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暴秦

第26章 连环妙计4

    此前,田一农也是见过铁山哥和娘娘腔一面的。

    田一农当时的印象是,铁山哥此人才疏学浅、修为不高,但神情倨傲、自命不凡,好像真是什么天上的“计多星”下凡似的,加上目光阴沉,脸色白得像个痨病鬼,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娘娘腔则更像一个穿红着绿、涂脂抹粉的变态人妖。

    作为一个兢兢业业、循规蹈矩的生意人,田一农拥有随大流的社会道德观和大众化的人生价值观念,潜意识中对娘娘腔这种男扮女装、不男不女、离经叛道、挑战社会共识的人,有一种本能的厌恶和生理上的强烈排斥感,哪怕多看娘娘腔一眼,都觉得是一种难以忍受的痛苦,心灵上的煎熬。

    如果不是东家安排他为买凶交易“收货”的话,田一农是绝对不会和娘娘腔这种人,扯上任何瓜葛的。

    此刻,田一农见“人妖”来了,脸上的脂粉仍然涂抹得一塌糊涂,不男不女,模样古怪之极,倒没怀疑这个“人妖”居然还有假,只是怀疑这个“人妖”是不是有病,便不悦地问道:“那个什么铁山呢,他怎么没来?”

    王猛学着娘娘腔的娘娘调,斜视田一农一眼,轻佻地道:“你要他来做什么?难道你想将咱哥俩一网打尽,杀人灭口么?”

    王猛倒担心自己的口音不是原汁原味的娘娘腔,而被田一农听出什么端倪来。

    经过搜魂,王猛已经知道,娘娘腔虽然与田一农见过一面,但当时田一农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只和铁山哥聊过几句,对娘娘腔视若无物。

    而娘娘腔见田一农对自己满脸鄙夷,一副深恶痛绝的伪君子相,反过来也对田一农颇为不屑,因此并未与田一农说过一句话。

    田一农被王猛的反诘弄得一怔。

    有关东家与娘娘腔他们“既密切合作,又相互提防”的情况,田一农心知肚明,此刻听到“人妖”如此反诘自己,在颇觉难堪之余,倒也觉得“人妖”的话有一定的道理。

    铁山隐匿不出面,确实情有可原。

    毫无疑问,正如东家分析过的那样,铁山他们也留了后手,早有防备,要想趁着交货的机会将他们杀了灭口,不但无法得逞,反倒极有可能会弄出什么无法弥补的大事来。

    田一农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强颜欢笑,尴尬道:“呵呵,那个谁,你说笑了。在下哪有能力杀你们灭口啊!在下这不是关心铁山吗!--那么,铁山究竟做什么去了呢?”

    王猛风摆杨柳似的来回走了几步,才回眸道:“哎呦呦,他干什么去了?这还用问么!自然是在很远的地方等着呗!如果你们不肯按照约定支付40块紫晶给我们,铁山哥便将你们‘买凶杀死二傻子’一事,添油加醋地告诉清风寨陈家的人。要是出现这种情况,那你们清风寨就有得热闹看了。嘻嘻!”

    田一农被王猛的妖冶动作弄得头皮直发麻,恨不能立刻就与此人分道扬镳,便耐住性子,长话短说地道:“那个谁,你这是什么话,我们怎么会不按约定付款。东西呢?”

    王猛长袖一摆,香风袭人,从袖口里飞出一个豹纹妖兽袋,看也不看地抛向田一农,随后便一屁股坐在身旁的椅子上,一言不发了。

    田一农连忙将妖兽袋打开,里面赫然躺着一个青袍少年的尸首。…。

    田一农蹙眉道:“这就是二傻子的尸首吗?”

    王猛哼了一声,冷笑道:“你自己不就是清风寨的人吗?难道你认不出,这是不是二傻子的尸体?”

    田一农自小在外闯荡,都有二十多年没有回清风寨了,自然不认识二傻子,更不知道二傻子是谁,可他很快就从袖袍里掏出一张绘像,两相对照地细看起来。

    这张绘像,乃是田归农在两个月前留给他的,上面除了画着二傻子的绘像,还有一些描述二傻子外貌特征的文字。

    因为黑白两色的绘像,是无法反应二傻子的全貌的。

    田一农一边看着绘像,一边念道:“脸色有一点黑。”然后向尸首脸上看了一眼,又点了点头,表示认可两者颇为相符。

    原来,娘娘腔与二傻子一样,面孔都比较黑。

    要知道,娘娘腔就是嫌自己的面色比较黑,这才大规模地往自己脸上涂脂抹粉的。

    此前,王猛为了将娘娘腔脸上的脂粉清除掉,并去掉他身上的脂粉之气,曾施展“凝气决”的法术一抓,竟从娘娘腔的脸上,吸下半斤多的脂粉来。

    娘娘腔这才原形毕露的。

    田一农又往下念第二项:“面部特征——五官颇为端正。”

    紧接着又看了尸首一眼,诧异道:“呃,这尸首看上去倒是有几分像,可面部浮肿,甚至有些变形了,上面还有一些擦伤,看不出他的原貌是什么样子啊!这是怎么回事呢?”

