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暴秦

第67章 全灭

    “除了老子,还能有谁!”

    话音未落,掘猛子的身影就从夜幕中飞了出来,斜刺里落在王猛的身边。

    那道白芒在空中一个盘旋,飞回掘猛子身前。

    赫然是一把大威能的地级中阶飞剑。

    掘猛子这才望着惊骇欲死的田归农,冷冷地道:“刚才,三名田姓修士追杀老子,都被老子杀了。老子还在乎多杀一个吗?”

    此时,田归农的黄光护罩被王猛斩击得岌岌可危,光芒越来越昏暗了,不得不咬牙切齿地运起功法,将一双法力灌注的手掌,使劲按在护罩的内壁上,疯狂向护罩内注入法力。除此此外,田归农还要驱使中阶祭刀追斩王猛的祭刀,根本无暇跟掘猛子废话了。

    另三名田姓管事见此,知道田归农已经不能支撑多久了,大为恐慌起来。

    而且他们也知道,这次被宗族派去追杀掘猛子的3名师兄,祭术基础和战力均远超过他们自己,其中有两名师兄乃是“祭士大成”境界的祭术基础,连这三名师兄都死在掘猛子手里,他们更不是掘猛子的对手了。

    再说,他们身上的防御护罩威能低下,也难以抵挡掘猛子的中阶飞剑斩击多久的,因此见掘猛子突然将田山农杀了,不禁大为胆寒起来。

    惊骇之下,他们立刻放弃了对王猛的攻击,忙不迭收回飞剑,卸掉护罩,扭身飞逃而去,再也顾不上田归农的死活了。

    掘猛子见此,冷冷一哼,对王猛道:“这三个人都交给老子。你能不能搞定田归农?”

    王猛笑道:“废话。还不快追!”

    掘猛子再次呵出一把中阶飞剑,一人连同两道剑芒飞掠而起,风驰电掣的向逃窜的三名田姓管事追去,很快就消失在黑蒙蒙的夜幕之中。

    田归农见此,不禁傻了眼。

    更可怕的是,他以本身功法向护罩内灌注法力,还没有支撑多久,就开始感到法力透支严重了,开始有些力不从心起来,心里恐惧的要死,双股战栗,浑身冷汗淋淋,却又不敢放弃。

    那一刻,真是又气、又恨、又惊、又怕,欲哭无泪啊!

    田归农硬着心肠,咬牙切齿的又支撑了片刻,黄光护罩最后还是无可挽回地,在“喀嚓”一声脆响中,于被王猛的祭刀斩击得爆裂开来。

    外面的三把祭刀趁隙而入,哧地洞穿了田归农的胸膛内。

    血光飞溅。

    可就在被击中的那一刹那间,田归农的凸突的眼珠中,终于照见田元霸从黑暗中破空而出,同时田元霸的祭刀,也几乎在同一时间,轰隆隆一声击碎了二傻子的护罩,狠狠斩在二傻子的胸膛上。

    这一幕,跟前次在断天崖,几乎一模一样。

    唯一的区别是,这一次田归农被祭刀洞穿了,而那一次却没有。

    当然,这也不是田归农临死前的幻觉,而是正在真实发生的事情。

    而且田归农也听得清清楚楚,二傻子就在那一瞬间,忽然发出了一声尖厉之极的嚎叫,声振寰宇。

    然后光芒一闪,元霸就凭空出现在自己身边。

    田元霸的温热的大手,只差那么一点点,就抓住了田归农因失血过多而无力痉挛的手。

    此时,田归农的胸部已被三把祭刀击穿,鲜血很快就从口中流溢出来,眼珠子突出,脑海中闪过二傻子的胸膛再次被田元霸击穿的一幕,想着二傻子再也逃无可逃了,自己死了也有二傻子陪着,便带着既遗憾,又快意的复杂神情,想在临死前,对着二傻子恶意地笑一笑。…。

    可就在这时,田归农却一下惊呆了。

    田归农的目光,一下直了。

    就在临死之前,田归农看见了一件让他永远也无法相信的事情。

    田归农看见,田元霸的大威能中阶祭刀一闪而至,凶横地击破了二傻子的防御护罩后,威势稍减,但仍然一头扎在二傻子的胸口上,却竟倏然消失不见了。

    二傻子并没有死,胸口也没有被祭刀击穿。

    二傻子竟然安然无恙!

    这是怎么回事?!

    带着一种永世都无法排遣的惊天疑问,田归农突出的眼珠子一下便定格了,一动不动,眼神慢慢涣散,慢慢变成了死鱼之色。

    “啪嗒”一声!

    田归农一下便陷入了永世的长眠之中,身躯像一条麻袋一般,无力地从高空中掉落在地。

    就在田归农陷入了永世的长眠之中时。

    他身边的田元霸,猛然虎躯一震。

    田元霸的人,一下就惊呆了。

    那惊骇像惊天的波涛,一层接一层汹涌而起,猛烈的叩击着田元霸的心扉,让田元霸威猛而霸气的脸上,突然之间,就由威猛、镇定、沉着,变成了满是惊骇、惊疑、恐惧和不敢置信等兼而有之的复杂情感,同时展现了出来。

    他的心中,突然涌出一大堆无法置信的事情。

    第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情是,田元霸祭祀了近四十年的中阶祭刀,在击中二傻子的时候,竟然会突然消失无踪,不知了去向。

    而田元霸的控器灵感,也突然失去了与祭刀的联系!

    这是怎么回事?

    这怎么可能?

    第二件难以置信的事情是,二傻子被自己的中阶祭刀击中后,本应该马上就死去的。二傻子的三把祭刀,也应该会因失去灵感的控制,而掉落尘埃才是!

