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暴秦

第66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1

    王猛话音刚落,就见几道遁光,从一旁飞掠而过,很快消失在深深的夜幕中。

    这几道遁光,肯定也是从流风谷中逃出来的低阶修仙者。

    此前,王猛对胡师叔给的祭刀进行过滴血认主了,这两把祭刀威能强悍,王猛御器逃遁的速度自然也快,这才跑到了这些人的前头。

    可这些人捡回一条性命后,就一路逃窜,惊魂未定,虽然看见王猛被田姓修士围杀,也不肯停下来多管闲事的。

    田归农狞笑道:“我草你奶奶的二傻子!你小子倒命大,摔下断天崖,都摔不死你!一定是你小子的尸体掉进崖下的阴河里,被阴河之水冲出来了?--咦!才半年不见,你小子又进阶到了‘祭士初成’境界了?啧啧,真不愧是紫金级祭气之体啊,进阶就是神速!看来早点将你除掉,还真是一个英明伟大的决定呢!”

    一名瘦长脸的管事也大笑道:“二傻子,你他娘的捡回了一条命,不赶紧躲起来苟且偷生,还公然在流风谷里面露面,不怕别人看见你么?真不愧是名副其实的二傻子啊!又傻又二!哈哈!大爷们算准了你会从这边逃走,早就在此恭候你多时了!”

    还有一名管事生怕自己不说话,就会被人当作哑巴似的,也大笑道:“二傻子,拿命来!”

    这两名陌生的田姓管事,也都是“祭士小成第10重境界”的祭术基础。

    虽说田归农三人的祭术基础不如王猛深厚,可王猛也深厚不了多少,他们仗着人多势众,祭器又好,田归农还缴获了王猛的中阶祭刀,三人对付孤身一人的王猛,自然十拿九稳的事情了。

    何况王猛灵感笼罩之下,发现身后还堵着两个人。

    身后那两个人,好像也是内务堂的田姓管事的样子。

    也是“祭士小成第10重境界”的祭术基础。

    看样子,这一次不杀死王猛,田归农是誓不罢休的了!

    王猛笑骂道:“拿你妈个比。就凭你这伙卑鄙小人,还能杀得死你老子不成?--田归农,老子上次没有杀死你,心中觉得非常遗憾。这次你自己送上门来了,你以为老子会放过你么?”

    田归农冷冷一哼,道:“你说谁是卑鄙小人?上次在巫阳镇,你小子不但骗了老子们40块紫晶,还将田无缺骗出去,弄昏了,用他假冒你自己,从斧头哥手中又骗得了100块紫晶!你这小子阴险狡猾,心肠恶毒,胆大妄为,留下来绝对是一大祸害!老子今天替天行道,非灭了你不可!”

    王猛闻言一笑,道:“田归农,你不止是想谋杀老子一个人那么简单?你还一心想出卖清风寨的全部陈姓修士。你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卑鄙小人!老子好好的一个人,如今被你逼到有家难归,有国难投的地步,老子还不惨么?老子这才要替天行道,代天行罚,出手教训你小子的。你小子敢不服么?”

    田归农厉声狞笑道:“原来如此!不过这样也好。本来我们是怎么也劝不动高祖,让高祖下令对付你们陈姓修士的。但是,当我们将田无缺从有易氏部落领回来,由田无缺将有关情况报告给高祖知道之后,高祖他老人家终于怒了,终于下定决心,要彻底铲除你们这些可恶的陈姓修士了!怎么样,二傻子?你小子敢跟老子们作对,你当老子好招惹的么?老子现在连整个清风寨陈姓修士,都要彻底灭杀干净的!”…。

    王猛咬牙道:“田归农,你自己想疯狂杀人,偏偏还要找许多借口!其实你早就想除掉祭天院的陈姓修士的,对!老子什么时候招惹过你?你还不是想谋杀老子!你自己一意孤行,总是想谋害别人,这才导致出现今天这样的局面的!好!既然你小子的心肠如此恶毒,那今天就是你恶贯满盈的一天!老子今天杀了你,也算为民除害!”

