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1.第501章 大结局(12)

    黛夫人阻止她的救治动作,“小叶,我……不行了,你别……白忙活,这么……多年,我苟且……活着的目的,就是将……你养大成……人,如今看着你……幸福,我可以下……去见小姐了,她没我……陪着,会孤……单的!”

    “妈,别说话,我还需要你,我亲妈我没见过,你就是我的亲妈!”

    金玉叶固执地将内力输送到她体内,只是,黛夫人的身体本就在地震中留下了病根,这些年来又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那内力输进去,犹如石沉大海,起不到半分作用,她的生命,正在以极致的速度流失着。

    “小叶,妈……求你一……件事儿……”

    “妈,你别再说了,我知道,我不会动夏绱,是我亏欠了她,占据了你所有的心神,她心里怨是正常的。”

    黛夫人笑了,此时她脸上的面纱落了下来,露出她那张充满异域风情的美丽脸庞,尽管年过五十,可那张常年掩藏在面纱下的脸,仍是风韵犹存。

    她眼睛看向夏绱,碧色的眸子漾着温柔与慈爱。

    “小……熙,对不……起,是妈……和你父亲……造的孽,却让你……来偿还,妈不……是不要你,而是在……你和小叶之间,妈必……须选她,那是妈欠……她的,你比你……妹妹幸运,至少你……还活着,可是她,还没来得……及睁眼看看这……个世界,就已经死……在妈手上了。”

    说这话的时候,黛夫人眼睛虽然是看着夏绱,但她碧色的瞳仁已经失去了焦虑,好似透过她,看她另一个可怜的孩子。

    夏绱无力地坐在地上,整个人像是傻了一般。

    她现在脑中唯一的想法是,她不是她的妹妹,她居然不是她的妹妹,而她的亲妹妹,在出生之际,就被妈妈弄死了。

    “小叶,瞧,我看……到你妈了,她还是……这么美,这么……善良,她说她……不怪我,她说谢谢……我将你养……得这么好,她说……她……想回家了!”

    “妈,你别说了!”

    金世煊跪在她身边,双手紧紧握着她的手,出口的声音咽哽的厉害。

    现场所有人都唏嘘不已,忍不住落泪,了解当年内情的人,感叹她的狠心,敬佩她的忠心。

    救护车很快便来了,只是,那一刀刺得太狠太深,刀尖几乎穿透了心脏,而且黛夫人求生意志并不强,就算他们医术再卓绝,就算有她和流骁两人的内力保护,也没有能力去救一个一心求死之人。

    所以,在极力抢救了两个小时后,黛夫人走了,美丽的脸庞挂着解脱一般的释然笑容。

    嘭——

    抢救室的门打开,身上穿着无菌服的金玉叶推着人出来了,等在抢救室外的人看到推床上被蒙住的脸,所有人皆闪过一丝痛心。

    倪星恺上前,冷酷桀骜的脸庞闪过一丝歉然,“妖孽,对不起,如果不是我……”

    “什么都别说了,是我对不起才对,毁了星悦的婚礼!”

    倪星悦是孕妇,她没有来,江源亦是上前拍了拍她的肩,“是朋友,就别说这种话,你节哀!”

    夏绱来了,表情木然,眼神空洞,她身上还是那件婚纱,此时已经染血,甚至连手上的血都没有处理,雷媛媛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

    “滚!”

    金世煊一个箭步上前,狠狠地推了她一把,夏绱就如一个失去生气的破布娃娃,被他推倒再地,雷媛媛抹着泪,上前将她拉起,声音咽哽道:“你让她看一眼吧,她心里也不好受,你这样,她会疯的!”

    这一刻,走廊里很安静,没有人说话,只有雷媛媛低低的饮泣声。

    正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反过来亦然,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毫无疑问,夏绱是可怜的,但也是可恨的,要说这一系列事情,谁对谁错,还真说不出来。

    金成嵘错?

    他只是执行他的任务,做他职责之内的事情而已,手段虽然不光彩,可是,身为一个特种兵,一个卧底,不就是以完成任务为己任?谁又会光彩到哪里去?

    黛夫人错?

    她也不错,她只是一个女人,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人,她渴望爱情,渴望家庭,所以她入了金成嵘的柔情陷阱,致使她的主人家破人亡。

    归根结底,一句话,各有各的生存法则,各人有各人的命,端看你怎么走。

    “让她过来,妈也许想见她!”

    金玉叶出声打破沉默。

    要问她怨不怨夏绱,说不怨,那是假的,可是这里面,最没资格怨的人也是她。

    夏绱的悲剧,是因为她的存在,这一点,她从未否认过,所以,她对夏绱,一直都很纵容,她出事,她尽她所能地救。

    除了顾及到妈妈的感受外,她自己心里对她也是有愧的。

    大人的事,孩子最是无辜,可是因为金成嵘所做的事,所有的因果报应,似乎都是她和另一个无辜的生命在偿。

    另外,她自己如今也做了母亲,明白一个母亲对孩子的心理,妈妈今天帮她挡这一刀,又怎么能说不是对夏绱的一种保护?

    既然她都不去计较,她又有什么理由去阻止夏绱见她?

    而且,妈妈在最后咽气的那一刻,嘴里叫的是“小熙!”

    夏绱在雷媛媛的搀扶下,一步步走向推床,她抖着手揭开白布,看到的就是一张安详释然的面容,她突然笑了,脸上在笑,可眼泪却一个劲儿的流。

    “妈,我不怨你了,只要你不是不要我就好!”

    说着,她突然俯下身子,抱着她尚有余温的身体,“妈,记得小时候你都不抱我,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抱抱我,我有多希望你能像抱小叶一般抱着我睡,哪怕只是一晚!”

    黛夫人眼角突然滑下一滴泪,金玉叶看见了,她亦是忍不住落下泪来,流骁抱着她,让她的头深深埋进他的胸口。

    他了解她,对于亲情,她看得比什么都重。

    黛夫人为她付出那么多,她千方百计地想要将她从金家人手里接回来,如今接回来了,可没享多长时间的清福,又为她挡刀而失去了生命,她心里这会儿比谁都要难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