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偷心宝典

第两百七十九章 爱得没救了

    第两百七十九章爱得没救了

    听她这一说,林天凡苦涩的笑了笑,他知道,自己若是不能有力的说服她,他和田川真子、朱成武、黎姿、3号和9号统统都会被判死刑。

    “生野杏树,你们不是一直在研究我的基因吗?”林天凡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们不用费那么大的力气去研究了,我至极告诉你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吧,其实我是个修真者,一合武魂境的修真高手。现在,我要杀你,其实易如反掌。可是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杀死你吗?”

    “为什么?”生野杏树疑惑的蹙起了眉头。通过以前多林天凡的基因的研究,她知道林天凡没有骗她,他的确是个高手。

    “因为你是我的女人。”林天凡笑了一下,“我是不可能杀死自己的女人的。”

    生野杏树娇躯巨震,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林天凡,最终还是痛苦的摇了摇头:“亲爱的,你是倭国的敌人,所以我必须将你处死。”

    “这一切虽然是一个骗局,但是当我看到右派分子的沙漠之鹰指向你的时候,我那一瞬撕心裂肺的感觉,却是真实的。”

    “所以我会在处死你之后,给你华夏的父母会一笔金额巨大的钱,作为你救我的报酬。”

    “我们刚刚的抵死缠绵,是真实发生过的,我是你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

    “所以我在处死你之后,会为你守灵七七四十九天。”

    “我感觉的出来,你是爱我的,生野杏树,你真的要亲手将你心爱的男人推上断头台吗?”

    生野杏树的娇躯再次巨震,眸子瞬间湿润,睫毛一眨,两行清泪便是无声的流了下来:“所以我决定,此生只为你驻颜,我会永远记住我曾拥有一个华夏的男人,他的名字,叫做林天凡。”

    “我不怕死,我只怕我死了之后,你会孤苦一生。再也与不到像我这样不顾一切为你挡子弹的男人。”林天凡依旧仅仅揉着生野杏树,淡淡说道。

    生野杏树趴在林天凡的怀里,呆呆的看着他,早已经泣不成声。

    林天凡继续说道:“你是我的女人,我真的不想看到你变成一个魔鬼。称霸全球?不可能的,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称霸全球,你们倭国不能,而米国同样不可能。研究基因,你们顶多也就打造出一支优秀的名族,想称霸全球,只会自取灭亡。生野杏树,我和田川真子,其实都是因为不想看到你带领倭国走向亡国,才精心策划出这一局的,你懂吗?彻底解散基因研究组合,打消称霸全球的疯狂念头吧。”

    林天凡这番话说的声情并茂,在情在理,生野杏树怔怔的看着他,突然呀的一声,张嘴死死咬住林天凡的胸脯,同时翘臀一抬狠坐而下,跟着十分粗暴的动作了起来。

    妈妈的,当真是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啊!生野杏树死死咬住林天凡的胸脯,痛得他一个劲的倒吸凉气,而下面生野杏树疯狂的运动,又爽得他身子直打颤,这种一边天堂一边地狱的感觉,只有林天凡自己才能体会。

    不知道过了多久,生野杏树娇躯一阵急颤,竟是泄了身子,她咬着林天凡胸脯的嘴,也是缓缓松了开来。她整个人早已经香淋漓,软软的趴在林天凡的身上,颤抖不已。

    “呼……”

    天堂地狱的折磨总算极速了,林天凡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使劲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看了看胸脯上被生野杏树咬的地方,竟是已经咬破了,两排整齐的牙印上,渗着血丝。

    “你是属狗的啊!”林天凡使劲揉了揉被生野杏树咬出的牙印,只觉得钻心的痛。

    生野杏树却是累坏了,趴在他的身上一动不动,过了许久,才从他身上滚下来,一个浑圆雪白的屁股对着林天凡。

    瞧得她这模样,林天凡心里没底了,不知道她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一时间愣在了那里,不知该干什么。

    “我的华夏男人,你走吧。”生野杏树没有转身看林天凡,突然悠悠的说道,话音中透着一股极度的疲惫,“我不处死你和田川真子,你带着她回华夏吧,我永远都不想再看到你们了。”

