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暴秦

第57章 纠结的分赃

    (4k大章求收藏!!)

    “穆老,在下初步鉴定过的,发现这块矿石有点像是庚金石的样子。但兹事体大,又怕弄错了,这才请穆老您亲自过目的,嘿嘿!穆老您看,这块矿石的重量和敲击声,与普通矿石相比,好像有几分差异的样子?在下经验不足,担心把握不准,这才请穆老您回来指导的啊!”

    散宜国迎上前去,恭恭敬敬地对穆老解释道。

    穆老是个七旬老人,须发皆白,眼角起了一些皱纹,但双目炯炯有神,相貌威重,有股盛气凌人的气势。

    穆老闻言,不以为然地“哦?”了一声,随即将手在矿石上摆弄了一番,最后拿出一把小锤来敲了敲,脸色渐渐有了变化。

    “咦!”

    俯耳倾听了几下敲击声后,此老“咻”地一下,忽然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也因为激动而变得绯红了起来,口中喃喃道:“难道真是庚金石吗,还是仅仅听起来像而已?”

    说到此,此老面色凝重,灵感放出,闭目感受起来。

    胡师叔和散宜国两人也是一脸地紧张,目光灼灼地紧盯着穆老的脸,似乎想从穆老表情上的变化,探查出什么秘密来似的。

    “这块矿石,的确是庚金石!”

    片刻后,穆老睁开眼,以毋庸置疑的口吻,斩钉截铁地道。

    穆老说话的神色甚为庄重,好像在宣布一项重大决定一般。

    听见穆老一锤定音,胡师叔一颗提到嗓子眼上的心,顿时放了下来,同时大感畅快地吁了一口闷气。

    散宜国也大感兴奋,脸眼中闪过一抹喜色。

    唯有王猛神定气闲,仿佛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这块祭铁里面,掺杂了庚金的成分,应该能够提炼出拇指大的一块庚金的。正因为如此,普通的人才无法发现其中的奥秘的。此块矿石中,庚金的含量如此之小,重量却占到了整块矿石的四分之一左右,如果不是有很好的手感,即使用手掂量,也难以察觉其中的差异的!至于通过‘辨音’来感受,那就更不容易了!总之,如果不是像老夫这样的高人,经验丰富之极,要想辨认出这块庚金石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穆老面色傲然,颇为自负地道。

    穆老说的没错。

    要知道,修仙者都用祭袋装盛物品,很少手提,自然难以查探出,哪块矿石的体质和轻重是不匹配的。

    也就是说,仅仅凭手感,根本无法断定这块矿石是不是庚金石。

    可见,以黑脸汉子的修为,居然查探不出那几块矿石是不是庚金石,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啊!

    至于敲击声上的差异,那就更加细微了。

    根本不是听觉能够辨认出来的。

    “那是,那是!以穆老您的功法修为,再加上独到的器材鉴定秘术,哪怕再难辨认的天材地宝,都难逃您老的法眼呀!”

    散宜国立刻笑嘻嘻的附和道。

    “小家伙!这块庚金石,应该是你发现的罢?嘿嘿,只有像你这样的低阶弟子,平时经常做一些开矿、采药之类的杂役,动手搬运矿石的时间长了,自然也能发现一些奥秘的!”

    穆老傲然看着王三,以毋庸置疑的口气,铁口直断地道,“这么小小的一块矿石,重量却达二千余斤,比普通矿石重出四分之一,如果不是有丰富的手工搬运的经验,是根本不可能发现其中的端倪的!”…。

    在穆老看来,王猛之所以能够发现庚金石,纯属运气好,与深奥无比的器材鉴定技术,那是一丝一毫的关系都没有的。

    不过,他刚刚说完此语,就有些忐忑不安了。

    因为他忽然发现,王猛竟然是紫金级祭气少年!

    见此一幕,穆老心中闪过一丝疑虑,心想,这少年既是紫金级祭气之体,百年难遇的修炼奇才,怎么可能会被安排去做搬砖之类的杂活呢?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是啊,穆老!在下就是因为经常搬运铁矿石,才发现其中的奥妙的。穆老,你怎么会说得这么准确,就像你亲眼看见的一样?啧啧,你真不愧是高人中的高人啊!在下佩服!佩服!”

