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妙手圣医

第28章 给嫂子下跪

    马小牛顿时慌了手脚。想想刚才,他也是为了嫂子好啊!毕竟还这么年轻,难道就一辈子守寡了?不过,听到兰芳这么说,他心里又一阵阵的感动。

    兰芳和马大虎结婚的时间其实不长,三年不到。那时候,马大虎在两百里外的一座中等城市里打工,认识了兰芳。谈了两年恋爱就带了回来,结婚了。两人是有深厚的感情基础的,马大虎对兰芳那也是很爱护,百依百顺。两人唯一会吵架的原因,就是马小牛。

    但这吵归吵,兰芳知道小牛是马大虎的心头宝,吵了还会乖乖地听老公的话,就像前阵子那三千元事件一样。

    兰芳说着,哇的一声又哭了起来。

    马小牛赶紧说:“嫂子你别哭,你哭得我心里好乱!我答应你,只要你不愿意嫁出去,你一辈子都是我嫂子,一辈子都是马家的人!好不好?我保证,我以后都会好好听你的话,我会好好赚钱孝敬你的!”

    “谁要你孝敬了?我自己有手有脚,我自己能养活自己!”兰芳边哭边说。说着,她放下双手,深深吸了一口气压抑哭声,挺起身子就往外边走去。

    哪知道,走没两步,身子就一歪。眼看就要摔倒,马小牛眼明手快,赶紧上前扶住了她。不过,这其实算是抱。兰芳的身子软绵绵的,显得一点力气都没有。她还要推开马小牛,但这就像是一片落叶要砸倒一堵墙那样艰难。

    马小牛叹了一口气:“嫂子,你都哭得没力气了,我背你!”接着那是不由分说,一闪身就把兰芳给背到了背上。

    兰芳在马小牛的背上挣扎了几下,觉得没用,就老实了。

    马小牛边背着兰芳下山,边说:“嫂子,那以后我们就相依为命了。”

    兰芳不说话。

    马小牛自顾自地说:“以后你要是想我哥了,要来这,你得多穿几件衣服啊!别冻着了。这虽然差不多快到夏天了,但夜半山上,还很冷的。你看你,袜子也不穿,脚都冰冷了。”说着,在兰芳的脚腕上摸了摸,果然是冷浸浸的。

    兰芳咬着牙,还是不说话。

    马小牛继续说:“嫂子,我知道你恨我,是我害死了我哥。我不怪你,你要是想打我,你就打,你要是想咬我,你就咬,像那天一样。好不好?”

    兰芳还真没客气,低头就朝马小牛的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那还久久没有松嘴,直到马小牛的血贯入她的嘴巴里。

    兰芳又哭了,边咬着马小牛的肩膀,边呜呜地哭。她的眼泪顺着她的脸,流进了马小牛的伤口里。泪水带着盐分,让马小牛那可是更疼了。可是,他哼都没哼一声,就说:“嫂子,你咬我,让我好过一些,真的!”

    两分多钟后,兰芳才松了口。她勉强止住了哭声,终于开了口:“你把我放下!”

    马小牛说:“还没到家呢,到家再放!”

    “我有事,你放下我!”兰芳厉声喝道。

    马小牛无可奈何,只能放下了嫂子。兰芳扭头就在路边捡了一棵还算粗大的树枝,然后朝着他嚷:“跪下!”

    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能乱跪,但对方是嫂子,不算乱跪。

    所以,马小牛噗通一声就跪下了。

    然后,兰芳扬起树枝就用力甩到了马小牛的背上和脸上。她是发了狠的甩,一下子就把马小牛的脸和背上的衣服都打破了。不过,她也一个踉跄,差点栽倒。马小牛赶紧伸手扶住了她。她推开马小牛,咬着牙撑起自己。

    接着,树枝一下又一下地砸在马小牛的背上。

    “我让你不听话!让你去做混混!让你到处惹是生非!让你害死你哥哥……”

    兰芳骂得狠,但其实除了那第一下有点威力,第二下以后都是在给马小牛搔痒痒了,压根就不能够什么威胁。

    打了二十几下,兰芳终于累了,打不动了,扶着路边的一棵树,喘气喘得胸前的两座坚挺都不断摇晃。她咬着牙说:“你哥死前,让我别恨你,把你好好带好,让你做个有用的人。他也说了,一定要狠狠打你一顿,让你长点教训!马小牛,你哥早就想这样子打你了,只是一直下不了手你知道吗?这一顿,是我替你哥教训你的!你以后要还是不听话,我照样打你!你给我记住,不是我打你,是你哥打你!听见了没有?啊?”

    听着这番话,马小牛早已经是泪流满面,哭得都嗷嗷叫了。

    他一字一顿地喊:“我记住了!”