    难怪她会疯狂的和自己圈圈叉叉,原来是两个人的最后一次了。林天凡轻叹了口气,顿了顿,说道:“那关于基因研制组织的事情,我也希望你能……”

    “滚!”生野杏树突然叫了起来,“趁我还无法对你们下杀手之前,马上在我面前消失,滚回你们华夏去。”

    “可是,我真的是在为你好,你是我的女人,我不想看到你最后的结局很惨。”

    “滚!给我滚啊!”生野杏树突然转过身来,泪水滚滚而下,愤怒的将林天凡往门外退去:“不要逼我亲手杀死我心爱的男人好吗?滚滚滚,马上在我面前消失!”

    她虽然身为女子,但是力气却不小,两三下将林天凡退出了屋子外,嘭的一声将门关了回去。

    “生野杏树!”

    林天凡望着紧闭的房门,重重的叹了口气,尼玛,这次行动最终还是失败了吗?生野杏树作为倭国的首相,带领倭国雄霸世界,早就成了她的梦想,又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个和自己圈圈叉叉了几次的男人的一席话,就改变自己的雄心大略呢?

    在房门外站了好一会儿,房间里一直没有一点动静,也不知道生野杏树在里面做什么。瞧得天色渐渐大亮,林天凡已经不方便再在这家酒店呆下去了,只得转身离开,回到了自己的住的酒店。

    这次行动,搞得林天凡疲惫不堪,整个行动都几乎是他一个人在活动。现在,他只想回去好好蒙头大睡一觉,然后打道回府。这次行动的成功率,本来就是极小的,生野杏树能不处死自己和田川真子,已经是够幸运了。

    屋子里,朱成武、黎姿、田川真子、3号和9号都在。

    瞧得林天凡回来,诸人皆都送了口气,黎姿和田川真子双双站起来迎了上去,黎姿说道:“林天凡,怎么样,没事吧?”

    “没事,就是很疲惫,只想好好睡上一觉。”林天凡露出一脸的倦意,整个晚上没合一下眼不说,还在一个劲的嘿咻,即便是铁打的人,都会疲惫的。

    “那好,你去睡吧,田川真子说,我们不回华夏了,就从这倭国飞往米国,机票都已经买好了。”黎姿说道,“还有,我师兄已经联络了组织,让他们通知西乡版纳的爱丽丝,让她火速回米国,我们在那里等她。”

    “这么快就前往米国吗?”林天凡愣了一下,疑惑的看着田川真子,旋即,又是轻叹了口气,说道:“这一次行动失败了,又马上要转战米国,希望米国的行动,不会再失败了。”

    一旁的朱成武,却是插嘴说道:“田川真子说,这次行动,只要你从生野杏树的手掌中出来了,就已经完成了。”

    “什么意思?”听魔鬼男这么一说,林天凡困惑的蹙起了眉头。

    “天凡哥哥……”

    田川真子蹙眉沉吟一下,说道,“这一次行动,本来就不存在多大希望成功的,因为对方是倭国的首相生野杏树,要左右一个首相的决定,是何其艰难。生野杏树的性格我是了解的,她虽然是女子,但性子确实杀伐果断的,她让你回来了,就说明她已经陷进去了。这是个很好的兆头,希望她以后会想明白,她心爱的华夏男人说的话,是正确的。”

    原来并没有彻底成功,只是希望生野杏树日后会想明白啊,林天凡轻叹了口气,心中颇有些无奈,昨晚牺牲了那么多,到头来,仅仅是换来一个希望生野杏树日后会想明白。

    不过话说回来,这才符合常理的,若是一个国家的首脑人物,与她约约炮就改变了她的初衷,那倒变得有些天方夜谭了。

    嗯,希望她‘日——后’会想明白吧。林天凡苦笑了笑。

    这无疑是一次特殊的行动,他们能做到这样,已经算是极限了。接下来林天凡回房休息。第二天,他们便不再耽搁,退了订房,直接赶到光岛国际机场,准备乘坐飞机前往米国,彻底瓦解掉米国的基因研究组织。

    人数没有调动,依旧是林天凡、朱成武、黎姿、田川真子、3号和9号六人,而田川真子,依旧担任着总指挥一职。在前去的过程中,朱成武不断向华夏的组织联系,在得知他们已经从西乡版纳将爱丽丝接了过来,正护送往米国之后,朱成武这才松了口气。

    “别动!要动我就一枪干掉你!”

