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暴秦

第58章 祸从天降

    (求收藏!!)

    “1550紫晶?胡师叔,你好大的口气!就这么两把破祭刀,再加5枚破玉符,就想换取在下1550块紫晶!你当在下是三岁小儿呢?——最多换1400紫晶。你爱换就换,不换也随便你!”

    王猛拿过那两把祭刀,用灵感查看了一遍,发现这两把祭刀的威能,还真是非同小可,自己身上那把低阶祭刀与之相比,简直是弱爆了,不禁心中一喜。

    但王猛也不会就此按照胡师叔的笛音跳舞,轻轻松松,就将好不容易才弄到的1550块紫晶交出去,这才故意贬低这两把祭刀的威能,以便将交易价格压下来的。

    “哎呦呦,这两把祭刀,还是破祭刀?陈师侄,你!”

    胡师叔面带怒色,口中喊冤叫屈道。

    “怎么啦,胡师叔?不乐意换么?那就算了!在下绝对不敢强求胡师叔的!”

    王猛横了胡师叔一眼,毫不退让地道。

    “我草!要不是老子手头拮据,老子还真不——我草啊!好,换!”

    胡师叔大感肉痛,咬了咬牙,最后将心一横地道。

    本来,见王猛软硬不吃,死活不肯拿出1550块紫晶来,胡师叔心中早已怒气蒸腾,很想厉声呵斥王猛一顿,骂王猛不知好歹、不知道死活的。

    但又一想,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自己不但到手了1400紫晶的巨款,荷包里还多了两块价值5千紫晶的庚金石,即使十年的积蓄也莫过于此,这个功劳可都是人家二猛子的,现在换出区区两把不用的祭刀给他,也没什么啊!

    胡师叔便隐忍了。

    胡师叔心有不甘地将两把祭刀和五枚玉符换给王猛,接过1400紫晶,一边数着紫晶,一边心里偷偷乐和去了。

    完了,胡师叔还食髓知味,亲切而和蔼地对王猛道:“陈师侄啊!你这个辨识器材的本事,嘿嘿......那个,真叫绝啊!本师叔大感佩服!今后要是还有机会,咱们还是要多多合作才是啊!不是本师叔吹牛,只要你能淘到宝,本师叔带着你在商铺中一站,就凭本师叔祭师层级的强悍修为,谁敢少你半两银子?谁敢欺侮你是一名祭士层级的低修,就敢起心私吞你的宝物?让他试试看!嘿嘿......”

    时间悄悄流逝。

    一转眼,二、三个时辰过去。

    流风谷外,太阳西斜。

    深秋温煦的阳光,默默撒在苍苍莽莽群山之上,撒在群山怀抱中的山坡、沟谷、树林之上,为其涂抹了一层淡淡的金辉。

    凉浸浸的山风,轻轻地吹过,送来一股微凉。

    流风谷中的修士们,依然走走停停,或者全副心神都被商铺和摊位上的丹药、巫药、祭器等修仙物品吸引住了,围观在摊位前,就地讨价,就地还钱,心无旁骛,谁也没有想到,可怕的危机会骤然降临。

    最先发现危险的,是一名祭士层级的青年修士。

    此人一身“祭士初成”境界的祭术基础,因为刚刚购买了一把低阶祭刀,又因为是第一次拥有这种祭祀了二十年以上的大威能低阶祭器,所以心中特别激动,忍不住御器而起,飞出流风谷去体验一番。

    可此人刚刚飞到空中,就被眼中看到的一幕,惊呆了。

    天上,不知何时已飘来了一团半亩大的乌云。

    在潮水般翻卷的乌云中,站立着六、七名身穿赭黄色裘袍的大汉。

    这些大汉伫立在云头上,面色不善地俯视着流风谷口。…。

    青年修士与他们阴厉、锋锐的目光一接,就像被锥子刺了一下一般,立刻眼神一缩,心中一惊,禁不住不寒而栗起来。

    这伙人目光凌厉,刚硬有力,杀机暴射。

    青年修士骇然失色,仓惶四顾,这才发现,原来流风谷口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上空,都站立着这样一群裘服大汉,人数至少有三、四十名之多。

    这几十名高阶修士隐隐围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圈,将流风谷口和谷内的修士们,全部“包围”了起来。

    当面的这群赭黄裘服的大汉们,簇拥着一个方面大耳,肤色糙红的五旬大汉。

    此人目光阴厉,眉目之间威势颇重,好像是这群人中的为首者的样子。

    可怖的是,此人的左脸颊上,赫然斜拉着一道细长的刀疤,使此人的面目,看上去更加狰狞骇人了。

    此时,云端的天风极大,吹得乌云一阵阵翻涌,但站立在云端的这位五旬大汉身上的裘服,却纹丝不动,足见此人的修为,究竟有多么的强悍了!

