据说阴阳两剑交汇,日月无光,而这时候老者手中拿的正是阳剑,老者道:“神器能者居之,万金莫求,能者可得。”

    很显然,今天武功高者,就能携神器而归。答案真是这样吗?

    老者突然离开会场,来到了一间小黑屋,灰衣人对老者道:“神器拿出去了吗?”

    老者:“主人,已经拿出去了。”

    灰衣人道:“很好,只要宝物出现,不久就会传到中原,让中原人争得你死我活,咱们的大业就有望了。”

    众人见神器出现,都纷纷抢夺,片刻功夫已经横尸一片,亲兄弟反目,朋友成仇,这些江湖人已经在神器的诱惑下变得盲目,丧失了人性。似乎在他们心中,神器比亲情、友情来得更重要。

    当然有两个人例外,那就是虬髯大汉,和青袍中年,虬髯大汉任然拿刀刻着木头,青袍中年站着没有动,似乎无欲无求。

    楚飞云也没有动,他在盯着这两个人,楚飞云不会觊觎神器,因为神器对他没有诱惑力,楚飞云的傲骨让他不懈做这件事,因为他要像师傅一样顶天立地。

    就在众人争夺不下时,那两个人动了,虬髯大汉将手中的刻刀飞向了那个正拿着无双剑的少年公子,刻刀直插咽喉,虬髯大汉夺过神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飞奔,速度之快超乎想象。而青袍中年则扛起霸王鼎向楚飞云跳跃过来,因为他明白自己的身法在霸王鼎的重压下受到限制,只有这个青年人能帮助自己。

    青袍中年道:“快走,三十里外城隍庙。”

    不知道什么原因,楚飞云没有拒绝,他扛起大鼎,凝气施展燕子步。

    等楚飞云来到城隍庙,看见了手持无双剑的虬髯大汉,大汉看了一眼霸王鼎后,继续刻木头。半响后,那个中年人回来了,他的青袍已经不再完整,全身被鲜血染红,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这时候虬髯大汉对青袍中年人喊道:“二哥,你受伤了?”

    青袍人:“不碍事,皮外伤,好在拿回了神器对得起大哥了。”

    青袍人转身对楚飞云道:“小兄弟,谢谢你,没有你的帮助,霸王鼎是万万拿不回来的。”

    楚飞云:“你怎么知道我会帮你的?”

    青袍中年:“因为你眼睛清澈,无欲无求,既然如此,我就告诉你真相吧。”

    虬髯汉子道:“二哥,这种事怎么能告诉一个不知道来历的年轻人。”

    青袍人:“我神机军师张态看人是不会错的,这小兄弟是有缘人。”

    虬髯汉子还想再说什么,但是忍住了。

    青袍人对楚飞云道:“小伙子,你知道你旁边的人是谁吗?他是奔雷虎徐刚,而威武将军张重是我们的大哥,我们兄弟三人志向相投,誓将瓦剌消灭在雁门关外,但是英宗不明,听信奸贼王振谗言,预置我们兄弟于死地,幸得大侠徐天澜的通报,我们才逃出一劫,但我们大哥却被贼人割下来头颅。尸骨无存”。

    这时候徐刚潸然泪下。

    青袍人继续道:“我们苟且偷生就是为了除掉王振这个国贼,为死去的人报仇,但是奈何王贼权势滔天,武功高强,近他不得。所以我就进了王振的家中,做了一个帐房先生,准备伺机杀掉王振。”

    楚飞云:“那你们二位抢夺神器又是为了什么了?”

    青袍人道:“你知道十大神器吧?其实没有神器之说,只是神器中大有文章,据说只要集得十大神器,取出神器中的图纸,就能拼出武林无上宝典《无量真经》,只要习得武功,便可除掉王振”。

    楚飞云在天山上曾听到师傅说过,这《无量真经》乃道家绝学,八荒六合,借天地之力量充盈自身,化腐朽为力量,穷机玄之抒,实在是无上宝典。

    青年人道:“我兄弟二人,必须潜回王振身边,就此别过了。”

    与张态徐刚分别后,楚飞云打定主意去找自己的大师兄,刚才听闻大师兄的侠义之事不觉对从未见过的大师兄多了几分敬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