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偷心宝典

第两百八十章 局面严峻

    第两百八十章局面严峻

    “坏蛋,你弄痛我了。”生野杏树蹙着眉头,挣扎了几下双臂。林天凡回过神来,急忙将她放开,“哦,对不起,对不起!”

    田川真子、黎姿、3号和9号,皆都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生野杏树。

    生野杏树揉了揉被林天凡抓痛的手臂,有些幽怨的看了林天凡一眼,微红着脸颊说道:“是又怎么样?你们华夏,不是有一种说法,叫做夫唱妇随吗?虽然我们只有一次约炮还算不上夫妻,但是我……”

    她突然不顾一个首相的形象,一头奋力扎进林天凡的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拳头如雨点般的砸在林天凡的胸口上:“华夏来的臭男人,我让你害惨了你知不知道?自从那晚之外,我只要一闭上眼睛,就全都是你的影子,以后若真见不到你,我会死掉的。”

    林天凡强忍住胸口被生野杏树砸的剧痛,他紧紧将生野杏树搂住,硬是一声不吭。瞧得这一幕,诸人皆都惊呆了,田川真子更是喜极而泪,一个劲的对生野鞠躬:“谢谢首相,谢谢首相!”

    不可想象,身为一名首相,居然会为了一个男人而不顾一切的跟来,可见她对这个男人的爱有多深。黎姿和田川真子,都最能了解生野杏树此时的心情,黎姿的眼眸中,隐隐有着一些水雾,她拍了拍林天凡的肩膀:“坏蛋,人家为了你连一生的梦想都放弃了,以后你若还敢对不起人家,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不,我还没有放弃我雄霸全球的梦想。”生野杏树突然从林天凡的怀里抬起头来,说道。

    “什么?”诸人皆都愕然的看着生野杏树。

    “要我放弃雄霸全球的梦想,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有条件。”生野杏树说道。

    “什么条件?”林天凡蹙了蹙眉头。

    “来自华夏的臭男人,你必须答应我,以后一个月来倭国看我一次。”生野杏树从林天凡的怀里抬起头来,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林天凡,“你要是做不到,要我放弃称霸全球的梦想,门都没有。”

    “这个要求是不是……”

    “怎么,来自华夏的臭男人,我对你只有这么一个要求的做不到吗?想让我解散基因研究组织,你不要做梦了!”生野杏树顿时恼怒的叫了起来,那敲得要死的屁股刷的扭了过去。

    而田川真子他们几人,也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林天凡,这个要求不过分啊,甚至都算不得要求,情人之间,一个月见一次面,是再正常不过了,不知道一向不算太笨的林天凡,在这个节骨眼上却……

    望了一眼生野杏树那个瞧得要死的屁股,林天凡淡淡一笑,张开双臂,将她轻搂进了怀里,说道,“你不要打断我说话好不好,我是想说,这个要求是不是太简单了,让我有种欺负小女孩的感觉。提给稍微有点难度的来吧。”

    听他这么一说,诸人相视一眼,差点笑出声来,这个臭男人,没事就是喜欢让人心惊肉跳。生野杏树在林天凡的怀里猛然一颤,缓缓转过身来,抬头怔怔的看着林天凡:“来自华夏的臭男人,你怎么会这么好玩,我想咬你。”

    “不要,你咬人的技术太糟糕了。”林天凡想起自己胸口上的那两排牙印,顿时一阵心惊肉跳,忙将脑袋摇得像拨浪鼓,心里同时却又纳闷到了极点,这年头的女人,难道都是属狗的?

    “咬死你!”生野杏树突然将红润的小嘴,奋力印上林天凡的嘴唇。

    “呃……”

    诸人皆都错愕的张了张嘴,这位倭国的首相也太生猛了吧,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林天凡强吻了,不过从某个角度上来说,是可以理解的,都三十多岁了,还不允许人家疯狂一次么?

    田川真子和黎姿,望着生野杏树当着诸人的面狂吻林天凡,两人的心中,皆都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有苦涩,有喜悦,苦涩的是自己喜欢的男人,被别的女人强吻了。喜悦的是,这个强吻他的女人是倭国的首相,这也就意味着,他们这次行动,已经彻底成功了,生野杏树都这么的春心荡漾了,还能不解散基因研究组织?