    可谁知,二傻子竟然没有被祭刀击穿,也没有死去,竟然安然无恙!

    二傻子的三把祭刀,也没有掉落尘埃。

    反而是自己,突然间就掉落尘埃了?

    这是怎么回事?

    当然,这个答案田元霸很快就知道了。

    因为下一刻,田元霸就发现自己被二傻子的三把祭刀击中,刹那间血光飞溅,一身法力全失,这才像田归农一样掉落尘埃的。不过这件事发生在间不容发之际,田元霸还没反应过来,他的虎躯,就已栽落了下去。

    第三件难以置信的事情,当然是田元霸在陷入了永世的长眠之前,怎么也无法相信,自己竟然会突然死在二傻子手里。

    这个感觉,真是太奇怪了。

    就好像有一天,太阳会突然掉落在你的脚下。

    你能相信这是真的么?

    总之,当所有的惊骇、疑惧、难以置信等复杂感情在田元霸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后,田元霸眼睛一黑,心有不甘地陷入了无边的长眠。

    啪嗒一声!

    田元霸的尸体掉落在田归农旁边,脑袋挂在旁边的一株小树枝上,眼睛仍然睁得大大的,里面满是不敢置信、不甘甚至惊惧的神色,茫然无知的望着这个冷冰冰的、对他漠然置之,不再为他提供答案的世界。

    其实,田元霸要的答案很简单。

    首先,王猛的青光护罩,并不是被田元霸一刀斩破的。

    而是王猛在发现田元霸冲杀过来时,故意卸掉护罩的一部分威能,造成田元霸威猛之极地,一刀斩破青光护罩的。

    否则的话,仅凭田元霸的修为和中阶祭刀的威能,是不可能一刀斩破青光护罩的。…。

    其次,是王猛在卸掉青光护罩一部分威能的时候,也将“乾坤如意龙虎大祭坛”突然祭在胸前的袍服下,田元霸的威能大减的祭刀刚刚斩到王猛胸口边上,就被王猛施展祭坛的强大禁锢之力,一下将祭刀禁锢住,吸入了祭坛之内。

    田元霸的控器灵感与祭刀失去联系,祭刀自然算“失踪”不见了。

    结果王猛没死。

    然后他田元霸就死了。

    事情就这么简单。

    当然,王猛之所以敢以祭坛法宝禁锢田元霸的祭刀,首先是因为双方的祭术境界差距不大,其次是因为中阶祭刀的威能已经大减,王猛这才敢于用祭坛法宝,偷偷禁锢住田元霸的祭刀的。

    不然的话,王猛是不敢这样做的。

    要知道,万一要是没有将对方的祭刀禁锢住,那就极可能会被对方的祭刀秒杀,那时候连后悔的机会都不会有的。

    杀死田元霸后,王猛面色漠然,灵感笼罩而出,发现四周并无其他修仙者存在,立刻飞奔过去,将田归农、田元霸和田山农的祭袋、妖兽袋、巫药袋和掉落在地上的祭刀,统统收拾了起来。

    王猛首先拿过田归农的妖兽袋,迫不及待地用灵感感应了一下,脸上冒出了一丝淡淡的、惬意的笑意。

    王猛在断天崖见过的那只一阶千年寒玉蟾妖兽,赫然被收藏在这条妖兽袋中。

    王猛心中欢喜,仔细观摩了这只寒玉蟾妖兽一番,便将这条妖兽袋系在腰间,还没来得及检查其他的祭袋、妖兽袋和巫药袋里面有什么,掘猛子已从黑暗中飞掠而出,落在他的身边。

    王猛连忙将东西收好,对掘猛子笑道:“掘猛子,那三个田姓管事,都已被你杀了吗?”

    掘猛子淡然一笑,点头道:“以本公子炼气后期境界的道术基础,外加两把大威能的中阶飞剑,区区三名‘祭士小成’第10重境界的田姓管事,能逃到哪里去!”

    然后,他的目光就落到了田元霸身上。

    见田元霸竟然死在这里,掘猛子大感诧异,眼珠子瞪得溜圆,以不敢置信的口吻惊叫道:“呃!田元霸也死在这里!你竟然杀死了他!这怎么可能!”

    王猛笑道:“杀死田元霸,很了不起么?”

    掘猛子惊疑不定,难以置信地道:“很了不起?那是当然!要知道田元霸乃是‘祭士大成’境界的祭术基础,虽然没有跨过祭师门槛,可一身法力凝练无匹,就是本公子也不是他的对手,何况你!你怎么可能......?”

    掘猛子一句话提醒了王猛。

    原来掘猛子不知用何秘术,一直隐藏着自己的真是修为,表面上看上去,好像只是相当于“祭士小成第2重”境界的样子,相当地不引人注目。

    不过王猛也没说什么,只是笑道:“田元霸这家伙太过刚愎自用,以为老子杀他不死,也不敢杀他。他一过来,就现身在田归农的旁边,想挽救垂死的田归农,而老子的三把祭刀就在田归农的头顶上,自然一下就将田元霸收拾了。不然的话,老子还真没这么容易,就将此人击杀了呢!”

    王猛的话听似毫无道理,可除了这种解释,更无其他的可能了,掘猛子虽然将信将疑,但也说不出什么怀疑的理由来,便将此事放过,却对王猛笑道:“二猛子,现在天下大乱,清风寨已经被有易氏部落控制了,清风寨的陈姓修士都退到了宣威城的地界内。你回不去了。不知你今后,作何打算呢?”

    王猛蹙眉道:“你认为老子该怎么办才好?”

    掘猛子笑道:“我有一个打宝的好去处。不如咱们趁乱去打宝,少不了你的好处。等回来后看情况,再决定何去何从。你看如何?”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