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9.第509章 大结局(20)

    一年的安逸生活,让她骨子里那种不安分的暴戾因子,逐渐沉静下来,她爱上了那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金世煊听到她这话,心思微动,“小叶,你别去,我们去就好!”

    金玉叶没好气地剜了他一眼,“行了,难道你们的命就不是命?好好休息,都给我养精蓄锐!”

    她的第六感一向很准,可是,这会儿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妥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也只能小心一点了。

    午夜十二点,万籁俱寂,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呼呼呼——

    冷风肆意地吹着,1012部队,正直换岗之际,几个士兵骂骂咧咧地,抱怨着天冷。

    两个人影从厨房处出来,以极致的速度避开那些岗哨的视线,在暗夜中犹如一只灵活矫捷的猫儿,穿过各个防线,避开一道道暗哨。

    “一人两个,我左你右!”

    两人隐身在一棵偌大的榕树后,瞧着不远处那栋楼房门口的四个武装士兵,低声交流着。

    另一人点头,不稍片刻,几枚细小的银针飞出,在黑色的夜幕中划过一道肉眼不可及的银光,直直没入四人身上。

    下一刻,两个黑影如两只刺猬般,就地一滚,随即一张磁卡飞出,精准无误地插入钢化玻璃门上的卡槽。

    门开,两人利落地闪了进去,所有的一切,只不过在一秒之间,而四个站岗守门的士兵,像是什么都没看到办,依旧站在那里,巍然不动。

    入了里面,并没有站岗巡夜的士兵,两人根据地图上的标记,精准地避开那些针孔摄像头,手中的磁卡划开一道道钢制的感应门,一路畅通无阻。

    当手中的卡只剩最后一张,两人瞧着眼前的门,对视一眼,蓝眸对碧眸,皆在彼此眼底看到了放松的情绪。

    最后一道门,而他们要找的人就在里面,只要带出他,便已经成功了一半。

    夜黑沉沉的,冷风吹打着周围的树木飕飕作响,“轰隆”一声惊雷乍响,睡眠极浅的雷谨晫睁开眼,暗夜中,那双眸子灼亮冷寒,完全没有刚睡醒时的惺忪朦胧。

    他捏了捏眉心,掀开薄被下床,准备去楼下倒杯水喝,打开门,见斜对面的书房灯还亮着,微弱的灯光从门缝映照出来。

    锋利的剑眉皱了皱,他也没在意,移步离开,去厨房倒了杯水上楼,只是当他关门那会儿,一阵隐隐的争吵声传来。

    书房里,雷钧桀一张俊逸的脸庞染上了一抹焦灼与愠怒,他看着对面冷硬固执的老人,狠狠闭了闭眼,声音充满了无力之感,“爷爷,你这样不留余地,二叔真的会恨你一辈子的!”

    “余地?对敌人留余地,那是对自己残忍!”

    顿了顿,他目光沉沉的看着他,“你在ZMS呆着,难道不知道她现在几乎掌握同盟会的大半势力?我也想留余地,可你想想作为军人的职责,看看肩上的肩章,你要对得起国,对得起党,对得起这枚代表无上荣耀的勋章!”

    雷战一段话说出来,因为气息不稳,那张老脸涨得通红,胸口更是剧烈起伏着。

    作为国家特殊组织成员,这些道理,雷钧桀也懂,可是,他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一关。

    他知道的,那个女人不是十恶不赦的大坏人,而且她也不是他的仇人,他的仇人,只是姓南的而已。

    “钧桀,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今晚,你就给我好好在家呆着,哪儿也别去!”

    雷钧桀知道,他这是担心他妇人之仁,继而毁坏了他的计划。

    他对同盟会这个组织可谓是恨之入骨,更是碰撞了多年,如今这么好的机会,要劝服他,想必是不可能了。

    书房的门打开,雷钧桀眼尖地注意到地上有些水渍,他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地看了眼斜对面的卧室,那里房门紧闭。

    叩叩叩——

    “二叔,睡了没!”

    “……”

    回应他的是一片静逸。

    雷战从书房出来,一双老眸怒瞪着他,“你想做什么?”

    雷钧桀再次扣了扣门,依然没有回应,他回头,表情有些惊慌,“爷爷,二叔他……他有可能听到了!”

    说着,他拧了拧门锁,门开了,里面漆黑一片,却感觉不到人的气息。

    天空不知何时下起了豆大的雨点,此时,1012部队,刺眼的灯光将整个练兵场映照的灯火通明,二十几把冲锋枪枪口对准那扇透明的钢化玻璃门,大楼各个出口皆被堵死。

    很显然,这栋楼,已经被包围。

    冷风呼啸,雷声阵阵,豆大的雨点打入身上,很快,所有人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那一张张挂着雨水的脸,在灯光的映照下,冷的彻骨。

    “你们已经被包围,请放下武器,双手抱头,走出来!”

    肃冷的声音,通过扩音器传来。

    南壡景看了眼身边的女人,低低地戏谑道:“丫头,你的预感可真灵验!”

    最后一道门,开是开了,人也弄出来了,可是最后一刻,警报也拉响了。

    金玉叶没说话,看了眼另一个男人,血缘上,他是她的父亲。

    五十来岁的样子,长得很俊,五官深刻有型,眉目星朗,肤色透着常年不见阳光的苍白,那双偏棕色的眸子就如一头被放出笼的野兽,凶残冷酷。

    见她看他,他亦是看了过来,挑了挑入鬓的剑眉,“怕?”

    金玉叶摇了摇头,“我在想,要不要将你当肉盾,突出重围!”

    龙星魂微愣,突然咧嘴一笑,笑容桀骜不羁,凶残的眸子闪过一抹温情,“不愧是我的女儿,死前能见你一面,也无憾了!”

    金玉叶看着他的眼睛,亦是笑了,“冲你这句话,我带你出去!”

    一个枭雄一般的人物,被关在暗无天日的牢里多年,如果她救出的是一个心理扭曲,一心只为复仇,什么都不管不顾,见人就疯咬的野兽,那么,让他死在这里也罢。

    “数三声,再不出来,我们就冲进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