    这次行动,一切的步骤,都是按照田川真子当初的布局进行的,不费一枪一弹,仅仅是牺牲了林天凡的色相,便将倭国的基因研究组织,彻底瓦解,这不得不说,是一次离奇而又伟大的行动。

    十个小时之后,林天凡他们一行人,已经从倭国光岛来到了米国的落砂机。落砂机,是米国的首都,世界闻名的米国大脑白宫,就在在这里的。

    和在倭国光岛的时候一样,林天凡他们一行人刚到这里,就住进了一家酒店里。这家酒店离白宫不远,若是使用望远镜的话,能够看清白宫中的一些活动,当然,这些活动仅仅是一些米国中央高官的一些普通举动而已,一些会议之类的,是不可能看见的。

    第二日,爱丽丝从华夏的西乡版纳回归。半年多不见,爱丽丝明显越发的水灵漂亮了,这也许和西乡版纳的水土有关系,肌肤洁白,仿佛凝脂一样没有一丁点瑕疵,一头飘逸的金发,只有一些洗发水广告才看的到,精致的五官,完美的脸型,绝对能够秒杀掉一大批一线明显。

    修长结实的美腿,挺翘紧绷的屁股,傲然耸立的胸脯,组成了一副一场火爆的身躯,充满了西方女子特有的野性之美,极容易唤起人们灵魂深处最原始的欲|望,这是在东方女子身上无法找到的。

    “林先生,又见到你了,真好!”见到林天凡,爱丽丝的脸上,明显的掠过一抹浓浓的喜色,张开双臂,与林天凡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感受着爱丽丝紧紧压在胸前的两个巨大半圆,林天凡轻眨了眨眼睛,只觉得一阵心旷神怡。互相拥抱了好一会儿,爱丽丝这才恋恋不舍得离开林天凡的怀抱,很自然的拉起林天凡的手:“林先生,我听你们的组织说,你们这次来米国,是想彻底瓦解掉米国的基因研究组织的,是吗?”

    “是的。”这件事情没什么好隐瞒的,林天凡点了点头,“很显然,你父亲的举动是愚蠢的,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能够雄霸全球。若硬是要妄图称霸的话,最终只会招来亡国。”

    爱丽丝用手轻摸了一下那光洁饱满的额头,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完全赞同你的说法,可是我父亲不赞同,在前往华夏之前,我已经做过许多次的劝说,可是没有一次成功了。”

    “所以了,我們现在唯一的办法,就只能绑架你了。”一旁的朱成武,突然淡淡的笑了起来,他掏出手枪,直接顶在了爱丽丝的太阳穴上,爱丽丝的神色,顿时一僵。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得诸人皆都愣住了。林天凡回过神来,冲着朱成武怒道:“魔鬼男,干什么?我草,在倭国的时候,不是说好不绑架爱丽丝来威胁米国总统的吗,你这样出尔反尔的,到底什么意思?”

    黎姿、田川真子、生野杏树等人,也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朱成武,这个魔鬼男的举止,太出人预料了,明明说好不绑架的,现在爱丽丝才一出现,他马上就用枪抵在人家脑袋上了。

    望着朱成武抵在自己额头上的手枪,爱丽丝在愣了愣神之后,便是轻笑了起来:“对呀,这的确是个不错的方法,你们绑架我,然后以此来威胁我的父亲。”

    听她这一说,林天凡他们,再次愣住了。

    “很好。”朱成武淡淡一笑,旋即将手枪手了起来,冲着林天凡无辜的耸了耸肩膀,“你看到了,我其实什么都没有做,是爱丽丝自己说可以绑架她自己去威胁她的父亲的。”

    “你去死!”林天凡大怒,一拳重重的打在朱成武的胸口上,直将他狠狠的打飞了出去,朱成武若无其事的爬起来,揉了揉胸口:“林天凡,你这是第二次对我袭胸了。”

    这个魔鬼男实在太奇葩的,林天凡被气得七窍冒烟,有心冲过去胖揍他一顿,但是想到他只是一具实验品,完全没有丝毫的痛感,又有些有力气没处使的感觉。

    爱丽丝走上前来,一把抓住林天凡的手:“林先生,你不要再打青青的哥哥了,他说的没错,其实他什么都没有做,这件事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是我自己要求你们绑架我的而已。”

    听她这一说,林天凡重重的叹了口气,外国的小妞,难道这这么小白吗?傻子都看的出来,朱成武这魔鬼男是在诱导爱丽丝了,他若不诱导,爱丽丝绝对想不到这一招。

    “绑架你去威胁你父亲?不可以,我绝对不会允许这么做的!”林天凡摇了摇头,直接拒绝了。

    “林先生。”爱丽丝急了,那对湛蓝的眸子中,甚至一瞬间浮现起了一丝雾水,“你听我说,你不觉得这是一次救赎我父亲的灵魂的最好机会吗?你不能剥夺我的这个权力,不是吗?因为那是我的父亲,我必须去救赎他的灵魂。”

    看着爱丽丝那焦急的模样,林天凡恨不得一枪就将朱成武这个魔鬼男的脑袋给爆了,妈妈的,要不是他的故意诱导,爱丽丝怎么会这样?他现在明白当初朱成武为什么要从华夏的西乡版纳,将爱丽丝弄到这米国来了,为的就是要利用爱丽丝,威胁米国总统,当初在倭国商量好的,一切都是屁话,

