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暴秦

第142章 厉害的鲁师叔

    王猛和小松走入洞府之内。

    只见洞府的墙壁上,安放着几枚明晃晃的太阳石,光芒四射,将洞府内照耀得如同白昼。

    可能是正在炼丹的缘故,洞府的地面上,散落了一些草本巫药和矿石的残渣,就是蒲团、鼎炉、桌椅等器具也没来得及收拾,杂乱无章地摆放在会客厅中,让王猛一看就猜得到,这个洞府是没有女主人照料的。

    洞府内祭气浓郁,里面掺杂着一股好闻的淡淡药香。

    此刻,鲁师叔正人单影只地闭目打坐着,脸上笼着一层阴翳。

    小松似乎对鲁师叔颇为畏服的样子,一见对方的气色不好,不觉有些胆寒,立刻躬身禀告一声,便很知趣地告退了。

    鲁师叔慢慢睁开眼睛,见来的是王猛,立刻沉下脸,没好气地道:“你小子是怎么回事?没事就在自己的洞府内修炼,不要四处乱窜好不好!大清早的来扰人清梦,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看样子,王猛给鲁师叔留下的印象颇为深刻,虽然几个月未见,鲁师叔还是将王猛这个“无钱、无势、无背景、无后台”的四无弟子,一眼认了出来,这才不假辞色地呵斥的。

    看在化育丹的份上,王猛倒也没有计较鲁师叔的无礼,反而强装笑脸地道:“在下这次外出,采撷到一株奇怪的巫药,却不知道是作何用途的,准备向鲁师叔请教一二。结果在下心急了一点,这么早就来打扰鲁师叔的清梦了,真是抱歉啊!既然鲁师叔没空,那在下就告辞了!”

    说罢,王猛做出一副掉头就走的模样。

    鲁师叔闻言,更加不高兴了,死鱼般的眼珠子一瞪,脸色铁青起来,一句“混账东西!要请教不会在当值的时间去吗,无缘无故打扰老子清梦!”的话正要脱口而出时,忽然心中一动,竟忍住了。

    他转眼一想,这小子不会傻到这份上!就为了弄明白一株巫药的药性,天都未亮,就巴巴的赶过来向老子请教?

    “难道这小子......另有其他的意思......?”

    想到此,鲁师叔伸手在脸上一抹,将那句训斥的话咽回肚里,立刻换了一副和蔼可亲地脸色,面带微笑道:“啊,原来是王师侄啊!王师侄,不知你大清早来此,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有事何妨直说。本师叔对于新入门弟子,那是最最热情、最最有耐心的了!”

    王猛转过身,假装大为感动地恭维道:“呵呵!鲁师叔一向如此关照新入门弟子,细致周到,毁人不倦,真令在下感动啊!这次在下按照鲁师叔的吩咐,去紫杉镇采撷钟乳膏,不但完成了十枚钟乳膏的采撷任务,找到了一株极为罕见的草本巫药。估计其药龄都要超过百年的样子!在下听说鲁师叔对巫药颇有研究,乃是罕见的大行家。在下这才大清早赶来,虚心向鲁师叔请教的!请鲁师叔多多指教啊!”

    嘴里说着,王猛手腕一翻,拿出一株药龄百年的金乌草来。

    这株百金乌草,根部长着一枚通体赤红似血的人形块茎,其形状与百年人参颇为相似,但表面闪烁着一层淡淡的赤芒,并向外散发出一股炽热的气息,和沁人心脾的芬芳。

    这株药龄超过百年的金乌草,当然并不是真的采自紫杉镇或者昆仑渊,而是王猛在清风寨试炼山的地下洞窟中历练时寻获的,王猛不方便让鲁师叔知道自己曾经很阔的,因此只好混说是这次外出采撷所得了。…。

    当然,在王猛的祭袋里面,这种药龄上百年的金乌草还有不少,可王猛哪敢在鲁师叔面前拿出来?

    王猛方才拿出来的这株金乌草,药龄超过百年,即使对鲁师叔来说,也算得上是珍稀巫药的。药性已完全成熟,用来炼制丹药是再好不过的了。

    一见王猛手中的百年金乌草,鲁师叔心中一凛,小眼睛顿时睁得大大的,死死地盯着这株金乌草,贪婪之色毕露。

    直到王猛故意咳嗽了几声后,鲁师叔才回过神来。

    只见鲁师叔“咕咚”一声干咽了一口口水,接着又清了清发干的嗓子,这才神色淡定地道:“唔,不错!王猛师侄真是好运气啊,竟然真的找到药龄上百年的巫药了!这应该是一株药龄在一百年以上的金乌草。从其块茎大小、茎须的长短粗细看,其药性应该已经完全成熟了。”

    “可是......”

    鲁师叔手指抚摸着嘴上的八字须,只缓缓地说出“可是”两个字后,便沉呤了起来,给人一种莫测高深的感觉。

    “可是什么?”

