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第500章 大结局(11)

    十八楼,婚宴依旧火热进行着,江源今天被整得够呛,不过这样的日子一辈子也就这么一次,就算被整,他心里也高兴,大不了他记着,等轮到他们的时候,他给整回来就是了。

    金玉叶正在吃着流骁他们帮她弄出来的蟹肉,倪星恺睁着一双迷醉的眼,端着酒杯上前,“妖孽,今儿个还真的谢谢你,那红灯闯得,真他么的帅气,你知道现在二十二楼是个什么情况吗?”

    金玉叶放下筷子,擦了擦手,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结婚不就那么点儿事,还能有什么情况?”

    全桌的人都看着倪星恺,想知道楼上是个什么情况。

    他们这一桌谁都知道,楼上有一场婚宴,而男主角,却是这位的男人,且还是她孩子的爹。

    倪星恺喝了口酒,笑了,笑的特恶劣,“这结婚当然就那么点儿事,可关键是,这婚礼,没新郎,那场景你想象一下!”

    砰——

    黛夫人手里的餐具掉落在地上,瓷制的勺子应声而碎。

    全桌子十几号人,这一刻,没人笑。

    这里坐的都是金玉叶最为亲近之人,也都知道,夏绱算是她姐姐,黛夫人的亲女儿,金世煊的亲妹妹,婚礼上没有新郎,这该是多大的笑话啊?

    这样一来,夏绱成了全京都的笑话,被抛弃的新娘,一般而言,没哪户人家会娶,别说娶,她以后在整个京都的上流圈子里,都抬不起头来,甚至呆不下去。

    “妈!”

    片刻的寂静后,金玉叶轻唤了声,打破沉默。

    “呃,手滑了下,没事,大家继续吧!”

    黛夫人低着头,掩饰自己的失态。

    金玉叶抚了抚额,眼神看向金世煊,“哥,妈身体有点不舒服,要不你送她上酒店房间或是回家休息下?”

    金世煊点了点头,黛夫人亦是擦了擦手,勉强地笑了笑,“抱歉,你们慢吃,我这个老太婆就不凑热闹了。”

    终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她做不到无动于衷。

    倪星恺这会儿貌似也知道自己得瑟过头了,他摸了摸鼻子上的钻石耳钉,歉然地看着她,“伯母不舒服就回家休息吧,是我这个晚辈招呼不周了。”

    金世煊推着黛夫人离席,然而,刚到门口,“嘭”地一声,宴会厅的华丽鎏金门便被人推开。

    夏绱身上的纯白的婚纱并没有脱下来,婚纱的裙摆很长,拖在地上,华贵的精美,她脸上已经没有泪,妆容也补过,看起来没有一丝一毫的狼狈。

    她就这样看着他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双涂着金色眼影的美目里面,空洞而荒芜。

    两方人马,一里一外,就这样站着。

    宴会厅里,众伙儿看着这状况,不自觉安静下来,那些不明就里的客人还以为是新郎惹得桃花债,来抢新郎的。

    黛夫人看着她,眼泪就这样肆无忌惮地流了出来,她颤抖着唇,“小……小熙!”

    刚喊出这个名字,她便已经泣不成声,她捂着嘴,死死压抑着哭声,这是她的孩子,她的女儿,天下间没有哪个娘不疼自己孩子的。

    只是,她没有办法,她和金成嵘造的孽,终是要还的,要怪就怪她不该投生到她的肚子里。

    夏绱咧唇笑了,笑容看起来特凄凉,“原来你还记得啊!”

    黛夫人抹了把泪,这种情况,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如果他们是正常的母女,她会像所有的母亲一样,去找男方讨要说法,只可惜,她们不是,她也没权利。

    她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在金成嵘那狼心狗肺的东西做出那些事后,她便已经没有权利去做一个好母亲了。

    “回去吧,新郎不再这儿,你来这里也没用!”

    金世煊话很生硬,他能理智地处理他们的事情,但人心肉长,说他心里没那么点恻隐之心,那也是骗人的。

    夏绱没说话,她眼神在两人身上来回扫视,这两人,是她在这世上最亲的人,可却也是伤她最深之人。

    人家都说,亲人身上流着同一脉的血,那种亲情是永远也斩不断的,可是,这话放在她们身上没用,他们用最决绝的方式,斩断了他们之间的亲情,关键是,她还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

    “妈,哥,你们……为什么不要我!”

    这么多年来,这个问题成了她的心魔,在她心里就是一个解不开的结,她想,她不问清楚,到死也不会瞑目。

    黛夫人早已泣不成声,“小熙,要怪就怪我,是我对不起你,不配做你妈!”

    “那你做她的妈,为什么就能做的这么好?我也是从你肚皮里出来的!”

    这一句话,夏绱几乎是用吼的,她手指指着金玉叶,眼神中满是控诉与悲愤。

    金玉叶擦了擦嘴,离开席桌,来到门口,“有什么事出去说,人家的婚宴还在继续。”

    说着,她推着黛夫人就往外走,她没有看夏绱,所以也没有看到她眼底一闪而逝的凶光。

    两人错身而过,刀光起,血飞溅。

    金玉叶看着渐渐滑落的身子,整个人都呆了。

    宴会厅里,抽气声此起彼伏,金世煊眼睛红了,“妈!”

    他惊叫一声,所有人都回神,金玉叶麻木地伸出手去接她下滑的身子,唇颤抖得说不出话来,“妈,你……”

    黛夫人捂着心口,嘴角溢出点点血丝,她没有看她,那双被泪水染湿的碧眼直直盯着呆愣的夏绱,“小……小熙,妈……对不起你!”

    夏绱手里还握着刀柄,她的手染了血,那猩红的颜色一滴滴映入她洁白的婚纱,就像是开在雪地上的点点红梅。

    她像是受到什么惊吓一般,瞳孔瞠大,猛地放开手,脚步踉跄地后退,摇着头,一个劲儿的说“不!”

    雷媛媛上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凄惨的画面,她瞳孔缩了缩,上前一把将夏绱保住,“小绱,小绱!”

    “叫救护车!”

    金玉叶冲呆愣住的众人猛地大吼,而后抖着手塞了颗药丸进她口中,用随身携带的银针封住她的穴位,运功将源源不绝的内力输入她体内,企图护住她的心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