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暴秦

第135章 惊变

    野牛族长的诡计果然奏效。

    不久之后,“白虎冥兽”的凶名,便在紫杉镇不胫而走。

    又经过众人添油加醋式的渲染,三人成虎之下,“白虎冥兽”终于成了吃人恶魔般的恐怖存在,耸人听闻,弄得紫杉镇的修仙者谈虎色变,人人自危。

    也有几个“祭师”层级的高修自以为功法深厚,战力强悍,根本不把“白虎冥兽”放在眼里,他们打着“为民除虎”的旗号,自告奋勇到昆仑渊和紫山林中,不计报酬地搜杀“白虎冥兽”。

    可昆仑渊和紫山林的面积极为广袤,山上紫杉密布,山上山下的岩洞幽深莫测,里面的光线也幽暗不明,要在其中找出“白虎冥兽”来,谈何容易!

    何况野牛族长的灵感之力并未完全受损,远胜这些普通的“祭师”层级的修士,因此总能抢先发现和避开他们,以致紫杉镇的“祭师”层级的高修们在昆仑渊中搜寻了二、三个月,却徒劳无功,最后不得不放弃了自己的努力。

    而野牛族长也因为这些“祭师”层级的高修们成群成队而来,找不到下手夺舍的机会。

    直到十多天前,洪江门的高修雷十八偶然发现了“白虎冥兽”的踪迹,心中大喜,决心击杀“白虎冥兽”。雷十八决定这样做后,却没有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任何人,也没有邀请洪江门的同道一同前往,而是企图凭一己之力击毙“白虎冥兽”,实现名利双收的梦想。

    于是,雷十八不顾他人劝阻,独自留在昆仑渊中伏击“白虎冥兽”。

    谁知,“白虎冥兽”没中他的埋伏,他自己反倒遭到野牛族长的毒手。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雷十八在昆仑渊中潜伏的第二天夜里,便与“白虎冥兽”发生一场致命的邂逅。

    双方大战一场,结果两败俱伤。

    但相对而言,雷十八的伤势要轻得多。

    “白虎冥兽”见“打不过”雷十八,便向昆仑渊中潜逃,引诱雷十八追进他们藏身的那个大石洞中。

    雷十八做梦都没想到,野牛族长的元神就埋伏石洞中的一个隐秘之处,专门等他上钩。雷十八追进大石洞之中,被潜伏在一旁的野牛族长元神猛然扑上去,雷十八猝防不及,就被野牛族长的元神钻进了肉体内,夺了他的舍。

    野牛族长虽然夺舍成功,但修为也随之降低到“祭师小成”境界了。

    可让野牛族长苦恼不已的是,他虽然夺舍成功,但他的元神还是遭到了雷十八的元神的强烈反噬,让他花费了好几十天的时间,才艰难地将雷十八的元神彻底降服和完全炼化。

    而他自己的元神,也因此再度受损不轻。

    与此同时,野牛族长的元神又遭遇到雷十八肉身的“排他性”抵抗,以致元神与肉身的融合,也无法在仓促之间完成。

    加上数月前的伤势至今尚未完全痊愈,野牛族长在法力大损、灵感之力大受限制的情况下,又没有趁手的祭器,这才成了王猛的手下败将的。

    否则的话,仅凭野牛族长强悍无匹的灵感之力,就足以将王猛禁锢得死死的,轻轻松松击败王猛的。

    那时候,成为阶下之囚的,就不是野牛族长,而是王猛了。

    “野牛族长,这是什么?”

    王猛拿着手中的玉牌,在野牛族长眼前晃了一晃。…。

    “......”

    野牛族长心里咯噔一沉,脸色微变,顿时作声不得。

    “这枚玉牌里面提及的法阵之谜,如何破解?嗯?”

    王猛沉呤片刻,忽然问道。

    “在......在下只、只是奉大犬戎族帝国联......联盟长老会之命,抢回这枚玉简......其他的事情,在下也不知道的......”

    野牛族长生怕王猛会用法术整他,连忙辩解似的回答道。

    “半年前,你们为何要在流风谷袭击西川国修士?”

    王猛口气一转,忽然道。

    野牛族长闻言一呆。

    野牛族长心想:“咦,这个小贼,是如何知道流风谷中之事的?”

    难道此人当时也在流风谷中?

    “目的是、是......咳咳,是杀死谷中的修士,摧毁西川国修仙界的实力,并趁机收缴他们的随身财富......”

    野牛族长目光萎缩,嘴中嗫嚅道。

    “没有其他目的吗?”

