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帝祖轮回

第69章 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遥远的北元域中,仙山叠嶂,仙雾弥漫,这里无不透露着一种仙境,若是寻常的修炼者踏进这里,恐怕会对大道的感悟更上一层楼。

    因为,这里每一处,连空气都充斥着大道的奥义!

    一道白袍的人影与一道银袍的人影赫然出现,他们同时的看着远方的天际。

    白袍人影显露,两鬓泛白,但头上却是黑发,唯独两鬓以及剑眉已经泛白,显然,这是一位苍老的老人。

    白袍老人面带微笑,负手而立,一双如剑般锋利的眼眸,洞穿了时空,看向了远方,仿佛能够看破一切,看破虚妄。

    在其身旁,站着一位银袍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银袍随风而动,虽然年岁已久,但一张脸庞透露着俊朗和坚毅,岁月并不能在他的脸上留下痕迹,但在他一举一动之间,天地元气已经静止了下来。

    白袍老人,名为玄天,称号剑祖!

    银袍男人,名为萧杰,称号元祖!

    而这两人,一位是帝祖的师祖,一位是帝祖的师尊,皆是大陆赫赫盛名的人物!

    “阿祖他解封了《混沌剑诀》。”白袍老人轻声笑道。

    “有很多事情,他都需要去磨练,以往的经历,使他心生骄傲不懂谦虚,灵魂重生,能使他从前一步一步上来,体会那酸甜苦辣咸。”银袍男人说道。

    “在阿祖被送进轮回海之后,那丫头,也跟着跳进轮回海了吧。”白袍老人有些叹息道。

    “她只留下了‘乾坤剑’,然后便随他而去了。”银袍男人说。

    闻言,白袍老人手指微动,目光深沉的看着远方,后说:“将‘乾坤剑’一同放进去那里吧,两道混沌至宝,还是需要回到它们主人的身边。”

    “我会的,师尊。”银袍男人点了点头,屈指一点,一道混沌仙光便是划破了时空,悄然消失掉了。

    “他在东玄元域,恐怕没过多久,那边也会发生巨大的变化了。”白袍老人欣慰的笑道:“我的徒子徒孙,哪一个,都是不凡之辈!”

    银袍男人无奈的摇了摇头,一双睥睨天下的双眸,看穿了时空与天际,轻声说道:“京丹帝国,东道元洲的一个帝国吧,不知道他是否会在帝国大战中,遇到洛巅帝国的人不。”

    “如果真的遇到了……那恐怕也会很精彩。”

    “可惜,我们看不到。”白袍老人微笑道:“洛巅帝国那边,是从那边过来的几个小家伙吧?”

    “嗯,他们要来这边历练一下,正好让他们在洛巅帝国呆一会,以他们的实力,冲到帝国大战,不成问题。”银袍男人点头说道。

    “真的打了起来,不知道是谁胜谁负。”白袍老人大笑了一声。

    微微摇了摇头,银袍男人绕开话题,说道:“帝界那边已经沉寂下来了,那家伙受了重伤,我们是等阿祖恢复实力杀上去,还是结合那边的力量杀过去?”

    “这是阿祖的东西,还是等他恢复实力吧。”白袍老人冷笑道:“以阿祖的性格,必然不会让一个叛徒逍遥自在的存活下来,他的命,不是我们去收,而是阿祖亲自去拿。”

    “嗯,我懂了,那么我们这边只守不攻。”银袍男人露出了笑容,说道:“这小子,总算争气了一点,碎掉了第一条劫雷锁链……”

    …………

    徐家。

    大厅里面的人,每一位的脸色都阴沉到了极点。

    他们没有想到,元轮境强者刺杀一个小小的淬体九重,竟然也会失败!

    “那小子的身边,恐怕是有一位强者在暗中保护,依我来看,至少是元丹境至强者。”黑袍人影声音嘶哑,但可以听出,他的言语中夹带着浓浓的愤怒。

    “云晚尘!”

    听到黑袍人影这句话,徐权众人瞬间反应了过来,他们怎么没有想到,这几天云晚尘都在天家药铺,那位杀宗的杀手去刺杀天祖,就等于去刺杀云晚尘,后者身边的护法,不把你斩了才怪!

    “云氏商会的大小姐?”黑袍人影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她的身边,竟然有一位元丹境至强者为贴身护法。”

    “我还是好心劝你一句,天家可惹,云氏商会不可惹。”徐权摇摇头说道:“云氏商会的背后,是帝国宰相的宗族,而云晚尘,正是帝国宰相的亲孙女。”

    “动了她,你就等于收了阎王帖。”

    听到云氏宗族时,黑袍人影明显升起了一抹畏惧之意,然后问道:“云氏商会,该不是天家的后盾吧?”