    见鲁师叔真的以大行家自居的样子,王猛不觉暗自好笑,但他仍装作一副什么都不懂的菜鸟的样子,虚心请教道。

    “不瞒王师侄你说,这株金乌草,确实是一株颇为难得的巫药!可是王师侄啊,不是做师叔的打击你啊!王师侄你的功法修为,实在是太过浅陋了!如果贸然使用百年金乌草这样的高阶巫药,你的吸收炼化的这个效果啊,可以说是非常的有限的!嗯,非常的有限的!只能相当于普通药龄十年的金乌草的样子。那就太暴殄天物了!我做师叔的倒觉得,王师侄不如将此巫药处理掉,多买一些普通的巫药服用,以精进修为的好!”

    鲁师叔正准备炼制一炉紫霞丹,拟过两年闭关时冲击“大祭师小成”境界时使用。但紫霞丹的主药中,有一、二味巫药要么价格甚高,不是他鲁师叔能买得起的,要么就是有价无市,在市面上根本买不到。

    鲁师叔正在为此发愁呢!

    不光为巫药短缺发愁,也为自己的荷包入不敷出发愁。

    要知道,就凭鲁师叔每年60块紫晶的年供,在花钱如流水的修仙大业上,还真算不了什么。几乎可以说是杯水车薪的。这也是他常常感到心情郁闷,没事乱发脾气的根本原因。

    很多时候,他都在思考,如何利用自己管理任务分配、考核和推荐申领化育丹的资格的特权,从中狠狠捞上一笔,以便在闭关前,为突破“大祭师小成”境界做好充足的物质准备。

    现在王猛清晨来访,又将一株金乌草在他面前露了财,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想放过,准备将其据为己有的。

    要知道,药龄上百年的金乌草,正是他现在急需的一种巫药!

    像这么一株药龄年份在百年以上的金乌草,通常都要四、五百块紫晶呢!

    这大概相当于鲁师叔不吃不喝,积累八年的年供。这就难怪鲁师叔一见到这株金乌草,两只眼珠都在冒出贪婪的绿光了。

    很明显,王猛既然有这种高阶巫药,又巴巴的跑过来请他鉴定,他完全有理由相信,凭他身为师叔兼管事的身份,让王猛低价将此药处理给他,应该不会有什么难度的。

    这样一来,倒可省下一大笔紫晶了。

    想到此点,鲁师叔心情愉快起来,脸色顿时好看多了。…。

    “按理说,王师侄能够采撷到如此高阶的巫妖,本师叔要向王师侄祝贺的!但是,真遗憾啊!由于王师侄忙于采撷巫药,在修为上的进步,可真让本师叔看不过眼啊!以王师侄现在的修为境界,显然还没达到‘祭士大成’顶峰的程度的。也就是说,王师侄现在是没有申领化育丹的资格的。不过话又说回来,只要本师叔点点头,王师侄要获得申领到一枚化育丹的资格,那还不是一句话!如果真能如此,那王师侄在三年内突破祭师境界,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相信王师侄自己也知道,如果再等四年才申领化育丹的话,那就要大大拖延师侄你的修炼进阶了。呵呵!”

    鲁师叔忽然话题一传,大有深意地说出了这番话来。

    王猛当然听得出来,鲁师叔这是在向自己暗示,自己有没有申领化育丹的资格,完全是鲁师叔一句话。

    至于鲁师叔说王猛的修为进步缓慢,尚未达到“祭士大成”顶峰境界云云,那当然是他的一家之言了。

    事实上,经过近一年的勤苦修炼,王猛在祭术上的进步极为明显,离突破祭师境界也已不远了。

    “在下有个想法,不知当说不当说?”

    王猛沉呤了片刻,忽然试探地道。

    “王师侄无须客气,有什么想法,但说无妨!即使说错了,也不要紧嘛!本师叔大人大量,不会跟你们晚辈一般见识的。呵呵!”

    鲁师叔一团和气地鼓励道。

    “在下愿意将此金乌草,低价处理给鲁师叔。作为交换,鲁师叔也让在下获得申领化育丹的资格。不知鲁师叔意下如何?”

    王猛哪能听不出鲁师叔话中的意思?索性直言不讳地道。

    “哈哈!王猛师侄不愧是聪明人啊,头脑灵活!以王师侄的功法机智,未来的修炼前途,绝对是不可限量的!”

    鲁师叔会意一笑,顺便给王猛灌了几句迷魂汤,见王猛不好意思的嘿嘿直笑,这才话题一转,就说到正题上来了:

    “嘿嘿,王师侄,你有这份孝心,真让本师叔感动啊。本师叔本该投桃报李,对师侄关照一二,在申领化育丹资格的时候,网开一面才是。但师侄还不知道?一株百年金乌草的市面价格,一般都在400块紫晶左右。而一枚化育丹的价值,就是有上千紫晶,也无处可买的!师侄居然还想将金乌草,低价折让给本师叔,那不是存心让本师叔亏大本吗?”

    鲁师叔在说到“居然”、“低价”这几个字眼时,很恰到好处地加重了语气。

    好像王猛“企图”将这株百年金乌草“低价处理”给他,是什么大占便宜的事情似的。

    (求推荐,求收藏!!)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