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帝祖轮回

第96章 天家也不好惹

    年轻的身影,风流韵致,穿着一件绣绿纹的水墨色长袍,五官精致,肌肤如同千年古玉,苍白无瑕,却令人在远处都能感觉到一股淡淡的冰凉之感。

    轻风拂过,黑发飘起,漆黑的眼眸如同晶莹的黑曜石,清澈中含着一抹聪慧。

    “想必这位便是天机阁的弈秋兄了吧。”天祖闻声而望,笑着看了过去,拱拱手道。

    “在下田弈秋,久闻天祖兄夺得天道造化之名,今日一见,在下也是十分惊叹。”田弈秋笑着回礼,道。

    “弈秋兄文韬武略,帝国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更是精通行兵布阵,奇门遁甲,这也是在下十分佩服的地方。”天祖眼眸精光闪烁,嘴角上扬,说道。

    田弈秋那句话,无疑也是肯定了许多人的怀疑,这些人必然不会相信,上天竟然会降下造化给了这个虚元力中期的少年。

    而田弈秋的这一句话,却是令得许多人将目光转移到了天祖的身上,让得后者隐隐感觉到几股强大的气息的窥探自己。

    “哼!”

    云晚尘冷哼一声,身边四股至强者的气息爆发出来,每一道,都具有足以割破空气的锋利气息,刺痛了那些心怀不轨之人的灵魂。

    “呵呵,云小姐竟然将四大剑王都请出来了。”阴阳峻焱眼神一变,看到云晚尘的身后站着四位老人,每一位老人都具有巅峰至强者的气息,震慑当场。

    “毕竟这里有许多不怕死之人,不拿点实力出来,恐怕难以震慑,见谅了。”云晚尘冷笑了一声,目光环视了一周,见某些人别过目光,天祖则是记了下来。

    这些人,恐怕都准备想要祸害自己的了,天祖不得不防。

    “天祖,你乃天氏宗族分家之子,理应站在我这一边,而且族长已经允诺你们家可以进入内族,此事一过,你们即可搬迁。”天振辉看向了天祖,平淡的说道。

    “不劳兄台关心了,天氏宗族是天氏宗族,天家是天家。”天祖淡笑道:“这也只是一句好话罢了,说一句不好听的,天家出事的时候,天氏宗族又何曾出手帮助过,现在只不过是看见在下有天道造化附身,整个天家得天福,天氏宗族方才拉拢天家进入内族。”

    “我想问,一旦天家身上的天道气运消散之后,这个内族身份,是否形同摆设?”

    天祖身上突然迸发出一股凌厉漠然,目光如锋利的刀刃割破空气,直视天振辉。

    天振辉心中一凛,暗暗运转元力稳定自身,平静的说道:“进入内族之后,必然会受族中强者保护安全,你大可放心。”

    “呵呵。”

    天祖冷笑了一声,说道:“既然如此,以我的现在在天家当任刑罚长老,进入内族之后,族内是否会赐予我这个职位与身份?”

    闻言,天振辉面色一变,如果天祖真的成为了天氏宗族内族的刑罚长老,那么什么算计对天祖都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刑罚长老掌管刑罚,几乎是除了族长的裁决以外,怎么样处决族中的人,都由刑罚长老说了算。

    这样就是说,天祖若是真当了天氏宗族的刑罚长老,那么在暗中下些小手段,使些绊子让天振辉去踩,就能借此缘由大作一翻,狠狠的惩罚天振辉。

    “这是族长所做的决定,我没有办法满足你这个要求。”天振辉想过之后,淡淡说道。

    “既然如此,那边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天家的人,现在过得很好也很幸福快乐,没必要进入大家族徒增烦恼。”天祖摆了摆手,冷漠道:“天家不会进入天氏宗族,也没有借助过天氏宗族的力量,如果兄台想要借此找天祖麻烦,天祖接下便是。”

    顿了顿,天祖狠辣冷笑的看着天振辉,阴测测的笑道:“如果,你敢打天家任何一个人的主意,在下敢担保,你与你的家人,绝对也不安全。”

    “你敢威胁我?”天振辉面色一沉,元轮境强者的气息骤然爆发出来,镇压天祖!

    “你算老几?”云晚尘一指点出,聚气成刃,割破天振辉的气息,俏脸冰冷的看向了天振辉,美眸中满是森寒杀意。

    “莫说是你,纵然是天氏宗族族长敢打天家任何一个人的主意,在下都敢担保,以我这条命,换取天氏宗族血流成河。”天祖冷笑一声,说道。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魄力,能让我天氏宗族血流成河。”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一位老人拄着拐杖,从天空中走了下来,浑浊的老眸迸发着丝丝杀意,冻结空气。

    元丹境巅峰至强者!

