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暴秦

第35章 陈不识的馈送

    这只圆钵体型巨大,遁速却迅疾之极。

    较之王猛御器飞行,至少要快出二、三倍以上!

    置身在圆钵之中,王猛完全看得出来,这种巨钵飞行祭器也有它独特的好处,巨钵之内宽敞平坦,十多人站在其中,丝毫也不觉得拥挤,视野还极为开阔。

    更为神奇的是,钵外狂风呼呼,呜呜尖啸而过,钵内却连一丝一毫的风力,也感觉不到!

    那位瘦高管事站在众人之前,双手掐着法诀,貌似在操控圆钵的样子。

    田归农和陈逵等人则倒背着双手,漫不经心地看着外面的白云从身边一闪而过,不知在想些什么。只有田无双和田无天等新入门弟子,时不时瞟视王猛一眼,目光中除了羡慕和嫉妒,还有一丝莫名的畏惧。

    片刻后,圆钵一振,徐徐向下降落。

    试炼山到了。

    王猛从地图上查过,试炼山离祭天院只有七十多公里的路程,以圆钵的这种速度,只要几分钟就到了。

    从圆钵上往下俯视,试炼山的庐山真面目,便展现在眼前。

    试炼山由三座品字形的巍峨山峰组成,峰顶终年有白濛濛的云气缭绕。

    三座山峰中间,是几座数百米高的石山,山体与三座大山峰连成一片,放眼望去,山中石峰、巨木树密布,溪水淙淙,林壑尤美,风景宜人。

    圆钵从天而落,划过南面的那座大山峰的半山腰,徐徐降落在山中的一片带有竹园的精舍前。

    王猛与众人一道,从圆钵上飞身而下。

    精舍之前,早有几名身穿白袍的管事摸样的汉子,正翘首等待,见众人鱼贯下了圆钵,便在一个赤面汉子的带领下,立刻迎了上来。

    田归农见此,蹙眉道:“陈不识大哥,怎么只有你一个大管事在家?我哥田元霸呢?”

    那个叫“陈不识”的大管事笑道:“元霸兄偶有不适,几天前就请假回清风寨歇息去了。现在试炼山暂时由我一个人统管。”

    看来,试练山也和内务堂一样,都是实行“双首长”制的,两姓修士相互监督,谁也无法独断专行。

    陈逵在旁冷冷一哼,道:“哪有这么巧,刚好历练的时候,身体就不适了?”

    田归农闻言,扭头冷冷横了陈逵一眼,却并不置辩。

    陈不识见此,生怕引发他们之间的争吵,立刻笑着对陈逵道:“小七,你倒是有好几年没来哥这里了,今天哥要好好招待你。”

    陈逵嗤道:“切。你这里穷山僻野的,能有什么好招待!”

    陈不识假装发怒道:“我草,你这人就是不知好歹!难道哥请你喝‘龙舌香’这样的巫茶,还对不起你陈大管事么?”

    陈逵笑道:“这还差不多。”

    两人说笑了几句,陈不识就过来拉住王猛的手,上下打量一番,夸赞道:“原来你就是二傻子啊!你现在这个样子,跟你爸当年简直一模一样!真想不到啊!二傻子,你小小年纪,祭术基础就进阶到‘祭士小成第7重境界’了!了不起!了不起!比老叔我强多了!呵呵!”

    按照陈不识的说法,王猛估计他的年龄应该接近五十岁才是,可看上去与三十岁的壮男无异,王猛启用灵感探查,发现他的修为已经到了“祭士大成”顶峰境界,一只脚已经踏进了祭师境界的大门,乃是王猛所见过的修士中,修为最高深的。…。

    不过王猛不是二傻子,自然不用跟陈不识叙旧,只是沉呤不语。

    陈不识见此,叹息道:“时间真是过得快啊!想当年,你爸跟老叔我,是从小玩到大的。想不到他就早早地去了。唉!这么多年过去了,老叔也没有照顾你什么,真是有些过意不去啊!也幸亏你自己争气,将来必然大有作为,你爸在九泉之下,倒也可以瞑目了。唉!”

    陈逵半真半假地骂道:“陈不识,你这个老家伙,就知道假惺惺的装好人!既然你都这么多年没照顾二猛子了,你自己都感到很惭愧了,现在机会也来了,你何不照顾照顾他?就会空口白牙说瞎话!”

