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帝祖轮回

第97章 远古墓冢

    每一个人,都不会承受得了被逐出家门一事,而当时的天守义却是毅然决然的离开天氏宗族,独自闯荡帝国,可见是下了多大的决心。

    而且,也足以看出当时的他是多么厌恶这样的大家族。

    但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祖宗,最终都要认祖归宗,去世的天守义,便是留下了一道家训,日后天家若是能够进入内族,无论如何都要进去!

    进去,却不代表要居住在内族,而是在内族里面有一样东西,是天家要在那里留下痕迹的。

    证明,他天守义这一脉,不输给他的弟弟。

    他当年的决策,是正确的。

    对此,天祖也是暗暗佩服,能够自立门户,且又留下这条家训,足以想出当年天守义被自己亲弟弟逐出家门的时候,是多么的愤慨。

    所以,如今天氏宗族想要天祖归顺内族,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听了天祖他们的交谈之后,周围的众人也是暗暗点了点头,毕竟天家祖宗,已经被天氏宗族逐出了家门,现在得了天道造化,天氏宗族却又让其回来,这让谁,谁都接受不了。

    而且天氏宗族打的什么主意,谁都明白。只是碍于天氏宗族的势力,不敢开口碎碎语什么的罢了。

    别人不敢,但跟天氏宗族是老对头的云氏宗族,却敢这么说。

    “天深啊天深,你也听到了吧,这位天祖小友说了,当初是贵族逐出了子弟,现在这位子弟自立门户,与天氏宗族无任何干系。”云符笑眯眯的看着满脸阴沉的天深,大快人心,笑着道。

    “哼!”天深面色阴沉足以滴出水来,但他也说不出什么来,天家的那位祖宗,当初的确是让他们的老祖给逐出了家门,且下了严厉的禁令。

    可如今天家得到天道造化,这是每一个人都眼红的事情,而这缕天道造化,恐怕能让族长再提升一个等级。

    “血浓于水,我想你们也应该知道这个道理。”天深冷哼一声,说。

    “同样的,说好听一点的话,那便称呼你为老前辈。”天祖见天深还不死心,轻笑道:“要是说不好听一点的话,那便叫你老糊涂了。”

    “你……”天深勃然大怒。

    “天家祖宗与贵族老祖曾是亲兄弟,而收拢天家进入内族的,恐怕是现任族长天痕吧。”天祖笑眯眯的看着天深,说道:“请问,贵族天痕族长,是否请示过了贵族老祖的意见?”

    “我想当时此事,知道的人,恐怕会有不少。”

    “贵族老祖若是出言反尔的话,一世英名恐怕会贻笑大方了。”

    这时候,云晚尘也是站了出来,淡淡道:“天深前辈年纪也不小了,连这样的事情都没有搞清楚,便随随便便的召进内族。莫非每一个都有价值的人,天氏宗族都想召进内族?”

    “此事我们确实有些欠考虑了,多谢云小姐告知。”天振辉平淡的看了一眼天祖,随后笑着站了出来,朝着云晚尘拱了拱手。

    见状,天祖虚眯起了双眼,他可以清晰的捕捉到,天振辉眼眸里的那一抹柔和。

    准确的说,天振辉眼眸中的那抹柔和,只有看向云晚尘的时候,才会出现,而看向他人的时候,不是平淡,便是冰冷。

    “轰隆隆……”

    突然,月尘山脉开始剧烈的颤抖,悬崖峭壁上的滚滚碎石,不断朝下方滑落,而在那原本平静的河水当中,也是开始慢慢的沸腾了。

    “远古墓冢要出现了!”

    看见这样的阵仗,众人心头一凛,纷纷朝悬崖下方看出。

    只见,一座庞然大物隐隐在河水中上浮出来……

    “这远古墓冢,竟然埋葬在河水地下,怪不得当时我们来到这里,只是感觉到一缕隐隐间的远古气息,根本发现不到任何墓冢的踪迹。”有人惊讶的说道。

    闻言,天祖则是心中一凛,目光突兀看向了那个被封住的洞口。他犹记得,当时他在悬崖上坠落而下时,是有一张大放置在悬崖边,这才缓冲了他下坠的速度,使他摔在石桥上时,并没有受太大的伤害。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天祖心中疑惑不已,看着那个被他封住的洞口,联想起那张大和被摧毁的石桥,心中突兀一凛。

    难不成,有人早已发现这个墓冢埋葬在河水之下了?

