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铁血1933

第二百九十一章 要烧无色玻璃

    这传教不顺利也是东西方价值观的体现,这里可是路过的人口渴了吃个果子不算偷的时代,而圣经里面偷吃果子就要被打下炼狱不说还要子子孙孙的受罪。

    佛教能在这片土壤上面发展起来和其自我阉割的特性是分不开的——在明朝藏传佛教和中土佛教已经是两码事了。道教作为本土宗教也有其天然优势,那就是将历史上的名人以及从古至今的神化传说故事整理起来,一套系统就算完善了。至于这些历史名人为什么成神,那还不简单,来本封神演义就全部解决了。

    对于洋神父的怨念庐山号根本不知情,打发掉想挖澳洲墙角的二人组后,阿莹最近买下的小宠物又来打发饭底了。

    不知何时起,一些上层社会的国人认为吃光了是很那个啥的。所以,这次也是一样,还算丰盛的a餐三个人都没有吃完。

    看到阿莹口中的小黑正在愉快的添盘子,金三多眉头上多出几条黑线。阿莹整天不离手的这可爱宠物是从皮岛猎户手中买下来的一只黑熊幼崽。大约是见到在澳洲的姐妹们都养了树袋熊做宠物,阿莹的心也开始萌动了。

    和阿莹不一样,金三多知道这个家伙是能长到一千几百斤的,怎么说也是猛兽。只是当时阿莹看到已经失去母亲嗷嗷待哺的小黑之后,就忍不住母亲大发,将其从猎人手中买了下来——并向金三多保证小黑一定会很乖很乖的,想起动物园里面只会卖萌的大家伙们,金三多也只好认了。

    拿上饭后一杯茶,金三多去了生物老师那边:“蔡老师。我想问一下,熊作为大型哺乳动物之一,如果有天凶性大发怎么处理?”

    蔡老师看着那边卖乖的小黑说道:“你说的那个吧,我想不会的。”

    “还请老师指教。”

    蔡老师说道:“这么说吧,母性这个东西呢,不是只有人类才有的。你听说过狼孩或者熊孩的故事吧。就是因为幼崽死去,母狼或母熊将找到的人类婴儿抚养长大的那种。”

    “一点点传闻还是有听说的。”不过人家那是死了幼崽,咱家这口子是什么情况呢。

    蔡老师也抱着茶杯说道:“哺乳动物呢,总体来说都是社会性动物。一个人类婴儿从小被母狼抚养或者被母熊抚养,他长大后就是熊孩或者狼孩,从本质上说除了基因和外表外,他已经不是人类了。同样的道理,狼和熊从小在人类社会长大,那他除了外貌和基因之外就是人类的一员。将宠物作为家庭成员的这种事情很常见吧?”

    “这个经常有,我小时候也养小狗的。我去当兵的那年小狗舍不得我走,追了我很久…直到我在车站上车。您的意思我明白了您是说这只熊长大以后,就会成为不会说话的人。”

    蔡老师点点头:“就是这么点事。总体来说,就是冷血动物也是有亲情观念的。野外的熊伤人一般是为了保护地盘或幼崽,其实狼和狗的本质除了驯化度之外没有什么区别,如果是你养的狗,你抱她的小狗他不会咬你吧。”

    金三多想起自己养的那条小狗说:“我养的那条,看见我就忘记刚出生的小狗崽子了。”

    “所以说,尽管放心吧。他就算长大后,也会是我们中的一员。”

    得到在人类社会从小长大的猛兽不会有什么危害的答案后,金三多去厨房弄了些海鲜来一起和阿莹喂养小黑——长大了只认识妈妈不认识爸爸,那可就要悲剧了,金三多自认在这力气上面是无法和黑熊比拼的,只能期望这小黑长大以后更听话一点了。

    看今天老公这么配合,阿莹落下几滴眼泪。

    “嗯怎么了?”

