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暴秦

第148章 姬宫涅

    王猛离开后,婉云公主皎洁如月的面庞上,慢慢浮现出了一丝阴云。黛眉微蹙,仿佛隐含了淡淡的雨恨云愁,和说不尽的寂寥落寞之意。

    真是我见犹怜,令人心痛之心顿生。

    小玉和小翠很快察觉到了婉云公主的变化,也不敢追打吵闹了,立刻噤声屏气地走到婉云公主身边,心情慢慢变得沉重了起来。

    小玉痛惜地问道:“公主,你怎么了?”

    婉云公主强作平静地道:“没什么。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小玉回答道:“回公主。都收拾好了。”

    “小玉,你马上跟列御寇师兄回镐京一趟,将这个亲手交给我父亲大人,让他们不要挂念我,我在东山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请他们放心。办完事情后,就把本公主日常使用的妆奁、衣裙、粉脂等物,都搬到东峰来。另外,你看我们外出历练,还需要使用一些什么样的祭器、符箓什么的,直接向列御寇师兄要就是了。”

    婉云公主伸出光洁如玉的皓腕,将一绺青青秀发递给小玉,口中吩咐道。

    小玉应了一声“是”,不疑有他地双手去接时,却发现婉云公主眼圈红红的,绝世的容颜上,略露一丝淡淡的忧伤,青丝似的秀发也明显的短了一截。

    小玉顿时心中“咯噔”一沉,即将与列御寇见面的喜悦,也霎时烟消云散了。

    “啊……公主,你,你怎么把头发剪掉了?公主,你的秀发乌黑锃亮,多美啊,就这么剪掉了,多可惜呀!难道……国君大人也会逼迫公主,要公主嫁给那个可恶的姬宫涅吗?唉……剪掉也好,国君大人要是看见公主连头发都剪掉了,一定会心痛的,也会明白公主誓死不从的决心的。小婢也觉得,公主就是入世修行了,也比嫁给那个年纪一大把了,还荒唐无比的姬宫涅强啊!”

    小玉先是惋惜,尔后又忿忿地道。

    听小玉话中的意思,敢情婉云公主并非仅仅是因为厌倦了宫廷生活,想出来闯闯,寻求点刺激那么简单。

    她好像是在躲避那个叫“姬宫涅”的人的追求来着。

    而“姬宫涅”这个名字,只要是大周子民,是没有人不知道的。

    这个姬宫涅不是别人,乃是当今天子的嫡长子。

    大周王朝的太子,国之储君!

    可叹的是,这位姬宫涅殿下身披太子的华丽光环,在少女小玉心目中的形象却仍然如此地不堪,也难怪婉云公主看不上他了。

    “好了小玉,你别说那么多废话了。姬宫涅再怎么样,也是国之储君,不是你能评价的。你既然准备好了,就赶紧出发。你的那位列御寇师兄,还眼巴巴的站在山门外等你呢!”

    婉云公主面带薄嗔地教训了小玉几句后,忽然化悲为喜地望着小玉,目含笑意地道。

    婉云公主的眼睛亮晶晶地,好象有泪光在闪动的样子,看上去宛如白水银中养着的两丸黑水银,灵动异常,光芒四射,看起来越发楚楚动人了。

    “是。”

    小玉应了一声,忽然脸上飞红起来。

    “小玉姐,听说列子师兄对你念念不忘,都快得相思病了,你还不赶快下山去慰问慰问列子师兄?嘻嘻,你们两真是天生的一对情种啊!哈哈哈哈……”

    小翠见小玉脸红,立刻放肆地取笑道。

    这下,小玉的脸更红了,嘴里半真半假的嗔怒一声,又羞又恼地扑过去,和小翠追追打打起来。…。

    房间里弥漫了两位少女欢快的吵闹声。

    “好啦,别闹了,赶快走!”

    婉云公主也笑道。

    “是。”

    小玉停止打闹,将婉云公主递来的那绺青丝,用一块上等的黄绢包了起来,与桌子上的包裹一起,收入祭袋中,然后向婉云公主敛衽一礼,便出了洞府大门,向山脚下飞驰而去。

    山脚下,站着一位长袍飘飘、负手而立的青年道人。

    此人丰神俊朗,英气逼人,年龄约莫二十三、四岁的样子,一身修为却已达到了“祭师初成”境界。

    “列子师兄!”

