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暴秦

第47章 人类为啥不能修炼玄功

    (求收藏)

    就在被蓝光漩涡吞没的那一刻,王猛眼睛一闭,就人事不知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王猛再次睁开眼睛时,立刻发现了几件奇怪的事情。

    第一件奇怪的事情是,自己右胸上的伤口,竟然不药而愈,连一丝疼痛的感觉,都没有了。

    如果不是衣袍的对应位置上,还留着一个被击穿的破洞,里面裸露出来的肌肤如婴儿般绯红稚嫩的话,王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曾经被人用祭刀击穿过。

    第二件奇怪的事情是,自己现在明明躺在一间青铜色的四面密封的屋子里,身躯只占据了这间屋子中的一块很小的地方,但却有一个很诡异的感觉,似乎这间密室,完全处于自己的灵感笼罩之下。

    仿佛不是屋子装着自己,而是这间屋子装在自己心里一样。

    自己就是天,而这间屋子,却成了苍天笼罩下的一个很小的东西。

    一切都颠倒过来了。

    另外,王猛即使不用灵感感应也能看到,这间屋子位于一座很大的祭坛之内,乃是这座祭坛中的一部分。

    更诡异的是,对于这个祭坛,王猛不知怎么的,竟然有了一种与之心神相通、血脉相连的诡异感觉!

    仿佛这座祭坛,乃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王猛不但能感应到这座祭坛蕴涵的强悍无匹的威能,和汹涌澎湃的法力,而且还有将它们牢牢控制住的把握。

    这是怎么回事?

    事情怎么会这样呢?

    王猛大惑不解,不禁大感纳闷。

    沉沦了半晌,王猛仍然全然弄不明白,其中的奥妙何在。

    第三件奇怪的事情是,在这间鸦雀无声的屋子里,王猛忽然听见从祭坛内的某一处,传来一声清幽幽的叹息。

    一声寂寥而落寞的叹息。

    那叹息声细小得像微风轻轻拂过,却没有逃过王猛的耳朵。

    一意识到此点,王猛大感惊异地翻身爬起来,接着就像梦幻一般,直接迈开大步,就从屋子的古铜色墙壁中,一步跨到了屋子的外面。

    好像这间屋子的古铜色的墙壁,对王猛来说虚若无物,毫无障碍,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王猛跨出这间屋子后才忽然意识到,那堵墙壁应该将自己阻拦住才是!可刚才自己怎么就没有这种会被阻挡的意识,便毫不犹豫地从屋子里面垮了出来呢?

    王猛不禁大感愕然。

    不过王猛也没有心思去想那么多了。

    只要能出来就好。

    于是王猛身形一飘,就进了旁边的另一间密室。

    刚才那声叹息,就是从这间密室中传出来的。

    王猛刚刚在密室中站定,就见一个白濛濛的心形的光团,从虚空中慢慢浮现出来,随即像花瓣一般,慢慢绽放在自己的眼前。

    霞光明媚的花瓣中间,赫然坐着一个只有拳头大小的迷你小人儿。

    这小人儿头颅、五官、躯干、四肢俱全,目光漠然,但里面有股掩饰不住的锐利锋芒,强硬有力,仿佛有着很强的穿透力。

    这小人儿看起来比正常人细小很多,就像正常人的缩小版一样。

    王猛灵感笼罩,发现这个小人儿身形虽小,一身修为却深不可测。自己的灵感投放过去,仿佛扔进了广袤无际的汪洋大海,又像掉进了无底深渊,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连一丝回应都没有,根本无法查探出他的祭术境界。…。

    见此一幕,王猛微微心中一凛!

    可王猛并未对此感到惊慌。

    不知道什么原因,王猛觉得自己胆气极壮,竟然有一种完全掌控此人、此人也完全在自己的牢牢掌控之中的诡异感觉。

    王猛略一沉呤,开口道:“阁下,刚在是你在叹息么?你究竟是人,是鬼,还是妖?”

    迷你小人儿并不回答王猛的提问,只是喟然长叹道:“唉!老夫已有200多年,没有听见人说话的声音了——嗯,200多年了,这座‘乾坤如意龙虎大祭坛’,终于又有了新的主人啦。”

    王猛闻言心中一动,诧异道:“阁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个祭坛里面除了你和我,好像并无外人的样子。难道你所说的那个什么新主人,竟然是指区区在下么?”

    迷你小人儿面色萧索,微微颔首。

    王猛不解地道:“在下看得出,这座祭坛威能强悍无匹,至少应该是天级祭器才是。可在下法力低微,怎么可能成为这个什么祭坛的主人呢?在下既是此间的主人,那你又是谁?你是怎么知道此事的?”

    所谓天级祭器,乃是俗称法宝级别的强大存在。

    王猛连自己的地级中阶祭刀都没了,怎么可能会有一件天级祭器呢?

    难怪连王猛自己都不想信了。

    迷你小人儿却道:“此乃老夫亲眼所见,故而知之。刚才你从洞口顶部摔下来之前,应该受了很重的创伤,结果你体内的精血飘洒出来,掉落在这座无主的祭坛上,竟在无意中,完成了对这座祭坛的滴血认主。于是,你就莫名其妙地成为了这座祭坛的新主人。正因为有了这座祭坛内蕴的强大法力护体,你身上的区区创伤,才不药而愈的。”

    王猛闻言,大感惊愕,同时又大为欣喜!

    沉呤了片刻后,王猛想清了其中的缘由,不禁恍然大悟,心道,怪不得老子对这座祭坛有一种古怪的感觉,原来老子在无意中,已经将它滴血认主了?

    难道真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发生?