    田一农说的没错。

    本来娘娘腔的面部较之二傻子,要精细并略显单薄一些。

    娘娘腔的嘴唇也稍薄,眉毛也纤细很多。

    王猛正是考虑了此点,所以在“改造”娘娘腔的面部的时候,抓起娘娘腔往地上摔,将娘娘腔摔了几个“嘴啃泥”后,结果娘娘腔的面部就恰到好处地浮肿了起来,肿得厚厚的嘴唇歪咧着,看上去果然有几分傻相。

    这样就跟二傻子的外貌特征比较接近了。

    要知道,人死之后,双眼紧闭,面色死灰,面部是要发生一些改变的。

    如果拿死人的面孔与画像上画的活人对照,两者肯定是有较大的区别的。故此田一农虽然发现有些出入,倒也不敢说,这个尸首就是假的。

    再说,绘像上画的二傻子,也不是百分之百的准确传神啊!

    要知道,在二傻子还没有进入祭天院前,完全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傻子,根本就不会有人关注他。等二傻子进入祭天院、开始名声大振后,就总是闭关不出了,真真见过二傻子的真容的人,并不多。

    因此,绘制这张绘像的人在根据别人的口述,绘制二傻子的绘像时就明确说过了,绘像上的二傻子,与真实的二傻子会有一些出入,可能只有七、八分相似。

    关于这一点,当时田归农在将绘像交给田一农的时候,也向田一农如此解释过的,要他看到尸首大致不差,就行了,不必那么细究。

    也没办法细究的。

    这倒不是田归农粗心大意,或者有意给收货环节留下纰漏,让别人有机可乘。

    而是田归农认为,收货环节根本就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因为整个买凶计划策划得天衣无缝,杀死二傻子的时间、地点完全由己方安排,杀死二傻子乃是铁板钉钉的事情,并在很短的时间内收货,铁山和娘娘腔就是想拿别人的尸首来假冒,在时间上都来不及的。…。

    也没有必要拿别人的尸首假冒二傻子。

    但田一农生性谨慎,他显然还有一丝的狐疑,便蹙着眉头,纳闷地道:“这尸体的面部,怎会浮肿成这样呢?这是怎么回事?”

    王猛冷笑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自己看不出来吗?二傻子这是在逃跑的时候,背部被铁山哥的祭刀击中,当场就从高空中栽倒下来摔的。他这么重重地栽下来,摔了一个狗吃屎,你说他的面部会不会浮肿呢?”

    田一农闻言,仔细翻看尸体的后背,果然背部有一个很大的伤口,外面大,里面小,皮肤炸裂。而腹部对应部位的那个伤口,内外的口径都是一样大,外皮并未翻裂,明显是先击中后背,再从腹部透体而出造成的伤口。

    不过他还是有些放心不下,生怕出错,依然迟疑道:“那个谁啊,在下真有点不好意思啊,在下看来这尸首只有五、六分像,恐怕是不好付款的。你看能不能再等等,等在下的东家来了看过后,才付紫晶?”

    王猛耍了一个心眼,故意用“华语”怒骂田一农道:“我**那个比的老狐狸!**的要等你东家来才付款,那怎么成?田乌龟要是来了,将老子杀了灭口怎么办?不行!”

    田一农自然听不懂王猛叽里咕噜的“外语”,也不知道王猛这是在骂他,不过在外闯荡久了,也有些见识,便诧异道:“你说什么?——难道现在你说的,就是传说中,你们有易氏部落的土语?”

    王猛笑了笑,用清风寨普通话解释道:“老子是说,一刻钟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在下也该走了。至于付不付紫晶,你自己看着办!小玉相信,如果明天你们清风寨田、陈两大姓发生大规模火拼的话,估计你们田姓能大获全胜的。呵呵,恭喜!小玉这就告辞了!”

    田一农听出王猛话里有话,不禁吓了一跳,生怕真会出什么大事,顿时将对娘娘腔的生理排斥感都抛到了九天云外,慌忙拖住王猛的衣衫,道:“那个谁,你、你这是干嘛去?”

    王猛回眸道:“你说呢?”

    田一农嘿嘿笑道:“那个谁,你再等等,再等等。让田某仔细看看再说,好么?”

    王猛猛然沉下脸,恶狠狠地用力一摔,甩脱田一农的拉扯,一边向外走,一边怒气冲冲地道:“我草你妈那个比,你们不就是想赖账吗?老子没那么多时间跟你瞎扯淡!老子早就警告过你了,如果老子不能在一刻钟内,拿着40块紫晶回到铁山哥身边,铁山哥就将田归农等五个田姓管事谋杀二傻子的秘密,全部抖露出去!你就等着看清风寨陈姓与田姓大规模火拼的好戏!草!”

    田一农闻言,顿时惊慌起来。

    要知道,原本田归农并未要求田一农必须验明二傻子的正身,才能付款,田一农担心自作主张、自己多此一举,一旦真的与娘娘腔闹翻而弄出什么大事来的话,那是谁都承受不起的。

    田一农慌忙跑上前去,两手张开拦住王猛,脸上赔笑,低声下气地道:“那个谁,你消消气,你消消气。在下并没有说要赖账嘛!在下马上付给你们40块紫晶,一块都不少!马上就付,好不好?”

    王猛停下脚步,鼻子里重重一哼,冷蔑地道:“谅你也不敢不给。如果不信,你可以试一试。”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