    田归农厉声大笑道:“上一次是老子疏忽了!老子疏忽了,陈嘎嘣会将你那死鬼老子的中阶祭刀传给你,这才蒙受奇耻大辱的!现在元霸哥将这把中阶祭刀给了老子--哈哈!老子就用你那死鬼老子的祭刀,送你归阴!”

    说到此,田归农声色俱厉,蓦然张开血盆大口一喷,白光一闪,那把中阶祭刀就飞了出来,盘旋在田归农身边。

    毫无疑问,田归农已对此刀,已经进行过滴血认主了。

    田归农身边那两名管事,以及王猛身后的那两名管事见此,纷纷吐出自己的祭刀,准备对王猛大打出手。

    看得出,现在这个局势,无疑是田归农一方大大的占优。

    别的不说,仅仅田归农手里的中阶祭刀,威能就不是王猛的低阶祭刀能够比拟的。

    其他四名管事的祭刀的威能虽然不如王猛,可一旦他们前后夹击,王猛还是难以应付的。

    尽管如此,王猛还是悍然不惧地喷出三把低阶祭刀,同时掏出一枚低阶防御玉符来,掐破了,将它化成一个青光莹莹的护罩,罩在自己身上。

    至于在流风谷中撑起的那两层护罩,王猛在逃出流风谷的时候,就已卸掉了。毕竟戴着两层防御护罩逃跑,目标大,飞遁的阻力大,飞遁的速度慢,是很容易招来灭顶之灾的。

    然后王猛大喝道:“田归农,你受死!”

    一道法诀打出!

    那三把祭刀立刻白光一闪,就向田归农猛冲了过去。

    田归农见此,大感意外!

    田归农虽然不明白,“二傻子”身上,怎么会有如此多的祭器、祭符,可“二傻子”的意图,他一眼就看得明明白白。

    毫无疑问,王猛就是想全力对付田归农,先斩杀了田归农再说。

    毕竟田归农的中阶祭刀的攻击力,是五名田姓修士中最为强悍的。如果能够将田归农除去,威胁就小多了,其余四人必将闻风丧胆,望风而逃的。

    田归农慌忙大吼道:“大家快动手!全力击杀二傻子!”

    话音未落,田归农一边放出中阶祭刀,一边也掏出一张祭符来,将它打在空中,化成一个淡黄色的护罩,约有丈余大的样子,牢牢罩住自己的全身。

    其余四名管事见此,也无不照此办理。

    哧!哧!哧!

    王猛的祭刀撕破夜幕,一闪避开田归农和对面的两名管事祭刀的拦截,轰隆一声,猛然斩在田归农的护罩上。

    田归农的护罩顿时被斩得黄光飞溅,又被祭刀的巨大冲击力冲击得拼命晃荡,被击中之处迅速向内凹进二尺有余,将里面的田归农吓了一跳!

    而田归农的中阶祭刀在错过王猛的祭刀后,也不能追击回来了--如果那样的话,那可能会斩击在他自己身上的。因此田归农一咬牙,满脸戾气地驱使中阶祭刀,狠狠斩击在王猛的护罩上,企图凭中阶祭刀的强悍威能,奋勇击破王猛的护罩的阻挡,将王猛斩杀了。…。

    其他四名田姓管事见此,也无不如此办理。

    “轰隆隆--”

    五把祭刀闪出凛冽的寒光,哧哧连声,在夜空中一闪而过,狠狠斩在王猛的青光护罩上,激起一片片炫目的青光,四下流散。

    可让田归农等五人大跌眼镜的是,王猛身上的护罩极为强悍,即使是田归农的中阶祭刀斩在护罩之上,也仅仅将其斩得向内凹进半尺左右而已,却反被护罩就此一凹地化解了绝大部分斩击之力,随即涌出一股强悍的反弹之力。

    只听得咚地一声,就将田归农的祭刀弹了出去。

    其他四把低阶祭刀两前两后,纷纷斩在青光护罩上。只听见“咚咚咚咚”的四声闷响,恍如击鼓一般,声音听起来非常具有弹性,非常具有张力,被击中之处青光迸射,却连向内凹进的机会都不给,就将四把祭刀反弹了回去。

    王猛自然安然无恙。

    “田归农!今天就是你的末日,你拿命来!”