    天祖心中一凛,看来天氏宗族过来远古墓冢,也是做足了准备。

    “天深老鬼,欺负小辈算什么本事,不如让我来领教领教你的十八节龙杖吧。”云晚尘身后的一位老人抵挡在天祖的面前,轻声的说道。

    “云符,我劝你还是少掺合此事,这个小辈,已经出言辱蔑天氏宗族,再加上本是天氏宗族分家之子,以下犯上,罪加一等。”天深漠然说道,手中的拐杖朝着天祖点去。

    “呵呵,说你老了不中用你还不承认。”

    云符淡笑一声,背后一道剑芒冲天而起,斩断了那拐杖之影,说道:“这个小辈刚刚已经说了,天家是天家,天氏宗族是天氏宗族,两者毫无干系。”

    “他体内,还是留着天氏宗族祖先的淡薄血脉,这便脱不了干系了。”天深看着云符,眼神逐渐森冷了下来,道:“我劝你还是别插手我们的家事了,这对云氏宗族的名声可不好。”

    “这位老人家,这你倒错了。”

    闻言,天祖有些感到好笑,摇头说道:“天祖乃是孤儿,被爷爷在襁褓中收养回家,养育成人,体内流淌的,并不是天氏宗族祖先血脉。”

    “难不成,老人家到达了元丹境巅峰层次,连血浓于水的感觉都没有?”

    “还是,老人家见人便说‘此人具有天氏宗族祖先的血脉’?”

    天深面色彻底阴沉了下来,浑浊的老眸中燃烧着愤怒的火焰,元丹境巅峰至强者的气息,在那一刻彻底爆发了出来。

    “小辈,你这是在找死……你真以为,云符能够护得了你?”

    “天深老鬼,我护不护得了,那是我的事……但我知道有一个人能护得了他,而这个人,连贵族族长都忌惮啊。”云符讥诮的看着天深,冷笑道。

    “什么人?”天深眯起了双眼,杀意不减。

    “青玉楼,第一红牌!”云符淡淡道。

    哗!

    此话一出,全场皆惊,不可思议的看向了天祖,难不成这位少年,跟那个神秘的第一红牌,有着关系?

    那个神秘的第一红牌,长不露面,但却能够让诸多势力掌门忌惮不已,不敢轻易招惹。

    而且,传闻第一红牌,已经到达了半帝真人的境界,他们区区元丹境巅峰至强者,根本不是别人一根手指的对手。

    “天深前辈,当日在青玉楼,第一红牌的确赠予了他一件物品,并说出‘故人’二字。”田弈秋在一旁淡淡的说了一句。

    这下子,天深收敛了自己身上的气息,深深的看了一眼天祖之后,便是站到了天振辉的旁边,后者也是微微的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嘶……”

    周围都传出了一道道倒吸凉气的声音,这位少年,竟然跟第一红牌有联系?

    难怪天祖有恃无恐,敢情是有依仗的!

    “话已说过一遍,还请天氏宗族的强者们好自为之。”天祖深深的看着天振辉,淡声道:“天氏宗族不好惹,我知道,但同样的,天家也不好惹,相信我,相信你所看到的东西。”

    “纵然你体内没有流淌着天氏宗族祖先的血液,但天家的族长与长老,皆都流淌着吧?”天深感觉自己脸上有些挂不住,先前第一红牌的身份的确让他忌惮和畏惧,但天祖区区一个虚元力中期,除了扯着虎皮拉大旗,又能对他一位元丹境巅峰至强者做些什么?

    “我记得,创立天家的乃是天家族长的父亲,他以前被天氏宗族驱逐出家门,剥夺天氏宗族子弟身份。”天祖淡漠说道:“所以说,天家并不是天氏宗族的分家,是一个独立的家族。”

    “这件事,你大可回去询问贵族族长,确认是否属实。”

    “哦?这件事我倒是有些记忆,当年的确有一位天氏宗族子弟与族中女仆通婚,被当时的天氏宗族族长一怒之下驱逐出门,剥夺身份,永不让其踏入天氏宗族一步。”

    云符这时候笑着说道。随后看向了天祖,问:“这个人,叫做天守义,不知是否与创立贵家的家门之祖相同?”

    “确实。”天祖点头肯定。

    创立天家的天守义,后者当时的身份乃是天氏宗族的内族长老,而且还是天氏宗族当时现任族长的亲哥哥!

    这个消息,天祖还是从四长老的口中得知!

    一位一族之长,连自己亲哥哥都能驱逐出门,而且还剥夺掉宗族身份,这对重情重义重感情的天守义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