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魔帝血影

第262章:魂技残卷

    第262章:魂技残卷

    看见白发金雕神秘的一笑,转身向魔愁洞里走去,罗天只好睁大眼睛,尾随着白发金雕走进魔愁洞,因为魔愁洞里一片漆黑,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迷路。

    “呜……”

    当罗天跟在白发金雕刚一接近魔愁洞,突然,魔愁洞口放散出一道虚幻的青色气旋,形成了一道坚固的屏障,并伴随着一阵低沉的嘶鸣声。

    “刷!”

    听到魔愁洞口传来低沉的嘶鸣,白发金雕没有停止脚步,依然一瘸一拐地向里走去,只见他身体微微一震,身体之上立即浮现出一层淡淡的青色气旋。

    青级魂灵!

    白发金雕其貌不扬,身体残缺,居然是一个青级魂灵!

    罗天更加感到震撼了!

    “噗……”

    就在青色魂气浮现的一瞬间,白发金雕右手朝着魔愁洞口刷地一挥,一道诡异的气旋自白发金雕的手中挥洒而出。

    突然,魔愁洞口的青色气旋屏障出现了一个豁口,回荡在魔愁洞口的低沉而飘渺的嘶鸣声也戛然而止。

    罗天跟着白发金雕从青色气旋屏障的豁口走了进去。

    “刷!”

    白发金雕的手向身后轻轻一挥,魔愁洞口的青色魂气屏障又重新愈合了。

    看到此,罗天顿时明白,原来魔愁洞并非毫无设防,而是暗中布上了一道青色的气旋,这些青色气旋起着守护和警戒的作用。

    魔愁洞高大幽深,蜿蜒曲折,崎岖不平,洞中泛出一层莹莹的蓝色,可以隐隐约约看到四周的石笋犬牙交错,仿佛站满了一排排面目狰狞、虎视眈眈的神秘人。

    “沙!沙!沙!”

    白发金雕和罗天一前一后,穿行在魔愁洞之中。

    “到了!”

    走到洞中的一个清澈的水潭边时,白发金雕突然站住,转身对罗天轻轻地道。

    “呃!”

    罗天感到惊奇,白发金雕说苍音谷主在石室里等他,怎么到了一个水潭边白发金雕就说到了?

    白发金雕看出了罗天的怀疑,只见他淡淡的一笑,走到水潭边双手轻轻地拍击了三下。

    “呼……”

    忽然,潭水之中冲起一道波浪,波浪弹开之处,一座巨大的蓝色石笋破水而出,发出一阵莹莹的光芒。

    蓝色石笋缓缓升上水面,足足有数丈之高,正在罗天看的目瞪口呆的时候,刷地一下,石笋上蓝光一闪,出现了一个诡异的洞口。

    “罗公子,请,苍音谷主正在里面等你!”白发金雕做了个请的动作,对罗天悄声道。

    闻言,罗天在心里暗暗地惊叹起来,“蓝色石笋居然是一个石室,而且是一个移动的石室!石室表面看起来是一个蓝色的石笋,平时就潜藏在潭水之中,从外面一点也发现不了,只有在关键时候才浮出水面!世上居然有这种神奇的石室!”

    想到这里,罗天没有丝毫的犹豫,而是带着一种好奇走进了石室。

    石室中是一个迷幻的蓝色世界!

    石室位于石笋的中部,有一间房子大小,空间呈现出一种椭圆形,显得宽阔而幽静。

    罗天沿着一条石阶走到石室内部,横目一扫,他突然看见在一片蓝光之中,石室的正中坐着一个人。

    一个苍老的背影!

    苍音谷主!