    “记住了就好!”兰芳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丢下树枝,人也摇摇欲坠。

    马小牛立刻站起来,冲过去又把嫂子背在背上。他继续背着她下山,嘴里嘀嘀咕咕地说:“嫂子,其实你可以找个比较好的时间再打我的,比如说刚吃饱饭那会儿,最有力气了!你刚才打我,就开头痛了一下……”

    马小牛将兰芳背回了家,一直将她背到了屋子里的床上。兰芳娇柔的身子摊在那里,几乎都动不了了,脸色惨白。

    这阵子,她几乎天天失眠,睡不了觉,伤心过度,没生病都算好了。

    马小牛去打来热水,先让嫂子洗了个脸,又给她泡脚,把她双脚上沾到的泥污洗了个一干二净,顺便又捏着那细嫩的脚掌,暗暗运用“神农之手”推拿了一番。

    兰芳本来不好意思的,怎么能让马小牛这么捏自个儿的脚?但是,他捏得那是出奇的舒服。一股股暖流从脚底涌了进来,不单是迅速解决了两只脚的酸痛,还贯入全身的经脉里头。没多久,人都变得精神和有力气多了。

    兰芳甚至舒服得哼了起来。她不禁奇怪地问:“你咋这么会按啊?啥时候学的?”

    马小牛顽皮地一笑:“不告诉你!”

    兰芳哼了一声,不问了。马小牛将她的两只脚擦干,抬到床上。

    这么一趟事下来,兰芳惨白的脸上都泛出了一丝丝的红晕,她忍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又问:“你咋会给我泡脚又洗脚呢?”

    马小牛嘿嘿地笑:“哥跟我说的,他说你要是不高兴的时候,就给你洗脚。这一洗,你就会舒服起来,不生气了。嫂子,你以后心情不好,我还给你洗脚。”

    兰芳咬了咬下嘴唇,没说话了,扭过头去就背对着马小牛,闭上眼睛。

    看着她那窈窕的背影,还有被裙子勾勒出来的臀的姣好,马小牛不禁有些失神。他赶紧在自己大腿上重重捏了一下,然后给兰芳盖上被子,就出去了,顺手关门。

    屋子里,兰芳忽然睁开了眼睛,喃喃地说:“大虎,这几天,我觉得小牛是长大了不少呢!我心里就希望,他能像他刚才对你说的那样,那我也安心了……”

    说着,两滴眼泪又滑了下来。

    第二天,马小牛那是睡到了差不多十点了才醒,还是一个电话打过来把他给叫醒的。打来电话的是邵青青,就是镇上派出所的另一位副所长。她问马小牛有没有空,朱先生要回去了,离开前想跟他见一面。

    马小牛当然是赶紧答应,立刻起床。

    外边,兰芳正在那搞卫生呢。看见她这样子,马小牛很开心。自从哥哥死了后,这是第一次看见兰芳搞卫生,那几天,她几乎就呆在房子里不出来。这搞卫生了,就说明日子还要过下去,嫂子处在恢复的过程中。

    “嫂子!”马小牛兴奋地喊:“上午好啊!我有事,出去一趟!”

    兰芳一愣:“刚一醒就要去哪?干什么去?”

    语气里有着深深的怀疑。

    马小牛老实交代:“我去镇上呢!是正事,一个人物要见我。姐你放心,我不是去做不正经的事!”说着,他从兜里摸出郑坤昨天给他的那个红包,塞到兰芳手里:“嫂子,这里有一万块钱,你收着!我知道为了办哥的丧事,家里的钱都花光了。”

    确实,家里本来就没有多少积蓄,给哥办了一场丧事,这把钱都花光了,包括乡亲们给的慰问金。这里头还包括马小牛卖那块金条剩下的钱。给了秦雪花一万,给了尖鸟、万雄雄各一万,又一时大方,给了董慧两三千元,这剩下的一万多凑上去,刚刚好办了丧事。

    “一万块钱?到底哪来的?”兰芳吓了一大跳。

    马小牛摸了摸后脑勺:“呃,算是镇派出所的那个叫郑坤的副所长补偿的吧,这钱来路正,你放心收着!”

    兰芳面色复杂,她往凳子上一坐,冷冷地说:“我今早出去,有些事都在村子里传开了。说什么昨晚是郑所长把你们载回来的,还说你去村委会打麻将,村支书村长他们都不敢赢你的钱,这到底是咋回事?”

    “他们做贼心虚呗!”马小牛理直气壮地说。他早就准备好说辞了,当下就洋洋洒洒地说了出来。说派出所来了一个很有正义感的副所长,他每天都去那里蹲点,那个副所长注意上了,就问起了情况。他就说了,副所长很气愤,决定铁腕整治。这么一来,不管是郑坤还是村长,肯定都害怕了,因为他们心里有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