    陈不识嘿嘿一笑,居然真的从祭袋中,释放出一件青色的软甲来,对王猛道:“不是小七说起,老叔都快忘记了。这是老叔十几年前使用过的一件低阶防御软甲,用来防身还是相当的不错的。当年老叔买下此物的时候,还花花费了几十块紫晶的。现在老叔就拿它当见面礼,送给你!”

    王猛灵感一动,探查出这件软甲果然是低阶防御祭器,知道它的价值不菲,心里虽然有些喜欢,却不便冒然接受,便看了陈逵一眼,道:“这个......这个,恐怕有点不大好?”

    陈逵拍了拍王猛的脑袋,笑道:“这有什么不好的。你又不是抢他的。快收下,二猛子!”

    王猛道了一声谢,将软甲收入祭袋内。

    就在陈不识招呼陈逵和王猛的同时,陈不识身后的田姓管事们,自然也没有冷落田归农和其他田姓弟子。

    他们立刻就攀谈上了。

    他们一边领着田归农往精舍里面走,一边漫无目的地聊天打屁,相谈甚欢。

    众人陆续来到精舍内的一间雅室里面,就在这里用过茶和早餐,管事们便发放给每名历练弟子一枚玉简,一袋干粮,和一块血红色的玉石,并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诸如:药龄不足十年的巫药不要采,年龄不到十岁的巫虫不要俘捉。凡是结了冰晶的洞窟不要进去,以防被冰魅等妖物所伤。等等。

    据试炼山的管事们介绍,刚才发放的那枚玉简里面,记载了试炼山中常见的各种巫虫、巫药的形状、外貌、个体特征等资料,是给弟子们历练时使用的。

    熟读这枚玉简,在历练的时候遇到巫虫巫药,便能够将它们认出来,不至于当面错过。

    整个历练的时间,一共是五天。

    随着历练时间的流逝,那块血红色的玉石上的颜色便会慢慢变淡,最后会变成纯白之色,历练的弟子们可用这块玉石掌握历练的时间,而且那袋干粮也仅够食用五天,时间一到就必须从历练中退出来。

    听到管事们的介绍,王猛很快就明白了,整个历练的五天期间,都将在暗无天日的幽深洞窟中度过,无法观察时间的早晚,古人没有发明手表,只能用一块玉石来控制时间了。

    同时也说明,这种历练的机会,还是相当的宝贵的。

    要知道,像这种历练的机会,只有入门不到五年的新弟子才有,老弟子是没有这样的机会的,这也算是奖掖新人的意思。

    但凡入门超过五年的弟子,已经有一定的祭术基础,他们修炼所需要的巫虫和巫药,那就需要靠自己的本事取得了,祭天院是不负责开放试炼山,让他们就地取材的。…。

    早餐之后,田归农和陈逵带来的11名新入门弟子们便交由试炼山方面的管理,田归农、陈逵以及他们手下的管事再也没有别的事情可管,就直接返回祭天院去了。

    在返回祭天院之前,田归农将王猛拉到僻静之处,在王猛耳边悄悄耳语了几句,交给王猛一枚玉简,并强制王猛当场将陈不识赠与的软甲穿上,他才放心的离去,让王猛既感动,又有些莫名其妙。

    所有的准备工作做完后,陈不识带着五名管事和王蒙等新入门弟子,进入精舍的后院,穿过一条乱石横卧的小石径,进入一片茂密的竹林之中。

    王猛四下瞭望,只见竹海连绵,身前身后都是郁郁葱葱的竹子,一眼望不到尽头,竟不知自己怎么忽然之间,就来到了这种地方,不由有些讶异。

    陈不识带着众人来到竹林深处,便止步不前了。

    陈不识看了身边的管事一眼,吩咐道:“启开禁制,让他们进去。”

    两名管事答应一声,各自拿出一枚玉简,一道法诀打在玉简上,然后将玉简对着竹林中某处一指,就见两枚玉简中各有一道白光飞出。

    白光击在竹影上,爆出轰地一声轻响。

    随即,成片的竹影迅速收拢变小,转眼间竟消失一空。

    一座高耸的巨大石崖,和石崖上张着的一个黑黝黝的大洞口,凭空出现在王猛的眼前。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