    王猛突然提高声音,冷声问。

    “其,其他的目的?没、没有。”

    野牛族长大惊,但还是强作很无辜的样子,可怜巴巴地摇了摇头。

    “你敢撒谎?”

    王猛眼睛一瞪,怒道。

    “在......在下不敢、不敢......”

    “哼。既然你不敢撒谎,那你告诉本少爷,为何你身上什么都没有了,却单单保存着这枚玉牌和这面阴阳鱼法器?”

    王猛口气森寒地道。

    “这......这个......”

    野牛族长心中巨震,惊慌躲闪王猛的目光道。

    “野牛族长,你老小子别以为本少爷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孤军深入西川国,甘冒全军覆灭之险,不惜一切代价追杀散宜氏世家的二家主散宜春,乃是为了抢夺这枚玉牌和这面阴阳鱼法器。对吗?”

    王猛缓缓地道。

    “不对!”

    野牛族长闻言,忽然歇斯底里地大喊道。

    他嘴里虽如此说,脸色却已大变,好象已经掩饰不住内心的恐慌了。

    “老子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说出真相。不要浪费了。”

    王猛冷冷地道。

    “你杀了我!”

    野牛族长忽然抬头,目光灼灼,一脸激愤地直视王猛道,一副悍不畏死的样子。

    “这么说,你宁死也要保守秘密了?”

    王猛见状,知道野牛族长在抽丝剥茧的盘问下,抵抗意志已经崩溃,索性以死亡威胁道。

    野牛族长闭目闭嘴,默然不语。

    “你什么都不说,那就是默认此中大有奥秘了?那好,本少爷给你一刻钟的时间考虑。如果一刻钟后你仍然不说,那就别怪本少爷再用夜魇术来整治你了。希望你放聪明点。”

    王猛面色一狞,恶狠狠地道。

    野牛族长还是默然不语。

    王猛狠狠盯了他一眼,转头向林雪纯她们望去。

    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将息,林雪纯师妹们的伤势,已经恢复了很多。

    不但早已苏醒过来,而且面色也好看多了。

    可就在王猛扭头望去的这一刹那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野牛族长目中厉色一闪,蓦然狠狠一口,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野牛族长二话不说的一口将自己的舌头和血吞下,面露决绝之色的掐一诀,浑身乌光一闪,蓦然站立了起来!

    好像野牛族长施展了什么诡异的法术,一身法力瞬时提升了不少的样子。

    只见野牛族长蓦然大袖一摔,一道黑光脱袖而出,直奔王猛疾飞而去。

    那道乌光藏就在野牛族长的袍袖之内,乃是一枚小小的圆珠,表面几乎没有什么元气脉动,王猛此前用灵感搜索野牛族长身上的时候,还以为此物乃是凡物,并未注意。…。

    等王猛瞬时感应到野牛族长体内法力的异动,大骇的回头看去时,只见一颗拇指大小的黑色圆珠飞射而至,“轰”地砸落在他的身前,乌光一闪的爆裂了开来。

    顿时,乌光暴涨,一转的化作滚滚黑雾,迅速将王猛掩没了。

    可怕的是,这股黑雾不但一下将王猛掩没了,还牢牢禁断了他的灵感之力!

    王猛的灵感之力被禁锢在黑雾中,竟然无法穿透出去。以致王猛双眼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大惊之下,王猛手忙脚乱的迅速掐诀念咒,想以“夜魇术”制服野牛族长,可灵感之力无法透出,“夜魇术”自然也已失效,无法对野牛族长产生任何作用了。

    “我草他奶奶的!野牛族长这厮,难道不要命了?”

    仓促之间,王猛不敢贸然向前冲,只好向一侧掠出十多丈远,迅疾窜出黑雾的笼罩范围,随即凝目望去。

    只见野牛族长化成一道青虹,不要卖地向大石洞外激射而去,遁光一闪之下,就飞出了十多丈远的距离,眼看就要冲出大石洞了。

    “我草你奶奶的野牛族长!你以为你这样就逃得出老子的手心了?笑话!”

    王猛冷冷一哼,同时伸手向空中一点,就要施展“夜魇术”将野牛族长制服。

    蓦然,一道耀眼刺目的青芒,闪电般的从大石洞外疾射而来,一下就将空中飞逃的野牛族长穿了个透心凉,让野牛族长惨叫一声都未来得及发出,就轰地一声,被青芒击得倒飞了回来。

    “啪嗒”一声!

    野牛族长的身躯落在王猛身前四、五丈远处,早已气绝身亡。

    这青芒一击之威,真是相当的恐怖骇人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