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暴秦

第150章 真龙天子的传说1

    郑伯友接过黄绢,一眼认出那绺漆黑光亮的青丝,正是女儿婉云公主的秀发,不觉心中一酸,神色黯然。片刻后叹道:“云儿这孩子从少娇生惯养,任性妄为,不喜欢受约束。她的性格不适合做王妃的。要她接受王宫中森严的礼制约束,恐怕也没有可能。正因为如此,前些日子太子殿下向寡人提亲的时候,寡人也没有答应他的。云儿聪明伶俐,大概体察到了寡人的苦处,怕寡人为难,这才一走了之的!唉!真是个心痛父母的好孩子啊!”

    最痛爱的女儿忽然远离膝下,令郑国夫人心中酸痛不已,闻言早已泪如雨下,掩面饮泣了起来。

    坐在下面的掘世子突怕父母心情难过,会有伤身体,连忙岔开话题道:“小玉,你们到东山也有几天了,见到过王猛没有?”

    小玉应道:“见到过了。”便将她们在昆仑渊中见到王猛大显身手的一幕,简要的向掘突世子叙说了一遍。

    掘突听得别后不过数日,王猛竟表现得如此神勇,不由大感惊奇,连称自己没看错人,王猛真是百年不遇的修仙奇才!

    这时,一位寺人进来禀告道:“启禀国君大人。我国祭天院神巫季咸大人到了。正在大殿外候旨。”

    郑伯友连忙站立起来,道:“快,快快有请!”又对小玉道:“小玉,你先下去。等这边的事情办完了,立刻就回东山去伺候公主。”

    小玉听得国君大人如此吩咐,知道国君大人不但不会逼迫婉云公主许婚姬宫涅,也不会强令婉云公主返回镐京了,心中暗暗欢喜,连忙恭敬地应了一声“是”,磕头行礼完毕,便退出了大殿。

    郑国伯夫人借口身体不适,也起身回**去了。

    须臾,殿门外响起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一位身着白色道袍、面目清瞿的儒雅道人,年龄约莫四、五十岁的样子,步履飘然的进了来。

    “微臣季咸,叩见国君大人!”

    道者躬身行礼道。

    “神巫免礼,平身。来啊,给神巫看座!”

    郑伯友面色亲切地道。

    掘突见其父亲起身,也连忙跟着站立起来。

    季咸一双灵动的眼睛看了郑伯友一眼,笑道:“微臣观国君大人面色沉郁,心中似有难消的块垒。国君大人叫微臣过来,莫非是想要占卦吗?”

    郑伯友颔首道:“神巫说得不错。因此事牵涉到我朝气运,兹事体大,寡人心中难安。这才请神巫为寡人决疑的。”

    神巫季咸诧异道:“是吗?是什么事情,竟能牵涉到我朝气运?”

    郑伯友道:“神巫知道有关‘真龙天子’的传说么?”

    季咸沉呤道:“有关‘真龙天子’的传说,因牵涉到王朝气运,历朝历代都是禁止民间妄加议论的。微臣虽有耳闻,但究竟不甚了了。就连这个说法是怎么来的,也都不大清楚的。”

    郑伯友似乎明白季咸的担忧似的,吩咐道:“关于‘真龙天子’的传说,的确事关王朝稳定,是不允许民间议论的。今天只有我们三人在此,神巫但说不妨。不会有什么不良后果的。不要有所顾虑。”

    季咸忙道:“微臣遵命。”

    三人坐定之后,郑伯友面色凝重,目光望着殿外空洞的远方,缓缓地道:“寡人还是先说说三天前发生的那两件怪事,再跟神巫聊聊有关‘真龙天子’的传说之秘,以及这两件怪事与‘真龙天子’传说之间,究竟有何关联……”…。

    季咸道:“微臣洗耳恭听。”

    三天前,大周王宫和京都镐京,同时发生了两件令人不安之事。

    这天早晨,朝廷接到奏报,说镐京的孩童们,都在街头巷尾吟唱一首“月将升,日将没。檿弧箕服,实亡周国”的童谣。此童谣影响甚大,已经造成民心恐慌,极可能会动摇国本,特请示如何处置。

    要知道,这个童谣的歌词中,充满了叛逆不道的意思。

    此童谣中的“月将升,日将没”两句,以天时更替暗喻王权败亡,已属大逆不道。至于“檿弧箕服,实亡周国”两句,谋反之意就更明显了,那岂不是明明白白在说,一些卖樉木弓和箭袋的家伙,要覆灭大周王朝吗?

    天子闻言大怒,立刻下令追查。

    镐京的官员们得到天子的命令,惊得屁滚尿流,立刻将那些传唱童谣的孩童们都逮了起来,将他们带到王宫中,由周天子亲自审问。

    周天子就问:“孩子们,这首童谣,是谁教你们唱的呀?”