    “没事,想起爸爸妈妈和哥哥姐姐妹妹弟弟了。”

    “没事,我们不是好好的嘛。再说了,每家这么多孩子不就是为了避免骨肉分离这种情况发生吗。”金三多说起自家事来:“我家孩子比你家还要多的多,记得有一次一个小我一岁的弟弟家里不住非要去外面租房住,结果中了煤气挂掉了。家人知道后只有一个‘哦’字。”

    阿莹擦去眼泪说道:“你们家的人可真冷淡。”

    “那是因为他出去租房住的那一刻开始,就应该考虑清楚有什么危险。包括他可能因为意外死去这件事,在他出去租房住之时我们就已经有心理准备了。”金三多说道:“活着的人还要活下去要工作要学习,每天到晚为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悲伤什么都不去做了,那才不值得呢。”

    话说这边大明朝在引进了第二批澳洲火器后,除将神机营改组为神机军外又建了两支新军,分别是辽东的广宁军,执掌这新军的人物是西洋火器专家孙元化,另一支是直隶的天雄军执掌这支新军的人是大名知府卢象升。

    得了这些消息后,庐山号的穿越众也有些忐忑,这八股文中虽然没有什么军事知识,但靠八股文起家的人中间,还真是出了不少军事天才的——话说已经从小开始就严重偏科了,但是对于新事物还能理解的这么快,只能用人才来形容了。

    王阳明那个开个挂的就不说了,就现在北方这些明朝新军的主帅也都是一时的人杰。好在标准化和流水线技术对明朝来说还是老大难问题,不然澳洲共和国哪里还有的混——有这个国家了嘛。

    澳洲青年城。

    工业组的林逸郑重的说道:“现在我宣布,高炉炼钢计划无限期停止。”

    高炉是建不起来了,虽然有技术有图纸可是一个顶层吹氧问题就难倒了一大帮人——液态的氧气生产和储存就是一个问题,六十年代乡镇间的小钢铁作坊都能从工业社会体系中买来原料,可现在的问题是澳洲没地方去买——工业化其实是一个体系,而不是一两个厂子,这一点庐山号的穿越众们总算明白了。

    好消息是,广东来的这些匠户师傅们建设的炼铁平炉已经能出伪钢(灌钢)了,再建设几座炼铁厂勉强能满足澳洲暂时的钢铁需求——特种钢就要看庐山号的高温电炉。

    既然高炉炼钢的计划破产了,高炉烧玻璃的计划自然也就破产了,不过因为已经开始炼焦,这些焦炭可以给未来平炉的钢铁厂和玻璃厂用——毕竟焦炭的热值还是蛮高的。

    现在林逸领导的工业组面临的问题就是,怎么更好的去除平炉铁水中的杂质和硫磷等——因为虽然高炉炼钢是后世钢铁产业化的不二途径,但是这之前大家还是用平炉炼钢的。这些明朝匠户师傅们建起的钢铁厂还有很大改进的余地,若是能系统化的改造一番,炼钢烧玻璃都不在话下。

    现在是澳洲大发展时期,一声令下,更多的匠人和基本劳动力加入到平炉的建设中去。对现代炼钢平炉的建设,澳洲人有自己的方案和主意——这当然都是经过历史实践中证明的,虽然开始匠人师傅们还薄有微词——哪有外行领导内行的道理,不过等建好了之后,这效果自然也是出奇的好。

    轻松抛弃了还不成熟的高炉炼钢计划后,工业组的一众人又把目光转到烧玻璃上面,十七世纪不管是在亚洲还是欧洲,镜子可都是很吃香的货物。军火这一块庐山号还能撑一下,可是大量烧玻璃就不划算了。

    工业组的口号一变:“既然威尼斯人都烧得,我们也烧得。”

    只是这穿越众心气比较高,一上来就想挑战平板玻璃。平板玻璃不是吹的,甚至后世大部分玻璃都是开模具浇铸制造的,真靠人类那点肺活量吹出来的那是艺术品不是工业品。

    制作平板玻璃就需要一个铁制的平台,另考虑到玻璃的冷却时间,这样上千斤重的铁制平台需要十几个乃至几十个——于是炼铁厂出产的上好的灌钢被拿来打造一些明朝人看来是一些铁制大床的东西,这大铁床不但要保证光滑平整而且还不能有一个毛刺,对现代工业来说这点要求不算什么,可是现在的澳洲只能用先开模具制造大铁床然后用榔头等一点点按要求将大铁床敲出来,最后还要等庐山号回来用上面的抛光机走一遍。

