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帝祖轮回

第47章 青玉楼神秘第一红牌

    在红袍女子出来的时候,每个人下意识都把她当作为刚刚拉动琴音的人了。

    可当红袍女子说那一根琴弦之音不是她拉动的时候,每一个人皆是震惊不已。

    他们都可以感觉到,红袍女子虽然妩媚妖娆,人间尤物,但却是一朵带刺的玫瑰,修为高的可怕下人!

    元丹境强者!

    一位对琴有深刻见解的元丹境强者,拉动一根琴弦,能够震动他们的心境,这他们能够接受。

    但当他们听到红袍女子说这根琴弦不是她拉动的时候,每个人都是微微惊讶,难不成,这青玉楼之中,还有更强者。

    “刚刚那一根琴弦之音,乃是青玉楼第一红牌所为。”红袍女子笑着说道:“她说,她见到了一位故人,所以忍不住拉动琴弦,为他弹奏一曲。”

    故人?!

    此话一出,四层阁楼皆是惊讶,包括天祖和云晚尘在内。

    而且,还是青玉楼的第一红牌!

    要知道,青玉楼的红牌皆不是胭脂俗粉,第七红牌便有惊天下的容颜以及才智,年芳十五,却已经是元轮境的实力了。

    第七红牌元轮境实力,第六红牌元轮境巅峰,第五红牌无限接近元丹境,第四红牌元丹境强者,第三红牌……

    如此下去,这神秘的第一红牌,岂不是元宗境的巨擘,更是精通琴曲?

    “当啷,当啷,当啷当啷当啷……”

    也在众人疑惑之时,顶楼上琴音漂荡出来,入人耳朵。

    这一曲琴音,冠绝天下,美妙绝伦,有沧海桑田之感,也有疆场厮杀之气,二者融合在一起,具有一抹萧瑟之意。

    这一曲琴音,里面有故事!

    不知不觉,琴音漫漫,每个人都是被带入了那一厮杀的疆场之中,兵荒马乱,厮杀声一片,砍杀声不断,纵然是在青玉楼当中,可他们每个人都闻到了血腥的气味!

    那剑一起,人亡!

    那刀一落,血溅!

    很快,曲音变了,变得沧海桑田,浓浓的萧瑟荡漾在青玉楼当中,不少人的心头皆是微微一沉,唯独天祖猛然的站了起来,双拳豁然紧握,一股浓烈的杀气,爆发出来!

    杀气一出,琴音停止。

    云晚尘回过神来,惊愕的看着旁边的天祖,美眸中皆是疑惑,显然很不明白天祖为何突然会变得这样。

    如今的天祖,杀气,冷厉,漠然!

    她很难想象,平时谈笑风生的少年,竟然会表现出这样的一面。

    这是云晚尘从未看到过的!

    与此同时,当所有人都感觉到这股杀气从云晚尘的厢房里面传出来时,每个人都是微微的愣了愣,旋即想起了红袍女子的话语,难不成云晚尘便是第一红牌的故人?

    “不对,这股杀气,不是云晚尘散发出来的。”阴阳剑派所在的厢房发出了一道声音。

    闻言,所有人顿悟,云晚尘的厢房里面,除了她本人,还有的便是那位褐衫少年!

    这股杀气,是褐衫少年所发出的!

    “不管如何,敢在青玉楼显露杀机,便是被阎王爷下了帖子。”天氏宗族的厢房那边冷笑了一声,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红袍女子微微皱了皱眉头,看向了云晚尘的厢房所在,刚欲出声,那道厢房便是响起了一道嘹亮的声音,道:“这位姑娘,这首琴曲,恐怕不是这么弹的吧!”

    “的确,这是我所听到的两句诗才弹出来的。”顶楼之上,美妙动人的轻音飘荡而开,幽声说道。

    “刚刚主持说过,姑娘是因为见了一位故人,所以忍不住拉动琴弦,动人心境,弹奏一曲《红尘情》?”天祖心中暴怒,双拳握紧,咬牙切齿,同时杀意毫不掩饰!

    “没错,此人便是你。”

    听得第一红牌这句话时,众人心头一震,第一红牌的故人?

    第一红牌向来神秘,很少出面,更没有人能够见过她的真容,曾有人用万斤纯元为见第一红牌一面,却始终没有成功。

    没有人知道第一红牌的实力究竟如何,但从她所弹奏的琴曲来看,此人的心境和灵魂境界上,必然大有造诣,修为决然不低!

    而对于云晚尘突然带进来的一位少年,众人显然也是极为好奇。

    “三世情缠难再续,与我同舟共风雨。我自逍遥星空下,红尘随我战天涯。”天祖朗声念出诗句,眸中的杀意涌动,拳头紧握,指甲陷入掌心肉中。

    念完之后,天祖狰狞的道:“你刚才的琴曲,乃是前半部分厮杀疆场,后半部分沧海桑田。这首诗句,却是前面沧海桑田,后面征战天下。”

    “你所听到的,便是这两句诗吧!”