    这么说,老子真是这座祭坛的新主人了?

    这件事说起来有点天方夜谭,令人匪夷所思,但似乎又是千真万确的。自己与祭坛的那种心神相通、血脉相连的感觉,正是滴血认主后的应该有的正常感觉啊!

    在此空间内,自己是主人,拥有对此空间的毁天灭地的能力,那个迷你小人儿法力再广大,也受制于祭坛,同时也受制于自己的。

    这就是为什么自己会有能掌控此人的把握的原因。

    想到此点,王猛大为欣喜,不禁呵呵大笑道:“原来如此!想不到在下还有这等洪福!但在下既然是这里的新主人,那你又是谁?为何出现在祭坛里面?”

    迷你小人儿道:“既然你已是此间的新主人,那老夫也应该将实情告诉你的。老夫乃是祭坛的前任主人的朋友,因为第2次失去肉身,无法再次夺舍了,只能以心神的形式苟活于世。老夫失去肉身的庇护,法力渐渐流逝,战力大不如前,又担心遭到仇家的暗算,这才蒙前任祭坛主人应允,托身在祭坛内安身的。屈指算来,老夫已在祭坛里面呆了200多年了。唉!”

    经过迷你小人儿的解释,王猛才明白过来。

    原来这个迷你小人道号“玄清真人”,乃是一个修炼“八九玄功”的高修,据他自己说已到修成心神(心形出窍)的境界,因先后两次肉身被毁,才变成现在这副模样的。…。

    此人第一次肉身被毁后,乃以心神夺舍重修。后因与人斗法,不幸再次被毁去肉身,虽然侥幸逃生,但按照天道法则却不能第二次夺舍了,这才不得不寄住在祭坛中避仇的。

    那个迷你小人儿的灵感如清风般,从王猛身上一拂而过,忽然讶声道:“咦!你、你竟然有圆满无亏的胆气!这是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呢!”

    王猛淡淡一笑,斜视此人道:“我看你的年龄也不小了,经历的人生挫折也远超常人,遇事应该从容淡定才是。在下胆气足不足,值得你大惊小怪么?”

    迷你小人儿对王猛的蔑视浑不在意,仍然满面震惊,讶声道:“这怎么可能!人类的胆气怎地如此圆满!难道你竟然是一个无法无天,无知无畏的人么?可就算你是这样的人,你又怎么能够存活在这个强者为刀俎、弱者为鱼肉的世上?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迷你小人儿的这一番话,说得颠三倒四,不甚明了,但惊讶的意思溢于言表,王猛猜测此人可能在大吹法螺,想狂拍自己的马屁,不禁颇感惬意,在胸脯上“咚咚咚”地拍了几下,傲然道:“哥们,你眼睛里面很有水!居然看得出老子的胆子很大,呵呵!老子不妨实话告诉你,老子的胆子,一向都是很大的!”

    迷你小人儿点了点头,道:“老夫看得出,你不但胆气足,而且还修炼过玄功。可是,你既然修炼过玄功,为什么不坚持下去,却去修炼祭术做什么呢?你的祭术基础又那么浅陋,只学了点‘灵感术’的皮毛,连炼体术中最基础的‘巫虫纹身术’和‘乾坤神掌’都没修炼过,真是可惜啊!以你的条件,如果坚持修炼八九玄功的话,境界绝不会如此低下的。而且必有玄功大成的一天的。”

    王猛呸了一声,睥睨着迷你小人儿,道:“我草!你要老子去修炼八九玄功?你是不是吃错药了!你以为老子不知道,八九玄功只有畜生和傻子才能修炼?普通的人类是无法修炼的。既然如此,老子干嘛要在这方面浪费时间!”

    迷你小人儿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一般来说,的确只有畜生才能修炼八九玄功,正常的人是无法修炼的。傻子更加不成。即使勉强修炼,也不会有什么成就,修炼了也是白瞎。但你除外。你不但可以炼八九玄功,还有功法大成的一天的。”

    王猛闻言,以为这个小人儿是在拐弯抹角地骂自己是畜生,不禁大怒道:“你才能修炼八九玄功呢!你一家人都能修炼八九玄功!我草你妈的老小子,你居然敢拐弯抹角骂老子‘畜生’!你信不信老子马上弄死你?”

    迷你小人儿见王猛发怒起来,也呵斥道:“无知!愚蠢!老夫这怎么是在骂你呢?恰恰相反,老夫这是在恭维你!你到底知不知道,其他的人为什么不能修炼八九玄功,而你却能够修炼?不要不懂装懂!”

    王猛被呵斥得一怔,立刻想起嘎嘣叔的教导来,便道:“据说八九玄功乃是修炼心力的法术。可人类喜欢胡思乱想,心力无法集中。越是像老子这么聪明的人,心思越多,耗损的心力就越大。所以无法修炼。不是么?”

    迷你小人儿冷冷一哼,道:“此说似是而非,实乃愚人之见。”

    王猛不服道:“我草!你老小子又懂得什么?那你给老子说说看,老子的这个说法错在那里?为什么其他的人不能修炼八九玄功,而老子却可以?你要是说不出一个令老子信服的理由来,可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

    迷你小人儿冷冷地道:“人类之所以无法修炼八九玄功,是因为修炼八九玄功所必备的两个条件中,有一个条件永远是人类永远也无法达到的。不然的话,名震仙界的八九玄功,在数百年前曾流行一时,应该有千千万万的人修成玄功才是!可实际上却没有任何人类炼成。这难道是偶然的么?”

    王猛蹙眉道:“你别卖关子,有话直说。为什么其他的人永远都达不到那个条件,而老子却能达得到?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条件?快说!”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