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暴秦

第18章 祭祀

    时光悄悄流逝,转眼见二十多天过去。

    新晋弟子开坛祭祀的日子,终于来临。

    在王猛闭关修炼期间,祭天院为王猛炼制的“天聪丹”,也按期炼制成功。从王猛闭关后的第十天起,陈逵就开始让小坡往王猛这里送“天聪丹”,每天给王猛服食一枚。

    王猛自然照服不误。

    也不管这个“天聪丹”有没有灵效,王猛在服食完第十枚“天聪丹”后,就开始像正常人那样,跟小坡说一些简单的话语了。

    其实王猛自己也不知道,这种叫“天聪丹”的巫药是不是真的有效,是不是真的能恢复神智。但王猛知道的是,只要他开口说话,别人就会将他“恢复了说话的能力”的功劳,记在“天聪丹”的名下,打破脑袋也想不到他是一个冒名顶替的穿越者的。

    跟小坡简单地交流了几次后,王猛就弄清了祭天院对“打架”一事的处理结果了。

    据小坡说,那天田归农将“打架”的事情告到长老会后,长老会的长老们大为震惊,极其重视,他们立刻派出由田、陈两姓长老组成的调查组,对事情的来龙去脉,进行了详细的调查。

    由于长老们先入为主地认为二傻子乃是一个傻子,有理也说不清,有话也道不明,就没有直接来找“二傻子”调查取证,只是对掘猛子、大傻子、三傻子、大明、小明、山猫、小五等参与斗殴的少年,以及见过大傻子围攻二傻子的那一干陈姓儿童,进行了详细的盘问。

    事情的真相,很快就浮出了水面。

    真相出来后,两姓的长老们立刻就争吵开了。

    田姓长老们认为,虽然田姓少年们故意寻衅是不对的,但二傻子明明有“祭士小成第3重境界”的祭术基础在身,即使挨了打,也不会伤得很重,却恶意对田姓少年痛下毒手,明显超过了自卫的范围,应该承担严重伤害他人的责任。

    他们与田归农一样,强烈要求按照祭天院的规定,对二傻子进行严厉处置。

    陈姓长老们则一致强烈反对。

    陈姓长老们辩解说,众所周知,二傻子乃是名副其实的傻子。一个傻子被惹怒后,与疯子没有什么分别,打起人来哪分得清轻重?大傻子等田姓少年明知二傻子做事不知道后果,下手分不清轻重,却企图围殴二傻子。由此可见,田姓少年们被暴打,完全是咎由自处,怨不得二傻子的。

    他们认为,不但不能处置二傻子,相反,应该处置那些故意寻衅滋事的田姓少年。

    不过,田姓长老也不是吃素的。他们立刻反击说,既然二傻子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傻子,那还要他来祭天院修炼做什么呢?那就应该直接将二傻子清除出祭天院!

    要知道,祭天院的修炼资源是非常有限的,可不能将这么宝贵的资源,浪费在一个名副其实的傻子身上。

    陈姓长老们立刻反驳说,二傻子虽然是傻子,但并不影响他修炼祭术,不然二傻子也不会有“祭士小成第3重境界”的祭术基础了。

    正是因为二傻子虽然是傻子,却并不影响修炼,这才成为入门弟子的。

    陈姓长老们还强调说,关于这一点,当时在将二傻子招收入门的时候,长老会就认可了的,田姓长老也是同意了的,现在怎么能出尔反尔,自打嘴巴呢?

    就这样,田、陈两姓的长老们关起门来争吵了七、八天,莫衷一是,场面颇为火爆。…。

    这也导致了田、陈两大姓的其他弟子之间的大争吵。

    两姓弟子的关系,顿时变得更加紧张了。

    众人互相看不顺眼,又互不相让,积累的怨气和怒气也越来越大,大有就此演变成一场大规模的火拼的可能。

    最后,还是田无天的曾祖父田北峰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亲自出面,及时制止了两姓之间的争端,并提出了一个让田、陈两姓都能接受的折中意见。

    田北峰的意见是,不追究二傻子打人的责任,也不将二傻子赶出祭天院。但自此以后,陈姓弟子负有看管好二傻子的责任,不能让他再干伤害别人的傻事。

    其次,被打伤的八名田姓少年虽然不是祭天院的弟子,但却是被祭天院的弟子打伤的,故而由祭天院承担全部责任,负责给他们医治,其医药费一共150多块紫晶,也全部由祭天院承担,并不再追究田姓少年的寻衅滋事的责任。

    田北峰提出的这个建议还算公平,陈姓长老们自然没有意见,也愿意接受。田姓的长老们虽然有很大的意见,但慑于田北峰在祭天院的权势,和作为田姓祭士(师)领袖的地位,不敢公开反对,事情就这样平息了下来。

    事情虽然平息了下来,可田、陈大两姓弟子之间的敌意,却并没有得到丝毫的缓解。

    反倒成了一股潜流,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甚至还有田姓弟子放言,要二傻子小心点,总有一天要让二傻子血债血偿!