    “爱丽丝,你听我说。”林天凡轻吐出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现在的问题是,你和你的父亲,不是在你前往华夏之前,就已经彻底和他断绝了父女关系吗?我们现在用你去威胁他,他未必买账,万一他不买账,你知道会是怎么的后果吗?双方会交火,然后,你会陷入危险之中。”

    “我不怕死。”爱丽丝冲着林天凡轻轻一笑,甩了一下那头飘逸的金色长发,“在西乡版纳的这大半年里,看着那里淳朴的人们,他们的天葬、面对死亡的坦然等等,让我有了很多感悟,我将生命看淡了。林先生,只要能够让我父亲不再痴心妄想称霸全球,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望着爱丽丝那对湛蓝的眸子,林天凡的心脏猛抽了抽,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样吧。”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生野杏树,突然缓声说道,“让我先以倭国首相的身份,与爱丽丝的父亲秘密会一次面,劝他放弃称霸全球的梦想,我们倭国都已经放弃了,我想米国,应该也不会太坚持的。若是无法劝说的话,我们再假装绑架爱丽丝,威胁他放弃称霸全球的计划,解散基因研究组织。”

    生野杏树这话一出,整个屋子一时间安静了下来,毫无疑问的,她这番话颇为的有理,生野杏树以倭国首相的身份去劝说爱丽丝的父亲,效果显然会非常不一样。

    田川真子是行动的总指挥,即便是生野杏树提出的意见,也是要经过她的同意才可行的。她蹙住纤细的眉头沉吟了一下,缓声说道:“这样也不错,那么,现在就展开行动吧,生野杏树带领林天凡,却会面爱丽丝的父亲,必要的时候,林天凡你必须全力保护生野杏树的安慰。”

    “没问题。”林天凡点了点头,生野杏树望了他一眼,心间,隐隐浮现起一股甜蜜,她现在逐渐发现,做一个正真的女人,追随自己心爱的男人,比做首相有意思多了。

    “那么,我、黎姿、朱成武、3号、9号这几人,则是去解决掉魔影佣兵团。”

    田川真子的柔美眸子中,缓缓掠过一抹杀意:“魔影佣兵团的性质,和狼群佣兵团的性质是一样的,是白宫特的培养出来的一批高级杀手,只要将魔影佣兵团干掉,白宫暂时也就悬了,至少在半个小时之内,他们无法组织起有力的团队,来保护他们的安危。至于爱丽丝,就暂时留在酒店里休息。”

    计划就这样定下来了,诸人兵分两路,一路是朱成武、田川真子、黎姿、朱成武、3号、9号六人去干掉魔影佣兵团的人,当然不一点非要干掉,钳制他们也是可以的。另一路,则是右生野杏树和林天凡,却秘密会面爱丽丝的父亲,米国的现任总统戴里马。

    当天晚上,朱成武和田川真子他们六人当即行动了起来,一个个全服武装,悄然溜出了酒店。而林天凡和生野杏树他们两人的行动,则是有些麻烦,生野杏树首先要通过倭国,打电话预约爱丽丝的父亲。

    倭国那边的电话接通了,半个小时之后,那边重新打电话过来。然而,生野杏树拿着电话,脸色却是越来越沉,最后直接将电话砸了,嘴里咆哮:“该死的!”

    “怎么了生野杏树?”看着暴怒的生野杏树,林天凡的心中,隐隐升起了不好的预感,“是不是爱丽丝的父亲拒绝会晤?”

    “是的。”生野杏树颓然的跌坐在沙发上,重重的叹了口气,“戴里马说,倭国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国家,米国最终会和倭国站在对立的位置。当然,倭国要会晤也可以,必须先解散基因研究组织。”

    林天凡听得好笑,妈妈的,这就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你搞基因研究组织就可以,人家搞基因研究组织就不可以,这不越发说明了米国想称霸全球么?

    当然,让戴里马拒绝会面的原因显然还有别的,那就是,倭国的圣战精锐,参与了歼灭米国在华夏的基因研究基地的战斗,这让戴里马分外恼火。

    “朱成武和田川真子他们已经行动了,怎么办?”

    生野杏树陷在沙发里,目光有些呆滞,一时间没了主意:“一旦他们动起手来,而我们这边又迟迟没有行动的话,他们迟早会暴露的。然后,这个行动,就彻底失败了。而这个行动失败所招来的后果,很可能就是米国加速基因研究的步伐,或者干脆到处挑起争端,到时候,全球都只怕会陷入一片恐慌之中。”

    林天凡不懂政治,什么审时度势更是扯淡,现在听到生野杏树这么一说,也是脸色惨白了起来,妈妈的,还真是牵一处而动全身啊,就是无法让戴里马答应会晤,所招致的结果,就可能让全球陷入一片恐慌之中,到时候,只怕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性命,死于乱战之中。

    “如今看来,只有一个方法可行了。”一道淡淡的嗓音,从身后传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