    这伙裘服大汉,一共有7人。

    其中六人簇拥在刀疤脸的身后,他们也全都穿着大襟窄袖的左衽赭黄裘,与大周民众的右衽袍服截然相反,乃是西戎、北狄人特有的服饰风格。

    见此一幕,青年修士一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青年修士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凝神注视了一眼,顿时如见鬼魅一般,脸色大变,惊慌失措地扭身向流风谷口俯冲而去,口中失声狂呼道:“犬......犬戎族人,犬戎族人......杀过来了!”

    众所周知,大周西北边境的犬戎族修士与大周修士已经争战了300多年,犬戎族人作为天下公敌的观念,早已深深印刻在大周子民心中,根深蒂固,不可动摇。

    即使是万里之外的西川国,也概莫能外。

    犬戎族修士突然出现在流风谷,并将流风谷口中参与交易的修士全部包围了起来,显然是一件令人骇异的事情!

    无怪乎这位青年修士一见之下,要惊得魂飞魄散了。

    “杀。”

    乌云中,面带刀疤的五旬汉子目中寒光闪动,表情阴鸷地扫了旁边某人一眼,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冷冰冰的字来。

    “是!”

    刀疤大汉身边,一位高大粗壮的裘服汉子躬身应道。

    这位粗壮汉子略微一运功法,面上红光涌动,蓦然单手一指,呵斥道:“去!”

    顿时,一道赤红色的光矢激射而出,一闪越过数十丈远的距离,倏然击在飞身逃窜的青年修士的后背上。

    结果,这位青年修士才逃出不过几丈远,就被那道赤红光矢哧地透胸穿过,血光飞溅,立刻像一块木头似的,从半空中栽倒下来。

    青年修士连惨叫一声都未来得及,忽然轰地一声,全身起火,手足略微挣扎舞动了几下,就变成一个火人,栽落在流风谷口的空地上。

    瞬时被烧成了灰尘。

    谷口这边的异动,立刻引起了谷中一部分修士的警觉。

    他们心中一凛地扭头望去,立刻就看见了青年修士被击杀的一幕。

    接着,就发现了站立在乌云中的裘服大汉们。

    “啊?犬......犬戎族的人!”

    “天哪!他们都是犬戎族、大祭师层级的修士......”

    谷中的惊呼声,此起彼伏。

    谷中其他修士闻言,也很快就发现了犬戎族人的存在,在骇然大惊之下,他们立刻就想到了自保。…。

    众人停止交易,纷纷拿出攻击、防御类祭器、祭符,不是紧紧扣在手上,就是手忙脚乱地向里面灌注法力,手忙脚乱地驱使起来。

    他们如此惊慌失措,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要知道,犬戎族修士人数虽少,却全是法力广大的大祭师层级高修!

    大祭师层级高修的功法神通,比之祭师层级高修,不知要强过多少倍,哪是祭师层级的修士们能够望其项背的?

    至于像王猛这样的祭士层级的修士,那就更不用说了!

    可怕的是,偏偏谷内的交易者,人数虽然超过2000人,可他们几乎全是祭师层级和祭士层级的低阶修士!

    犬戎族人高阶修士“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既然对方敢于长途奔袭数千公里,肯定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安排了极为利害的杀着,准备将谷内的修士们一网打尽的!

    “谷内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在我们的‘天绝大阵’里面了!要想活命的,立刻扔下祭器,然后在谷口右下方的白光处,徒身走出即可!不愿归顺的,全部格杀勿论!”

    天上,刀疤脸大汉的旁边,那位高大粗壮的裘服大汉目露凶光,满脸杀气,厉声大喊道。

    此人的嗓音荒凉粗旷,音调古怪,大异中原或者西川国子民的口音,但毕竟还能听得懂,并不妨碍其将凶残暴戾之意,表露无遗,令人闻之胆寒。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