    王猛笑呵呵地恭维。

    对于像穆老这种自以为是的人,王猛是不屑与之置辩的。

    穆老见王猛断定他的判断,心中那一丝不安和疑虑,顿时烟消云散,立刻捻须微笑,自鸣得意起来。

    毫无疑问,王猛之所以能够辨认出“多心草”和发现庚金石,并不是因为王猛经常搬运铁矿石所致,而是因为王猛将玄清真人授予的那枚辨识器材的玉简,全部拷贝在自己脑海里,结果玄清真人积累了900多年的辨识器材的宝贵经验,就变成了王猛的独门绝学了。

    不然的话,王猛是不可能认识多心草,也不可能发现得了庚金石的。

    “好啦!咱们闲话小说,还是言归正传!”

    胡师叔走上前去,插到王猛与穆老、散宜国之间,将王三完全挡在了身后。这才看着穆老道:“穆老是?在下倒觉得,咱们讨论一下这块庚金石的价格,似乎更有趣一些的。不知穆老以为然否?”

    “啊!原来道友你,才是真正的主事人啊!”

    散宜国自然知道庚金的宝贵,生怕冷落了这位真正的事主,会导致交易泡汤,立刻歉然道:“在下抱歉!在下刚才过于激动了一点,倒疏忽阁下的存在了,请勿见怪啊!”

    “大管事不用客气。在下并不介意,你刚才是不是疏忽了在下。在下只想谈谈这块矿石的价格。不知大管事出价多少?”

    胡师叔面色漠然,冷冷地道。

    “那你的要价呢?”

    散宜国盯着胡师叔的眼睛,笑道。

    胡师叔从未卖过庚金,自然不知道价格,只好干瞪着眼,让王猛说话。

    王猛沉呤道:“没有2000块紫晶,那咱们就不用谈了。”

    “穆老您看,对方要价2000紫晶,价格是不是高了点?”散宜国闻言,立刻换了一副恭敬的笑脸,客客气气地向穆老请教道。

    毫无疑问,散宜国也不清楚庚金石的行情的。

    “唔......2000紫晶......象这么大的一块庚金石,就是老夫也有数十年未见着了……这个开价,还算合理!”

    穆老沉呤了片刻,捻着胡须,微微点头道。

    “好!那就2000紫晶成交!”散宜国回复石师叔道。

    不一会,20条胀鼓鼓的大布袋,就放在了石师叔身前的桌子上。

    布袋沉甸甸的,里面元气脉动强烈。

    “20条布袋,每袋100块紫晶,一共2000块。咱们这就两乾啦!”

    散宜国一手按住那块庚金石,一面对胡师叔笑道。

    胡师叔点了点头,正想一点腰间的祭袋,将这些紫晶收入自己囊中,却被王猛啪地一巴掌,狠狠拍在祭袋上。

    一巴掌将胡师叔的祭袋按住了。…。

    王猛面带愠怒,冷冷地道:“胡师叔,莫非你还想将这些紫晶,也据为己有么?”

    王猛的异动,立刻被正在津津有味地察看庚金石的穆老和散宜国察觉了,两人愕然抬头,向胡师叔和王猛望过来。

    胡师叔见此,立刻尴尬一笑,连忙将身子让开,低声对王猛道:“陈师侄,这里不是说话之处,咱们还是出去再说!”

    王猛毫不客气地将20袋紫晶全部收入自己的祭袋中,便一前一后,与胡师叔出了散宜氏世家的商铺。

    两人来到一片偏僻之处,石师叔降低身段,满脸堆笑地对王猛道:“陈师侄啊,今天咱们可是发财了,呵呵!唉,本来呢,这2000块紫晶,确应归师侄所有的。但师叔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陈师侄你能够谅解、谅解啊!唉,本师叔遇到了修炼门槛,需要大笔紫晶购买丹药冲关,所以现在手头很紧。陈师侄,你看能不能……”

    说到此,胡师叔两眼巴巴地看着王猛,口中吞吞吐吐地道。

    王三闻言,心中“咯噔”一沉,脸色阴晴不定起来。

    真是财宝动人心啊!

    很明显,眼见一堆堆的紫晶,胡师叔忽然起了侵占之心!

    此前,在买下那四块矿石的时候,王猛之所以让胡师叔出资购买,而不是自己独自买下,乃是因为在众目睽睽之下,王猛担心自己露财,会招人惦记,这才决定与胡师叔分润的。

    没想到胡师叔胃口这么大,连自己这一份也想侵占。

    王猛当然不会任由胡师叔侵占自己的这一份紫晶了。

    “胡师叔啊,你手头紧,在下手上也不宽裕啊!任谁都知道,修仙就是一种很烧钱的行当,对?在下这点点紫晶,哪里够花啊......所以,胡师叔的困难,只能由胡师叔自己解决的,在下就爱莫能助了啊!”