    此时,苍音谷主盘腿坐在一个石椅之上,衣袂低垂,面容肃然,正在闭目打坐,仿佛一尊沉静的雕像。

    “谷主!”罗天轻轻地唤了一声。

    “哦!你来了!”随着苍音谷主身上蓝光闪现,眨眼之间,苍音谷主的背影变成了正面,正微微笑着看着罗天。

    “请坐!”苍音谷主轻轻一拂枯手。

    罗天走到一个石椅旁,坐在了苍音谷主的对面。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见罗天坐了下来,苍音谷主突然道。

    “呃!故事?”罗天感到有点意外。

    苍音谷主略一沉思,徐徐地道,“在很久很久以前,大陆上惊现了一部上古秘籍,这个秘籍中包含了两种绝世魂技,谁得到了这个秘籍谁就会独霸大陆,因此大陆上所有的魂师都梦寐以求想得到它。后来,这个上古秘籍被一位强者意外得到。这个强者也有称雄魂界,独霸大陆的野心,他一边秘密修炼秘籍,一边悄悄收了两个徒弟。这两个徒弟一个名号叫镇南,一个名号叫镇北,意思就是将来的大陆都要成为他的天下。然而,强者的两位徒弟知道了上古秘籍的事后,就联合起来秘密杀掉了师傅。”

    “啊!他们居然杀了师傅!”听到这里,罗天不禁一惊。

    “唉!”苍音谷主叹了口气,惨然地一笑,脸上掠过一丝痛苦的表情,然后继续道,“这部上古秘籍中的两种绝世魂技,一个是寒冰魂技,另一个是烈火魂技,按照行动前的约定,等杀死师傅夺得上古秘籍之后,两个徒弟平分秋色,每人分得秘籍中的一个绝世魂技,然后两个人分开,划界而治,镇北在大陆的北方修炼寒冰魂技,将北方作为自己的领地,镇南在大陆的南方修炼烈火魂技,将南方作为自己的领地,从此两个人互不进犯。”

    “他们这样做了吗?”罗天好奇的问道。

    “做是做了,可是中间出现了一些状况!”

    “出现了什么状况?”罗天身子往前倾了倾。

    苍音谷主眉头一皱,道,“从师傅手里夺得上古秘籍之后,镇北分得了寒冰魂技,镇南分得了烈火魂技,他们两个也分开各自修炼去了。但是,后来镇北在修炼寒冰魂技时慢慢发现,镇南在给他寒冰魂技时做了手脚,没有将寒冰魂技全部给他,给他的只是一个魂技残卷。”

    “魂技残卷!”

    苍音谷主道,“就是说,镇南没有将全部寒冰魂技给镇北,镇南只给了镇北一部分寒冰魂技,剩下的一部分寒冰魂技在镇南的手里!”

    “镇南为何要这样做?”

    苍音谷主目光阴冷,幽幽地道,“镇南是一个阴险而贪婪的人,他这样做就是想独吞上古秘籍,将来有朝一日独霸大陆!”

    “后来呢?”罗天急于知道故事的结果。

    苍音谷主缓缓的抬起头,目光望着远处,道,“在发现得到的只是一个寒冰魂技残卷时,镇北曾质问过镇南,但镇南就是打死不承认。从此,两人之间便出现了裂痕。后来,镇北在北方的势力发展的很快,这时,镇南担心了。于是,镇南率先毁约,率领着镇南大军与镇北大军在蓝月平原展开了一场世纪大战。”

    “蓝月平原!世纪大战!后来呢?”罗天忽然觉得这个故事似曾相识,似乎和苍音谷主有着某种联系。

    苍音谷主脸上掠过一阵痛苦的表情,“镇南阴险毒辣,有备而来,加之镇北只有寒冰魂技残卷,自然不是镇南的对手。后来,蓝月平原大战之后,镇北被镇南运用邪术锁闭了魂技,至今停滞不前,镇北的数万大军也被镇南在暗中施了一种毒丹,不能遇见阳光,一旦遇见阳光便会毒发身亡,至今他们还是一群幽闭的囚徒!”

    “镇北的魂技被锁闭,至今停滞不前?镇北的数万大军至今还是幽闭的囚徒?”听到这里,罗天灵机一动,他的脑海里忽然闪出苍音谷主和魔愁谷囚徒的影像。

    “难道镇北就是苍音谷主?魔愁谷中的那些服役的囚徒就是镇北的数万大军?”罗天猛然一惊,心中暗暗地道。

    “哈哈哈!好了!”苍音谷主朗朗一笑,从石椅上站起来,道,“我的故事已经讲完了,现在我带你去见一些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