    这次庐山号回来的正是时候,庐山号载着移民和货物回到青年港,工业组的重点计划之平板玻璃就开始点火烧窑。然后那些经过初级加工的大铁床被运上庐山号等待抛光,得知这是澳洲第一炉玻璃就要出炉的时间,在确定了烧玻璃不会炸炉之后,大家兴致勃勃的参加了玻璃出炉的这一幕。

    自然第一块被抛光的大铁床和一根磨光的铁棍子也回到了玻璃厂。

    在现场洛杰船长问道:“我想要问的是,我们难道已经有了碱厂?”

    林逸说道:“食用的碱面对澳洲工业来说,还是有一定难度的。我们现在用的是侯氏制碱法,只能得到工业用的纯碱和化肥氯化铵。下一步,我们准备扩大纯碱的生产,用氯化铵制作合成氨,这样就连**我们也都要有了。以后开矿修路,甚至生产军火,这都是少不了合成氨的。”

    说到这里林逸骄傲的说道:“说起来,明明已经有技术要一步步做起来还是有难度的。就这个简陋的碱厂我们试验了几十次才成功。不过好处还是有的,我们得到了化肥和纯碱。”

    一个老师傅盯着炉内的反应说道:“开炉。”

    这个炉子并不大,澳洲人的第一个玻璃厂也就是实验性质,成功后才会建造更多更大的玻璃厂。里面的瓷质坩埚被两个大铁钩架出之后迅速将里面烧红的玻璃液体倾倒在外面等候多时的大铁床上面,铁棍子随后而上将上面红色的玻璃水摊平。

    昨晚上述这一切大铁床带着下面的轮子被推入一个与外面隔绝的密闭仓库中——这里已经用水平仪测过了,保证大铁床在这里是一定会保持水平状态的。林逸一拍手:“好了,我想大家离开之前就能看到澳洲第一块平板玻璃诞生了。”

    洛杰船长问道:“这就完了?”

    林逸点点头:“还有十几天冷却期间。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自然冷却。玻璃从结晶后的那一瞬间开始,其实就已经是液体了,包括我们现在所有用的玻璃器物。只是它在常温下变形用的时间需要几百年之长,所以还在我们的忍受期。”

    想想也是,人才活几十年而已。不过据说有些日本的大名用玻璃器物作为传家之宝的,这可要坏事了。

    这段冷却时间玻璃厂却没有停着,仍在一炉一炉的制造着平板玻璃。

    当然,庐山号临走前,这第一块平板玻璃是要上船的——作为教学船实验室电镀技术上面也是有的。

    当两个工人带着厚厚的手套将澳洲第一块平板玻璃搬出来之后,大家才发现这澳洲第一块玻璃居然是淡紫色的。虽然说神童诗里面有满朝朱紫贵,但对于玻璃行业来说,还是透明无色的玻璃最好——当然,如果技术能做到随意改变颜色那就更好了。

    看到这彩色玻璃工业组的组长林逸也抓了头皮:“看来是投料配比有些问题,已经去铁了怎么会发紫呢。”

    洛杰船长劝道:“慢慢来吧。”

    林逸问船上的军工组人员道:“能做镜子吗?”

    几个人正在摸着玻璃的平整度:“放心啦,反光的是银不是玻璃本身。就这块平板玻璃的质量还在制造镜子的许可范围内。”

    当然,明朝并不需要一米五乘两米的大穿衣镜。金三多贡献出一枚钻戒被当做切割玻璃的玻璃刀——话说这个钻戒阿莹眼红很久了,女人嘛,总是对于发光的亮晶晶的东西感兴趣——传说中的龙和现实中的一些鸟类好像也是这样。

    林逸则坚定的说道:“放心,我们会烧出无色玻璃的。”

    只是这一年的春天,最重要的还是农业,开荒播种引水修渠灌溉才是重中之重。这也是所有人到了澳洲之后的第一个春天。虽说1629年终将不会平静,但是显然庐山号到来后的世界将增加更多的变数。(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