    王三沉呤片刻,委婉拒绝道。

    “咳咳。。。其实,师叔我也不想多分的,但是,刚才买下那四块矿石的本钱,都是本师叔出的不是?第一,陈师侄应该归还本师叔的本钱的。第二,本师叔既然出了全部的本钱,是不是应该多分一些呢?”

    石师叔讨好地笑着,陪着小心,好像生怕吓着了王猛似的。

    不过他这个说法,倒还真有一点道理。

    “胡师叔啊,你这个说法,也不是没有道理。可是,如果不是在下有识材之能,你今天能白得2块庚金石么?你要知道,那可是近5000块紫晶!刚才你出了本钱不假,在下还不是出了智慧?没有在下的识材之能,你有本钱又有什么用。咱们两个相抵,谁也不吃亏的,对不对。但如今你既然手头紧,在下就将那50块紫晶的本钱,赠送给你!”

    王猛口气勉强地道。

    胡师叔见说不过王猛,也不敢在这种地方用强,便讪讪地笑道:“陈师侄啊,本师叔不妨实话告诉你,这次清风寨田姓修士要下手对付陈姓修士,如果不是本师叔做了安排,那陈姓修士绝对会全军覆灭的。尽管如此,两虎相争,必有一伤,陈姓修士在清风寨是呆不下去的了。”

    “一旦双方动手,他们肯定会被迫退入宣威城的地界之内的。这样一来,全体陈姓修士就完全失去了修仙资源了。其中也包括陈师侄你。这就等于你们陷入了绝境,是不是?本师叔看你人不错,有意推荐你加入我们东山派,那么你个人的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嘿嘿!不知陈师侄怎么感激本师叔呢?”…。

    胡师叔东扯西扯之心,路人皆知,王猛自然也看得出来,不就是想占有自己的紫晶嘛!

    王猛便不耐烦地道:“胡师叔,你索性就实话实说了,如果在下分一半紫晶给你,你打算用什么东西来交换?白给,那绝对是不可能的。当然,如果陈师叔没有中阶祭刀之类的东西拿来交换,那就免开尊口了。”

    现在,王猛身上除了2100多块紫晶,还有一块庚金石和上百株巫药,价值数千紫晶,富贵迫人,缺的是没有趁手的祭器用来防身。

    而以王猛现在的祭术基础,如果公然在流风谷露财,担心被人盯上后,会惹来横祸,因此王猛虽然有钱,也不敢公然在流风谷选购大威能祭器防身的。

    王猛这才心中一动,将主意打到胡师叔身上。

    既然胡师叔也在打自己的主意,大家何不互相利用一下呢?

    如果胡师叔能够转让一把中阶祭刀过来的话,那王猛就不吃亏了。

    见事情有转机,胡师叔眉开眼笑,低眉顺眼地道:“嗯,陈师侄这个主意好!这个主意高!不瞒陈师侄说,本师叔手里,还真有两把地级低阶祭刀呢!乃是本师叔从两个祭师级祭术高人手里,缴获来的,可以说是地级低阶祭刀中的极品!乃是不输于中阶祭刀的存在!不是做师叔的夸口,这两把祭刀,每一把都经过至少三十多年的祭祀,价值至少上千紫晶!本师叔吃点亏,就用这两把祭刀,换取陈师侄的1500块紫晶,如何?”

    王猛鼻子里一哼,冷笑道:“胡师叔,你这还叫吃亏?只怕是大占便宜?不过,在下倒也不介意,胡师叔拿出那两把祭刀来,给在下看看的。当然,在下也必须先说清楚,在下只是看看而已。如果胡师叔想用区区两把低阶祭刀,就想换取在下1500块紫晶,那绝对是不成的。除非是三把这样的祭刀,那在下还可以考虑一二的。”

    胡师叔闻言,立刻手忙脚乱地释放出两把祭刀,又拿出五张低阶防御玉符来,笑嘻嘻地对王猛道:“嘿嘿,陈师侄,你可真是精明啊!本师叔就这一点可怜的家当,都全部被陈师侄你算计完了!唉!好,今天本师叔的全部家当就都换给陈师侄你了!怎么样,陈师侄?1550块紫晶,拿出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