    孩童们哪见过天子威严,顿时吓得战战兢兢,说不出话来。

    其中有一个胆子大的孩童回答道:“回禀陛下。此歌乃是一名红衣小儿传授。三天前,天上降下一名红衣小儿,在街上教我等传唱这四句童谣。不知何故,这首童谣立刻就传遍了整个镐京。以致满城小儿,都会传唱此歌了。”

    周宣王大感诧异,立刻问道:“如今,那红衣小儿何在?”

    那个孩童答道:“回禀陛下。他教会了我们唱这首歌后,就不知所踪了。”

    周宣王默然良久,叱退众小儿。随即传召司市官,令他们传谕天下:“禁止再传唱这首童谣。违者,全家连坐。禁止在集市上买卖弓箭、箭袋,违令者死。”

    与此同时,王宫中也发生了一件大事。

    大周王朝的重重深宫之中,原本保管着一只装盛着“龙嫠”的金盘的。

    所谓“龙嫠”,就是两条真龙交欢后流出的精状液汁,因被保存了下来,就叫“龙嫠”。由于此物与王朝气运有关,被锁在深宫之中,不为外人所知。

    可这一日,那只装盛“龙嫠”的金盘,忽然间金芒大放,光透重楼。并有千条彩气盘绕,万条宝光迸射,仿佛异宝出世一般,将大周王朝的王子王孙和满朝文武官员们,都惊动了。

    自“千亩之战”大败后,天子因心神遭受沉重打击而一病不起,国政交由太子姬宫涅摄理。太子姬宫涅闻得凑报,大感惊奇,连忙召来几位大臣询问。

    王室祭天院大长老、史学专家、太史令、天子的堂哥伯阳父,便把有关“龙嫠”的来龙去脉,悄悄告诉了姬宫涅,并郑重其事地告诫他,绝不可轻易开启那个盛放“龙嫠”的宝盒,否则将有不测之祸发生。

    不过,伯阳父显然并不很了解姬宫涅是什么样的人。

    太子殿下姬宫涅,就是那种“越被告知不能做某事,他越要做”的那种人。

    一句话,不但刚愎自用,而且好奇心特强。

    下大夫虢君是个佞臣,此人为了讨得太子欢心,便在一旁怂恿道:“据微臣所知,我大周王朝曾得仙界圣人眷顾,亲许大周稳坐八百年天下的。王权安如磐石。我大周历朝历代天子,无不是应命之主,真龙天子,洪福齐天。哪还有什么不能看的?哪还有什么不能做的?难道区区‘龙嫠’,还能使仙界大圣人的旨意失灵不成?!”…。

    众大臣虽然觉得打开宝盒不妥,但见虢君说得振振有词,一时竟也无法驳斥。姬宫涅乃是贪玩好奇之人,虽然尚未正位天子,此时已露出偏信馋言的本性,便当场命人将宝盒打开。

    掌库的官吏慑于太子的威势,不得不打开了那个金光闪闪的宝盒。

    哪知,那只宝盒才刚刚打开,忽然金光爆亮,一下变得耀眼夺目起来。

    晶亮刺目的金光,照耀得众人连眼睛都睁不开。

    “唿――”

    刺目的金光中,一道黑影在宝盒中一闪而逝。

    众人只觉得眼睛一花,宝盒已变得空空如也了。

    那晶亮刺目的金光,随即熄灭了。

    “啊……”

    旁边一位四十多岁的老宫女忽然脸色大变,如见鬼魅般惊呼道。

    众人急忙循声望去,却见一条金色小蛇的影子,在这位老宫女腹部倏地一闪,蓦然消失不见。

    那老宫女眼睛一闭,望后便倒。

    姬宫涅见此,颇为扫兴,转身便将此事抛到了脑后,自顾自找乐去了。

    众人纷纷散去。

    过不多久,老宫女慢慢睁开眼,忽然“啊呀”一声,神色惊惶地按着腹部大呼小叫起来。她的腹部,竟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慢慢鼓胀起来,肚子又大又圆,挺得跟怀了孕似的。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当天晚上,这位老宫女居然诞下了一个女婴!

    一位四十多岁的老宫女不孕而生女,这种离奇的怪事,很快就被王后姜氏知道了。

    姜后认为,老宫女无端生女乃是不祥之兆,便命人立刻将那名老宫女囚禁起来,并将其所生的女婴掐死,抛尸到王城外的清水河边。

    可等天子闻知此事派人去看时,却发现那名女婴的尸体,竟然不翼而飞了。

    (严重求推荐,求收藏!!叩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