    王猛听到这个消息后,淡淡一笑,并不放在心上。

    这天清晨,在小坡的带领下,王猛去祭坛参加新入门弟子的开坛祭祀。

    据小坡说,所谓“开坛祭祀”,就是祭天院单独开放一定数量的祭气给弟子们纳气修炼,以确保弟子们的祭术境界获得显著的进步。

    在通常的情况下,“祭士小成境界”的入门弟子,每年都有12次开坛祭祀的机会,如果能够充分利用这些机会,基本上能确保自己的祭术基础每二年就能跃升一个境界的。

    当然,这个规定,仅对内门弟子有效。

    像小坡这样的外门弟子,就不行了。外门弟子一年只有4次开坛祭祀的机会,故此进步的速度就更慢了。

    不过,这个待遇倒比山下那些普通的村民子弟要强不少的。

    这就是小坡这些外门弟子愿意留在祭天院打杂的原因。

    王猛心想,所谓“开坛祭祀”,不就是一场纳气比赛吗?看来祭天院还是鼓励“能者多得”的啊!

    但由此也可以看出,清风山的祭气矿脉,还是颇为稀薄的。

    修炼资源极为稀缺。

    这大概也是引发田、陈两大姓弟子矛盾冲突的根源!

    那个祭祀用的祭坛,就在内务堂大殿后面的山腹中,入口处用阵法禁制遮挡了起来,从外表看只是一面宽大的青色石壁,上面凹凸不平,结满了青苔,看不出有何不妥的样子。

    当王猛与小坡走到入口前时,田无天和田无病等田姓少年早已等候在那里了。

    见王猛过来,他们立刻面若冰霜起来,用阴冷的目光,恨恨地斜视王猛,一副想用目光将王猛杀死的样子。

    王猛淡淡一笑,并不理会他们。

    这次祭祀的领头人,乃是两名二十多岁的初级管事,估计一个姓陈,一个姓田。

    其中一名红脸膛管事打出一道法诀落在石壁上,石壁立刻唰地一声,凭空浮现出一道红光闪烁的光幕,那光幕上紧接着一阵水波纹似的荡漾,便“咔嚓”一声豁然开启,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来。…。

    在两位面无表情的管事的带领下,众弟子鱼贯而入。

    由进入洞中后,里面黑漆漆的,全靠四周的石壁发出暗淡的绿光,才略微看得见路面。

    众人走过一段100多米长的隧洞后,进入一处宽阔之极的大石室中。

    这是一个足可容纳数千人的大石室,面积足有数千平米,顶部足有十多丈多高,在四周石壁上幽暗的绿光的映衬下,隐隐映见石室的中央,黑沉沉的耸立着一座巍峨的大石台。

    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座有着三级台座的大祭坛。

    祭坛的顶层台座上,赫然雕塑着十位身高二丈多的巨人!

    这些巨人青面獠牙,怒眼暴凸,弓步前跨,左手操青蛇,右手操赤蛇,好像要飞扑下来抓人的样子,模样十分狰狞恐怖。

    这十位巨人的身姿虽然与王猛洞府中的雕像不同,但面容大致相同,估计乃是同一群人。

    也就是《山海经》和嘎嘣叔都提到过的“灵山十巫”。

    在石雕前方四五米处,放置着一个长、宽各一丈的巨大供桌,用莹白色的美玉制成,此刻正散射着淡淡的荧光。

    这个供桌,大约是专门用来摆放祭祀物品的!

    台座的四角,各有一根高大挺拔的青色石柱,高高竖立,不知作何用途。

    每根石柱高约四、五丈。

    每根石柱的表面,都雕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咒语和奇怪的花纹,看起来晦涩难懂,古老异常。

    而在这些石柱顶端,塑着一座小型的蛇面人身的石像,面目雍容慈祥,形态栩栩如生,浑身散发着淡淡的紫光,似乎不同寻常的样子。

    更让王猛骇异的是,在石雕撒下的阴影中,竟然真的盘踞着一青一赤的两条巨蛇!

    这两条巨蛇盘卷曲成小山似的一团,巨大的蛇首高高昂起,吐着嘶嘶蛇信,两只碧光闪闪的冷眼,正阴险而狡诈的俯视着地下的众人,给人一种巨大的恐惧感。

    见此一幕,王猛不禁暗暗吃惊了。

    那两位面无表情的管事飞身而起,飘飘然飞上祭坛,落在两条巨蛇身前,对下面的弟子们喝道:“舞蹈!膜拜!”

    管事的话音刚落,除王猛手足无措、东张西望外,站立在祭坛前的其余十名弟子立刻手舞足蹈,口中依依呀呀地又唱又跳起来,歌声晦涩难懂,动作整齐划一,恍如跳大神一般。

    完了,他们俯伏在地,口中山呼:“圣巫!圣巫!”

    王猛见此,仍然傻傻地站立在地上,并不跟随他们起舞和膜拜。

    那两位管事和众弟子见此,也不以为意。其中一位管事喝道:“打坐!”

    众弟子立刻落座在地,王猛也跟着缓缓坐了下来。

    大石室内顿时鸦雀无声,万籁俱寂。

    只听得“唰”地一声。

    一道诡异的紫色光柱从洞顶降下,蓦然将十一名弟子笼罩在内。

    须臾,紫光一闪而逝,王猛等十一名弟子也凭空消失不见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