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0.第510章 大结局(21)

    咔嚓——

    保险杠拉响,一百多把枪,声音整齐一次,是警告,亦是威慑。

    “一”

    嘭——

    “一”字落地,随之一声巨响,不远处的令一栋楼房砰然炸响。

    “我数三声,你们不让道,不出五秒,你这里便是一片废墟!”

    娇媚的声音通过浑厚的内力传出,所有人心神具是一震。

    女人?

    里面居然是个女人?

    而且这声音,居然没有靠任何扩音器传递,却清清楚楚地传入他们每一个人耳中,感觉就像是在耳边说话一般。

    拿着喇叭筒的中校听到这个声音,身子微不可察觉地僵了僵,满眼地不可置信。

    形势突然逆转。

    “报告!”

    一个士兵小跑过来,那名中校也就是特战营曾经的教导员冷箭,此时,他那张脸,黑沉而难看,“讲!”

    “炸弹有毒,已有二十八名接近废墟的士兵莫名昏倒!”

    嘶——

    抽气声此起彼伏。

    冷箭握着喇叭筒的手发紧,他看了眼在场严阵以待的士兵,大声吼道:“怕不怕死?”

    “誓死歼灭敌人!”

    六个字,声音如雷,响彻天际,透着军人特有的钢铁与肃冷。

    “报告!”

    “讲!”

    “已有上百名士兵昏倒!”

    男人的手再一次发紧,那张被雨水洗刷过的脸庞苍白冷冽,“金玉叶,我知道是你,身为一名军人,何以叛变?”

    居然是这个女人,一个已经葬进烈士陵园的人,居然以这样的方式出现。

    “教导员,让我们离开,不然,你们全死光了,我们也许还活得好好的,既然敢闯,肯定是做好万全准备的,传话给雷战,我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带我父亲离开,以后,大家天各一方,井水不犯河水!”

    冷箭脸上布满了雨水,他沉着脸,久久没有回话。

    嘭——

    又是一声巨响,距离他们不远处的兵器房被炸毁。

    “你还有三秒钟!”

    随着响声停下,娇媚的声音再一次传来。

    想到上头交代的话,冷箭心神微凛,正准备下令时,突然,哧地一声,霸气的改装版军车大刺刺地停在他们面前,瞧着熟悉的车子,不用看,他也知道来人是谁。

    果然——

    一袭军装的男人从车上下来,那张熟悉的面容,不是他跟了几年的老大雷谨晫,还倒是谁?

    “头儿!”

    冷箭唰地一声,行了个劲风十足的军礼。

    雷谨晫肃冷的眸子扫了一眼现场的情况,沉声开口,“放他们走!”

    冷箭唇瓣蠕动了下,想说什么,不过最终是闭了嘴,下令退后,枪支解下。

    似乎不用他们准备,在他们解下枪支退后没多久,一辆军用越野便驶了过来,而车内,一名上校级军官被绑在那里,肚子上绑了一捆炸药,太阳穴上被人抵着枪杆子。

    这一刻,冷箭似乎才知道,他们是真的做了万无一失的准备。

    “出来!”

    开车的流骁出口,声音不大,可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得听,包括里面的金玉叶他们。

    几个身着军装的人出现在众人眼前,南壡景手中的磁卡“唰”地一声,没入卡槽,门开了。

    冷箭看着昔日他亲自训练过的少女,一张脸沉得像冰,“金玉叶,你可真行啊,教你的东西,你居然拿来对付自己人!”

    金玉叶笑了笑,没说话,她拍了拍掌,几个士兵突然从他们的士兵队伍里走了出来,其中有两张赫然是金世煊和黎梓月的脸。

    “我们撤!”

    几人纷纷上车。

    金玉叶看着车里被绑的军官,这张脸居然还是她熟悉的,曾经演习解救人质时,还被她解救过,“首长,麻烦你送我们一程了!”

    那人怒瞪了她一眼,嘴巴被封着,只能发出呜呜声音。

    雷谨晫就站在不远处,一双寒眸一瞬不瞬地看着她,“我换他,怎么样?”

    “丫头,小心!”

    金玉叶还没来得及说话,已经上车的南壡景突然惊叫出声,而金玉叶自己出于对危险的感知度,亦是第一时间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危险临近。

    然而,正当她准备趴下时,身子突然被一股大力抱着一个旋转。

    嗤——嗤——

    没枪声,但子弹没入皮肉的声音却在耳边响起,连续两声。

    噌噌——

    几乎是同一刻,那些放下枪的士兵第一时间捡起了枪,而枪口,对准了他们一行人。

    “呵,同归于尽也不错,至少我们也不亏!”

    南壡景扬了扬手中的控制器,“爷一按下去,这里可就是一片废墟了,想想有你们一个营的人给我们垫棺材底儿,似乎也死得其所!”

    这一刻,没有人敢开枪,一是他们手中有人质,二是因为,刚才连续两处被炸毁,那炸弹,可不是作假的。

    一个营的命,去抵他们六七个,亏,绝对是亏!

    火急火燎赶来的雷战和雷钧桀两人,一下车就看到雷谨晫帮她挡枪的那一幕,雷战脚步踉跄了一下,“谁也不准开枪!”

    “人质放下,你们……走!”

    这一句话,似乎耗尽了雷战毕生的心力一般,整个人犹如风中残烛,飘飘荡荡。

    金玉叶冷冷看了他一眼,眼神转向身后依然紧紧抱着她不撒手的男人,她喉咙有些堵,她深吸一口气,哑着嗓子出声,“要跟我走吗?”

    “走!”

    一个字,尽管声音有些弱,但语气却是决然坚定。

    只要她还要,他就走,没有他的日子,太苦,他害怕下半辈子都在那种蚀骨的思念中度过。

    “他不能走!”

    雷战脸色青白交加,握着拐杖苍老得跟老树皮似的手,爆出一根根青筋,显然,此刻他在极力隐忍着什么,“阿晫,你不能走!”

    雷谨晫转眸看他,冷寒涣散的瞳仁里有复杂,有愧疚,最后变得决然,“爸,我想……我儿子了!”

    金玉叶没再理会雷战,她转身扶住他的逐渐虚脱的身子,冲他露出一抹绝美的笑容,“小肉包他很好,我带你去见他!”

    金世煊将车门打开,几个人挤到后面,让出位置,金玉叶扶着人上了车,“嘭”车门关上,嗖地一声,车子如离弦的箭般,冲破雨幕,渐渐消失在夜色中。

    有人质在车里,冷箭吩咐人去追,而站在大雨中的雷战看着消失在夜色中的车子,身子再也支撑不住,霍然倒下。

    “爷爷!”

    雷钧桀惊叫一声,第一时间将他接住,背起他往医疗室走去,“爷爷,你撑住!”

    “钧桀,我错了吗?”

    “爷爷没错,这是你的职责!”

    自从爷爷告诉他父亲的死因,且怀疑ZMS混入间谍,让他揪出这个人后,他便在极力寻找那个隐藏在他们周身的危险分子,最后的结果,却是令他心惊肉跳。

    洛瀚,ZMS的老大,一个永远都不可能有人会怀疑的人,居然是间谍。

    毫无疑问的,他将这事上报了总参部,上头也没有打草惊蛇,而是破解了他的联络译码,利用高超的反侦察追踪技术,继而从他那里套取信息。

    所以,他们这边知道,他们要闯入1012部队里救人,而狙击手,是爷爷秘密安排的。

    “钧桀,我也……想……孙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