    见此一幕,王猛知道自己赌对了,心中大喜,目中杀机爆射,面露一丝狞色,恶狠狠地对田归农大吼道。

    轰!轰!轰!

    在王猛的法诀的驱使下,三把低阶祭刀白光大盛,气势汹汹地斩击在田归农的护罩上,祭刀斩击护罩的狂暴的声音,在夜幕中猛烈传来,听起来惊心动魂!

    田归农的护罩上,黄光迸射而起,光芒四下流散,一泻七八尺远,将四周的夜空都微微映亮了,黄濛濛的一片,看上去炫目之极。

    但不久之后,护罩的光芒,就开始慢慢地,一路黯淡了下去。

    见此一幕,田归农和其他四名管事大吃了一惊,脸色大变起来!

    他们当然看出来了,田归农的护罩与“二傻子”的护罩比,差距极为明显。田归农的护罩防御威能不足,在被王猛的三把祭刀狠狠斩击了一顿之后,威能就开始流失了,并且流失的速度似乎越来越快,以致护罩的颜色,都在慢慢变浅变淡了。

    显然,田归农的这种护罩,与其他四名管事的护罩一样,都是那种一、二十块紫晶一个的大路货。

    见此,田姓管事们大为惊骇!

    他们很快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面色变得难看起来。

    田归农更是惊得手脚冰凉,后背上冷飕飕的。以致他的护罩每被王猛的祭刀轰地斩击一下,田归农的心,都要惊得跳起来。

    那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实在太过骇人了!

    对面的王猛见自己的主意奏效,大为兴奋,立刻恶狠狠的拼命掐诀念咒,拼命驱使自己的三把祭刀围着田归农的护罩一顿猛斩,斩得田归农的护罩上黄光迸射,向内凹进去的幅度,也越来越大了。

    看样子,用不了多久,田归农的护罩就会威能尽失,在王猛祭刀的猛烈斩击中,爆碎开来。

    到那时,田归农就难免被乱刀分尸的下场了!

    这让见到此幕的田归农和其他四名管事,惊得魂飞魄散,却又无济于事。

    毕竟王猛的祭刀围着田归农的护罩,就在护罩边上狠狠斩击,田归农他们如果驱使自己的祭刀回防的话,也是施展不开的。

    而田归农也不能戴着护罩逃跑。

    毕竟戴着一个巨大的护罩逃跑,空气阻力大,遁速实在是太过缓慢了,只能沦为王猛的打击目标。

    结果,田归农无法可想之下,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一面拼命驱使自己的祭刀回防,追斩王猛的祭刀,一面急赤白脸地对身边的一位管事大吼道:“田山农!赶快去找元霸哥!他就在附近!让他赶快过来击杀二傻子!哥抵挡不住了!”

    那个叫“田山农”的管事连忙答应一声,立刻飞掠到几百米外卸掉护罩,就想御器而起,向流风谷方向飞掠而去。

    田山农知道,田元霸就在这附近不很的地方,猎杀从谷中逃出来的个别清风寨陈姓修士。

    可就在这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一道刺目的白芒,蓦然从黑暗中疾射而来,以凌厉无匹的威势,轰地击中了田山农的遁光!并毫无障碍地从田山农的遁光中洞穿而过。

    田山农惨叫一声,立刻从半空中倒栽下来,死于非命。

    见此一幕,田归农等人大吃一惊,面色大变!

    “谁?是谁杀了田山农?”

    田归农更是惊得三魂丢了七魄,面无人色,颤声大喊道。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