    远远地,小玉看见此人,便甜甜的招呼起来。

    这位青年道人见小玉过来,笑着应了一声,便将宽大的袖袍一抖,从中飞出一道金光,停在身前不远处,竟是一只金色的小船。

    那只小船被列子一道道法诀打在其上,忽然颤抖起来,跟着金光大放,迎风涨大为一条三、四丈长,两丈宽的大金船,船身萦绕着金灿灿的光芒,气势惊人的停在空中。

    “小玉,我们上船!”

    列子师兄阳光灿烂地道。

    迎着小玉羞涩的目光,列子微微一笑,英俊的脸庞一下发热发烫,目光也变得柔情如水起来。

    但不一会儿,他轻咳一声,那万丈柔情,顿时如风吹走了一般,脸色一下平静如水起来。

    见此,小玉微微蹙了蹙眉,但仍心潮澎湃的样子,脸上有幸福的红晕……

    “唿――”

    两人刚刚跃上大金船,那只大金船蓦然金光大放,在一阵轰隆隆的轰鸣声中,宛如一道金虹似的激射而出,风驶电掣地向北方的天边飞射而去......

    中午时分,她们回到了镐京大司徒府邸。

    大司徒府、大郑国勤政大殿内。

    大司徒、郑国国君姬友与夫人、世子姬掘突等人正在正厅午宴,听说小玉回来了,便放下手中的镶金象牙筷子,淡淡地道:“小玉不是要在云儿身边,负责照顾云儿的吗,怎么回来了?传她上来,寡人有话要问她。”

    郑伯友的声音低沉有力,充满了威严。细长的丹凤眼含威不露,刀锋般的目光凌厉逼人,尤其是他的太阳穴两侧,高高鼓起,让人立刻感到他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凡人,而是一位世俗的武功高手。

    看样子,郑伯友不但已经知道婉云公主离家出走,还知道婉云公主到了哪里。

    不一会,一位灰袍寺人引着小玉,来到了大厅内,跪下行礼。

    郑伯友面色慈祥地道:“公主这些天还好?”

    小玉肃容道:“禀国君大人,小婢陪伴公主,于三天前到达东山,一切都很顺利,公主眼下已加入东山派全真宗,居住在该派特意为王族、诸侯、各大世家子弟专门开辟的洞府内,虽然比宫廷的条件差一些,但公主还能适应的。公主要小婢转告国君大人和夫人,公主现在一切都很好,请国君大人和夫人放心,不要挂念公主。”

    姬友闻言,一阵默然。

    小玉接着道:“这是公主亲手剪下的头发,要小婢带回来,交给国君大人。公主说,如果国君大人一定要让她嫁给太子的话,她情愿入世修仙,也不愿做未来的王妃的。公主希望,国君大人能够明白她至死不渝的决心。”

    说罢,小玉双手将黄绢高高举起,擎过头顶。

    原来,婉云公主天生丽质,容貌盖世,在王室诸侯等权贵们这个小圈子内,令名远扬,当朝太子姬宫涅虽是婉云公主的堂兄,却对婉云公主的美貌垂涎三尺,曾通过下大夫、东虢国的虢君,向郑伯友提过亲的。…。

    本来,太子殿下姬宫涅与婉云公主乃是堂兄妹,属于近亲的范畴,按说是不能结成婚姻的。可太子殿下不顾劝阻,强行向婉云公主提亲,别人也无可奈何,又不敢多说什么。

    一般来说,太子向诸侯提亲,对诸侯来说,应是一种极大的荣耀才是。

    可太子姬宫涅此人不遵礼制,贪图享乐,任性胡为,尤其沉溺于女色不能自拔,天天与一些宫娥彩女胡混在一起,喜欢吃人口红,在朝野中的名声不太好听,就是郑伯友这样作风严正的朝庭大佬,一听到姬宫涅这个名字,都要大皱眉头的。

    更为严重的是,姬宫涅早已迎娶了申国的姜氏公主为太子妃,宠幸的宫娥才女也不知其数,所生的王孙宜臼都有十五、六岁了,婉云公主一者嫌姬宫涅年龄太大,再者也不喜欢姬宫涅整天与宫女鬼混的行径,便毫不客气地拒绝了姬宫涅的求婚。

    但姬宫涅不达目的不罢休,时不时来拜访婉云公主,送东送西,并不停地托媒提亲,令婉云公主十分厌烦,对姬宫涅的看法更加恶劣了,这才下定决心,索性一走了之的。

    一位灰袍寺人躬身上前,双手接过小玉手中的黄绢,又躬身送到姬友跟前,双膝跪地,双手高举地擎上黄绢。

    (求推荐,求收藏!!)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