    话音一落,天祖身上的杀气涌动了起来,震碎了厢房内的一切。

    云晚尘在一旁看的惊讶,目光同样带着杀意看向了顶楼。她犹记得,天祖口中的那位‘心爱之人’,她可以听出,天祖对这两句诗是极其重视,意思也就是说,青玉楼第一红牌,便是天祖口中的‘心爱之人’?

    想到这里,云晚尘就忍不住心中杀意凛然。

    是她,废了他的修为?

    是她,害他背上废物之名?

    是她,毁了他一切?

    “冷静下来,你我并非敌人。”顶楼之上,声音再度传来。

    “可你弹奏出这首琴曲,便是我的敌人!”天祖怒吼道。

    “此琴曲,乃是我游历大陆时所听闻而到,觉得美妙绝伦,动人心魄,方才日思夜想,如今才能弹奏出这一首不完整的琴曲。”

    不完整?

    云晚尘顿时一愣,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第一红牌,不是上了天祖的人?

    同时,听到第一红牌的话语时,每个人都是心头愣然,这首琴曲都足以撼动他们的心境了,而且还是不完整的琴曲,若是完整的琴曲,岂不是逆天了?

    “果真如此?”天祖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若有谎言,五雷轰顶。”

    “好,我信了。”天祖重重点头,他与第一红牌素不相识,他也没有见过第一红牌的面容,所以第一红牌先前所说的故人,他也是非常疑惑。

    “你终生都不会弹奏出这首完整的琴曲。”天祖说道。

    “为何?”第一红牌问。

    “它是伤,一首伤曲,一首碎曲!”天祖漠然道:“所以,你永远都不会将这首曲子谈完整。这个世界上,除了她,没有人能够谈出完整的这首琴曲。”

    “倒也是……”第一红牌幽声叹道。

    随后,一杯热茶从顶楼飘下,落在天祖的厢房门前,第一红牌说道:“故人相见,请喝热茶一杯。”

    “你见着我,我却见不到你。而在这里,我没有什么故人……这杯茶,喝不得。”天祖摇头,说道。

    “这样么……”第一红牌呢喃了一声,说道:“那我为你再弹奏一首琴曲,你喝下此茶,如何?”

    “不管弹奏千万首琴曲,今日此茶,都喝不得。”天祖非常坚决。

    “那好吧,我明白了。”第一红牌最后也没有再强求,那杯热茶重新飞回到了顶楼,不见踪影。

    “你我曾经见过?”天祖忍不住问道。

    “见过。你仅见过我一面,而我却见过你无数次。”第一红牌想也没想,直接说道。

    “为何?”天祖问。

    “难得你会问为何。”第一红牌轻笑了一声,说道:“因为,在你的眼里,我只不过是一个过客,一个小插曲,我记得你,可你却不记得我。”

    这句话……

    听完之后,天祖的脸彻底黑下来了,他感觉到背后有些发凉,回头一瞥,正看到云晚尘那充满冰冷的目光。

    傻子都能听出来,这是第一红牌在暗投情愫了。

    而云晚尘心中更是愤怒,她都没有得到天祖的心,别人就来插一脚了?

    站在高台上的红袍女子,心中震惊不已,她很清楚第一红牌的性格,孤僻冷漠,视生命如粪土,杀人眼睛都不眨一下,与人交谈更是不出两句。

    但是今天,却是一个例外。

    第一红牌,竟然跟一个陌生少年,谈了这么久!

    而且还亲自为那位少年弹奏了一首琴曲。

    最令红袍女子惊讶的,是那位少年暴露杀意之后,第一红牌却没有动怒,像是小心翼翼的在讨好那位少年。

    究竟是什么,能够让实力恐怖的第一红牌如此忌惮。

    “就好比如现在,我记得你,你却始终记不得我。”第一红牌幽幽的说了一句,最后说道:“时间,是你最缺的东西。我很庆幸,能够在此刻见到你,我很开心。”

    “忠告你一句,那里的人,他们出不来,但他们的子嗣出来了……你最好做足准备,毕竟你现在的实力,实在是太弱了。”

    说完之后,那美妙之音便是荡然无存了。

    “她呢?”天祖追问道。

    可惜,却得不到回答。

    云晚尘心中一颤,她知道,纵然天祖被那个女人废了修为,可在天祖的心里,对那位女人既爱又恨。

    见第一红牌不再说话后,红袍女子也是微微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她已经走了……接下来便是拍卖时间,武学功法,神兵利器,美人陪伴,皆在各位手上中产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