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暴秦

第182章 选择斗鸟

    当下,王猛与赢文就在房间内拜祭了天地神明,正式结为异姓兄弟。

    礼毕,赢文让凤落梅出去,关上房门,然后与王猛默坐在房间内,两人手心相抵,心神相交地传授起“禽言兽语”秘术来。

    按照赢文的说法,但凡凤鸟氏一族的后人,大都懂一些“禽言兽语”秘术的。

    但他们所学不多,所驱使的飞禽走兽的种类,也非常有限。

    只有凤鸟氏一族的族长及其嫡系传人,才懂得全本的“禽言兽语”秘术,能驱使上千种飞禽走兽。

    故此,此次赢文传授给王猛的“禽言兽语”秘术,也只有全本的六七成的样子。赢文并没有毫无保留地将全本秘术,都传授给王猛。这还是赢文看在王猛是自己的大哥的份上,才法外开恩的。

    否则的话,赢文能传授个二三成的秘术给王猛,就已经很看得起王猛了。

    但即便如此,王猛驱使飞禽走兽的种类和技能,也要远超凤鸟氏一族的其他族人的。

    此外,按照族规的规定,这种“禽言兽语”秘术,是不允许使用玉简复制的。故而赢文只能与王猛心神相交,点对点地将自己脑海里的秘术,慢慢传授给王猛。

    毫无疑问,仅仅将全本六七成的“禽言兽语”秘术传授给王猛,工作量也不小了,花费的时间也不能短的。好在这种秘术在存储的时候,乃是以图像和语言的形式,而不是以文字的形色刻录在识海里的,故而赢文将其传授给予王猛的时候,看起来通俗易通,只要勤加揣摩,要学会是不难的。

    三天之后,赢文和王猛才从房间里走出来。

    此时的王猛,已经对“禽言兽语”秘术,有了初步的了解了。

    理论上,王猛已经能够施展此秘术中的应用法术,来驱使一些低阶妖兽的。

    接下来,便是为王猛选择参赛所需要的“斗鸟”。

    按照规定,斗鸟比赛所用的斗鸟,一律使用二阶“铁火乌”妖兽。除了二阶“铁火乌”妖兽外,其他任何鸟兽,都不能用来参加“斗鸟大赛”。

    要知道,这种二阶“铁火乌”妖兽生性凶悍,喜欢互掐,拼斗起来全力以赴,使整个比赛的气氛显得紧张而激烈,颇具观赏性,乃是斗鸟比赛的不二选择。

    凤落梅听说王猛需要选用二阶“铁火乌”妖兽做“斗鸟”后,便让王猛去她家的巫兽场去选,却被赢文制止了。

    赢文说,在自家的巫兽场里选斗鸟,太过轻易,王猛无法对各种不同品质的斗鸟,有很深刻的感性认识的。

    还不如直接先去坊市中挑选。

    也是对王猛眼力的一种锻炼。

    又因为有凤落梅在场,王猛就无法以一个普通交易者的身份出现在坊市中,这就影响了王猛与店家“斗智斗勇”,赢文索性也没有让凤落梅与王猛一起去坊市。

    而是赢文自己陪着王猛,直接去了坊市。

    这样一来,坊市里的人不认识王猛和赢文,肯定会将他俩当作外地人,自然会拿出各种不同品质的斗鸟与王猛砍价,王猛在砍价的过程中,很快就能学到不少有关辨识斗鸟品质的感性知识的。

    这对王猛参加斗鸟大赛,是具有非常巨大的助益的。

    两人出了大院,飞下八角岭,遁光很快就落入白水城的城南坊市之内,然后进了一家不大不小的巫兽店。…。

    店中小厮见王猛和赢文进来,立刻将他们迎入贵宾室中。

    小厮奉茶毕,店中的一名“祭士”层级的青年管事走了进来,负责接待王猛和赢文。

    双方分宾主坐定。

    在弄明白王猛需要什么后,这位自称姓陈的青年修士缓缓伸出右掌,在身后的墙壁上平平抹过,好像要抹掉什么灰尘似的。

    但墙上并没有什么灰尘被抹掉,反而随着他的手掌抹过,墙上忽然现出一片薄纸似的透明镜面,并有白濛濛的毫光亮起。

    陈姓青年修士手指一点,白濛濛的镜面猛然荧光暴亮起来,几个模糊的图像迅疾无比的一闪而过后,镜中的画面质量,便迅速稳定了下来。

    乃是一片荧屏似的光幕。

    光幕中央,一个黑点由远而近、由小到大的出现在光幕上。

    竟是一个四方形的透明大匣子!

    这个透明的大匣子里面,赫然载有一只拇指大小的淡赤色的怪物,貌似是一片三角形的淡赤色“祭铁片”的样子,看上去锋芒毕露,咄咄逼人。

    可这个拇指大的怪物的前端,明显长着两只绿幽幽的小眼睛,滴溜溜乱转,显然此物不是一片真正的祭铁片,而是一只铁翼小飞鸟的样子。

    “赤火乌!”

    听见王猛轻轻的“咦”了一声,脸上先是闪过一丝讶色,接着便双目炯炯地注视着那只赤火乌,陈姓青年心中一动,嘴角浮现出淡淡的微笑,对王猛道:“前辈是第一次来咱们白水城?”

    王猛扭转头,淡然道:“阁下何以知之?”

    “前辈对所见的这一幕,好像大感意外的样子,当然是因为没有来过白水城的缘故了。在我们白水城,所有交易斗鸟的巫兽店,都是用这种特制的阵法禁制,来让客人看鸟和选择斗鸟的。这种阵法禁制既方便,又直观,几乎是零距离接触!这样便能让前辈看得清清楚楚,不会发生误判的情况了。”

    陈姓青年微微一笑,又道,“前辈虽然是第一次来白水城,不过不用担心,咱们白水城南街坊市很讲规矩的。尤其是敝店,那是出了名的童叟无欺的。前辈即使是第一次来敝店,陈某同样会将前辈当作老顾客、老朋友对待的。绝对不会欺生!关于这一点,还请前辈放心!”

    王猛闻言,满腹疑虑地道:“陈管事,怎么本少爷听了你的话,竟然会有一种‘此地无钱三百两,隔壁阿二未曾偷’的感觉呢?”

    陈姓管事面色一红,尴尬地道:“前辈说笑了。敝店怎么可能如此的。”

    按照道上的规矩,接下来,王猛开始看鸟、选鸟。

    王猛略微看了那只斗鸟几眼,便莫测高深地道:“本少爷想看看品质更高一些的二阶铁火乌,不知阁下这里是不是有货呢?”

    陈姓青年貌似被王猛的口气激怒了,立刻颇为负气地道:“前辈,敝店的斗鸟的品质,在整个白水城,都是颇有名气的。而且斗鸟的品种也最齐全。怎么会没有更高品质的二阶铁火乌呢?连二阶铁火乌都没有,敝店还能称得上是白水城最出名的巫兽店吗?”

    说着,陈姓青年信手往墙壁上一指,一道法诀飞出,前面那只盛着铁火乌的透明的大匣子退去,光幕中再次由小到大地出现一个四方形透明的匣子。

    里面赫然是两只铁火乌,而且是生性凶悍的二阶妖兽。

    (求推荐,求收藏!!!)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