    几人刚刚登入机舱,一道人影突然窜了过来,一手揪住林天凡的胸襟,一手拿着一把手枪死死紧紧顶在林天凡的额头上,因为角度问题,机舱中其他的乘客看不到这一幕,因此并未因为恐慌。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林天凡只是本能的迅速将头一偏,右手猛地掐住对方的喉咙,正欲用力一捏时,整个人却一下子傻掉了,呆呆的愣在那里,错愕的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前来杀他的人。

    朱成武和田川真子他们几人,同样是一下子傻掉了。

    “生野杏树,怎么是你?”林天凡掐住对方脖子的手,不由缓缓松了开来,愕然的问道。

    没错,眼前的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生野杏树。她一身便装,混在机舱中,一眼看过去很难辨认的出来。她隐晦的将胸前一对坚挺,挺直的琼鼻,轻哼了一声:“那夜和我约炮的男人是你,这次出现在你面前的人,为什么不能是我?”

    “约炮?”

    朱成武和田川真子尚未在生野杏树突然出现的惊愕中回过神来,又一下子被约炮这个词惊呆了,一个个全傻愣在了那里,脸色古怪的看林天凡和生野杏树。林天凡站在那里,一时间脸都绿了。

    “怎么了,我和林天凡约炮有问题吗?”生野杏树疑惑的看了看诸人,说道,“那晚我和林天凡约炮的场面,十分的火爆,为此我们还开了一瓶1874年的高卢红酒庆祝。”

    “还开了一瓶1874年的高卢红酒来庆祝约炮?”诸人简直惊碎了一地下巴,约炮之后,还开红酒来庆祝?诸人的脑子里,皆都不约而同的浮现出了某些兽血沸腾的画面。

    “啊,先不讨论关于约炮这个问题了。”

    在这么多人的面前,生野杏树将约炮两个字说的那么自然,林天凡尴尬得简直要找个地缝钻进去,急忙转移了话题,对生野杏树说道,“你来这里做什么?想将我们缉拿回去吗?”

    他这话一出,朱成武和田川真子他们,神色皆都变得有些警惕起来。3号和9号甚至直接拉出了沙漠之鹰,哗啦一下双双对准了生野杏树。身为狼群佣兵团的成员,他们是绝对不会束手就擒的。

    田川真子毕竟是倭国的人,见状急忙将他们的沙漠之鹰按住,示意他们不要乱来,接着,又是朝生野杏树鞠了个躬,说道:“生野杏树,是我背叛了国家,你处死我吧,不要为难他们。”

    “真子,你这是在做什么?”林天凡见状,急忙一把将田川真子拉到身后,看着生野杏树冷声说道,“生野杏树,你说过要放过我们的,作为一国的首脑人物,这样出尔反尔,似乎有些不太好吧?”

    生野杏树长长的睫毛不住眨动,有些愕然的看着林天凡他们几人,突然无奈的轻摇了摇头:“林天凡,我有说过要将你们缉拿回去吗?”

    “那你突然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又是什么意思?”林天凡困惑的蹙了蹙眉头。

    “很简单啊。”生野杏树尚未开口,一旁的朱成武却是出声了,话语中永远透着一股子的慵懒,“为了你,她已经放弃了雄霸全球的计划,决定彻底解散基因研究组织,并且随你一起前往米国,共同努力瓦解掉米国的基因研究组织。”

    “什么?”

    林天凡吃惊的看着生野杏树,他万万想不到,这个倭国的首相,竟然这么轻易就放弃了雄霸全球的计划,甚至还跟随着自己来了。他激动的一把捉住生野杏树的双臂:“生野杏树,这个魔鬼男说的,都是真的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