    “这怎么可能。”徐权嗤笑了一声,说道:“天家只是天氏宗族的分家,像这样的分家,天氏宗族不知道有多少个,在京丹帝国里面,或者在其他帝国之中,都会天氏宗族的分家……而天氏宗族跟云氏宗族,可是都在对立面。”

    “云氏宗族,怎么去支持自己死对头的分家,无论如何,血脉亲情浓于水。”

    黑袍人影听过之后,心里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他虽然实力强大,但不会自负的说自己强过两大宗族,因为这两大宗族,皆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惹其一……那好,阎罗殿欢迎你。

    “只要云氏宗族的天骄之女不是站在那小子的那边,我们就有办法让其悄然无声的死亡。”黑袍人影阴森森的说道:“明的不行,那我们便来阴的!”

    “如何去阴?”徐权皱眉问道。

    “别忘了,我的一身毒术可不是白学的。”黑袍人影干枯的手掌摊开,一丝丝剧毒之气升腾而起,令得许多人都远离了他一丈。

    徐权的眸中也是掠过了一抹忌惮之色,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他可是医师,下毒能成吗?可别忘了,医师最擅长的,也是解毒。”

    “别的毒师投下的毒或许他能够解去,但我投下的‘银尾蛇毒’乃是剧毒中的剧毒,闻其气,全身乏力,占其一滴,六个时辰之内,身体便会从僵硬慢慢石化,生机褪去,步入死亡。”黑袍人影冷笑道。

    闻言,徐权双眼骤然一亮,有一位用毒的高手去投毒,那么这件事情,成了!

    “麻烦兄台了!”徐权站起来,抱拳说道。

    “哼,我只是看在我那宝贝徒弟的面子上,若不是别人失败了,我也不会出手。”黑袍人影冷哼了一声,情绪中带着一些不满,说道:“可别忘了,尽快解决掉天家,之后安稳一点,拿下城主府,到了最后,航城这边就是我们的天下了。”

    “只要天家那小子一死,天家计划失败,我们徐家的计划便会跟以前一样,精细慎密,步步为营。”徐权自信的大笑道。

    到那个时候,我便能借此突破元丹境,成就至强者一列了。黑袍人影心中暗道。

    到那个时候,你他娘哪里还有利用的地方,老子还不花点大价钱,请出杀宗一位元丹境的至强者杀手把你干掉,分享?哼哼,你去地狱跟鬼分享去吧。徐权心中暗道。

    两人皆是做出一副‘合作愉快’的情绪,但在他们的心中,对方只不过还是有利用的余地罢了,只要对方没有了利用价值,那么他们必然会开始决裂。

    一切合作,在利益的面前,都会土崩瓦解。

    …………

    天祖晚上回到家里的时候,便和四长老在院子里面下棋了。

    “将军。”天祖拿起黑棋行出一步,封住了四长老所有的退路以及进路,可以说,无论四长老怎么走,都会被天祖打掉大将,赢得棋局。

    看见已经成为了死局,四长老苦笑的摇了摇头,问道:“祖儿,你的脑袋,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聪明了?”

    闻言,天祖一头满脸黑线,什么叫突然变聪明了?我可是一直都很聪明的好不好!

    “爷爷不是常跟我说,棋盘是世界,棋子是我们,而下棋的人,则是命运。”天祖微笑道:“正如我们现在正在下棋,手中拿着棋子,主宰着棋子的命运。”

    四长老点了点头,说道:“说的不错。”

    “错了。”

    天祖微微摇了摇头,否决道:“人,不被命运所主宰,纵然下棋的人是命运,在棋子行走的方向,都有它的规律,无论怎么样,命运,都是掌握在棋子的手中。”

    四长老微微一愣,眼眸看着棋盘,看着棋子,陷入了感悟之中。

    而天祖静静坐在一旁,没有打扰,没有出声,因为这一次的感悟,可以让四长老再进一步。

    “砰。”

    细微的响声,在两个时辰之后悄然升起,天祖的脸上也是慢慢浮现出了一抹微笑,四长老回过神来,看着自己充满力量的身体,不由苦笑一声,说道:“只是听你一句话陷入沉思,然后便能突破,这也太奇葩了吧。”

    “这便是爷爷自己的感悟和掌握。”天祖微微笑道。

    “好了,不说此事了。”四长老伸手打乱了棋盘,说道:“谈谈你这几日药铺的事情,然后跟爷爷说说,接下来你要怎么走,有没有需要爷爷帮忙的地方。”

    摇了摇头,天祖自信的笑道:“爷爷,你就放心吧,徐家已经进入了我的陷阱里面,我已经准备好了沙堆,将他们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