    地表的震动还在继续,一座漆黑古老的殿宇,也是慢慢的从河水中上浮而出,沿途间撞碎了悬崖边缘的岩石,毫无阻碍的上升了起来。

    轰隆声不断,元轮境的强者被迫运转元气,凝出元轮,站在元轮之上,稳定下来。而元丹境的至强者,则是直接悬浮在了半空中。

    “上来。”云晚尘也凝出了一道元轮,跃了上去,见天祖还站在树上,不由伸出了纤手,喊道。

    然而,天祖却没有理会云晚尘,眼眸死死的看着那座漆黑古老的殿宇,心中冒出熟悉之感,而且那一缕飘渺虚无的古老气息,让他精神确是微微一震!

    天振辉站在元轮上,眼睛看向了云晚尘那个地方,当他看见云晚尘向天祖伸出手的时候,眼瞳顿时一缩。

    “怎么了。”见天祖站在树上晃来晃去,云晚尘也顾及不了那么多,直接一拉天祖的手,将其拉到了自己的身旁。

    察觉到天祖的手有些冰凉,而且那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眸当中,还带着一抹震撼之色,整个人都僵在那里,云晚尘也是疑惑的看向了天祖。

    经云晚尘这么一说,天祖才回过神来,抹了额头上的一把汗,附耳低声道:“我现在可以断定,召唤我来的,就是这个大家伙!”

    闻言,云晚尘心中一震。

    难道这座墓冢殿宇,跟天祖有着什么关系?

    天祖依然是死死的看着那座漆黑古老的殿宇,那座殿宇也在不断的上升当中,庞然巨大,内含乾坤,古老的大门,隐隐在河水上浮现而出!

    “远古墓冢出现了!”

    震动停止之后,众人纷纷欣喜不已,有些人更是按捺不住,直接朝着下方冲了过去。

    “我们也走吧。”见天氏宗族已经准备前往,云符回头看向了天祖和云晚尘,轻声道。

    “等等!”

    当云符这四大剑王准备前往时,天祖却是骤然喝止,目光看着那座殿宇,沉声说道:“先不要轻举妄动,我感觉这里面有些蹊跷。”

    前世天祖并不是没有去过什么遗迹寻宝,但在这些蕴含宝藏的地区里面,无不是充斥着致命般的危险,令人难以前行。

    “啊!”

    突然,也就在一位元丹境至强者冲进那打开的古老大门时,一股漆黑色的漩涡,在大门中形成,将那人直接吞噬而去。

    气息一丝不剩!

    看见元丹境至强者都陨落至此,众人心头皆是一凛,迅速的推开了那座古老殿宇的范围,目光中带着一丝震撼和恐惧之色。

    远古墓冢,真的不是那么好进入的!

    “还好……”天祖看见这一幕,同时也是松了一口气,但随后脑海一道精光掠过,储物袋里面的赝品散发着光芒,天祖体内的血液,也跟着沸腾了起来。

    还要进一步的确认啊……

    天祖目光紧紧的看着那座古老的殿宇,眸中闪烁着敬意和怀念,沧海桑田。

    “你怎么知道会有这样的下场。”云符也是被这股吞噬之力给震慑到了,惊惧的退了两步,看向了天祖,额头冷汗直冒。

    刚刚如果他真的冲了过去,那么绝对也会被吞噬的渣都不剩。

    见状,阴阳峻焱,田弈秋,天振辉等人也是看向了天祖,先前他们也是听到了天祖的声音,方才止住步伐,却没有想到,这一次的止住步伐,救了他们性命!

    “天祖兄目光如炬。”田弈秋眸中闪烁着精光,看着天祖,拱手说道:“天祖兄竟然能够看出墓冢殿宇的门道,可谓也是精通行兵布阵,奇门遁甲吧。”

    “研究过一二古墓冢。”天祖解释道:“但凡有宝贝的地方,都充斥着危险,冒然前行,只会把自己的性命丢在那里罢了。”

    “有道理。”阴阳峻焱点了点头,随后笑道:“既然如此,不知接下来天祖兄能否解开这门外阵法,让我等进入里面?”

    闻言,众人皆是看向了天祖,目光炽热,毕竟这座殿宇里面,可相当于机缘,进去里面得到什么东西,绝对能够让他们一飞冲天。

    如果天祖真的懂得如何解开这个阵法,那么他们绝对会联合在一起,威胁天祖解开此阵,免得他们只能看着宝贝,却不能前一步。

    “此乃半帝真人所设的吞噬大阵,天祖只有虚元力中期的实力,远远不能破解如此之高深莫测的阵法。”天祖淡笑一声,说道。

    云晚尘俏脸微寒,冷声道:“天地机缘,凭实力所得,能否进入里面,也只能看各位的修为到不到家。如果有心怀不轨之人,我不介意把他丢进去那座吞噬大阵里面。”

    与此同时,云晚尘身后的四大剑王,也是站了出来,滔天剑意,席卷而去,震慑当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